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舞舞 作品

第六十六章 宝宝要妈妈!

    南宫静刚洗完澡做完全身的护理吹干头发,被子刚掀开一个角,门铃的声音竟在这时候响起来。

    现在已经快12点钟,早过了南宫静平日里入睡的时间,还会有谁来?

    南宫静心头一跳,嘴角飞快浮出笑容,小鸟一样踏着步子奔向自家的大门。

    一定是傅越泽,这个时候除了他不会有别人。

    整晚上的失落瞬间被填补,南宫静甚至连门旁的监控电视都没看,就已经将门拉开。

    “泽!……呃……”

    南宫静开门就见到傅越泽的俊脸,高兴的大呼,在想要扑上去的时候,却被他怀里的和手上牵着的一模一样长得和他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两个小孩止住了动作,南宫静瞬间愣在当场,表情错愕!

    呃。

    泽……竟然带着这两个孩子到她这里来,这是什么情况?

    “泽,先进来吧。”不过南宫静不愧为南宫静,很快就回神来,将大门打开,对着门口的人说道。

    两个小孩眼眶又红又肿,抱在怀里的那个还在抽抽,一看刚才就大哭过,模样十分可怜。

    看到南宫静,怀里的那个猛的就别开了脸,将头埋在傅越泽的肩膀,完全不愿与之交流,而傅越泽手里牵着的那个,则是用那双和傅越泽过分相似的眸子瞅着南宫静,眼睛里面满是敌意和抵触。

    傅越泽的脸色并不比离开宴会的时候好,甚至可以说更差。他周身散发着冷气,脸紧绷着,眼角眉梢更显得凌厉无情。

    “不用。”傅越泽冷冰冰的拒绝道,就在南宫静再次愣住的片刻,傅越泽将怀里的孩子放到地上,将他们推向南宫静,对南宫静说道:“他们以后交给你。”

    刚才听到门铃的惊喜,现在只演变成要替人养孩子的惊吓!

    望着这两明显不情愿,被迫被带来她这里的苏熙的儿子,南宫静第一次心跳失速了。

    “这……”

    “他们是我的儿子,以后也是你的。”傅越泽看着南宫静,皱眉说道,不愿意做更多的解释,他的声音冷漠如冰:“如果你不愿意,我相信会有其他的女人愿意担任这个角色。”

    不愿意?

    他都这么说了,她怎么敢?!

    “不不。”南宫静连忙摆手,保证一般的说道:“我会对他们很好的,相信我。”

    如果不是之前就已经知道这两个小孩是傅越泽和苏熙生的,任凭谁的未婚夫忽然带两个这么大的小孩指着说这是我的儿子,以后交给你养,你愿意就好好对待他们,不愿意就滚蛋我另外找别的女人养,那个女人都要惊声尖叫,崩溃不已吧!

    南宫静接受了这个看似无礼,却好似有理的要求。

    “小朋友,以后这里就是你们的家。”南宫静倾身至苏梓宸苏梓轩面前,伸手要去牵他们的手,细声说道:“阿姨带你们进去好不好?”

    苏梓轩被傅越泽放下以后就一直躲躲闪闪,看到南宫静的手,就像是看到一条毒蛇。

    “不要!我不要去!”挥开她,苏梓轩转身抱着傅越泽,“哇”一声就哭了。在别墅被带走的时候就哭过一次。不知道妈妈在哪里,好想妈妈。

    “走开!你走开!哇,妈妈……”

    苏梓轩哭得好不伤心,南宫静尴尬的站在那里,抬头看一眼傅越泽,傅越泽神色变也未变,伸手就将他从他的腿上扯离。

    “他们交给你,不管你用什么方法,让他们马上去睡觉。现在已经过了他们睡觉时间。”

    傅越泽冷冰冰说道。说罢,将苏梓轩苏梓宸推到南宫静那里,转身就走。

    “呜呜,爸爸……”

    苏梓轩迈开小短腿想去追,却在傅越泽顿身一个回眸下止步。

    苏梓宸紧紧拉着他的手,眼眶红红,却倔强着不哭。妈妈说如果爸爸把他们和她分开,那么他就要负责照顾轩轩,他要坚强,他不能哭。

    大半夜,家里并没有适合孩子的东西,南宫静这套房子很大,客房有好几间,为避免傅越泽以为她苛待孩子,她挑选了和她的卧室同在二楼,仅有一壁之隔的客卧给苏梓宸苏梓轩住。

    两个小孩在别墅的时候就已经洗漱过,其中一个看到傅越泽走的时候哭得那么伤心,却在傅越泽的车子驶离以后,抽抽搭搭没多久停住了哭泣。两个孩子都对她很抵触。但遭逢变故,身处新环境,大约每个孩子都会这样吧?

    南宫静并未太在意。

    孩子都是善于遗忘的,他们的视线很容易发生转移,他们的感情也是。

    只要她接下来花时间多陪陪他们,对他们好一点,相信他们很快就会接受她。

    两个孩子不让她牵连碰一下都不让,安安静静的跟着她走到客房,在她和他们说这是他们的房间时,他们很自动的就爬床上去盖上被,南宫静也未多说话。还是那一句,来日方长。

    将房间的灯关掉,只留下床头柜上的一小盏,南宫静关门转身离开。

    南宫静没有马上去睡觉,骤然竟然发生这样的事,被这样子一闹,哪里还有心思去睡?

    她怎么也想不到傅越泽会将这两个孩子交给她。

    那苏熙呢?她又怎么了?

    打开电脑,看着从侦探社那边发来的照片,南宫静嘴角微扬。这个侦探社是她自从得知苏熙的儿子父亲是傅越泽的那个时候,专程找来的。用于跟踪苏熙,汇报日常。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南宫静不打没准备的仗。这些年和傅越泽一起,连傅越泽的处事风格,南宫静也学得十成十。

    南宫静怎样也没想到,苏熙这个女人怎么就这么蠢?带着儿子私自出国?

    无论是双眼里,还是她美丽精致的脸上,都尽显嘲弄的神色。

    逃跑?

    她难道不知道,傅越泽的势力遍布全球各个角落,被他抓住,她一切都完了吗?

    傅越泽明显已经放弃她。

    虽然傅越泽人没有留下,但那又怎样?将两个孩子交给她就已经是最好的证明,连最大的把柄都已经握在她的手中,苏熙这个女人,对她还能有什么威胁?作为一个女人,守不住男人就算了,竟然连自己的孩子都守不住,真是枉为人母,也够失败的了。

    亏得她之前还当她是个对手,排在头号需要消除的人物,结果竟是这样愚不可及自毁长城。傅越泽身边的女人来去繁多,除了身为他未婚妻的她,果然没一个能长久。

    南宫静静静的看着那些苏熙从别墅出来,到她以前租住的公寓,再到机场,在机场被傅越泽的人找到,再回到别墅的那一张张照片,嘴角微勾,无声的笑了。

    而同时间,客房的大床上,南宫静关门以后那本该闭着眼睛睡觉的两个小孩从被子里爬起,坐在床上。苏梓轩攀着苏梓宸的肩膀,小小的手搂住他。

    “宸宸,我是不是不该打电话给爸爸?”苏梓轩小小声的说。

    说着,眼泪又啪嗒嗒的往下落。在机场的时候,有五个长相很凶的叔叔忽然出现,不由分说的就把妈妈还有他们一同带回别墅。

    好多好多人守着他们,那些人长得又高又凶,他真的好害怕也好后悔。

    妈妈还在别墅,可是他们却被爸爸带到了这里来,还有那个在酒店见过一面的阿姨,以后他们要和她住在一起吗?

    他不要,他要妈妈!只想和妈妈在一起。

    他好害怕。

    害怕再也见不到妈妈。

    妈妈说,爸爸和妈妈只能选一个,可为什么不能两个都选呢?

    “呜呜……对不起宸宸,我错了……呜,妈妈……”

    他好舍不得爸爸。他真的希望爸爸妈妈还有他和宸宸能永远一起。如果出国,以后就永远都见不到爸爸了……

    可是却变成现在这样,他做错事情了,妈妈会不会因为这样,就再也不要他?

    爸爸今天晚上的样子好凶,他都不敢随便在他的面前说话。他想让爸爸把妈妈还给他们,他如果一定要选,那他和宸宸要跟妈妈走。

    苏梓轩抱着苏梓宸哭。一整天晚上他都好怕好怕,都是他打电话给爸爸,所以来了这么多人,他忍着不敢和妈妈说,怕妈妈生气不要他,可爸爸来了,还是把他们和妈妈分开,他就是想妈妈和爸爸在一起而已,不要走而已,怎么会这样?

    爸爸一整晚都好生气,脸色好严肃,好可怕。

    呜呜呜。

    妈妈在哪里?他好想妈妈……

    苏梓宸眼睛也红,他今天晚上也没少哭。小手抱着苏梓轩,苏梓宸一边给苏梓轩擦干眼泪,“别哭了,妈妈不是说,她一定会来找我们的吗?你要相信妈妈的。”

    “呜呜……可是,可是妈妈知道我们在哪里吗?呜……”

    “当然知道啊,妈妈一定会想办法知道的。”

    “可是,可是……爸爸好生气,一定不要妈妈来的,呜呜呜……”

    “放心吧,妈妈会偷偷跑出来的。”

    苏梓宸抿抿嘴巴,自己也不十分确定的和苏梓轩说道。

    不得不说,最了解自家妈妈的果然是儿子。

    事实上,苏熙的确是想方设法要去逃出别墅,去找苏梓宸苏梓轩。

    她整晚上没睡觉,打破了浴室的镜子,将床单撕裂成长条,拴成长长的一条。

    凌晨三点钟,正是人最犯困的时候,苏熙偷偷将床单从二楼甩下,小心的翻爬上去。但意外却发生得那样突然,不知道哪里传来的猫叫声扰乱苏熙的心神,她猛的一踩空,只来得及惊呼一声,苏熙直接从楼上跌下。

    傅越泽长腿交叠,一个人坐在真皮所做的椅上抽烟。他的脸色很僵冷,已经维持那一个动作很久很久。

    忽的,电话在寂静的室内响起,划破凌晨的夜空,显得格外突兀。

    傅越泽划开手机,将之放在耳边。

    “喂?”

    他低声道,难得的主动开口。清越的声音,冷冽得犹如寒锋。

    “什么?”

    经过三个多小时的沉淀,傅越泽本已冷寂的双眸倏地眯起,里面犹有一团火光在跳跃。

    “……逃、跑?摔断腿?”

    傅越泽一个字一个字的反问,那些字就像是被咬着牙,从齿缝中蹦出一样。

    “她自己想死,没人拦她。”

    “就算死,也给我看牢,不准让她跑掉!”

    “哐当!”

    手机被傅越泽摔于地下,支离破碎。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