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舞舞 作品

第六十四章 把她给我抓回来

    豪御酒店。

    豪御酒店现任总裁贺静宇的订婚宴,宾客云集,来者全是政坛,商业大咖。

    觥筹交错,一对新人忙得脚不沾地。

    南宫静一席水蓝色长礼服,单肩赤裸,多颗宝石在礼服斜肩处镶嵌,在灯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光彩夺目。

    她手挽着俊美非凡的傅越泽,这两人一出现,就夺取了现场所有人的瞩目,关注度丝毫不亚于今天的主角贺静宇和莫怡安这一对即将举行订婚典礼的未婚夫妻。

    “真不该请你来,风头都被你抢走了。”贺静宇与莫怡安相携走近,他对着傅越泽举杯打趣道。莫怡安也举杯,从旁处的侍者盘上端起酒递给傅越泽与南宫静,与南宫静碰杯微笑。

    傅越泽嘴角上扬,勾唇一笑,这一笑,瞬间从旁处传来几声女性不由自主的赞叹般的惊呼,他却早已习惯,毫不在意:“你的订婚宴,我怎么可能不来?就算你不请我,你也一定能在这里看到我。”

    似笑非笑,似真非真的说道。

    这人真是无赖。

    贺静宇笑出声,只能摇头,“南宫大小姐,你别在一旁看热闹,也管管你未婚夫!”将战线拉长至傅越泽身边的南宫静身上。

    南宫静却温婉大方的一笑,一只手朝着贺静宇摊开,表示她也没法,嘴上说道:“我平时都不管他,都是他管我。”

    丢给贺静宇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贺静宇给他们俩的赖皮给气笑。

    “好了,我不和你们争。”每次都是惨败结束战争,战绩实在惨不忍睹。就连订婚他们都不手软放水,实在是铁石心肠!

    贺静宇手搂着莫怡安,说道:“我和怡安去招呼宾客,你们都那么熟了,自己打发时间去吧。”

    说罢,不负责任的任性的主人,就直接将傅越泽和南宫静扔在原处,转身去找旁人敬酒。

    也只有贺静宇敢这么做!

    “泽。”望着贺静宇他们俩的背影,南宫静嘴角的微笑没有停歇,她抬眸看向傅越泽,眼神里面尽数都是温柔:“我爸爸和叔叔在那边,过去和他们打个招呼吧?”

    “恩。”傅越泽点头。

    两人转了个弯,朝着人多的那处走去。

    候机厅,苏梓轩小小的身子趴在苏熙的怀里,拱来拱去,坐立不安。

    飞机离起飞时间还有一个小时。一整天都十分紧张焦虑,在这最后的一个小时里,这种感觉达到顶点。

    如果成功坐上飞机起飞……

    一个小时,就这一个小时。

    苏熙抱着苏梓轩,拉着苏梓宸的手,视线来来回回的在候机厅扫来扫去,生怕看到什么可疑的人物。

    “妈妈……”

    半晌,苏梓轩扯了扯苏熙的衣领,将苏熙的注意力带了回来。

    “怎么了?”苏熙垂头关切的问他。

    “我……”苏梓轩抿抿嘴唇,说道:“我想去卫生间。”

    说罢,猴子一样的迅速从苏熙的身上跳下来。

    “去卫生间?”苏熙愣了一下,从原地站起,“妈妈和你一起去。”

    “不用啦,我和宸宸一起去就可以了,妈妈你还要看行李,太麻烦啦。”苏梓轩拉住苏梓宸的手往前跑几步,才转头和苏熙说道。说罢,拖着苏梓宸迅速的往公共卫生间跑。

    行李箱只有一个,为赶时间,也为了下飞机以后不等待取行李,苏熙没有选择托运。

    被两个儿子留在原地,望着等候起飞的厅内那些各做各事的宾客,苏熙的心骤然猛跳。片刻也坐不住,拖着行李朝着两个儿子追去。

    “宸宸,你去这个,我到那个。”拖着苏梓宸一路跑到卫生间里,苏梓轩指着空着的隔断,迅速说道。

    说罢,他走前两步,就往指给苏梓宸的前面一个隔间跑去,进去后迅速关门落锁。

    被留在原处的苏梓宸望着那被苏梓轩快速闭合的门,皱了皱眉。

    进去卫生间后的苏梓轩从自己的胸口拉出一条黄色的印着卡通线,线的尽头,是一部给儿童专用的小手机。

    这小手机是苏熙特意买给他们的,有什么事情,以便儿子们和她联系。

    苏梓轩的手机里面只有三个人的电话号码,爸爸,妈妈,还有宸宸。

    苏梓轩手里捧着电话,红着眼睛犹豫了片刻,拨通了其中一个号码。

    “爸爸?”

    “我和妈妈还有宸宸现在在机场……”

    摸摸索索好片刻,听到卫生间外苏熙焦急的唤他和宸宸的名字,苏梓轩才磨磨蹭蹭的打开门,从隔间里面出来。

    “你刚才做什么了?”谁知道才出门,就迎来苏梓宸的冷脸质问。

    苏梓宸这一次对苏梓轩冷脸,平时都是让他宠他让他,他一下子就被吓懵。

    “我,我……哇……”偷偷摸摸做了小叛徒,被苏梓宸质问,他还对他这么凶,苏梓轩心里害怕,一下就哭了起来。

    苏熙在卫生间外等很久了,早已经按捺不住。要不是刚才逮了一个从里面出来的男士问,苏熙会非常担心儿子到底是不是在里面,会不会走丢。

    听到苏梓轩的哭声,苏熙更等不下去。

    “宸宸,轩轩,你们快出来……”要不是机场的公用卫生间出人的人实在太多,苏熙恐怕早就勇闯卫生间了。

    “怎么了……宸宸,轩轩?”在外面,苏熙焦急的大声朝里面问道。引来出入卫生间的许多人的注目。

    “宸宸,不要……不要告诉妈妈好不好?……”苏梓轩哭得打嗝,可怜兮兮又害怕的摇苏梓宸的胳膊,“我不想和爸爸分开,我……我也不想和妈妈分开,我要和他们在一起……哇呜呜……”

    苏梓宸黑着脸。外面不断的听妈妈着急的喊他们俩。

    “宸宸,你也不想……不想走对不对?”苏梓轩泪眼朦胧,望着苏梓宸:“你也想爸爸妈妈在……在一起的,对……对不对……呜呜……”

    苏梓宸别开脸,眼眶也偷偷的红了。

    最后,他没答是,也没答不是,伸出小手牵起苏梓轩的手,带着他,往门外走去。

    “轩轩,怎么哭了?”苏熙在门外很急,看到他们终于出来,冲过去将两个儿子抱住,心疼的问苏梓轩。

    苏梓轩年纪小,又装不了事,心虚的时候就什么话都憋着不说,哇哇哭着,猛往将头苏熙的怀里蹭,眼泪直掉。但即使害怕的躲在苏熙的怀里,苏梓轩的小手也牢牢的牵着苏梓宸的,不松开。

    苏梓轩问不出什么,苏熙将视线转到苏梓宸。

    苏梓宸酷着一张小脸,眼眶红红的,嘴巴抿得死紧,垂着眸别开脸去,也是一句话不说。

    以为是在机厅哭时一样的原因,苏熙将他们牵至一旁安慰。

    儿子们越长大,就开始有自己的秘密和心思,苏熙并不勉强他们一定要告诉她全部。只要健康成长,这比什么都好。

    露台上,手机收断线,傅越泽的脸冷如冰。

    旋即,他拨通一个电话,电话在响一声后被电话那头的人迅速接起。

    “到机场去给我把苏熙抓回来,现在立刻去。”

    “泽,你怎么到这里来了?”南宫静和熟人聊了几句,不过转了身,就不见了傅越泽的身影,马上过来找他,却发现他一个人站在外面,便走过去问道。

    傅越泽没说话,事实上,他的脸上就好似写了四个大字——生人勿近。

    但南宫静刚才和朋友聊得太愉快,并未察觉。

    “婚礼就要开始了,我们还是先进去吧。”南宫静又说道。

    傅越泽低头眯着双眸看她两秒,南宫静浑身打了个冷颤,不解了望向他,这才看到傅越泽的脸色极其不好,唇紧抿着,脸颊上的肌肉紧绷,隐隐有强烈压抑着的发怒的前兆。

    “泽,你……”怎么了?

    南宫静想问。但却被傅越泽那骇人的怒气给吓得止住了即将脱口而出的话语,只能心有惴惴的看着他,猜想着刚才傅越泽经历了什么,才会由刚才进门时候的好心情变得现在如此糟糕。

    半晌,傅越泽抬脚便走。

    他身上的冷气场和压抑着引而不发的情绪太强烈骇人,南宫静甚至不敢跟上去,只能在原地手足无措的望着他。

    “不是说宴会要开始了?还不进来?”傅越泽却在走几步后回头,皱着眉冷冷的问道。

    “恩,是的。”仿佛接到了一个橄榄枝,南宫静心里一下子松了下来,飞快走到傅越泽身边去,小心翼翼的挽起傅越泽的手臂,露出类似撒娇的笑容。

    可惜现在傅越泽无心欣赏,他寒着脸,因这是贺静宇的订婚宴,他才没直接离开。

    四十分钟之后,他接到一个电话。

    通话时间为五秒钟,电话那头的人只说了短短一句话,傅越泽听后挂断,收起手机。整场宴会一直到结束,都没有再开口说哪怕一个字。

    “泽,今天晚上……”站在车前,南宫静双手挽留一般的勾住傅越泽的手臂。

    傅越泽今天一晚上的心情都非常不好,南宫静是个很懂得察言观色的人,也没敢轻易去打搅他,只默默陪在他身边。只是现在宴会结束,她非常希望傅越泽今晚能陪她。

    她和傅越泽已经好久没一起……

    她渴望傅越泽强而有力的拥抱。

    南宫静迟疑的问傅越泽,不管是言辞语气,还是动作神态,都透露着邀请。

    “你送她回家。”傅越泽却看也没看一眼,冷冷的对旁边的助理扔下这句话,迈步朝着停靠在后面的车子走去。

    “泽……”南宫静怔怔的站在原地,看着傅越泽的进到后面那辆车的后座,消失,车门闭合,眼里浮现一抹难以掩饰的怨恨与妒意。

    泽现在对她比原来冷淡了很多,以前一个星期里,至少会有一半时间,都会陪她。

    而现在却……见一面都感觉好难。

    一切都是因为那个女人!

    苏熙!

    一切都是从她出现以后开始。

    待傅越泽的车开走,南宫静转身,优雅的提起裙摆,弯腰坐进轿车内。

    来日方长。

    她不会输给任何一个人。

    包括,那个忽然冒出来夺走傅越泽全副注意力的——苏熙。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