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羽兮 作品

第25章: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寻着田嫂给的指示,江薇安找到了他的书房,轻轻扣了三下门,询问道:“连先生,我是江薇安,请问我能进来吗?”

    “进来。”一道干净冷沉的男音顺势响起。

    有过前车之鉴,江薇安心底有一丝不安,深呼吸一口气后推门进入,却故意将门敞开。

    连修肆坐在办公桌前,薄唇邪魅的上扬,他已经换上了一身铁灰色的休闲家居套装,跟平日里穿着正装的他相比,少了一份锋芒,却多了一份随性。

    “喝点什么?香槟还是红酒?”说话间,连修肆已经起身走向了酒柜。

    “今天可没什么值得庆祝的事,红酒吧。”

    从酒柜中拿出了红酒和水晶杯子,连修肆为两人各自倒了一杯82年的拉菲,转身走到她跟前,将其中一个水晶高脚杯递给她,“这可是我的珍藏。”

    江薇安接过水晶杯,低头嗅了下杯中的酒香,抬眸,看着连修肆轻轻一笑:“我对红酒一窍不通,会不会浪费了你的珍藏?”

    “你不妨喝喝看,然后告诉我这酒的滋味如何,再来断定是否浪费!”他优雅的坐到正中央的沙发上,将左腿叠放在右腿上,摇晃着手中的水晶高酒杯。

    江薇安紧跟着他的步子坐在他对面,看着他眼瞳深处那含笑的光芒,心底犹豫着到底该不该喝?

    见她久久地无动于衷,连修肆的脸上瞬间闪过一丝玩味,打趣道:“怎么,你是觉得我这里的酒不好喝,还是担心我在酒里下了药呢?”

    他的话让江薇安心底一阵尴尬,脸上立刻扬起笑容,同样打趣的回答:“想不到连先生还会开玩笑呀?”

    “cheers!”连修肆主动向她举杯。

    江薇安微笑附和,轻轻抿了一口水晶杯中的红酒,虽然她不懂品酒,但毋庸置疑,那醇香的酒液和口齿间留下的甘甜,的确算得上佳品。

    “果然是珍藏,口感很好,不过现在我们酒也喝了,是不是应该谈正事了?”放下酒杯,江薇安开门见山的说:“我认为我们之间根本没什么交易可谈?”

    连修肆摇曳着手中的水晶杯,一瞬不瞬的看着她,就好似发现了新大陆那般的令人兴奋。

    但他那赤裸裸的炽热视线,却让江薇安觉得有一丝危险在靠近自己,令她在他面前坐立不安。

    “我看过你的资料,你在三个月前辞掉了陆氏的首席设计师一职。虽然你才大学毕业三年,但是你在建筑设计这方面非常有才华,而且G市这几年有不少代表性的建筑都是出自你的设计,所以我想邀请你加入我们天堃的设计团队,条件方面你随便开!”

    “这就是你要跟我谈的交易?”

    连修肆点头,“你不妨考虑下。”

    江薇安耸耸肩,很显然,她对他的交易并不感兴趣。

    “天堃可是国际大公司,很多人挤破脑袋都想进去。但很抱歉,我近期打算休息调整一段时间,还没有要工作的打算!”她的拒绝,主要原因就是不想每天都对着他。

    “我可以等你。”

    “好啊,那就等我想工作的时候再谈吧,如果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

    连修肆看向窗外,调侃道:“走?去哪儿?现在外面下这么大的雨,恐怕你今晚都走不了,不如……”

    “你想干什么?”江薇安防备的往沙发后靠去,一脸严谨。

    连修肆看她那紧张的模样,邪笑的喝下杯中的红酒,“我是说,不如……你今晚就在客房睡一晚。”

    他的话令江薇安有些尴尬,看他一脸惬意轻松的模样,好像这次的确是她太过于敏感了。

    抬头看向窗外,因为雨势过大,连窗外的景物都模糊不清,看来今晚她只能借宿了。

    ———

    晚饭过后,江薇安帮着田嫂一起收拾碗筷,田嫂看着她勤快又贤惠的模样,真是越看越喜欢。

    连修肆随意吃了点,就上楼一直没有在下来,反而是连昊阳,一直缠着她不放,直到晚上十点,才把他哄睡着了。

    回到客房,拉开窗帘朝外面看去,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从下午一直下到这会,雨势丝毫没有半点减弱的趋势。

    睡在陌生的床上,江薇安辗转难眠,整整一个小时都没有睡着,而手机也正巧发出刺耳的铃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手机的来电显示是陆景灏,看着那三个字,她就想到了今天在医院的种种画面,心烦的将手机直接关机,起身下楼去倒杯水喝。

    一楼大厅很安静,只能听到外面大雨磅礴的哗哗声,偶尔还会夹杂着几道雷鸣的声音将客厅照亮。

    江薇安打开走廊的灯,走进厨房倒了杯温水喝,等她打算走回房间的时候,屋外雷鸣轰隆隆的响起,照亮了整个客厅的同时,江薇安看到了沙发那边好像有个人躺在那?

    故意将脚步声压低,一步步朝他走去,只见连修肆还穿着傍晚那套铁灰色休闲套装躺在那,左手背搭在眼睛上遮住闪电的光源,茶几上凌乱的摊开几份文件,还有一台笔记本电脑。

    江薇安蹑手蹑脚的靠近他,将茶几上的文件整理了下,转身时又响起一道雷鸣,白炽的光线照耀在他凌厉的轮廓上,哪怕他现在是睡着了,但身上那股骇人的气场,依旧不减!

    刚准备离开,脚下不经意踩到了一块柔软的东西,低头仔细看清,原来是一块薄毯滑落在地板上。

    没多想,弯腰把薄毯捡起来,看着安安静静躺在沙发上熟悉中的连修肆,江薇安靠近他把薄毯摊开,俯身轻轻帮他盖上。

    可就在她刚要起身离开时,他那双沉睡的黑眸突然张开,正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看。

    如此的近距离,他鼻翼间喷洒而出的气息她都能感觉得到,暖暖的,带着一股淡淡的烟草味。

    她心底一慌,撑起身子想要逃离,可她的心思似乎早已经被连修肆看穿,长臂向上收拢的同时翻身将她反压在身下。

    “连……连先生……”一切都来得太过突然,她一时间完全消化不了,看着他,结结巴巴的连话都说不完整了。

    连修肆不说话,深邃的黑眸直盯着她看,他的眼神很冷,看得很专注,但从他的眼神中,江薇安完全看不透他到底想做什么?

    她轻推了下他的胸膛,试图想从他身下脱身,但她越是抽动,他越是将她抱紧,直到她完全认命,放弃了反抗。

    但两人如此暧昧的姿势,让江薇安耳根子立马发烫,就连室内的温度都渐渐升温。

    看出了她心底的慌乱,连修肆嘴角邪佞的一笑,故意低头靠近她,吓得江薇安忙将脸侧向一边,但依旧感受到他的薄唇扫过她脸颊时的触感。

    “别这样。”江薇安大大的喘了口气,不敢再正面直视他。

    “怎样?你大晚上不睡觉来帮我盖薄毯,别告诉我这又是意外?”他抬手用那略带薄茧的指腹轻轻摩擦她白皙的脸颊,口吻中带着一丝质问。

    “我只是口渴想到厨房喝杯水,看到你在这,所以就……”

    “嘘!”她话还没说完,就被他的小动作制止。

    江薇安不明白他这是要干嘛,刚想发问,就听到楼梯那边传来规律的脚步声。

    “咦,这是谁把走廊灯打开的?”田嫂睡眼惺忪的朝昏暗的客厅看了一眼,并没有发现交叠倒在沙发上的两人。

    江薇安心有余悸的偷看向她,见她没有发现他们转而走进厨房,这才大大的松了口气。

    可就在她放松警惕的同时,连修肆竟然趁机潜入,柔软的唇瓣紧贴,摩擦纠缠在一起,他那霸道的灵舌更肆意的撬开她的贝齿,更深入的吸取她口中的花蜜。

    她想反抗,想呼救,但是她一旦这么做了,就会被田嫂发现他们,到那时,她无法想象田嫂会用怎样的目光看待她?

    别墅内挂在墙上的壁钟突然响起,发出沉重的声响,仿佛是那寺庙中的钟声。

    厨房传来一声潺潺的水声,紧跟着田嫂的脚步声再次逼近,江薇安眉头蹙紧,看着压在她身上的男人,尴尬得不敢动弹半分。

    “啪”走廊的灯关掉,田嫂的脚步声越走越远……

    江薇安挣扎了几下,突然灵机一闪,曲腿用膝盖位朝他身下狠狠一击。

    “唔……”一声闷哼,连修肆浑身一颤,整张脸开始有些扭曲起来。

    黑夜中,江薇安根本看不清他的脸,即便是近在咫尺的距离,她趁机用尽全身的力气将他推开,脱离他的魔掌后,转身捂着红唇快步跑上楼。

    连修肆倒在沙发上,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眼神骤然变得深层。

    回到房间的江薇安将门反锁,躺回床上后更是无法入睡,脑海中老是浮现出黑暗中他看向自己的犀利黑眸。

    让她不由得一阵颤粟,连四肢都顿觉无力。

    这一夜,她真的失眠了。

    清晨时分,窗外雨过天晴,江薇安顶着一双惺忪的熊猫眼站在洗手台前,无奈的叹气,还好她包里习惯性的带了一支遮瑕笔。

    换好衣服后把手机开机,一共有十几个未接电话提示,其中两个是白雪的,其余都是陆景灏的名字。

    将客房整理好,她原本打算一早就离开,可客厅内空无一人,田嫂和昊阳都还没起床,她这样不告而别似乎不太礼貌。

    走进厨房接了杯温水,站在原地朝厨房的小阳台看去,秋风微微吹拂而来,伴着泥土和花草的朝气。

    突然,她感觉身后好像有人在盯着自己看,回头看去,只见连修肆穿着藏蓝色衬衫站在厨房门口,视线如狼似虎般的落在她身上。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