千羽兮 作品

第26章:谁让你耍流氓在先!

    江薇安楞了楞,本想跟他打声招呼,但昨晚的画面瞬间浮现在她眼前,总觉得怪怪的,索性放下杯子离开他的视线范围。

    可她走到门口时,连修肆却故意伸出长臂将她的去路拦住,还一脸无害的凝视着她,似乎是在质问她昨晚对他做的好事。

    无奈,她转身走回厨房。

    可身后随即响起了关门声,紧跟着一阵天旋地转,她还来不及反应,就被他一把扯过,抵在他和流理台之间。

    他那带有龙延香的气息将她包围,江薇安身体一僵,下意识的想要推开他,可不管她如何用力,她都动不了他分毫。

    可她越是挣扎,他越是逼近,恨不得将两人的身躯紧密的缠绕在一起。

    “你,你发什么神经?”江薇安又羞又恼,脸色绯红的质问他。

    连修肆一脸平静的低头审视着她,雕刻般俊逸的五官波澜不惊,面对她的质问,他更是收紧了拥住她的手臂,让她整个人都贴在他的怀里。

    他得寸进尺的行为快要把江薇安逼疯了,不安的朝门口看去,就怕被田嫂或是昊阳看到他们如此暧昧的一幕。

    “连先生,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但是你能不能先放开我?”对上他那深邃的黑眸,江薇克安努力的克制着面对他时的紧张。

    但不管她说什么,连修肆都不无所动,依旧如此的紧拥着她,没有进一步的举动。

    但他越是这样,江薇安的心就越不安,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她孤注一掷,再次对上他的黑眸,说道:“昊阳爸爸,昊阳应该快要起床了吧?”

    突然,她的话令他眉头一拧,非但没能恢复身体的自由,就连她唯一的言论自由都被他剥夺了。

    她无法动弹,只能任由他采集夺取……

    这个吻毫不温柔,像是在报复昨晚她朝他踢的那一脚,更像是想从这个吻弥补自己昨晚的缺失。

    就在两人吻得如火如荼之时,门外,一道童稚且清脆的声音渐渐靠近……

    “小薇,小薇,我起床了,你在哪……”小家伙一醒来就往客房跑去,可客房空去一人,他又急匆匆的从楼上跑下来找她。

    连昊阳的喊声让江薇安心一惊,使劲想推开他,但连修肆似乎毫不在意,一点也不担忧被儿子看到这副画面。

    脚步声越来越近,连昊阳的喊声也越来越着急,“小薇……小薇……”

    “小少爷,你走慢点。”身后还传来田嫂的喊声。

    江薇安听着外面的动静,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可这男人偏偏无动于衷!

    “田嫂,小薇怎么不见了?这一大早她难道就走了吗?”连昊阳撅着小嘴,一脸的沮丧。

    田嫂四周看了看,看到厨房的门是关着的,随口说道:“江小姐会不会是在厨房做早餐?”

    小家伙一听,小短腿拔腿就往厨房跑去,“小薇,小薇……”

    江薇安吓得浑身一颤,就在门把转动的声音响起时,连修肆直接把她抱起,拉开厨房侧面的阳台玻璃门,抱着她躲在小阳台外。

    这转瞬间的动作吓得江薇安连大气都不敢喘,而同时厨房的门已经被小家伙打开,看着空无一人的厨房,不免一阵失望。

    “田嫂你骗人,小薇根本不在这。”连昊阳一张肉呼呼的小脸皱巴巴的,有些生气的走了出去。

    田嫂拿他没辙了,想了想又说道:“今天早上天气这么好,会不会是到楼上的露天阳台去了呀?”

    “那我去找找。”说着,小家伙就飞快的往楼上跑去。

    田嫂怕他摔跤,紧跟在他身后,果然,没跑几步,就差点滑到在台阶上,吓得田嫂快步上前想扶他,可这小祖宗还甩开田嫂的手,要自己跑上去。

    等脚步声走远了,江薇安这才松了口气。

    “还不快放手!”她手舞足蹈的挣扎起来,可他的力气相当足,不松手不打紧,还重重的将她抵向阳台。

    腰部被阳台膈得又疼又气,委屈的看着连修肆,眼眶中不觉得闪烁着一丝晶莹。

    连修肆看着她那委屈的样子,本来还因为昨晚的事想教训她一下,现在也都烟消云散了,“哭什么,昨晚你踢我的时候,不是很厉害的吗?”

    “谁让你耍流氓在先。”江薇安擦拭着眼角的晶莹,脸一沉,真想直接给他一巴掌。

    连修肆不满的瞪着她,那眼神,好像像随时把她吃掉似的。

    江薇安不想与他对视,侧脸看向别处,可好巧不巧,司机小陈刚从车库出来,经过小阳台,正好被他撞见两人在阳台上这暧昧的一幕。

    尽管他装作什么都没看到,径直离开,但这足以让江薇安羞愧难当,完全抬不起头。

    等他走远了,气急的江薇安羞愤的朝连修肆狠咬一口,趁着他吃疼的的那瞬间,用力挣扎的脱出了他的束缚。

    “江薇安,你属狗的吗?”

    连修肆看着手臂上的牙印,真想不到她竟有这么野蛮的一面,有意思。

    “对,我就是属狗的,所以从现在开始,你最好离我远点!”江薇安退后一步提防的看着他,好像他真的会随时朝她扑上来。

    “你别过来,要不然我可真的动手了!”

    “是吗?那你尽管放马过来试试!”说话间,他已经走到了她跟前,脸上还扬起一抹邪笑。

    这次连修肆可没给她机会,长臂一拉,她又重新被他抵在阳台上,犀利的黑眸直射向她,质问道:“你昨晚那一脚可把我踢坏了,现在它没反应了?”

    江薇安有些不明白他的话,一脸呆萌的看着他问:“什么东西没有反应了?”

    不知道她是装傻,还是真的不明白,连修肆也不想去深究,直接拉住她的手探向男人最隐私的部位。

    江薇安水眸一怔,一副完全当机的表情。

    他竟然拉着她的手摁在那……

    等她反应过来,大惊的抽回手,一脸惊吓的看着他:“连修肆,你就是个大流氓,你那没反应,关我什么事?”

    “怎么不关你事,也不想想昨晚是谁把它踢坏的?”他像是赖定她了,又使劲拉住她的手往那探去。

    这次江薇安没有急着抽回手,而是轻轻的触碰了下,随即自言自语道:“确实是有点小。”

    “小?那是因为你昨晚踢坏它了!”他再一次重复的提醒着她。

    “是,我承认昨晚我是踢了它,但也不证明它就真坏了呀?”江薇安嘴硬的辩解,她昨晚根本就没使太大劲。

    “不相信?那要不你来亲身试验一下?”说着,连修肆故意作势要解开那昂贵的皮带。

    “不用了,我信了,我相信了……”他的话吓得江薇安连声退步,就怕他来真的。

    “既然你不试了,那你就说说怎么办吧?”连修肆慵懒的靠在阳台上,目光冷沉的打量着她。

    江薇安被他看得有些紧张,想了想,弱弱的说道:“去医院治疗,医药费我出!”

    “治疗?这种问题多半是治不好的。”连修肆忽然玩心大起。

    “那……你说怎么办?”现在想想,江薇安真的是后悔死了,踢他哪不好,偏偏踢中了他那里。

    “怎么办?我还想问你呢?”连修肆把问题重新抛给她。

    江薇安皱着眉头,烦躁的说:“大不了你开个价,我赔钱给你。”

    她的话让连修肆一阵冷笑,“钱,难道我缺你那点赔偿吗?何况这是我下半身的性福,你赔得起吗?”

    “……”

    江薇安沉默不语,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她无话可说了!

    “小薇,你在哪儿?”连昊阳的喊声此时从楼上传了下来,声音有点闷闷的,但却打破了她和连修肆的僵局。

    江薇安微怒的推了推他,看她没了耐性,连修肆也收起了玩心,俯在她耳边呢喃了句:“等我想好了怎么让你赔偿,在联系你。”

    话落,还没等江薇安缓过神来,他已经走进了厨房。

    厨房的声响立刻被灵敏的连昊阳发现,迈着小短腿朝他跑去,“爸爸,是不是你又把小薇藏起来了?”

    “她那么大个人,我能把她藏哪里?”连修肆把关系撇得干干净净,拿起她刚才喝过的水杯,毫不介意的把剩下的水喝完。

    江薇安站在小阳台外,一时间都不知道要怎么跟昊阳解释,直到连修肆喝了水离开后,她才悄悄的走出来。

    连昊阳愣愣的看着她从厨房里走出来,屁颠屁颠的跑过去,一把抱住她的小腿,可怜兮兮的追问:“小薇,你怎么从厨房出来?我刚才进去找过你,可没看到你呀?”

    江薇安抱起他这颗小肉球走到沙发上坐下,顿了顿,为刚才他们俩的荒唐事圆谎道:“我刚才在小阳台,门关着,所以没听到你叫我。”

    “是吗?”小家伙显然有些不相信。

    “是的,我怎么会骗你呢。”她笑吟吟的说着,生平第一次为这种事跟一个孩子撒谎。

    “如果是我爸爸欺负你的话,你一定要告诉我,我会保护你的。”小家伙整个人都赖在她身上,撒娇似的盯着她看。

    江薇安笑着点点头,“没有,你爸爸没有欺负我,不过昊阳会保护我,我真的好高兴。”

    跟在小家伙身后的田嫂听到她的解释,眯着眼角偷笑的走进厨房做早餐,根本她的经验来判断,刚才二少和江小姐肯定在一块!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