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舞舞 作品

第六十七章 恶魔小孩

    第二天清晨,不断有小孩的东西被送进南宫静的别墅,今天是两个小孩住在这里的第一天,南宫静专程取消了今天一天的行程,准备和苏梓宸苏梓轩初步建立友好合作关系,在以后的日子好好相处。

    “宸宸,轩轩,起床吃早餐了哦。”

    八点钟,南宫静敲响苏梓宸苏梓轩的门,里面没有回应,她将门打开,从门外走了进来。

    这么晚了,他们竟然还在被窝里面睡觉。

    南宫静没养过小孩,无法参照对比,这样的起床时间是否正常,她准备吃了早餐以后带他们出去逛商场买衣服和玩具,小孩子不都是这样?谁给他东西,给他很多吃的,谁在他的心里就好,就会与之亲近。正巧他们才来这里,需要为他们添置一些生活上的用品,南宫静觉得这是拉近他们三人距离的很好的契机,计划很合理也很完美。

    她平时工作不比傅越泽闲,傅越泽管理偌大的财团,她虽只是任南宫集团企划部经理,但和傅越泽一样每天处理庞大到惊人的工作量还能有自己的空闲时间的人,这世界上除了傅越泽恐怕难找到第二个吧?时间有限,要购置的东西太多,南宫静计划9点钟出门。

    “宸宸,轩轩……”

    南宫静走近他俩,手附在被子上,以诱哄的语气说:“很晚了,起床吃早餐,待会阿姨带你们出去逛街哦……”

    “讨厌!”

    谁料才放到被上的手竟然被一只小手猛的一挥,“啪”的一声脆响,南宫静吃痛,倏地将手缩了回去。

    “呜,好痛!……”被窝里面的孩子揉着手震天哭了起来。

    “妈妈,呜呜……妈妈……”

    苏梓宸从床上坐起,双手将苏梓轩搂在他小小的胸膛里,冷着脸看向南宫静。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南宫静被惊住。她从小没什么和小孩相处的经验,事实上,她一点也不喜欢小孩子,又吵又闹动不动就哭,完全没有道理可讲。

    南宫静表情错愕的看着忽然就哭起来的苏梓轩,明明是他不礼貌忽然挥手来打她,为什么他还哭?

    小孩子果然是这世上最复杂难懂的生物,她恐怕花上一辈子也无法了解。

    在看向苏梓宸的时候,南宫静愣了愣,实在是苏梓宸冷着脸的模样和傅越泽太像,让人生出一种傅越泽就在此的错觉来。

    “阿姨,能请你先出去吗?我们马上就起床。”

    苏梓宸很有礼貌,但语气冷冷的对着南宫静说道。

    看着他拒人千里之外的脸,和靠着他抽搐着哭泣的苏梓轩,南宫静忽然有一种今生无法与他们和平相处的奇怪预感。

    “但是我如果出去的话,你们有办法处理好吗?”南宫静望着放在床头的那堆衣服,问道。

    “可以的。”苏梓宸点点头,又说:“出去时请帮我们将门关上,谢谢。”

    当南宫静从二楼下来,坐在自家客厅的沙发上,还有一种很惊愕的感觉。

    那实在不像是五岁的小孩。

    虽然南宫静和这两个孩子也算是有过几面之缘,但要说具体相处,根本就没有过。她以为五岁的孩子应该什么都很懵懂,很好对付。

    但现在看起来,一点也不是。

    仰头望着楼上那闭合的房门,南宫静忽然感觉很棘手。

    二十余分钟后,苏梓宸和苏梓轩打开门,从楼上走下来。

    苏梓轩已经不哭了,因为苏梓宸用卫生间里面的毛巾沾水给他敷了一下眼睛,所以看起来眼睛没有很红。

    他们身上的衣服是全新的,送衣服的人知道他们是双胞胎,不知道是觉得新奇还是故意,两套衣服颜色款式都是一模一样的,两人手牵着手,从楼梯上走下,两张一模一样的脸,都没什么特殊的表情,南宫静顿感头大,完全分不出来他们谁是谁。

    虽然,即使他们打扮得不一样,她也从来没把他们分清楚过。

    “宸宸……”

    南宫静走至他们面前,伸手想去牵其中一个,结果那个小孩直接就将手背到了身后去。

    “阿姨,我才是宸宸。”他身边的另一个小孩却开口说道。

    呃。

    “恩?”南宫静略微尴尬之后,站直说道:“对不起阿姨把你们弄错,你们长得太像了,阿姨一时间没有分清楚。”

    “没关系,除了我们的妈妈和爸爸,从来没人分清楚过我们,你认不出来是正常的。”苏梓宸又开口说道。

    南宫静被他噎得说不出话来。

    真是不乖的小孩!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么浅显的道理他们难道不懂吗?她向他们示好,他们竟然一个好脸色都不给她看,竟然还说话这样不客气。

    南宫静忽然觉得要和这两个小孩打好关系,让他们都喜欢她,真的没想象中的简单。

    特别是这两个小孩说话条理这么清晰,明明很礼貌的话,却总让人有吃瘪的感觉,实在很难相处。

    明明在酒店的时候感觉这两个小孩乖巧又可爱,怎么只是换了个地方,却像是头上忽然长了两个角——天使变恶魔。

    “阿姨,早餐的时候我们的妈妈都会给我们熬粥喝,里面有杏仁,有核桃,还会放我最喜欢吃的火腿,我们家早饭从来不吃披萨和面包的,妈妈说很没有营养。”

    看着餐桌上的美式早餐,苏梓轩转头,对站在他们身后的南宫静很认真的说道。

    小孩子不都喜欢吃这些东西吗?

    南宫静在美国长大,早已经习惯西式早点,回到国内对国内的早餐很不习惯,因此在吃食上一直是沿用以前在国外的习惯。

    她以为小孩子会比较喜欢吃这些,难道不是?

    被苏梓轩这么说,南宫静一下子整个人都不好了。

    “不过阿姨,没关系,你又不是我们的妈妈。以前老师就告诉过我们,世上只有妈妈好,只有妈妈对自己孩子付出的爱才是无条件的,阿姨,你安啦,我们不会怪你的哦。”

    苏梓轩朝着南宫静笑了一下,明明很灿烂,看在南宫静的眼里却像是恶魔的微笑。

    两个孩子都极不好对付。

    气得发抖,但对着两个孩子,南宫静有气都撒不出。

    “小少爷,不管怎样,你们不能浪费南宫小姐的一片心意,快上桌吃饭吧。”从始至终都候在一旁的管家老伯说道。

    南宫静转头看向他,目光里面是满满的不悦。

    他今天早上才过来,说是傅越泽让他来照顾小孩一个月,等他们适应环境以后,就离开。

    喊孩子起床本来是他的工作,可是他在客厅里整理从别墅带过来的两个孩子的物件。南宫静觉得多和孩子接触能增进感情,就当仁不让的自己去了。

    结果就被两个小孩给几句话撵了出来。

    问他,他恍然大悟,很抱歉的说不知道她去喊孩子起床了,这两个孩子都很独立,平时都被要求自己吃饭穿衣洗漱,不会让大人帮忙的。如果到时间他们还没起床的话,喊他们很简单,只需要在敲几下门,里面就会得到回应。然后任务就完成了,过不了几分钟他们就会自己出来。

    两个孩子年纪虽小,但很懂事,有自己的生活空间,已经开始注重自己的领地和隐私不被侵犯。除了他们与他们的父母能随意出入,做佣人的去打扫房间都要很小心翼翼的不要被发现。

    南宫静当时就听得目瞪口呆,这是什么怪物?

    才五岁而已。

    怪癖真多!

    又说早餐问题,这个老管家肯定知道,说他没有提醒吧,他是在南宫静交代早餐的时候提醒过一句,当时他说的什么?

    “小少爷们似乎更偏爱吃中式早餐。”

    似乎?

    而且说完这一句又开始指挥她家的佣人帮忙清出一个专门的房间当钢琴房,人转身就走不见,侧重点根本不在早餐上。

    现在是怎样?

    老的小的都和她作对?

    南宫静立在一旁,看着两个坐上座位,开始乖乖埋头吃早餐的孩子,和立在一旁带着和煦的笑容看他们吃的老管家,心里不禁冷笑。

    “阿姨,你怎么不吃呢?”

    忽然,其中一个小孩抬起头看向她,大大的眼睛里面满是不解。

    “虽然这些东西不是很好吃,但是我们都要做乖孩子,不能浪费食物的,阿姨,你还是快坐下来吃吧。”

    南宫静磨牙,强忍住发飙的冲动,嘴角扯出一个极僵硬且不协调笑容,憋出一句话:“阿姨已经吃过了,你们快点吃吧,吃多一点,待会阿姨带你们去逛街哦。”

    贺家——

    莫怡安本着要抓住男人的心,首先得抓住他们的胃。从还在读书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学习做饭,现在小有所成。

    闻着锅里小米饭的香味,莫怡安洗了两根葱,准备起锅的时候放下去提味。

    “恩,好香。”

    贺静宇从莫怡安的身后忽然冒出来,手揽住她的腰肢,赞叹的说道。

    “啊!”莫怡安吓了一跳,反应过来以后抬眸往后望他一眼,娇娇的嗔了一句:“你快吓死我了。”

    贺静宇朝她笑了一下,露出白牙,俊朗非凡。

    “你的那个朋友昨天怎么没来?”不再闹莫怡安,他放开她,走至一旁,问道。

    “哪个朋友?”莫怡安的注意力又放回吃食上,用勺子将小米粥匀称的搅拌,不经意的问道。

    “苏若熙。”贺静宇开口说道:“她不是你很好的朋友吗?怎么昨天晚上我们订婚,却没来?”

    “没什么,就是有事所以……”话就这么随口说出去,可忽然就意识到不对,莫怡安猛的一怔,脸色倏地便白,顿住那里一动不动,大概持续这样的状态两三秒后,她才害怕的,迟疑的,缓缓转过头来,看向忽然问起苏熙来的贺静宇。

    平时他不是都对她的交友不关心吗?今天怎么忽然却……

    而且,还专门拣出苏熙来?!

    “怎么了,怡安?”贺静宇看她忽然变得脸色不好看,就像是忽然遇到打击了一样,疑惑而关怀的问道。

    “不不,没什么。”莫怡安忙回神,摇头说道,末了,嘴角扯出一抹笑容,不自在的问:“怎么忽然问起若熙了?你不是一直都对她不感兴趣的吗?”

    状似不经意的转身回去继续拿着勺子搅粥,但浑身紧绷,早已经没了刚才的那份闲情逸致,耳朵竖起,心惊胆颤又害怕,就像是等待被判刑的犯人。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