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舞舞 作品

第六十二章 他爱的女人,竟然是她

    “我……”看贺静宇的视线定在那抽屉上,莫怡安慌乱不已,她从小就是个乖孩子,长大后更是奉公守法的好公民,瞬间有一种做坏事被逮的羞耻感,而且逮到她的人还是贺静宇!

    莫怡安后悔自己刚才的好奇。

    “我不是故意要偷看你的隐私的,我只是,衣服被抽屉勾住,它自己打开的,你要相信我……”

    人在做错事被逮到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辩解。莫怡安也不例外,她手足无措,脸色通红的拼命向贺静宇解释。

    谁知道贺静宇却温柔的笑了笑,走至莫怡安面前,将慌乱不已的她拉至他才刚洗完澡后尚且湿润的胸膛。

    “傻瓜。”他低叹一句。

    莫怡安僵在他的怀里,良久,她眼眶湿润,伸手搂住了他只着浴袍的劲瘦的腰。

    “这房间里面东西,以后都是属于你和我共同拥有的,你是它们的主人,你想看什么,想做什么,都不用向我解释,也不用一定要对我说的。”

    从决定要娶她的时候,贺静宇就已经决定抛却过往。

    将莫怡安放开,他的手伸到刚才被莫怡安关闭的抽屉前,将它拉开。

    那本书被他拿到面前。两秒后,终递至莫怡安面前,贺静宇微微一笑,说道:“打开它吧。”

    莫怡安不信的抬头望向他,看到他那无时无刻都温柔至极的笑容时,眼泪毫无预警掉了下来。

    “傻丫头,哭什么?”

    贺静宇将她拥到怀里,无奈的叹口气。

    如他那样不顾一切去爱照片上和他肩并肩拥着的女人一样,怀里的这个傻女人,却用她的全部爱着他。

    这照片里面的距离,已是他和她靠得最近的距离。

    而怀里这个女人,即将成为他的妻。

    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在莫怡安泪眼朦胧中将那本夹着照片的书翻开,当照片里面的那个女人慢慢展露在莫怡安的面前的时候,她不信的瞪大的双眼,双手无意识的覆到自己的眼睛上,将自己的眼泪拭去,好看得更清楚一些。

    她……是不是看错了?

    “她的名字叫苏熙。”贺静宇轻声说道:“其实我们并不是在法国认识的,我们从小就认识彼此,只是当时两家关系并不亲密,见过面而已,当时并不太熟悉。到法国以后,他乡遇故友,我们感情才好起来。”

    眼中浮现一抹回忆的神色,怀念又令人感伤,很快便被贺静宇收敛了去,贺静宇温柔的笑了笑。知道莫怡安和苏悦儿很熟,他又说道:“她是苏悦儿同父异母的姐姐。”

    只要说出苏熙和苏悦儿的关系,莫怡安应该什么就都明白了。

    莫怡安的确是什么都明白了。

    再明白不过。

    但是,她不敢相信!

    照片里的这个女人,分明,分明就是——苏若熙!

    “唔……电,电话……”

    傅越泽这男人,真是精力好得过分。晚上九点过来到这里,直接就将苏熙从两个儿子的房间里面逮回房。

    这样频繁的做这种事,苏熙真的有点承受不住。

    昨天晚上做了一夜,那个地方都快被磨破,现在又……

    苏熙好想哭。

    听到电话铃声如见救星,苏熙推着身上的男人就想伸手去拿。

    傅越泽邪魅一笑,声音犹带沙哑:“如果你想让打电话的人听出我们正在做什么的话,那你就去接。”

    意思是就算她打电话,他也不会停?

    真是有够无耻!

    “你轻点!”苏熙哎哎哭叫一声,将伸出去的手握拳打在了傅越泽的背部,“慢,慢点……”

    起伏间,握住拳的手不由自主的伸展成爪,紧紧的将傅越泽抱住,在他赤裸的背上抓挠。

    “喂,怡安,这么晚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情吗?”

    半个小时后,苏熙挣脱男人缠绕的手臂,从床上爬起来,走到窗边打电话。

    “没什么,就是一直想你,睡不着,所以给你打个电话。”

    时间已经晚上11点钟,电话里传来的莫怡安的声音低低的,没有以往那股子的活力和朝气。

    可大晚上,又是在床上躺过,都困得不行了,谁还能朝气十足?

    苏熙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而且她现在累得眼睛都直打架,就想倒床上一睡了事,刚经过一场劳心劳力的运动脑子里乱成一团浆糊。

    伸手将窗户推开一些,让凉凉的夜风吹在脸上,苏熙才觉得自己清醒了一点。

    “想我?你也太夸张了吧,我们今天下午才见面的。”

    苏熙低低笑道。背对着床的她没发现,在听到她说这句话时,那个已经闭上眼睛的男人倏地睁开双眸,幽深的目光直直朝着苏熙射来。

    “恩,想我们刚遇到的那个时候,你带着宸宸和轩轩,我进医院,一眼就看到你们三个。”那头,莫怡安说道,又低声说:“这些年,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也记得那时候。”回想起以前,苏熙笑了,打趣一般的问道:“明天是不是我们还要再见一面,才能以解你相思之苦?”

    “啊!”可还未听到莫怡安的回答,一双臂膀毫无预警的缠上苏熙的腰,注意力全在通话上的苏熙顿时吓得一生尖叫!男人的唇咬住她的耳垂,那里是敏感处,她浑身都哆嗦。

    苏熙用手捂住手机,“傅越泽,你做什么?!”真是忍无可忍了,苏熙低声怒问。

    没看到别人在通话吗?

    真是太过分了!

    “你说你的,我做我的。”

    傅越泽在苏熙的耳边用沙哑低沉的嗓音低声说道,说罢,开始吻苏熙的颈,手也缓缓从腰间往上爬,探到苏熙刚穿上的睡衣内……

    难道他真不知道累为何物?

    苏熙想推他,推不动,实在没空管他,苏熙将慌忙着将手机移至耳边:“喂?怡安,你还在吗?”

    “我在。”莫怡安说道,又问:“你那边有人?”

    “没,没有。”

    真该死!傅越泽这个混蛋竟然咬她的耳朵!

    “是邻居家的猫跳窗进来了,我刚把它赶出去。”

    苏熙说完这句,电话那边沉默了片刻,半晌,莫怡安才低低的开口问道:“熙熙,你以前在法国留过学对吗?”

    苏熙这头被傅越泽扰得脑子乱糟糟,脱口就回答道:“是啊,去过两年。”

    一点都没觉得莫怡安为什么会这样问,那些在b城之前的事情,她一件都没和莫怡安说过。

    “你的名字是不是叫苏熙,后来才改成叫苏若熙?”那头,莫怡安又问。

    “啊?恩!”事实上,苏熙根本就没听清楚莫怡安在问什么,胡乱点头应道。

    “傅越泽,你等一会好不好!”她掩住话筒,警告一样对傅越泽低喝道,傅越泽竟然……竟然直接冲进来了!

    真是欲哭无泪啊……

    这个大色魔!

    可这样小声的一句话,配合她现在处于下风的姿态,真是一点威慑力都没有。

    反而是傅越泽不悦于她的注意力被电话分散,一手抽走她的电话,按下终止键,扔到一边去,开始大开大合的‘教训’起她来。

    “啊!我的手机!混蛋,恩……”

    双手撑在窗沿,就着这样一个尴尬的姿势,苏熙不得不被迫承受。

    “悦儿,你……能和我说一下你的姐姐吗?”第二天,莫怡安约苏悦儿一起出来喝下午茶,聊到一半,莫怡安略带迟疑的问道。

    “我姐姐?”苏悦儿诧异的挑了挑眉,“你怎么忽然对她感兴趣?”

    很快她就反应过来,“你知道苏若熙是我姐姐了?”苏悦儿问莫怡安。

    莫怡安一愣。

    她没想到苏悦儿竟然也知道苏熙就是若熙。

    难道其他的人都知道,就她……不知道吗?

    “是上次我们去吃小火锅的时候,我在走廊打电话的时候看到她带着两个孩子,后来我有专门问一下你朋友的名字,你记得吗?”

    苏悦儿提醒莫怡安。

    “恩,记得。”莫怡安记得很清楚,当时她一天没和贺静宇联系,结果贺静宇也没主动联系她,她难受了很久。

    “你……当时就知道了?”莫怡安问道。

    苏悦儿点点头,露出柔美的笑容:“只是我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就没和你说。”

    “毕竟……”苏悦儿顿了一下,以大家都了然的语气说道:“她曾经是我的姐姐,现在却已经不是了,和我没什么关系了,不是吗?”

    莫怡安的心难受的疼了一下。

    以前听苏悦儿提起她的姐姐,总是为苏悦儿抱不平。

    可知道她的姐姐是竟然就是苏熙,现在再听她这么说,她觉得很难受,就像是胸口有一块石头被堵住。

    昨天从翻开的书里看到那张照片,莫怡安一样就认出那是苏熙来。毕竟,作为最好的朋友,她们俩很多次都躺在一张床上睡觉,她认错谁也不会认错苏熙。

    她睡不着。

    打电话给苏熙,也证实了自己的想法和猜测。

    她几乎整夜都没说。

    看着就躺在身边安静睡着的贺静宇,脑子里一直想一直想,想那些单恋追逐贺静宇的日子,想贺静宇疯狂寻找苏熙的那六年,想在b城时,苏熙一个女人带两个孩子的辛苦,想她们这三年成为最好的朋友相互理解相互信任相互牵绊。

    她一定早就知道,却瞒着她。

    莫怡安并不怪责她,毕竟,如果同样的事情如果发生在她身上,她和苏熙的位置对调一下,她大概也会这样做。

    友谊,看似牢固,却经不起太多蹉跎和磨耗。正因为在乎,所以畏首畏尾,双方都小心翼翼的想去维持,让它变得更加长久。苏熙太了解她,所以她知道,她绝不可能和贺静宇心里的那个女人,成为朋友。情敌关系,是这世上最难解的对立关系之首。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

    世事难料。

    为什么是苏熙?

    转念又一想,如果这些年,贺静宇疯狂要找的女人就是苏熙,好像又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毕竟,她这样好,这样坚强,美丽,善良。如果她自己是男人,也会爱上这样的她吧。

    早上,按时起床。做好早饭给贺静宇吃,微笑道别,没让他看出来半点异样。

    苏熙有儿子的,那么她的儿子到底是谁的呢?

    这一刻,莫怡安比谁都想知道。

    所以,她打了电话给苏悦儿,苏悦儿从毕业以后,一直没去上过班,在家安心过贵妇人一样的生活。

    下午,她们一起喝下午茶,到现在。

    “我想知道……”莫怡安静静的开口问苏悦儿:“我两个干儿子的爸爸,是谁?”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