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舞舞 作品

第六十章 她竟然敢不联系他!

    来了。

    苏熙知道见面莫怡安肯定要说的就是这个。

    “这还需要你提醒我吗?”苏熙模棱两可的回答道。

    她不会去参加,这是肯定的。

    有关她和傅越泽的那些事情,苏熙也并没有想和莫怡安说。生活是自己在过,怎么可以拿自己的难题去困扰别人?更何况在莫怡安即将订婚这么高兴的节骨眼上。

    和她说,她肯定会想方设法去帮她,甚至可能直接闹到傅越泽面前去。不要怀疑,莫怡安就是对她这么维护,她就是这么直爽又看不得朋友受的。如果苏熙知道傅越泽竟然这么说,肯定无语凝噎。

    “女人向自己喜爱的男人要求婚姻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吗?”贺静宇笑笑,眼神中闪过一丝落寞,这些年他想向他喜爱的女人给予婚姻,还找不到人呢。“不给她婚姻,然后呢,你厌倦了就随意把她扔开?”

    “我不会那么做!”傅越泽挑高眉,神情略激动。

    “你怎么证明?”贺静宇笑问:“你能保证十年后你仍然喜欢她,对她抱持高度的兴趣,你保证十年后依然不离不弃,即使你已经娶了南宫静,而南宫静又再为你生了一对儿女?”

    傅越泽沉默了。

    “至少,我可以保证她以后的生活无忧。”半晌,他说道。

    “得了吧。”贺静宇笑出声,“你看,你连十年都无法保证,一辈子那么长。”

    “况且,她要的不是这个。”

    一个能将两个儿子独自带大六年的女人,会在乎这些身外物吗?会为这些身外物就低下本该可以高高仰起的头?

    想想都绝不可能。

    “你又知道她要的是什么?”就那么了解她?还找了她六年?

    傅越泽脸色极不好。

    贺静宇不知道他又在生气什么,但是他一点也不介意。难得傅越泽在感情上会遇到困惑,别看傅越泽女人那么多,可论起谈恋爱,智商恐怕是负数,看他这次好像真的陷下去,贺静宇过来人一样劝道:“如果你真的对她这么牵肠挂肚,就主动去找她,以后好好的对她,不然将来你一定会后悔的。”

    ……

    和莫怡安聊了很久,直到两个小孩已经相继打瞌睡,苏熙才和莫怡安说拜拜。

    苏熙来时没开车,拒绝让莫怡安送回家,她直接叫计程车回去。计程车师傅一听是去城南锦园,不自觉的多看了苏熙和两个小孩一眼,仿佛要瞧个三头六臂出来。

    苏熙表示,这一个多月来,对于这种类似看到土豪的眼神早已经习惯。

    让苏熙没想到的是,今天傅越泽竟然在。

    坐在沙发上,脸色极不好看。

    “爸爸!”几天没见到傅越泽,看到爸爸,苏梓轩顿时眼前飞过一道闪光,什么瞌睡虫全没了,奔着小短腿就往傅越泽的身上跑过去。

    苏梓宸牵着苏熙的手,神色冷淡的,和苏熙对望一眼。

    “那个……你今天怎么来了?”在傅越泽锐如锋刀的目光下,苏熙不得不开口问道。

    如果她什么都不说,毫不怀疑她会被他的目光给杀死!

    “怎么?我不能来?”傅越泽冷冷问道,那暗沉的脸色可以直接把周围的空气降到零度以下。如果这屋子里有水,恐怕已结冰。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苏熙连忙摇头解释道。

    脸色这么不好,是有什么事情不顺心意?

    那天之后,几天都没有他的音讯,她还正庆幸,最好他到订婚宴那一晚都别再想起她。

    “你们不是困了吗?快去睡觉吧。”苏熙并不想他和孩子再有过多的接触,从她回家后就给站在一旁的管家老伯使眼色。老伯会意,伸手去将苏梓轩从傅越泽的怀中抱出。

    “小少爷,我带你们去洗漱。”老伯说道。

    苏梓轩这头才看到爸爸,还没腻歪完。他强大而粗壮的神经从来都可以无视周围一切的冷气场,自己一个人就很high,但是,他望了眼自家妈妈,默默的,从爸爸的怀里爬了出来。

    以后,他只会有妈妈,不会有爸爸了。

    他答应过妈妈的。

    牵起管家伯伯的手,他又依依不舍的回头看傅越泽一眼,这才和苏梓宸一起离开。

    傅越泽没有注意到苏梓宸进门后从头至尾没叫他一声爸爸,因为他的全副心神都在客厅中央的那个女人身上!他此时恼怒不已,怕他一开口,就会把孩子给吓哭!

    他从酒吧里回来已经一个小时。

    这女人,他不联系她,想让她主动对他低头,结果她倒好!几天都不联系他就算了,竟然玩到比他还晚回家?

    这几天难道她都是这样过来的?玩得这么开心,一点也不会因为不见他而伤心一下?

    这个想法让傅越泽更加生气。

    他就不该听贺静宇的话,回来这里找她!

    “手机给我。”傅越泽沉着脸,将修长的手摊在空中,说道。

    “手机?”苏熙愣了一下。

    “快点。”傅越泽不耐烦的说道。

    这种时候的傅越泽最好别惹,苏熙听话的将手机递给他。

    就见傅越泽拿到手机后,手指在手机上按了几下。苏熙的手机并没有设置锁,在这方面她向来比较懒。

    十余秒后,傅越泽的脸色越来越沉,越来越不好看。

    末了,他抬起头,冰寒的视线射向苏熙:“你没存我的电话号码?”

    “啊?”苏熙又愣了。

    这是什么问题?今天的傅越泽实在是太反常了!

    他前几天不是才警告她,要守好自己的本分?她一直是啊,连他的电话都没存,挥之则来呼之则去绝对不会主动打搅,还不够本分吗?

    苏熙觉得全世界真是再也找不到比她还本分的人。

    “苏熙,你当所有人都是傻子?”傅越泽声音冰冷,一把将苏熙的手机摔到地上去。力道不知道有多大,以抗摔而闻名于世的手机品牌,瞬间分成三部分,恐怕即使勉强凑拢,也再不能开机使用。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