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舞舞 作品

第五十七章 这里做,会很有意思

    “你们总裁在里面吗?”

    一个清雅悦耳的声音问道。她五官精致,一头波浪长卷发更增添些许的妩媚,那包裹在最新款世界级定制夏装里的腿修长又笔直,足以引得所有见到的人的垂涎。

    作为傅越泽的秘书,不认得谁,都不能不认得她。

    “南宫小姐,总裁出去了,要等一会才会回来,大约十余分钟。”

    相较于对待苏熙时候的官方回答,秘书小姐这次要显得亲切热络又确切很多。

    “哦。”南宫静点点头,在随意转头的刹那,她的视线忽然定在某处。秘书小姐随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只见苏熙坐在沙发的角落,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出一份类似文件资料的东西在看。她坐的那个位置很隐蔽,正好有一株大的绿色植物遮挡,难怪南宫静刚进来时,没有看到她。

    “那位小姐说,总裁让她在这里等他。”对苏熙,秘书小姐也是无语了,她微笑着和南宫静说道:“我已经告知总裁没空见她,可她还是不走。”

    秘书小姐解释着,在总裁的未婚妻面前,她已经形成条件反射的为维护自家总裁的形象,将那些女人说成是对总裁有意,但总裁对她们却无情。

    事实上……

    大家心知肚明就好。

    摆不上台面的东西,就不要宣之于众了。

    “她说是你们总裁让她在这里等她?”半晌,南宫静视线终于离开苏熙,转头状似无意的问秘书小姐。

    秘书小姐本来就认为这不是真的,所以回答得也很坦然。

    “是的,她刚才过来的时候是这么说。”并不觉得南宫静问这句话有任何问题,毕竟自己的男人,身边出现的任何一个女性生物,就算毫无威胁如坐在沙发上的那位小姐,都是会有攀比还好奇之心的。

    秘书小姐见南宫静又往那位小姐看去,迟疑两秒,她微笑问道:“南宫小姐,要不您先在总裁办公室等一会?”

    “不,不用了。”南宫静微笑着摇摇头,“我忽然想起我待会还有事情,就不等他了。”

    “哦,还有,你不用告诉你们总裁我来这里找过他,我……会亲自告诉他的。”迈着优雅的步伐,南宫静转身离开。

    秘书小姐眼里闪过一丝了然,微笑着答了是,目送南宫静美丽又纤细的背影。

    一步一步都好像走在璀璨的灯光下一样,透着无以伦比的美感。

    为总裁工作已有三年的秘书小姐知道,总裁会选南宫小姐为未婚妻,并不是偶然。

    名流千金,门当户对,性格落落大方,遇事冷静又知书达理,这在豪门千金里面很难得,长得还如此漂亮,总裁有什么理由不选她?

    秘书小姐从来都觉得自己长得并不差,总裁英俊又多金,哪个女人不爱呢?她当初才调到这个岗位的时候,心跳也曾乱过,也曾有过不切实际的妄想,但自从见到南宫静,秘书小姐那春心萌动不已的心脏,就渐渐平息了下去。

    这些年,她无数次庆幸当初她的明智。

    如果想成为总裁的一夜情人,她实在有太多的机会。她知道自己在总裁眼里,并不是下不去口。

    但那之后呢?

    总裁的身边不留情人,他的上一任秘书就是因为和他有了超越工作的关系,所以离职,现在已经被掩埋在过去,不知所踪。

    而她这几年,总裁对她越发信任,大小事都交给她,工资涨了几倍不止,也已经有了谈及婚嫁的男友,每天都过得很幸福没有烦忧。

    秘书小姐觉得,像总裁这样的男人是毒,女人要远远避开,一沾染上,必将体无完肤。

    为那些前仆后继的女人们默哀了一秒钟,秘书小姐不经意朝坐在角落上的苏熙看去一眼,见她不知道何时已经从她那叠资料中抬起头,直直的看向电梯处。秘书小姐再往电梯那看,南宫小姐早就已经走了,那里空空如也。

    心里顿时有一种很诡异的感觉,或许这个不怎么起眼的女人说的都是真的?总裁真叫她在办公室等她?

    但很快这个念头就被秘书小姐压下。

    开玩笑!

    她对自己的判断从来很自信,从那位小姐的言行举止看来,基本不可能有这样的可能。

    秘书小姐开始埋头工作。

    但很快,她就被外出归来的总裁给打了脸。

    望着那闭合的总裁大门,秘书小姐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不,她刚才真没看错?总裁不但没有将她赶出去,还亲自将她迎进门,貌似不悦的看了自己一眼?

    心头凉凉的,她是不是真的做错了什么?

    “喂,傅越泽!”近一个月的相处,苏熙现在喊出傅越泽的全名真是一点压力也无!

    “你不要太过分了,这里可是办公室!”苏熙手忙脚乱躲避傅越泽猛往她身上乱摸的大手。

    这家伙才刚一进门就迫不及待的把她搂在了怀里对她上下其手,真是一点时间场合也不顾!

    她的那点力气哪里撼动得了傅越泽?

    这女人,到他公司来了竟然也不知会他一声,如果不是碰巧让他遇到,她是不是准备就这么走了?

    还有没有把他看在眼里?

    将苏熙拉到自己的办公座位上跨坐于他身上,傅越泽搂住苏熙的腰,眯着眼睛,望着苏熙刚才被他扯开,微微敞露的胸口。

    他的大掌毫无预警的伸出,隔着布料罩了上去,“这里,好像变大了。”

    喂!

    苏熙脸霎时就红了。

    “不要乱摸!”苏熙用力拍开傅越泽的手,大声叫嚷道。

    她挣扎着想从傅越泽的身上站起来。

    天知道,她现在是穿的套装!套装!分上半身和下半身的那种,上半身是衬衫外套,下半身是裙子!

    拜托!

    傅越泽竟然让她跨坐在他的身上,她的裙子就是再保守,现在全被撸在胯部和腰上,两条大白腿赤裸裸的被露出来,真是……太混账了!

    “快让我下去!”苏熙手推着傅越泽的胸,下身一个劲的往地底下垫,想找到一个着力点从傅越泽的身上跨下去。

    傅越泽被她弄得眸子暗了暗,勾手将挣脱的苏熙抱拢,“别闹!”低声斥责道,声音略微紧绷。

    到底谁谁在闹?!

    苏熙真是要被傅越泽的无耻给打败。

    看到苏熙的脸,傅越泽皱了眉,“什么都往自己的脸上带,丑死了。”

    伸手就将苏熙脸上的眼镜摘下,“喂!傅越泽你不要动我的头发,待会还要绑回去太麻烦了……”很知道傅越泽接下来会干什么,苏熙颇具危机意识的率先开口嚷道,可傅越泽的手早就绕到她的脑头,头上猛的一松,及腰的长发垂散下来,颇是黑亮。

    “你!”苏熙恨得眼睛都亮了。

    傅越泽却满意的点点头,老神在在:“这样还差不多。”

    “你明知道我不喜欢看你这么打扮。”略嫌弃的附送一句。

    所以,都怪她咯?

    苏熙无语。

    但还没傻到去和傅越泽讲道理。

    “你放我下去,办公室里面,这样成何体统?”苏熙扭着身就要跳下地。

    被傅越泽搂紧,傅越泽头倾到苏熙的耳侧,炙热的气息喷到她的耳际,让她敏感的缩了一缩。

    “你不觉得……”傅越泽轻轻又诱哄的说道:“在这里做,会很有意思吗?”

    苏熙躲啊躲,倏地浑身一僵。

    什么?!

    在这里做?

    有意思个鬼啊!

    傅越泽这个随时随地都发情的色中恶魔!

    “我才不……”要!

    只是,落在傅越泽的手里,苏熙有哪一次逃掉了的?

    话都还没说完,嘴唇就被人堵住了!

    “唔唔……”

    傅越泽你这个混蛋!

    我不要!

    不要在这里,羞死人了!

    “啧,还说不要,真湿。”

    下面的阻挡直接被人结成一缕往腿窝处一放,那个人拉开拉链就进了来!

    苏熙恨死了!

    “混……混蛋!唔……”

    做这种事情,真的会让人失去理智,无论男女。

    当然,从理论上讲,男人比女人更禽兽,随时随地能发情。这一点,从傅越泽身上就可以看出。

    苏熙到后面也来了感觉,脑袋昏昏沉沉的埋在傅越泽的胸前,任由傅越泽动作。

    忘我时,扰人的煞风景的铃声骤然响起。

    苏熙猛的一怔,骤然清醒过来。

    “恩……”低哑的闷哼,傅越泽额际滴落一滴汗,“夹死我了。”

    根本就不理会那铃声,一阵暴风骤雨,低喝一声,释放在苏熙的紧窒当中。

    “电,电话……”

    苏熙喘得厉害,但还是不忘记提醒傅越泽。

    傅越泽伸手将刚才随意扔在桌上的电话拿起来,看到来电显示时,朝怀中气喘吁吁没有骨头一般趴在自己怀里的苏熙看一眼,不着痕迹的皱了下眉头。

    划开接听键。

    “泽,你终于接我电话了,我还以为你听不到呢。”女人略带抱怨撒娇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苏熙因为离傅越泽拿电话的手,听得分明,身子倏地一僵。

    她听得出来这个人是谁,是傅越泽的未婚妻南宫静。

    傅越泽感受到苏熙的僵硬,另外一只手安抚一样的往她的背上轻抚。

    “找我什么事?”傅越泽的声音清冷,丝毫听不出刚刚才经历过一场激情。

    “今天晚上你有空吗?”电话那头南宫静问道:“本来我想直接到你的办公室去找你,但又怕你不在,好几天没见到你了,想约你一起吃晚饭。”

    傅越泽的手顿了一下,搂紧怀里挣扎着想从他身上跳下去的女人,淡淡说道:“今天晚上没空,明天晚上。”

    说罢,也不待南宫静那边有回应,挂断后就将手机扔到桌上去。

    “安分一点,别乱动!”傅越泽拍了一下苏熙的臀,眯着眼,危险的说道:“如果你还想再来一次,我也不介意。”

    南宫静坐在咖啡厅中,看着已经被挂断的手机,盯着看了许久,嘴角缓缓浮现一抹冷冷的笑容。

    从通讯录中找出一组加上去后若非有事鲜少联系的号码,拨通。

    “喂,静怡吗?我是南宫静。”

    “周末有空吗?好久没见你,一起去逛街吧?”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