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羽兮 作品

第22章:不要拿孩子威胁我!

    “不,不,不会的,我已经怀了你的孩子,难道你连孩子都不肯认吗?”江若曦被他推倒在大床上,情绪一下被激起,捂着肚子歇斯底里的说道。

    陆景灏起身拉开与她的距离,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晃了晃身子,冷冽的笑道:“孩子你可以生下来,我每个月会给你足够的生活费,你想买什么,用什么都可以。但是你妄想拿孩子来威胁我,那你就错了!”

    此时此刻,江若曦的脸上血色全无,原来他早就计划好了,难怪他到现在都不肯对外宣布他们之间的关系,也从不肯带她去见他的父母……

    “我不要!我不要!你说过你爱我,你说过会疼爱孩子的,难道你都忘了吗?”江若曦爬起来拉住他的手臂,声声的呼喊着他。

    她宁愿相信刚才那些话只是他酒后胡说的,也不愿意接受这残酷的事实。

    “哼!”陆景灏一声冷哼,继而狠狠的说道:“这个孩子,我根本就不想要!”

    话落,陆景灏转身离开房间,不想与她继续纠缠下去。

    江若曦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忙追上前去,拉住他的手臂,眼中满是愤恨:“你要去哪儿?你是不是要去找我姐姐,是不是?”

    “滚开,我的事你管不着!”他想甩开她,可她却像只八爪鱼似的,整个人都往他身上缠上来。

    “你为什么还要去找她?难道你不知道她跟其他男人在酒店开房的事吗?她已经有了别的男人,不再是当初你认识的那个纯洁的江薇安了!”她几乎是用吼的方式将这几句话吼出来的。

    江薇安……

    这个名字就如同一根刺,狠狠的刺在他的伤口处,他试着去接受,去遗忘……可偏偏江若曦就是要把他的伤疤揭开!

    她的话成功激起了陆景灏心底的怒火,涣散的眸子瞬间变得犀利,脸色也骤然发黑,盯着江若曦的脸眯起了眼眸,愤愤的甩开她,再迅速的钳住她的脖子。

    “我之前就警告过你,不要在我面前提起薇安的名字,因为——你不配!”他像是发疯似的,每说一个字,就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被他掐得喘不上气的江若曦一脸涨红,她还是第一次见到陆景灏这么恐怖的一面,想求饶,但却怎么都开不了口。

    此时,楼下传来规律的脚步声,已经睡下的小保姆被两人的争吵声惊醒,担心出什么事上楼来看看,当她看到这副画面,吓得她一声尖叫,忙跑上前去:“先生,你快放手,这样下去会闹出人命的!”

    小保姆的出现让陆景灏暂时压制了怒气,瞪了她一眼,这才松手。

    恢复自由的江若曦大口大口的喘气,看到陆景灏转身下楼,心中一惊,顾不得身体不适,快步跟上前拉住他的手臂,“景灏,我错了,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在家好不好?”

    哭哭滴滴地抽泣声在他耳边环绕,陆景灏不耐烦的甩了几下,可她还是不肯松手,反而抓得更紧。

    “景灏,求你了,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

    “松手!”回头看着她,冷声的命令。

    江若曦摇摇头,她说什么都不松手,因为她肯定,只要她松手让他出去,他一定会去找江薇安!

    景灏是她好不容易才抢到手的,眼看着在过几个月他们的孩子就要出生了,她绝对不容许他们再有任何瓜葛。

    看她是铁了心是不肯松手,陆景灏眉头一拧,使劲掰开她的手指,将她往后一推,脱身的同时快步下楼。

    “景灏……”

    看着他离开,江若曦不甘心,扶着墙壁站起来追下去,但走得太过着急,拖鞋不甚滑落脚下一滑,她整个人的重心都向前倾倒而下。

    “啊——”一声尖叫夹杂着厚重的撞击声,江若曦从楼梯上直接倾倒滚落而下。

    小保姆跟在她身后跑下来,看到她身下那摊血,顿时吓得手足无措,慌乱的大声喊道:“先生,先生,出事了……”

    刚走出门外的陆景灏听到小保姆的喊声,又折返了回来,看到地板上已经晕厥的江若曦下体一趟血红,眉头一拧,跑上前抱起她立刻送医。

    医院手术室外,接到电话的江煜东和沈怡马上赶来,看到一脸平静的陆景灏,沈怡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上前劈头就是一顿痛骂:“我们家若曦肚子里怀着你的孩子,你就肆无忌惮的出去找别的女人,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吗?”

    江煜东看着一脸无感的陆景灏,从他的脸上,丝毫看不出任何的悲伤感,哪怕是现在被沈怡责骂,也看不懂一丝的愧疚。

    “陆景灏你说话,别以为你不吭声我就不能把你怎么样?我告诉你,要是我女儿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就跟你拼命!”

    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沈怡还没来得及化妆,就急匆匆的赶来,现在的她咆哮中带着一丝悲伤,整个人看起来憔悴不少。

    等她说完,陆景灏后退一步,理了理被她弄乱的衣服,看着面前的两人,依旧保持沉默。

    时间又过了一个小时,手术室的等终于灭了,护士推着一脸苍白的江若曦回病房休养,但她那微微隆起的小腹,已经不复存在。

    主治医生把陆景灏和江煜东叫到办公室,详细的跟他们说明了江若曦的下情况。

    长篇大论总结下来无非就是一点——江若曦肚子里的孩子没能保住!

    不知为何,当陆景灏听到这个消息时,他非但没有感到悲伤,心底还有一丝得到解脱的窃喜。

    ———

    G市最具代表性的建筑“天堃大厦”,是“天堃集团”位于中国的总部大厦,于半年前投入使用。

    楼高448米,100层,建筑造价50亿元人民币,它的出现代表了技术标高与精神象征,更成为G市的骄傲。

    位于大厦顶层的总裁的办公室,秉承了连修肆一贯的低调作风,以黑白色为背景,集中西文化精髓于一体的装饰风格,奢华的水晶吊灯、全实木大班台、高架摆设展示柜,在搭配开放式落地玻璃窗,令他能将整个G市一览无余。

    一身银灰色西装的连修肆,在结束了一个早晨的会议后,此时正专志的埋头在一堆文件中,以至于霍光何时进入办公室,他都没察觉到。

    “四哥,你这个工作狂的习惯,什么时候能改改呀?”一屁股坐到沙发上,霍光一脸的放荡不羁,看着他办公桌上的一堆文件,心想着他今天估计是来错了。

    连修肆将最后一份文件看完,飞舞的签上自己的名字后,将文件合上,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中午12点半了。

    “走吧,请你吃lunch!”

    有的吃,他自然是不客气,两人一前一后进入VIP电梯,选择了一间常去的法国餐厅,刚坐下,霍光的余光就瞥见到不远处那张熟悉的面孔。

    “四哥,你认识那边那个长发穿米色衣裙的女人吗?”

    连修肆朝他指的方向看去,入目的是一张干净漂亮的笑脸。

    江薇安似乎也察觉到有道炽热的视线正看向自己,抬头寻找的瞬间,正好与连修肆的黑眸对上。

    一股莫名的触感在心底萌发,令她有些慌乱的侧脸避开他的视线。

    “怎么了,你看到谁了?”白雪一眼就看出她有不妥,关心之余,八卦的朝她看的方向看去。

    只是这一眼,就让她难以自拔的深陷,脸颊酡红,完全挪不开视线。

    “小雪?小雪?”江薇安喊了她几声,但她还是没半点反应。

    微囧的又朝那边看了一眼,瞬间,她似乎是明白小雪到底出了什么状况,在台面下使劲的踢她一脚。

    “哎呦!”疼痛感瞬间将白雪的理智拉回来,拧着一张脸问:“你干嘛踢我啊?”

    “还好意思问,我要是不踢你一脚,恐怕你的魂都被那金毛勾走了吧?”江薇安白了她一眼,真搞不明白那金毛到底哪点好,就连小雪也沦陷了。

    白雪不怒反笑,还用余光朝霍光看去,不过这一看就不得了,因为连修肆和霍光已经走到了她们桌前。

    “江小姐,介不介意我们坐下来一起用餐?”连修肆礼貌的问。

    “当然不介意,我们也是刚坐下。”白雪色眯眯的盯着霍光看,恨不得把他当午餐吃了。

    连修肆拉开凳子,率先坐到江薇安身边,他的靠近让江薇安倍感压力,好像他们之间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似的。

    一番自我介绍后,霍光就近坐在白雪身边,近距离对视,白雪发觉他更是帅到无法形容,让她小鹿乱撞,激动的快要窒息的感觉。

    江薇安看她那副花痴样,笑脸瞬间就拉了下来,尴尬的说:“不好意思,我朋友她有点……”

    “没关系,我倒觉得白小姐很可爱,很率真。”霍光也不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事情,早已经应对自如了。

    只不过江薇安对他一点都不感冒,这倒让他对她勾起了好奇心。

    少许,午餐送上来,江薇安和连修肆点的都是红酒牛排,霍光一看,笑呵呵的调侃道:“你们俩的口味还挺一致的嘛。”

    连修肆看向江薇安,眼角微扬,眸中似乎透出一轮华彩,五光十色,奇美无比。

    当她还沉浸在他的幻境中时,连修肆已经将自己盘中的牛排切好片,与她的交换。

    而他的举动让坐在对面的两人都大吃一惊,但连修肆却好像没事人似的,仿佛他做的这些都是他平日里再平凡不过的小事。

    “赶紧吃吧,牛肉凉了肉质就会变老。”连修肆话不多,但每一句都围绕着她。

    “嗯,谢谢。”江薇安看了眼对面一脸诧异的两人,尴尬的笑了笑。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