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舞舞 作品

第五十八章 妈妈和爸爸只能选一个

    苏熙不确定在傅越泽的办公室前见到的那个背影是不是南宫静的。

    当时她正在看手里的译稿,有人来了都没发现。等看完手里的部分,苏熙抬头的时候,正好看到那个女人踏进电梯,短短一两秒时间,苏熙并不是看得很清楚。

    可不管那人是不是南宫静,之后在等候傅越泽的时间里,苏熙都有浓浓的负罪感。

    结果傅越泽那家伙,才进了办公室的门没多久就把她给就地办了!搅得她脑子成了一团浆糊。南宫静打电话来的时候,她和傅越泽还在……做那样的事情。

    苏熙觉得好羞耻。

    负疚感让她羞耻得头都快抬不起来。

    “你怎么回事?”在外面吃过饭归家,坐在车里,傅越泽不悦的问道。

    从他接了南宫静那通电话以后,她整个人就开始不对劲。话也不说一句,还老对他板着脸,他不过是想揽她的腰,她竟然躲躲闪闪!

    哼,女人!

    傅越泽伸手就将做得快贴上车门,离他老远的苏熙给逮到他的身边。

    苏熙却只是摇摇头,仍是一句话不说。

    也不知道说什么,说她要离开他?她不能和他继续再在一起?她会窒息她会崩溃她感到羞耻?

    不,他们都知道,这不可能。即使她开口说了,也只能引来傅越泽的愤怒,以他天天回别墅的举动来看,以他今天下午在办公室就迫不及待对她那样来看,他对她仍有兴趣,绝对不会在这时候放她自由。

    这个女人有时候真是能把圣人都逼疯。

    傅越泽神色冷然的瞧着苏熙,她的眼睛垂在地下,根本连对视他都不肯。

    因为那个电话?

    因为嫉妒?

    女人,得到男人的宠爱后就总是变得愚蠢和无知,认不清楚现实。她们总是要不够,想得到全部。问题是,就算有人愿意给,她们要得起吗?

    “你要记住你自己的身份。”苏熙这般,傅越泽极不耐烦,他从不善于哄女人,也不屑于去哄女人。人都应该知道自己的本分,特别是作为他的女人,更应该如此。

    争风吃醋,只有这些无聊的女人才会做这样无聊的事。

    他脸色暗沉,冷冷说道,“别和南宫静比,你拿什么去和她比?别多想不该属于你的东西,以后,她会是我的妻子,而你,是我儿子的妈妈,我会让你一辈子生活无忧。”

    这已经是傅越泽能给到苏熙的最大的承诺。

    这也是第一次,他对一个女人做出承诺。

    说罢,松开苏熙的手,他不再言语。

    “到金苑,南宫静的住处。”将苏熙送到别墅门前放下车,车门还未闭合,苏熙就听到傅越泽说道。

    苏熙听到,胸口竟然一划而过锐利的痛楚。

    最后,她白着脸,看着傅越泽的车从开到很远以后,从拐弯处消失。

    “妈妈,你怎么才回来?”就算是儿子的笑脸相迎,也暂时没法让苏熙在听过傅越泽一席话后仿佛被冰冻住的一颗心回暖。

    “爸爸呢?”苏梓轩望着苏熙身后空空如何的门口又问。

    “爸爸有事,大概今天不会回来了。”苏熙僵着笑,回答道。

    这才一个多月而已,儿子就已经习惯每天都有爸爸在家的日子,那以后呢,以后……他有别的感兴趣的女人,他每天和别的女人约会,上床,甚至……结婚。正式和南宫静成立一个家庭,理所当然回到那个家,其他的地方,都只是抽空光顾,或者早已厌倦根本不再踏足。

    他会和南宫静有孩子,他们生活幸福万众瞩目,而她的儿子则被称之为私生子,永远生活在阴影当中。她曾经的切身体会和经历让她知道,那会多么的痛苦。不管是对以后南宫静的孩子,还是对她的儿子来说!

    当初她对苏悦儿那样仇视,她恨她的母亲勾引她的爸爸,破坏她的家庭,恨她夺走自己的父爱。苏悦儿第一次面对她的时候,放低姿态讨好,以后的每一天里生活得小心翼翼唯唯诺诺。

    可是苏悦儿有什么错?不,她本来没有错,错的人都是大人,连带着,在苏熙的眼里,她也变成了错的!

    苏熙如被雷霆一击。

    不,不。

    她怎么能忘记那些。

    她不能让自己和儿子沦落到那个地步。

    有些人,有些事,永远都不能妥协,绝对不可以。之前她太消极,逆来顺受,想等待傅越泽对她没兴趣主动放手的一天,可这样的想法是不对的。谁知道他主动放手,会是什么时候?就算他放手,可他放过她,他能放过她的儿子吗?

    不,不会的。他不会。那不止是她的儿子,也是他的。就像是他说的那样,他傅越泽的儿子,怎么可能任由他们流落在外?

    所以,他对她没兴趣后,最大的可能是把她和儿子分开,让她再也见不到儿子!

    不,绝对不行!

    一步错,步步错,等以后儿子再长大点,知晓一切的事实,一切都再难挽回。

    他们会恨她的,恨她让他们沦为私生子,一定会!

    还好现在纠正这一切还来得及,要走,一定要走!

    离开这里,离开傅越泽。

    夜晚,将两个儿子抱上床,苏熙坐在他们的床沿上给他们掖好被子。

    “儿子啊,妈妈和你们商量一件事情好不好?”

    苏熙轻声说道。

    躺在床上,苏梓轩用他那双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她。

    苏梓宸也看向她,眼神静得让人丝毫看不出他现在所想。他只是五岁而已,竟然已经成了现在这样,苏熙的心疼得不行,她希望他长得慢点,再慢一点,苏梓轩没有他智商那样高,没有他那样聪明,但是她却从来不会担心他。这些日子,和傅越泽相处得越久,苏梓宸越来越似傅越泽,一天天的变得少言寡语,一天天的变得神色冰冷又高傲,成长的速度惊人。

    可是,可不可以不要成长得那样快?

    儿子,你的年纪还这么小,你理所应当快快乐乐的长高长大,长成一棵大树一样挺拔,强壮。

    那样,根基才稳,站得才牢。

    “儿子,如果妈妈要出国,到国外生活,你们和妈妈一起去吗?”

    强抑下心中的担忧,苏熙对着苏梓宸苏梓轩说道。这就是苏熙从回到这别墅到现在,想到的唯一的,最好的逃离傅越泽的法子。

    苏梓轩一下就瞪大了眼珠子,兴奋道:“要出国吗?好啊好啊!妈妈,我和宸宸还从来没出过国呢……”

    说着,抑制不住心里的激动,就要把一双手往被子外伸,被子里他被早有准备的苏梓宸牢牢按住,只得朝着苏梓宸投去委屈的一眼,旋即兴奋的在被子里面拱来拱去。

    “去国外?”苏梓宸的眉头皱了一下,“我们?还是和其他的人?”

    苏梓宸说话总是抓重点,苏熙早已经习惯,也正因为他从来都很有主见,所以她必须在实行这个计划前,先和他们沟通。

    “就我们自己。”苏熙说道。

    “爸爸不去吗?”苏梓轩的声音一下就低落了下来,不解的问道:“妈妈,其实我们去国外玩的话,可以和爸爸一起去的,我还从来还没有和爸爸一起去旅游过呢……”

    “不是去旅游。”苏熙不骗小孩子,尽管是这样大的事情上,也不欺瞒,尽管,如果仅仅是说成旅游的话,他们大概会更能接受。

    “不是去旅游,那是什么?定居?”说到最后两个字,苏梓宸的眼睛也瞪大了,望向苏熙。毕竟是孩子,就算是天才儿童,仍然只是个孩子。

    苏熙点点头,“是的,定居。”苏熙说道,又一次和他们确认一般的说:“只有我们三个人,不会有爸爸,你们愿意和妈妈一起去吗?”

    苏梓宸苏梓轩两两对望了一眼。

    “可是妈妈……”苏梓轩好舍不得爸爸。

    为什么不能和爸爸妈妈生活在一起呢?就像是现在这样,他觉得每天都好幸福,就好像是做梦一样。以前他每天都梦到和宸宸找到爸爸,然后把爸爸带回家,妈妈高兴得都哭了,爸爸会带他们去游乐园,带他们坐过山车,爸爸还接送他们去幼稚园。虽然现在的爸爸一样都还没和他们做过,但是,他和宸宸要求都不高的,他偷偷和宸宸说过,只要每天爸爸能陪他们吃完饭,他就会很开心,很知足。

    “没有可是。”苏熙残忍的打断了他的话,做出这种决定她也是逼不得已,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回a城,一直待在b城,不不,就算是继续待在b城,傅越泽一样会知道儿子是他的,一样会去和她抢儿子。

    她当初就应该直接出国。或许,就不会发生现在这么多事。

    苏熙知道,在得到后失去会多么艰难,多么令人难以接受,特别还是对小孩子来讲,但是……

    “要么,你就留下来和爸爸一起,要么,就跟妈妈出国,只能从这两个里面选一个。”苏熙残忍的说道。她第一次对儿子说这样的重话,苏梓轩望着她,半晌没吱声,忽然“哇”的一声就哭了。

    他从被子里面跳出来,撞到苏熙的怀中,小小的手紧紧搂住苏熙,哭道:“妈妈,你别不要我,我和宸宸都听你的话,妈妈,我和宸宸都听话的……”

    苏梓宸的眼眶也红了,他从被子里面爬出来,温顺的靠近苏熙的另一侧的胸前,一手搂住苏熙,一手搂住正哭得很惨的苏梓轩。

    “妈妈,你别不要我们,无论你去哪里,我们都跟着你。”

    苏梓宸低声说道,眼泪也跟着掉下来。

    怕妈妈不要他们,两个小人儿在苏熙的怀里哭得十分惨。

    苏熙也哭,她也不希望要自己的儿子伤心,但长痛不如短痛,比起给一个不切实际的念想,不如彻底斩断他们的那点点想法。

    其实她根本无法想象,若没有儿子在身边,她该怎么活?失去了他们,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在说出让他们选择跟爸爸还是跟妈妈的时候,没有人知道她的心里有多害怕,多恐惧。

    她怕,她的儿子不选择她。

    “但是,这件事情一定要保密,一定不能和爸爸说哦。”三人抱团哭了一阵,苏熙脱了鞋子上床,左右分别搂一个儿子。儿子哭得太厉害,还在她的怀里止不住的时时抽搐一下。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