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舞舞 作品

第六十五章 除了这里,你哪里也不能去!

    城南别墅,比往常任何时候,都要热闹。

    这个热闹,不是通常意义上指的那个。人很多,但却皆不言语,各守岗位,门前直挺挺的站两个,门后再站两个,院子里不知凡几,若非得到放行,恐怕一只蚊子都飞不出。

    车子直接开进院子,在别墅门前停下。

    门里门外站着的统一身着黑西装黑领带白衬衫的男人纷纷向来人弯腰鞠躬。

    傅越泽寒着脸一路走入,直到进到客厅,才猛然停住步伐。双眸眯起,刀一样的视线,射向坐在客厅沙发上受惊一样,紧紧搂住两个儿子的女人。

    两个孩子缩在苏熙的怀里,看到傅越泽,苏梓轩眼前一亮,但再看那些很凶很凶的叔叔,他抿了抿唇,悄悄转个头,将头躲在了苏熙的怀中。苏梓宸却像是一只小刺猬一样,浑身的刺倒竖着,那双和傅越泽长得一模一样的眼睛,防备的看着这屋子里除苏熙和苏梓轩以外的任何人。

    苏熙此刻脸色惨白。

    从在机场被傅越泽的人抓到那一刻开始,苏熙就知道一切都完了。

    傅越泽静静的扫了不远处的年迈的管家一眼。

    管家走上前去,伸手要将苏熙身边的苏梓宸苏梓轩带开。

    “记得妈妈刚才和你们说的了吗?”苏熙没有惊慌,强忍住心里的难舍,抱着两个儿子,分别亲吻他们的额头,低声问道。

    “记得。”苏梓宸点头答道。

    苏梓轩也点头,却双手牢牢抱住妈妈的脖子,不想离开。

    “那么,跟管家伯伯去吧。”苏熙又重重搂他们一下,从始至终,没去看傅越泽越来越冷的脸色,越皱越深的眉头。

    “妈妈……”虽然一直点头,但苏梓轩就是赖在苏熙身上不走。

    苏梓宸也同上。

    “去吧。”

    苏熙紧紧搂住他们,强忍着泪,推着他们出了怀抱。

    两个孩子三步两回首,终于被牵着离开客厅。从头至尾,傅越泽都站着一边,冷眼旁观。

    孩子走后,苏熙回眸,用防备又敌视的眼神看向他。

    昨夜两人还在床上温存,今日转眼就成仇人。

    傅越泽被苏熙给气笑了。

    儿子走了,他也不用再强忍。

    他举步缓缓走至苏熙的面前,伸出手,捏住苏熙的下巴,心头那澎湃汹涌的怒意无处发泄,他的嘴角处露出残忍嗜血的笑容。

    “苏熙,我怎么就忘记了,你最擅长的,就是逃跑。”

    “上一次,你躲了六年。这一次,预备是多久……再一个六年?十年?还是……准备躲一辈子?”

    “想要带走我傅越泽的儿子,想……离开我,苏熙,你不要命了吗?”

    “我起码有一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怎么?你想试试?”

    手略一用力,苏熙进出胸腔的空气便全部被带走。

    苏熙瞪视着傅越泽,眼睛里满是倔强,就是不求饶。

    不知道过了多久,傅越泽的手,才松了开。

    “咳咳……”生理反应,苏熙猛的咳嗽起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没错,我就是想躲一辈子。”

    垂着头,苏熙低低的笑着。

    既然打算跑,就想到可能被抓住。

    一切苏熙早就已经有心理准备,所以没什么好害怕的。

    傅越泽危险的眯起凤眸,手撩起苏熙的长发,这头长发是他的最爱,他喜欢看它们全部披散在床上的模样,衬得苏熙的肌肤更加莹润洁白,让人爱不释手。苏熙用力扭摆了一下头,却没挣脱桎梏。傅越泽轻轻的抬手,屋子里的其他所有人,全都迅速且安静的退了出去。

    在这短短的几秒,傅越泽的十指不自觉的并拢,捏紧,从知道她逃跑的消息到现在,他将她撕裂成碎片的心都有。

    “你,有什么要解释的吗?”傅越泽冷冷问道。

    苏熙低低笑出声。

    解释?

    还需要什么解释?

    傅越泽问这话可笑不可笑?

    傅越泽看她这样,怒从心起,另一只手拽住苏熙的手腕,几乎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在那个交叉的点,苏熙的脸色煞白,傅越泽怒不可遏。

    “说。”

    傅越泽齿缝中,蹦出一个字。

    他对她这样好,他从未对任何一个女人这般好,这般在意,可她却……

    傅越泽的手越来越用力,越握越紧,那手的指节处,骨头突出,青筋毕露。

    “说什么?”强忍着常人无法忍的疼,苏熙轻笑反问。

    “苏、熙!”傅越泽的手不可抑制的爬上苏熙脆弱的脖子,“为什么,要离开?”

    这句话,问得咬牙切齿,又怒又气,隐隐带着难以捉摸的痛。

    苏熙微微一笑,平时,傅越泽最爱看她那样笑,偶尔调皮任性,完全不符她年纪。可现在,他却只想捏碎她这可恶至极的笑!

    没有人。

    从来没有人敢像她这般,挑战他的权威,无视他的存在。

    可是苏熙,一次又一次……

    他就是对她太好,她才这般无法无天,竟然妄想带着儿子逃去国外,她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这两个月来,她都是在做戏?对他笑,对他的关心,为别的女人吃醋,都是假的?曲意逢迎,撒娇卖好?

    一切都是骗他?将他当傻子一样作弄?

    只为了……等待时机,带着他们的儿子远走高飞?

    傅越泽胸口怒海汹涌翻腾得快要爆裂,双眸眯起,视线冰刃一样射出,刀刻般棱角分明的脸紧紧绷着,手握成拳。

    她竟然想着离开他!

    竟然……对他毫无留恋。

    真是该死!

    “我说了,你就能把儿子还给我吗?”苏熙垂眸,竟然在这种时候和傅越泽谈起条件来。

    “绝、不、可、能。”

    毫无疑问,得到傅越泽的否定。

    听罢,苏熙笑了。那笑容,有自嘲,有轻蔑,有怨,有怒,还有浓浓的嘲讽。

    “你永远都这么自我为中心,不顾虑别人。”苏熙看着傅越泽,一字一字说道。这个男人,是那么的高傲,他知道她逃走,该有多生气,从今晚上密密的守着这个别墅的守卫上就能看出,从他捏着她手的力气有多大就能看出,从他的脸色他的动作他的语气全都能看出。

    他能那么轻易的就放过带着两个儿子逃走的她吗?

    不可能。

    绝不可能。

    苏熙嘴角浮现一丝苦涩。但她不后悔,没有试过,怎么能知道结果?

    “你想怎么做,随你吧。”低声说完这句,手从傅越泽手上挣脱,她竟然往门口走去。连两个儿子的房间,都未看过去一眼。那模样,随性洒脱得就像是要抛去一切,甚至儿子,都已不能成为留住她的借口和理由。

    不应该是这样!

    她不是最离不开儿子,刚才还哭喊着不放手,她绝对不可能将儿子单独扔下!

    傅越泽的心中倏地一紧,看着苏熙转身,恼恨不已,心中有一丝形似害怕的情绪一闪而过。

    他在接到苏梓轩的电话,知道他们正在机场的时候,也没有这样的感觉,只浑身被浓浓的愤怒与莫大的失望占据。

    “你去哪里?”傅越泽从后面握住苏熙的手。

    “去我该去的地方。”苏熙淡淡看傅越泽一眼,那双眼睛里平静,而毫无感情。

    儿子她是带不走了。但至少她自己是自由身。她要找警察,告傅越泽非法禁锢她的儿子,她要他把儿子光明正大还给她!她要找律师,她要去法院,她要告傅越泽!儿子是她的,她要上诉,傅越泽是父亲又怎样?是她教会他们站立,牙牙学语到现在天真可爱聪明,是她将他们养大,她要争夺抚养权,一定要,现在就去!她要做的事情实在太多。

    “除了这里,你哪里也不能去!”傅越泽拉着她的手,一把将她扔回沙发。

    苏熙伏在沙发上,沉默一秒,两秒,三秒……

    终于崩溃。

    “傅越泽,你不要太过分了!”抬头,苏熙朝着傅越泽用生平最大最尖锐的喊道,她的双眸中,迸射出浓浓的怒火与怨恨:“你知道一直以来我有多讨厌你多想离开你吗?我讨厌你自以为是,我讨厌你那么傲慢,我讨厌你把女人当玩物,我讨厌理所当然有未婚妻了还在外面乱交。你以为你有钱女人就都想巴着你不放?你以为你有钱女人就都离不开你?你以为我愿意做你情人吗?你以为我就那么下贱,那么自甘堕落尊严也不要了凑上去当人第三者吗?别太自以为是!如果不是因为儿子,我一刻也不愿意和你多呆,和你呼吸一处的空气,我都觉得难受!你的一切我都讨厌!我恨不能不要认识你!”

    “你说什么?”傅越泽浑身紧绷,一步步逼近苏熙,冷如冰的声音问道。“苏熙,你再说一次!”

    “要么,你现在就杀了我。”苏熙以同样冷的声音回答,“要么,我会跟你争取儿子的抚养权到底。”

    “哐当当!”

    桌上的所有器具全被傅越泽一挥而下,支离破碎。苏熙看着暴怒不止的他,眉毛都没眨一下,心像被掏空一样,空洞得厉害。

    外面看守的男人跑进来两个查看。

    “你们,把她给我关起来,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能见她。”

    趴在主卧室的床上,苏熙紧咬着牙拼命的忍着,忍着,忍着。

    听到客厅孩子的哭闹声,苏熙一把翻转起身,跑至门前,倾身附上耳去听。

    宸宸……

    轩轩……

    不要怕。

    不要哭。

    妈妈在这里。

    在这里!

    想打开门冲出去,可是打不开。怎么拧也拧不开,用尽了力气,耗尽了全力,门锁被人从外锁住。

    客厅慢慢变得安静。

    孩子哭闹的声音越离越远,越来越小声,终于消失不见。

    苏熙拍着门,从猛力的敲打,变得越来越无力。终于,她停下来这无休止的重复动作,缓缓贴着门坐在,弓着身子,头埋于膝间,片刻,她的肩膀开始抖动,乃至于浑身开始抖动。

    她是不是错了?从很久以前b城和傅越泽重遇开始,就错了?

    一步错,步步错。可她到底错得有多离谱,竟要这样承受失去儿子的痛苦?

    忍着,忍着。

    一个人的极限到底在哪里?

    她再也忍不住。

    放声失去全世界般的嚎啕大哭。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