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舞舞 作品

第五十三章 你们这些肤浅的女人

    “怎么了?感觉你今天一天都病恹恹的,没和我们一起去海边玩,后悔了?”上班时间,李云遥蹭到苏熙那里去,忙里偷闲嘴巴还咬着一根巧克力棒,胖子的世界总是和吃密切相关,李云遥就是个中翘楚,随时随地,只要不是在做事,嘴里肯定是吃着东西的。

    后悔?

    的确后悔!

    早知道要遇到傅越泽,还不如出去玩。虽然改变不了事实,但至少现在脑袋不会像是要爆炸一样的痛。

    今天上班的效率超低,苏熙眼睛盯着电脑屏幕,一个字都看不进去。

    苏熙跨下脸双手抱头,将下巴无力的磕在办公桌上:“孩子他爸要和我抢儿子,我头疼。”

    听苏熙这么说,李云遥“噗”的一声,差点把吃进嘴的巧克力给喷出来,小眼睛瞪大,惊叫道:“你的意思是,你不但有小孩,你还离婚了?”

    话出口,意识到自己的声音过大,李云遥忙捂住自己的嘴巴,左顾右盼,发现最近的一个人都坐着离他们有五米远,而且带着耳机,根本没注意这边,才松一口气,视线转回紧盯苏熙。

    离婚?

    她的情况应该差不多吧?

    但其实她比离婚还惨。至少人家离过婚的,那是婚内合法,她连婚都没结,是私生。

    苏熙皱着眉,在李云遥的注视下朝着李云遥点了一下头。

    李云遥上下打量苏熙半晌,唉声又叹气的,最后终于不解道:“在讨论孩子问题前我先采访一下,孩他爸当初是怎么想的,怎么就瞧上你了?”

    苏熙怒,敢情她思考那么久,就是在想这个问题?

    还有没有一点点同事爱了?她在这里抱头苦脸想了一整天,她还在幸灾乐祸!

    女人的尊严不容挑战。

    苏熙骤然坐直挺胸,“我长得貌美如花,身材火辣辣,孩子他爸怎么就看不上我了?”

    声音大到连带耳机的同事都听到,除她以外的同事纷纷转过头来朝苏熙看来,不约而同瞪大眼睛,而后纷纷撇过头去捂嘴偷笑。

    “你到底哪里来的自信啊?”那套灰扑扑的老式套装明明空空荡荡,她还能如此理直气壮,李云遥简直看不下去,吐槽道:“像你这样拥有强大自信的女人真心不多了,心态好是好事,但是也要认清现实,同学,不要再装了,我懂你。”说罢,伸出胖乎乎的肉手,拍拍苏熙的肩膀。

    苏熙:“……”

    她不是装!她真的是这样想好不好?

    可李云遥那从始至终写满不信任的表情,苏熙放弃和她继续再辩解。

    唉,这个肤浅的世界!

    永远没人能了解她灰色老气套装下的内在美……

    放弃和李云遥继续沟通的苏熙再次埋头,垮着脸冥思苦想,思考人生。

    “喂喂,不要这样,新时代女性不能因为一点点小小的打击就被打倒。”李云遥却兴致勃勃,用手推苏熙的肩膀,逼迫苏熙抬头看她,她说道:“说说你和孩他爸的事?”

    苏熙摇摇头。

    她和傅越泽的事情?太无解太无语太莫名其妙,她自己都不愿意回想。

    李云遥见她不愿意说,也不逼迫,又说:“夫妻争夺抚养权问题,孩子小的时候,一般来说是女方占优势吧,没事,跟他协商,实在不行就打官司,你有稳定工作,经济收入也不差,赢面很大。”

    这一次终于说到正题。

    苏熙却还是叹一口气,默默摇了一下头。

    和傅越泽争夺抚养权,谈何容易?

    不要说现在她只是一个小小的早九晚五上班族,就是她现在还是苏家的千金,都没有任何胜算的。

    李云遥还要再安慰,却见总经理秘书踏着十寸高跟鞋,扭腰摆臀朝她们两人走过来。

    秘书一眼看过来,瞬间有种偷懒被人抓包危机感,李云遥将要出口的话吞回肚,迅速退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

    “总经理找你有事。”却见她款款走到苏熙的面前,说道。

    “总经理?”苏熙咋舌。总经理挺忙的,苏熙在这公司工作这么久,几乎没见着过他。现在忽然找她有事?该不会是对她的工作不满意?

    “恩。”秘书好奇的打量苏熙,没看出什么特别,本来叫人这种事情只要一个电话就好,还亏她自己亲自跑来,巴巴的想看这人是何方神圣,竟然得到傅氏集团的钦点。结果也就一般人,甚至比一般人还要差一大截,真是失算。

    “快去吧,有你好事。”秘书小姐说完这话,又扭腰转身走了,留给苏熙芬芳扑鼻的暗香,和满脑子的疑惑不解。

    “诶?你们听说了吗?”

    “什么?”

    “就是苏若熙呀!”

    “苏若熙,谁啊?不认识。”

    “啧啧,可厉害了,听说以后傅氏集团的法语有关的所有单子都交给她一个人包办,实在是了不起。”

    “不是说要交给杜美佳吗?”

    “谁知道?别以为爬上总经理的床就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平时都拿鼻孔看人,哈,这回她踢到铁板了吧?人家苏若熙可是傅氏那边打电话来指定要用的人,她就是拍马也赶不上啊!”

    “苏若熙……就是才来公司没多久的那个?很丑的那个?”

    “噗,的确是丑,但人家傅氏就是要她。大概是真人不露相,露相非真人吧。”

    “我就不明白了,其他语种傅氏也没指定谁啊,怎么法语部就单单指定了她?傅氏集团那边什么眼光啊?法文翻译部一大群美女不选,选了这么个人,真是奇了怪了!”

    “比如说你?”

    “我怎么了?我比那苏若熙好很多好吧?至少走出去不会有碍观瞻……”

    ……

    茶水间和卫生间果然是办公区内两大八卦汇集地之首。走进这两个地方,随时不愁没有八卦和小道新闻听。

    但是如果这八卦是有关自己,就不是那么的让人愉快了。

    还没进卫生间,在门口就听到有人在谈论自己,苏熙默默的原处站了几秒,还是决定不要打扰人家八卦的兴致,调转头,往自己的办公桌走了回去。

    刚才她去了一趟总经理办公室,一路总结这阵子在公司的表现,有没有偷懒被人逮到,工作有没出纰漏,觉得除了今天稍微松懈了一下去思考了人生,其他时候实在是找不出任何的问题,这才稍稍安下心。结果推开总经理的门,总经理看到她去,笑得像是个弥勒佛。然后就开口将以后的工作安排告诉她,说以后她只需要专心负责傅氏那边,公司其他业务,她一概可以不管,工资涨两倍。

    对其他员工来讲,不管是谁,听到这样的话恐怕都会非常高兴,听起来真是一件大好事,不是吗?

    可苏熙一点也不觉得高兴,只觉得烦躁。

    总经理对苏熙说了一些勉励的话,就让苏熙离开了。

    然后苏熙就发现,消息走漏得如此之快,转眼间,就全公司皆知。

    “喂,听说你被傅氏集团指定了?”苏熙才回座位,李云遥就扭着胖墩墩的身子滑了过来,真不知道她这样胖,是怎么做到的这样身手矫健。

    苏熙不想再谈论这个话题,抿着唇用无奈的目光瞧她,不说话。

    “好吧,你现在心情不好,等你心情好再同我说。”李云遥没忘记苏熙今天一天都因为儿子抚养权问题情绪不佳,朝着苏熙飞去一个了解的眼神,转身又风一般的滑回了座位。

    因为上班时间开小差,所以下班的时候,苏熙忙完手里的工作就比平时晚上十几分钟,放眼望去,公司里面还剩下少少的几个人在加班,其他人都已经离开。

    苏熙简单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桌面出门。下了电梯走出办公楼,看到停靠在办公楼外的豪车,苏熙一愣。

    是今天早上坐的那辆车,司机先生已经侯在车门前。

    司机先生见到还在阶梯上站着的苏熙朝她恭敬的躬下身子。

    苏熙:“……”

    顿时有一种整个人都不好了的感觉!

    这是什么情况?!

    她一个在公司上班的小职员,让人用豪车接送上班?还要不要人愉快的工作了?

    心顿时被提到了嗓子眼,苏熙飞快的左右看了一眼,少少的几个人的视线皆被豪车吸引,根本没有人注意到她。

    此时不溜更待何时?

    给司机先生比了一个走开的手势。

    佯装无事的靠边步下台阶,苏熙飞快的,以几近奔跑的转弯朝着公交车站奔去。

    “喂,傅越泽,你能不能把你的司机叫回去?”

    回到别墅,傅越泽已经到家,坐在沙发上看财经杂志,两个小的,一个在傅越泽身边转悠,一个坐得离傅越泽老远,玩平板。

    听到苏熙的话,三个人不约而同的抬头望她。

    天知道,看到三张相似极了的脸,还有那如出一辙的表情,苏熙的心都颤抖了。她以前怎么就那么肯定俩儿子不是傅越泽的种?真想戳瞎自己的眼!

    “妈妈!”苏梓轩一见苏熙,就朝着苏熙奔来,飞快的扑到苏熙的怀中。

    “诶,儿子。”苏熙抱他亲了一口,走几步来到还在原地,只望了眼她,又垂下头看平板的另一个儿子面前,“宸宸,妈妈回来啦。”

    也不管人乐不乐意,苏熙凑过去就一个吻,苏梓宸从早上别扭到现在,被妈妈的一个吻,搞得眼眶都红了。

    “儿子,不哭哦。妈妈就在这里。”苏熙像往常一样,把两个儿子都搂入怀,安慰的抚摸着他们柔软的发和背部,全然忘记刚才进门时候要找傅越泽对峙的怒发冲冠。

    傅越泽被无视得很彻底,见那母子三人,黑了黑脸。

    管家大伯是个心如细发的人,马上心神领会,走上前去,“小少爷,您们练习钢琴的时间到了,请跟我到琴房吧。”

    被外人打断,苏熙这才缓缓抬头,望到傅越泽那双丹凤眼正沉沉的看着她,顿时浑身僵了僵,整个人就不好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