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舞舞 作品

第五十五章 今晚去我那,好不好?

    装修豪华的办公室内窗明几净,女人的高跟鞋踏在大理石的地面上,有节奏的响起。

    “苏小姐。”总裁夫人大驾光临,秘书小姐诚惶诚恐,躬身相迎。

    苏悦儿微笑着朝她点了下头,“总裁在里面吗?”

    在外人的面前,她总是亲切礼貌又不吝啬笑容,赢得所有见过她的人的一致赞美。

    “总裁还在开会,大概要待会才能回来。”谁不知道他们的总裁爱妻如命,身家如此之高却从来不和别的女人搞任何的暧昧,甚至为了帮不太擅长商业的总裁夫人打理苏氏的事业,身兼数职,经常在公司熬夜加班到凌晨,只为了总裁夫人能够快乐无烦忧的在家里当豪门贵妇。

    想想,都让他们集团这一票无论单身还是已婚的女人,羡慕极了。

    “哦。”苏悦儿点了下头,“那我进去里面等他,他开完会以后在你再通知我。”

    苏悦儿推开总裁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

    其实,平时她很少来这里。年司曜并不喜欢她这么做,她也不想让年司曜觉得她黏人。结婚初期,爸爸的身体还很好,年司曜只需要打理自己的公司,除非有商业活动或者酒会推脱不掉,才偶尔会晚归。近两年,爸爸生病,到现在几乎是离不开床,整日在床上躺着养病,年司曜越来越忙,越来越少回家,算到上一次她和年司曜见面,已经是半个月以前,她生日的时候。

    她很想他,给他打电话,总是他的助理再接,她逼不得已,只好自己找上门。再过一个星期就是莫怡安的订婚宴,她想让年司曜排开工作,陪她一起去参加。

    苏悦儿走至年司曜的办公桌前,年司曜有洁癖,他的办公桌总是整洁得一点灰尘都见不到。

    办公桌正中央有一个黄皮纸装的文件夹,苏悦儿好奇的将它拿起来,前后翻看了一下,鼓鼓囊囊的很沉。一定是和某个公司签订的合作协议,和相关资料条款,苏悦儿不太感兴趣的将它放下。抬头望到书架上的书,正想走过去取一本下来打发时间。

    “啪嗒”一声,文件夹不小心被苏悦儿的手勾落。

    苏悦儿原地顿住,反应过来忙转身蹲下去拾捡。年司曜最不喜欢她擦手公司的业务,如果他看到她乱动他的文件,一定会很生气的。

    只是,苏悦儿却没想到,文件夹的口中并没有闭紧,放在桌上正中,肯定是年司曜才刚看过,此时掉在地上,里面的东西被摔了出来。

    有……好多的照片。

    苏悦儿见到上面满脸笑容的女人,一手牵着一个男孩,两个男孩长得丝毫不差,只是表情相差很多,苏悦儿直接愣住。

    顿了半晌,将地上散落的那些照片拾起拿到面前,苏熙,苏熙,苏熙和她的儿子,还是苏熙。很多苏熙的独照,其中不间断夹杂有苏熙和两个儿子的合照。

    从角度上来看,全部都是偷拍。

    苏悦儿心神剧震,为什么……为什么年司曜的办公桌上会出现这些?

    苏熙?

    为什么?!

    脸色苍白,抖着手将文件里面其他的资料和照片全部扯出。

    苏悦儿瞪大了美目,这次,这些照片上出现了另外的一个男人……傅越泽?

    他的怀中抱着一个男孩,苏熙走在他的身边,牵着另外一个。

    所以,那两个孩子,真的是苏熙和傅越泽生的?六年前,苏熙怀孕的时候,说孩子的爸爸不是傅越泽,都是骗人的?

    “总裁,苏小姐在里面等您。”门口,传来秘书小姐的声音。

    苏悦儿浑身一震,忙乱将手里的照片,资料,都全部塞回去。

    “你在做什么?”低沉的声音带着让苏悦儿着迷的清冷的音调。苏悦儿抬起头来,佯装若无其事的对着年司曜展露柔美的笑容:“你这么多天没回家,我想你了,所以来看看你。”

    却见年司曜却并未听到一样,视线直接定在她的怀中。

    苏悦儿强压下心中的不安与慌乱,将资料递出至年司曜面前,娇俏一笑:“刚才我不小心把它给弄到地上去了,里面装的是什么?好沉。”

    年司曜盯着她看了两秒,才接过她手里的文件袋,转手扔在了办公桌上,“没什么,只是一些与其他公司的合作方案文件而已。”

    他的手揽上苏悦儿的肩膀,“走吧,去吃饭。想吃中餐还是西餐?”一边走,一边用清冷的声音问道。

    “西餐。”苏悦儿抬头对他笑着,双眼里抚过一抹任谁也无法察觉的幽深暗光,说道。

    周六,傅越泽不在,苏熙偷空将两个儿子接出去。

    傅越泽做到了他当天说的,这些日子,儿子们的课程安排紧凑,几乎没什么玩耍的时间,比她还要操劳,苏熙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财富中心那边的房子,在停工一个多星期之后,又被苏熙重新拾起来,如今已经装修到中期,先去那里看了一下,解决掉基本问题,苏熙又和设计师约着商量主材之类全部由装修公司代购。最主要傅越泽紧迫盯人,苏熙实在不想让傅越泽知道她背着他还在弄她原来房子的装修。被傅越泽知道的话,恐怕要大怒。

    但住在傅越泽的别墅里,苏熙一直没有踏实的感觉,也不可能有这样的感觉。

    她想拥有一个家,只属于自己和儿子的。

    与设计师聊完,苏熙带着苏梓宸苏梓轩吃午餐,顺带请设计师一起。请人吃饭不能太寒碜,更何况还要人帮忙装修房子,茶室旁边就是一家高级法式餐厅,在这种时候,苏熙也不吝啬自己的荷包。虽然这一顿可能会吃掉她小半个月的工资。

    将餐点好,苏熙将手提包放到自己的座位上。

    “你们要去洗手间吗?”苏熙问苏梓宸苏梓轩,两个儿子纷纷摇头。她朝着坐她对面的设计师抱歉的笑了笑,“请帮忙看一下他们,我去下洗手间。”

    说着,站起身朝着卫生间走去。

    “宸宸,为什么我们都有住的了,妈妈还要装修房子啊?”待苏熙走后,苏梓轩不解的问道。

    苏梓宸抿了抿唇,摇摇头,说道:“那里不是我们的家,这房子才是。”

    “哦。”苏梓轩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他其实很喜欢他们现在住的地方,大房子好漂亮,有很多新的玩具,虽然平时上课很辛苦,没有以前那么多时间玩,但是可以学到好多,最主要是那里有爸爸,他最喜欢爸爸了,在他心里,爸爸仅排在妈妈和宸宸之后。他希望能永远和爸爸妈妈还有宸宸在一起。

    坐在苏梓轩身边的设计师见他们竟然讨论房子问题,挑高了眉。他工作很多年,见了很多的客户,但鲜少会遇到一家子长得这么出色的,而且以前每次和他聊方案看房的时候,苏熙的身边总是带着他俩,设计师的儿子才三岁,正处于父爱爆棚的时候,总是要逗一逗他们,和他们混得很熟。

    他开口问道:“你们现在住在什么地方?”

    “锦都。”苏梓轩作为有问必答的好孩子,想也不想马上回答道。

    设计师不小的吃了一惊,那可是有名的富人区。那里的房子,小小的一套动辄千万,上亿的都有,作为资深设计,他甚至到现在都还没达到为那里面的人设计房子的资格,曾经想进去看一眼,都会被严谨的门卫拦在大门外。

    “你们……和妈妈住在那里?”设计师想不出,既然在那里有房,为什么还会在外面买房装修。不不,苏熙和他交涉的第一天就和他说过,这房子是中奖得到的,他当时还感叹过她的好运气。

    “对啊,还有我们的爸爸呢,那是我们爸爸的房子哦。”爸爸很重要,绝对不能漏掉,苏梓轩扬起小脑袋,说道。

    “泽,在看什么?”另一头,傅越泽与南宫静贵宾包间里面吃完饭,离开的时候,傅越泽的脚步忽然顿住,南宫静不解的沿着她的视线看过去,顿时一愣:“他们……苏经理的双胞胎儿子?”

    他们正和一个男人坐在靠窗的位置,看起来关系比较亲密,其中一个小孩靠着他很近,手舞足蹈的说些什么。

    “他们也来a城了?”南宫静喃喃说道。

    她忘不了在b城的时候,泽扔下她将苏熙带走,她将那两个小孩带到总统套房门口,苏熙颈部的吻痕用手都遮掩不住。不到一个小时,她就被泽让人送上了飞机。

    那个女人……对泽来说,是不同的。

    她从来没见过那天在总统房里,那样暴躁失控的他。

    很快,他们就看到苏熙从走廊里走出来,快步走到三人的身边,加入了他们的交谈中。

    “泽,那个男人……该不会就是孩子的爸爸吧?”尽管知道那不太可能,但苏熙一出现,南宫静明显感觉到傅越泽视线的焦点全都转至她身上,他的脸色如冰一般的冷漠,谁也看不出,他此刻在想什么。掩不住心里的嫉妒和惶恐,南宫静小心翼翼的揣测着问道。

    傅越泽倏地凤眸微眯,冷冷瞧她一眼,毫无温度的嗓音说道:“绝不可能。”

    “走吧。”说罢,脸色暗沉的再朝那窗边的四人扫去一眼,傅越泽率先迈开步伐,朝着门口走去。

    因装修问题,苏熙和设计师聊得十分投机。两个小孩也纷纷提出他们自己的意见,从始至终,竟然没有一个人看到,傅越泽曾经出现过,又离去。

    下午一起与南宫静的父亲打高尔夫,晚餐后,傅越泽起身告辞。

    “泽!”将傅越泽送至门口,南宫静伸手将傅越泽的手拉住。

    “恩?”傅越泽抬眸看她。

    “不要走。”南宫静微微一笑,大方说道,说罢,又觉得自己好似太热情,有些羞赧,但还是继续将自己想要说的话说完:“今晚去我那,好不好?”

    她双手亲密的揽上傅越泽的腰肢,头埋在他的胸膛。

    她的父亲从门外走出,看到后笑出声,“女大不中留。”说罢,边笑边摇头,朝前院走去。

    “好。”半晌,傅越泽抚摸她的头,应道。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