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舞舞 作品

第五十四章 身心愉悦的事要常做

    “去吧。”苏熙还记得今天早上傅越泽和她说的,关于两个孩子的课程安排。一天没见着孩子,又遭逢这样大的变故,苏熙虽然心有不舍,但还是松手放人。

    “待会妈妈陪你们一起造城堡哦。”将两个儿子交到管家老伯的手上,苏熙垂头,轻轻到儿子耳边说道。

    “妈妈你说的哦,不许反悔!”苏梓轩眼睛一下就亮了。堆城堡是苏梓轩最新最喜欢的游戏,平时总是苏梓宸陪着,苏熙不参与。

    苏梓宸抿着唇,一脸倔强的看旁边沙发上脸上没甚表情的傅越泽一眼,撇过脸:“妈妈,那我们先去了。”

    待两个儿子都离开,傅越泽开口。

    “你刚才叫我什么?”傅越泽的声音冷冷,他嘴角微勾,“恩?”

    苏熙刚才进门的气势一下就被傅越泽的这几个字全给打压了回去。

    她看向傅越泽,抿抿唇,艰难的开口:“那个……”

    话才说两个字就说不下去。傅越泽的气场太大,她hold不住!

    “越,越泽。”她硬着头皮唤道。

    傅越泽这才脸色稍有舒缓,朝她招了下手。苏熙走过去,傅越泽一把将她拉至身边坐下,手刚环上她的腰,唇就沉沉的压了下来。

    良久,苏熙喘息将头埋到傅越泽怀里,傅越泽的技术太好,她现在脑袋里已成一团浆糊。

    “以后对孩子不要这么溺爱,男孩子要学会独立和坚强。”傅越泽的低沉清亮的声音在苏熙耳边响起,他的手在她的背上缓慢的游移,闻言,苏熙终于找回自己的理智。

    她默了默,从傅越泽的怀中抬头,“可是我并没有……”

    “他们对你太依赖,这样不好。”傅越泽淡淡的打断她。

    苏熙浑身一震。她和儿子相依为命五年,她早已经将他们爱到了骨子里,这样,也不可以了吗?

    苏熙脸色仓惶,傅越泽见状,眉头一皱。

    “不是不让你继续陪他们,而是你对他们的关心,可以换一种方式,让他们脱离你的羽翼和怀抱自己去独立,去成长,我这样说,你懂了吗?”

    傅越泽状似解释的说道。

    太多的典故都告诉人们,慈母多败子。苏熙闻言,默了半晌,终是点了下头。

    “以后能不能把你的司机撤回去,我自己可以自己上下班。”良久,在傅越泽的怀里,苏熙呐呐的说道。

    傅越泽闻言,并没什么特殊的表情,只平静道:“我司机送,或者是我送,你选一个。”

    早上苏熙在上班的时候在拐弯的地方急急忙忙下车,傅越泽就知道苏熙的想法,怎么,他就这么不能见人?下午他故意让司机到她的办公楼门口等她,这是她极欲和他撇开关系的惩罚。

    苏熙苦下脸,让他送还不如让司机送呢!

    “不要这样。”苏熙趴在傅越泽的怀里,白皙的手搭上他的肩,苦恼道:“我只是一个小职员,每天上下班被送接来送去,别人会怎么想?”

    “那么在意别人的想法,那就不要去上班。”专心在家等他回来,这样也很不错,傅越泽淡淡说道。

    “不行!”苏熙的回答很急切。不上班,天天待在这里?她肯定会窒息疯掉的。

    傅越泽眉头一皱:“你不想待在这里?”

    看傅越泽一脸的不悦,苏熙的脸色也不好了。她都不知道她只是在说司机接送的问题,怎么就扯上上不上班的问题来,傅越泽根本就是把她当成一只金丝雀,想把她关在笼子里,折断她的翅膀,一点也不顾及她的感受。

    是啊,他有什么好顾及的?她有那么重要的把柄握在他的手上,等同于她的生命,她当然理应被他呼之则来挥之则去,还和他谈条件?她真是太天真,傻透了。

    “全都听你的。”心中涌起不忿和悲哀,苏熙僵着脸,脱离傅越泽的怀抱站起身,低声说道:“工作了一天,很不舒服,我先去洗个澡。”

    说罢,便往主卧室走去。

    温软的怀抱一下子变得空荡荡,听到苏熙的话,傅越泽脸色变得冷凝,将剩余的工作推迟到明日,他今天准时下班,没到到迎接他的竟然是苏熙的冷脸。

    她这是做什么?不高兴?无声的反抗?

    打开龙头,水哗啦啦的冲刷而下。不知道这样的生活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大概再过不久傅越泽就会对她失去兴趣吧?苏熙木然的想着,任由温热的净水冲刷她的身体。

    没多久,只听见“咔哒”一声,苏熙猛的回头,只见傅越泽站在门口,脸色沉沉的看向她,见到她赤裸的身体,傅越泽的眼中一股光芒乍现。

    “你……”苏熙倏地以手抱胸,即使和傅越泽已经关系亲密到同床共枕好多次,但她还是不习惯在外人面前袒露身躯。

    却只见傅越泽伸手脱衣,将外套脱去后,穿着衬衣便朝着她走了过去。不断往下的水浇湿他的衣裳,贴在他健硕的胸膛和有六块腹肌的倒三角腰上,他二话不说,在苏熙瞪大的眼中,环过苏熙的腰将苏熙重重抵在她背后冰凉的墙上。

    “唔……”

    苏熙只来得及一声痛苦,多余的声音都被拦在傅越泽压下来的唇中。

    上一次在法国,傅越泽就想在浴室直接将她给办了。可是醉得厉害的她哭得那样凶,最后他不得不放掉她,这一次……

    傅越泽很快就褪去了自己全身的衣物,当他进入苏熙时,苏熙只发出类似痛苦的闷哼声。

    傅越泽真是太过分,随时随地都能发情!

    苏熙咬着牙,尽管想尖叫,想呻吟,想哭泣,但她用最后的一丝理智拼命的压抑自己,她不能发出那样的声音,不可以。她不要像其他的那些女人那样,为了取悦傅越泽没有一点点廉耻之心。

    当一切结束,已经过了快两个小时。

    从浴室转战到床上,傅越泽再一次在苏熙的身上身体力行了他旺盛得过分的精力。

    苏熙最后都直接累瘫。

    “如果你不想司机接送你上班,那我就不让他去。”昏昏沉沉间,傅越泽的手搭在她的腰间,抚摸着她那处的软肉,他略沙哑,带了一丝情欲未退的声音说道:“但是你不能再去挤公交地铁,明天你到车库里去挑一辆车,自己开车去上班。”

    苏熙闻言,昏沉的脑子里就像是被人按下了一个开关,倏地睁开双眼,惊喜问道:“真的?”

    傅越泽见她终于不是那张木然脸,勾唇笑了,探头过去吻上她的唇,“真的。”唇舌纠缠间,傅越泽含糊的说道。

    虽然苏熙已经累成狗,脑袋里也成了一团浆糊,但她还是听清这重要的两个字:“那……”只是她接下来的话已经无法说出口,傅越泽一个翻身就把她压在身下,苏熙没有任何准备,就挺腰闯入。

    “唔……”

    仰着脖子,那忽如其来的冲撞让苏熙的身体瞬间弓起,缩成一团。

    抱紧傅越泽,闭上双眼,苏熙再一次在他带给她的太过奇妙的世界沉浮。

    苏熙觉得,自己还是想得太简单!

    快九点钟,苏熙才揉着自己腰从床上颤颤的爬起。

    傅越泽做完就起床出去,明明他才是‘劳动者’,怎么会一点点疲态都没有?反而精神饱满旺盛得令床上躺着的,奄奄一息的苏熙嫉妒。

    不可否认,做这件事真的能让人身心愉悦。特别是傅越泽技术超好,和他的每一次几乎都是顶级的享受。

    但是!

    再怎样的享受,过于持久也让人疲于应付,到最后只能哀哀的哭。

    望着那被她的泪水沾湿的半边枕头,苏熙别过头去,真是太丢脸了!

    孩子们早就已经吃过晚饭,经过劲烈的运动,苏熙前胸贴后背,肚饿到可以吞下一头牛。出去客厅,傅越泽已经吃完到书房去整理公务,苏熙咋舌于他的精力,他都不知道什么叫累吗?

    “妈妈,你说过要陪我们去建城堡的。”吃完饭,苏梓轩摇着苏熙的手,要求苏熙兑现承诺。

    尽管超想直接奔到床上睡觉,但苏熙还是陪着两个孩子玩了一个小时,等将他们洗漱好送床上,苏熙已经累趴,到睁眼都快睡着的地步。

    回到卧室直接倒在床上,苏熙眼睛一闭,就失去了意识,沉沉睡着。甚至连傅越泽是什么时候回房,也不知道。

    第二天早上,看到车库一溜的豪车,苏熙嘴巴张成一个“o”形,不知道她现在还可不可以反悔?直接转出门去坐公交?

    鬼鬼祟祟的将宝马停到离公司还要半公里的商场地下停车场,苏熙做贼一样从停车场里面走出来,再步行半公里,进到公司。

    开车果然比挤公交要快很多。和往常一样的时间出门,苏熙到公司以后,还要半个小时才到上班时间。

    傅越泽几乎天天都会过来别墅,如果不是因为管家老伯告诉苏熙,这里只是傅越泽众多的住所之一,平时他很少来,傅越泽来这里之频繁都快让苏熙以为这里本来就是傅越泽日常的住所。

    但他每天来的时间都不固定。

    有时候会是下班的时间,陪同苏熙和两个小孩一起吃晚餐。

    有时候会很晚,夜半三更,苏熙已经睡着,有时候会被他吻醒,然后做一些儿童不宜的事,有时候什么也不做,等苏熙第二天醒过来,看到身边躺个人,才知道他回来了。

    工作方面很简单,也很顺心。有时候会拿到傅氏集团的译稿,只要优先做了,交上去就好。而至于口译方面,快半个月,苏熙只接到三次任务安排,去后发现皆不是傅越泽本人,通常都是他的助理和法国方面做商谈,谈完将稿件整理好,就可以离开。虽然总经理当初和她说,她只需要负责傅氏集团那边的事,但拿着比别人多几倍的工资,太过清闲会被天妒人怨。平日里苏熙也会拿一些别的译稿来做,至少,忙碌的工作不至于让她多想别的什么,这样挺好。

    有些事情,不想还能继续佯装无事,睁着眼睛活着是活,闭着眼睛活,同样是活。她不想在法国时候得的重度抑郁症复发,现在她已是两个孩子的妈,所以她从来不愿意想太多。

    就这样吧,傅越泽那么多女人,从未听过他对谁专情,等有一天傅越泽宣布他已对她厌倦,就是她自由的时候,纵然日子煎熬,有儿子们的陪伴,却也没想象中的难过。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