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羽兮 作品

第24章:小薇才不是我后妈

    临近放学的时间,原本还晴空万里的天空,此时已被黑压压的乌云遮盖住了。

    卓恩幼稚园内,一群孩子正趴在窗边,看着渐渐扩散的乌云,闲聊了起来。

    李家明上次被连昊阳打掉了一颗门牙后,再也不敢说他的坏话了,用手肘顶了一下他的手臂,好奇的问道:“连昊阳,有人看到你昨天上了那个代课老师的车跟她走了,你和她是什么关系?她是不是你的后妈?”

    连昊阳眉头一皱,臭着一张小脸的反驳道,“小薇就是小薇,才不是我的后妈!”

    “原来不是呀,小薇老师长得可真好看,如果她还没有男朋友的话,把她介绍给我表哥,你觉得怎么样?”李家明乐呵呵的说着。

    “你表哥?就是小学部的那个胖墩?”连昊阳双手环胸,像个小大人似的正视着他。

    “那不叫胖墩,那叫高大!”李家明反驳道。

    “切!据我所知,小薇老师已经有男朋友了,你就别想打她的歪主意了。不过隔壁班的李圆圆倒是挺适合你表哥的,你可以考虑考虑她。”

    “李圆圆?是隔壁班那个新转学来的女生吗?”李家明想了想,对她的印象好像不深。

    “嗯。”连昊阳点点头。

    两人一搭一唱,越聊越起劲。

    直到一声闷雷伴随着闪电划破天际,两个小家伙才稍稍安静下来。

    田嫂每天都准时到幼稚园接他,今天也不例外。

    但连昊阳一直以为今天小薇会来接他,因为昨晚在她家,她有跟他说耳语答应过他的。

    可看到来人是田嫂时,小嘴翘得老高老高,说什么都不肯跟田嫂走。

    “我的小祖宗呀,你到底想怎么样?”田嫂苦着一张脸,实在是拿他没法子了。

    “我要找小薇,见不到小薇,我就不走!”站在路边的连昊阳死死的抱住一棵树,就是不肯松手。

    “要不你给江小姐打个电话,好不好?”说着,田嫂从包里拿出了自己的老人手机递给他。

    连昊阳接过手机,熟门熟路的开机,输入一串他早就背得滚瓜烂熟的手机号码。

    “喂,小薇,你为什么不来接我放学?你昨晚不是答应过我的吗?”电话一接通,小家伙立刻对着电话那头的人撒起娇来。

    电话另一端的江薇安这才想到昨晚答应过他的事,看看时间,他现在已经放学了,讪讪的哄着他说:“对不起昊阳,今天我这有点事,所以我忘记了,要不你今天先回家,明天我再去接你?”

    “不要!你不来接我,我就不走了!”他赌气似的跺跺脚,把手机扔给田嫂,又跑去抱住那颗小树。

    田嫂真是拿这小霸王没辙了,瞧见电话没挂断,厚着脸皮的对她说:“你好江小姐,我是田嫂,不知道你还记得我吗?”

    江薇安一听,客气的回道:“上次给你添麻烦了,很抱歉。”

    “没事,如果江小姐现在方便的话,你看能不能抽点时间来一趟卓恩幼稚园,我们家小少爷死活不肯走,非说要等你来接了送他回去,我也是没办法了才给你打电话。”田嫂回头看了他一眼,眉头都皱成了一个川字。

    “好,那你们等等我,我现在打车过去。”既然田嫂都亲自开口了,她也不好拒绝。

    只是没想到那小家伙的脾气这么犟,她不久前刚甩掉一个大麻烦,现在小麻烦又找上她,真搞不懂那父子俩怎么老爱缠着她?

    大约二十分钟后,江薇安赶到学校门口,看着连昊阳紧紧的抱着一棵小树,好笑的走上前去。

    连昊阳心心念念的等着她,看到她下车的身影,这才肯松手,朝她屁颠屁颠的跑去:“小薇,你怎么才来?你的车呢?”

    “我今天中午出门跟朋友吃饭没开车,所以只能打车赶过来。”江薇安蹲下身子,从包里拿出一张面纸帮他擦了擦脏兮兮的小脸蛋。

    每次她的亲密触碰,都让连昊阳有些害羞,看着她散发着光芒的眼球中倒映出自己的模样,他这心里就暖暖的,要他等多久都是值得的。

    “擦好了,我看这天色马上得下大雨,现在赶紧送你回家吧。”眼角眯起月牙般的笑容,江薇安牵着他的手走向田嫂。

    司机小陈和田嫂都被这小祖宗磨得等了大半个小时,瞧他终于肯走了,都大大的松了口气。

    车厢内,小家伙赖皮的挨着她坐,一双小短腿在座椅上晃呀晃的,时不时从他的大书包里拿出零食,各种阿谀讨好的把零食给她吃。

    田嫂瞧这小祖宗对江薇安这么好,不禁对她更是另眼相看,昊阳从出生开始就是她在照顾,已经快6年,从没看到他对谁这么好,这么听一个人的话。

    天色越来越暗,当车刚回到庄园门口时,已经开始下起了小雨。

    “小薇,马上要下大雨了,你今晚就别回去了,留在我家陪我好不好?”连昊阳拉住她的手,脑袋瓜子不知道又在打什么歪主意。

    他家里可是有个吃人不吐骨头的老虎在,她才不敢留在,摇摇头拒绝道:“不行啊昊阳,我怎么可以随便留宿在你家呢,何况我也没有可以换洗的衣服啊?”

    “可是,可是我想你留下陪我。”他弯弯的眉毛一挑,眼神中掩不住的失落。

    “昊阳,你再这样,以后我可就不请你吃小吃了。”江薇安最了解他的心思,轻刮了下他的鼻子,用他最爱的美食来威胁他。

    美食的诱惑力太大,小家伙左右为难了好一会,只能大大的叹了口气,耸了耸肩妥协道:“那我下次想吃肯德基行吗?”

    “行,只要你乖乖听田嫂的话!”

    可天有不测风云,刚才还是小雨,几句话的功夫,就变成了倾盆大雨,江薇安想走出去打车回家,都无法前行。

    “江小姐,现在雨势太大了,要不先进去坐会,等雨小一点,再让小陈送你回去。”田嫂提议道。

    “对啊对啊……”小家伙乐呵呵的附和道。

    看这雨势的确太大,现在开车在路上恐怕都会不安全,江薇安只能接受田嫂的提议暂时进去避避雨。

    不过车里只有一把小雨伞,江薇安抱着沉甸甸的连昊阳下车后快步跑进别墅,但大雨还是淋湿了她的衣服。

    “小薇,你的衣服都湿了,这样会感冒的。”小家伙踢掉自己的鞋子,拉着她就往楼上走。

    江薇安的视线在客厅内扫了一圈,发现连修肆还没回来,心里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但湿衣服贴在身上有种黏糊糊的感觉,让她怪难受的,若不是为了这个犟脾气的小东西,她今天也不会遭这罪受。

    “江小姐,我看你衣服都湿了,不如你去客房洗个热水澡,我女儿上次来看我,落下套衣服在我这,你们身材都差不多,应该合身。”田嫂说着,热心的领着她到客房去。

    小家伙像个跟屁虫似的也跟着她来到客房,但却被田嫂硬生生的拖走,“不要,我要陪着小薇。”

    “你这孩子真是,女孩子洗澡你怎么能留在那呢?”

    “那为什么我洗澡的时候,田嫂你要留在那看我洗呢?你这算是在偷窥我的隐私吗?”甩开她拖住自己的手,连昊阳像个小大人似的,一本正经看着她。

    但他的话让田嫂瞬间翻了白眼,心想这小祖宗越来越会顶嘴了。

    ———

    连修肆今天难道的准时下班回来,拍了拍身上的水珠,提着公事包直接上楼去。

    二楼的走道上,到处都是水渍和脚印,依稀间还能听到连昊阳在玩水的声音。

    没多理会儿子的吵闹,连修肆转身刚准备走上三楼,眼尖的发现有一排脚印带着水渍走向客房的方向?

    客房的门是虚掩的,连修肆轻轻一推就开了,空荡的大床上放着一套年轻女人的运动装,而浴室内则传来水流的声音。

    正在此时,水流的声音突然中止,浴室内的江薇安听到外面有脚步声,以为是田嫂给她送衣服进来。

    用浴巾擦干身子后围在身上,没多想,直接打开浴室的门。

    “咔嚓”一声,门打开,同时也吸引了连修肆的目光朝浴室看去。

    但四目相交汇时,两人的眸间都闪过一丝诧异。

    此刻的江薇安,由于刚被热气氤氲过的肤泽,盈盈泛着粉色,眸瞳也泛起朦胧的水雾,右肩上的长发,还往雪颈滴着剔透的水珠,而胸前勾勒出来的旖旎弧线,简直就让人遐想非非。

    想不到来人是他,江薇安条件反射的立刻将把门关上,如此也将连修肆的幻想就此打碎。

    眼疾手快的他及时阻住她欲要关上门的动作,“你怎么会在这?”

    半掩在门后的江薇安,双颊酡红,双手环胸的冲他吼道:“我在哪儿是我的自由,好像不关你的事。”

    “或者我该帮你回忆一下,你现在到底是在谁的家里洗澡?”

    江薇安心里“咯噔”一下,紧紧的抓住身上的浴巾,忙喊道:“你到底想干嘛?”

    “我有笔不错的交易跟你谈,给你五分钟的时间收拾自己,时间一到,别怪我硬闯进去!”

    “你敢!”

    “这里是我家,不信你可以试试!”

    “你,你先出去……”吵不过他,她也只能选择妥协,谁让他是这里的主人呢。

    少许,他退出客房后,江薇安快速把衣服换上,等她走出客房时,哪里还有连修肆的影子?

    正在她犹豫之际,田嫂抱着一堆换洗的衣服朝她走来,看了眼穿在她身上的衣服,笑了笑说道:“江小姐,二少让你到书房去找他。”

    “可我不知道书房在哪?”

    “三楼走廊的最后一间房就是书房,也就是上次你呆过的那间房的隔壁。”说到这,田婶忍不出流露出似笑非笑的眸光。

    江薇安自然是知道她那笑容的含义,瞬间脸颊发烫,红到了耳根后。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