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舞舞 作品

第五十九章 见好友

    “为……为什么?”苏梓轩脸白白,眼睛红肿得像一只小雪兔,问道。

    “笨蛋,让他知道,我们就走不了了。”苏梓宸回答,又仰头对苏熙说道:“妈妈,你放心,我一定会看好轩轩,一定不会让他叛变的。”

    “我才不会!”被深深的瞧不起了,苏梓轩撅着嘴巴抗议的说道。虽然他真的很舍不得爸爸,但是妈妈才是最重要的。

    “妈妈,我肯定不会和爸爸说的,你一定要相信我。”生怕妈妈相信苏梓宸的话,苏梓轩连忙保证道。

    “恩。”苏熙搂着他们,亲吻他们皆哭得红彤彤的眼睛,“你们都是妈妈最棒的儿子,妈妈爱你们。”

    所以,一定不能让你们被嘲笑着长大,成为别人口中的私生子的。

    莫怡安难得和南宫静约着出来逛一次街。

    尽管大家都在a城,但南宫静的交际圈子并不和莫怡安相同,而且相处时南宫静虽然态度很大方可亲,但总有莫名的距离感挥之不去,因此,在需要放松的时候莫怡安更愿意约其他的朋友一起。

    “怡安,你看这个领带夹怎么样?”南宫静将手中金色的领夹递给莫怡安看,开口问道。

    “还不错。”莫怡安说道。两个女人逛街,买大堆女人的衣服首饰必不可少,可逛着逛着,都不约而同及有默契的拐进了男装店。当时两个女人就面面相觑了半晌,相视而笑。

    “虽然泽好像不太在乎这些东西,但打扮好自己的男人,是女人的本分也是骄傲,你说对不对?”将看中的领带和领带夹全部买了,让售货员包好,南宫静笑着说道。

    “是啊,看着他穿上我为他买的衣服,我也好开心呢。”莫怡安深有同感。

    逛累了,买的东西全部扔车上,两个女人到咖啡厅喝下午茶。

    “怡安,以前你好像也在b城工作过?”聊天聊了一会,南宫静问道。

    “是呀,我到b城工作过两年。”莫怡安点头,又叹口气,很直白的说道:“其实是特别不堪回首的两年。”

    “为什么这么说?”

    “我和静宇过再过几天就订婚,但是他以前感情上的事情,你和傅先生应该很清楚。我一直爱他很多年,他却一直爱另外一个女人很多年。”因为南宫静一直都知道,所以对南宫静说起以前那些事,莫怡安没什么障碍,直言道,“那时候我很累了,而且感觉很绝望,就想换一个环境。可是感情的事情,你明白的。不然兜兜转转,怎么会静宇一向我召手,说a城的酒店需要我,我就眼巴巴的又跑回来了。”

    或许是气氛太好,或许是这一天相处下来觉得南宫静人的确还不错,更或许是订婚在即心里压抑的事情太多,需要一个出口,莫怡安说出了许多自己的心里话。

    “他的心里肯定还很爱她,但是他找了六年,找不下去了,所以才选择了我。”莫怡安很唏嘘,心里很落寞,但还是扬起一抹笑:“以后他会知道我的好的,不管怎么样,他现在是和我在一起的,也对我很好。”

    说罢,她自己也很莫名,怎么会和南宫静聊起这些?这种话,她顶多在b城的时候,实在是太想贺静宇时,关了灯躺在苏熙的床上和苏熙说说。

    只能说,南宫静这个人,她要让你觉得她是值得托付真心的朋友时,你便会觉得她是,实在太可怕了。

    “好啦,不聊这个了,我们聊点别的吧。”在南宫静说话之前,莫怡安决定终止这个话题。她和南宫静并没有那么熟,说这些干什么?莫怡安隐隐有些后悔刚才的冲动。

    南宫静却一点也不在意的笑笑:“你那些有什么?我家的那个和我订婚以后,往来的女人没有成千也有上百呢,那我不是要哭死了?他又哪里在意我了?”

    南宫静说罢,摊开手,说道:“我们女人要自己爱惜自己,看中的东西要自己去争,去抢,你自己都不努力,怎么能怪别人把你看中的东西抢走?所以,不管怎样,我们都应该为这个目标去努力,让他们眼里再也看不到别的女人,只看得到我们,你说对不对?”

    “对。”好像道理是这样,莫怡安点头。

    “既然你不喜欢聊这个,那就换个话题。”南宫静善解人意的说道:“b城的豪御酒店,一个姓苏的女经理,就是有两个很可爱的双胞胎儿子那个,你应该认识吧?”

    若熙?

    “我认识。”双胞胎儿子还是她干儿子呢!说起苏熙,莫怡安的话匣子就被打开了:“她是我在b城最好的朋友。”

    “啊!那还真是太有缘分了。我对她那对儿子很有印象,太聪明太漂亮了。”南宫静很欢喜的说着:“说起来泽在b城的时候全仰赖她照顾,前两天我在一个商场门口看到她,可是那时候和泽的约定吃午饭的时候要到了,我急着走,就没去和她打招呼。你和她这么熟,不如叫她出来和我一起吃顿饭?我请客,她在b城辛辛苦苦照顾泽,我应该……”

    “等,等一下!”莫怡安打断南宫静的话,南宫静不解的看她,她问道:“你在我们这的商场看到她?她现在应该在b城,你确定你没有看错?”

    “对啊。”南宫静点头,看莫怡安的眼里划过一抹深思,难道她还不知道苏熙已经来a城?

    “我很确定我没有看错,我就在今天我们逛的那个商场门口见到她的。”

    如果莫怡安不知道……

    调查资料里显示,苏熙和她关系很亲密。莫怡安曾经帮她很多忙,她们关系那么好,傅越泽的事情,苏熙有可能不告诉莫怡安,毕竟才这一个月发生的事。但将她已经到a城来的事情隐瞒莫怡安?这不太合常理。

    “这……不好意思,你先等我一下,我去下洗手间。”没给南宫静太多的思考时间,莫怡安听南宫静这么说,一下子就懵了,飞快说道,说罢,拿起桌上的手机,转身就往卫生间方向快步走去。

    “熙熙!你立刻马上告诉我,你现在在哪里,具体位置?!”走道尽头,莫怡安拨通苏熙的电话,气急败坏咬牙切齿的问她。

    五分钟后,莫怡安原路返回到南宫静面前坐下。

    “一起吃饭的事情过阵子再说吧。还有几天就是我和静宇的订婚宴,这段时间会比较忙。等订婚宴完了以后,我们再找时间,你说怎么样?”

    莫怡安问道。

    “好啊,都可以。”南宫静回答得很干净利落,又添一句:“到时候你和静宇的婚礼,她应该也会去吧?反正到时候也能见到,我可以亲自邀请她,这样显得更有诚意一些。”

    “是,到时候她肯定会来的。”想起刚才苏熙在电话里招认自己就在a城,而且来了快两个月,莫怡安又忍不住咬牙。

    行踪被暴露。下午五点半,苏熙被迫带两个儿子一起到餐厅请怒火中烧的某人吃饭,陪尽笑脸道歉。

    “怡安,不要生气了啦,生气会变老的,会长皱纹的!你才刚要订婚,千万不要因为我变那样,不值得。”

    不管谁,生气的时候都是可怕的。苏熙真是撒娇卖萌无所不用其极的想要将某人逗笑,收效……甚微!

    “干妈,不要生气啦,我和宸宸最爱你了!”

    么么哒!

    苏梓轩对准莫怡安的脸,就凑上去亲了一口,又快又准!

    “干妈,我妈妈人傻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和她计较什么?”

    苏梓宸坐在对面,颇为无奈的说道。

    此话一出,莫怡安实在是憋不住,‘噗嗤’一声,终于笑了。

    “诶诶,儿子,还是你厉害啊!”不介意被说傻,苏熙眼前一亮,望着自家儿子说道。

    “好了你!”莫怡安瞪苏熙一眼,努力想崩回刚才那冷漠生气的样子,但眼里的笑意完全出卖了她:“别以为事情就这么算了!”

    莫怡安冷哼一声,手凑到苏熙手臂上狠捏了一下,苏熙“哎哟”一声,叫道:“君子动口不动手,怡安,你的风度呢?你的温柔小意呢?快回来……好痛好痛!”

    求救一样的左右望向两个儿子,两个儿子皆不理会她。

    哎哎,众叛亲离啦!

    “你这个女人,我才用那么点力就捏疼你了?装得再像也没用!”

    实在是狼来了的故事演太多次,苏熙信用已破产。

    “竟然来了a城两个月都不告诉我,换了工作也不告诉我,两个月了,苏若熙,你到底有没点良心?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莫怡安恨恨说道,说到最后,竟然眼眶热热的,有一点想哭。

    “哎,别这样啊……”见莫怡安真的伤心,苏熙收起那些油腔滑调,如果可以,她何尝不想早点通知她,她不过是想在她结婚以后,婚姻稳固对自家老公的前任心上人没那么敌视之后,再负荆请罪举白旗跑来认错。

    至于现在……

    她都计划要离国了,在离开以后肯定很长一段时间不会和国内的任何人联系。傅越泽势力太庞大,她害怕露出一点点蛛丝马迹就被顺藤摸瓜。她赌不起!

    就算莫怡安今天没有打电话给她,最迟过两天,苏熙也会约她。

    毕竟,她把出国的那一天就定在莫怡安订婚宴那一天晚上,毕竟那天傅越泽肯定要去参加,是她的最佳逃跑时刻……

    “我不对,都是我的错,你罚我吧!”苏熙挺胸,义正言辞,“随便你怎么罚!”

    “不过……额,看在我为你带来了那么可爱的两个儿子的份上,你可不可以稍微,就稍微原谅我一下下……”苏熙毫无节操的朝着莫怡安眨眼卖萌。

    莫怡安:“……”

    真该把苏熙现在这个样子拍下来扔给那些以前对她莫名崇拜喜欢得不得了的同事看看!形象已破灭,再无修复可能。

    “既然你人都来了,下周末就是我订婚宴,你绝对不准缺席,知道了吗?”莫怡安哼一声,威胁一般的说道。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