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舞舞 作品

第五十二章 带着儿子跟他住

    因为昨天晚上被操劳得太厉害,所以第二天早晨起床,苏熙比往常的时间晚了半个小时。

    睁开眼睛的那一刻,苏熙还有一点茫然,但看到装潢得和她那低价租住的小套房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房间,苏熙立马就忆及昨天发生的事情。

    傅越泽已经不在房里。

    苏熙昨天穿的衣服早已经被收走,苏熙裸着身子将真丝被围在胸前,不抱希望的走到衣柜,下半身又胀又疼,每走一步仿佛都在挑动腿根部至全身的神经。

    苏熙皱着眉拉开衣柜,出乎意料的是,衣柜里一整排全部挂的是最新款的女时装。至于品牌,闭着眼不用看都知道,绝对是世界顶尖品牌,出现在傅越泽衣柜里的,哪可能是随便哪里的地摊货?

    苏熙随意挑了件保守到遮到领口的连衣裙,从房间里走出。

    “妈妈!”

    苏梓轩第一个发现她,坐在餐桌上高兴的唤她。

    苏梓宸就坐在他的旁边,而苏梓宸对面,坐在的则是傅越泽。

    傅越泽听到苏梓轩的叫声,幽深的眸子朝她看过来一眼,意味深长的盯着她的领口,苏熙一下子脸就红了。

    流氓!

    苏熙走到傅越泽身边的位置坐下,管家为她把早餐奉上。

    “妈妈,你怎么从傅叔叔的房间里面走出来啊?”苏梓轩疑惑的问道。

    额……

    苏熙愣了一下,不自觉的看向自己的另外一个儿子,却发现苏梓宸的视线一直落在傅越泽的身上,那张又酷又冷的小脸和傅越泽有得一拼。

    “小孩子的问题怎么那么多,快点吃饭!”苏梓轩从来都比苏梓宸好对付,苏熙企图转移话题,模糊焦点。

    听到她的回答,傅越泽的眼眸里不着痕迹的闪过一丝不悦。

    他有这么见不得人?

    苏梓宸却很直接,他转头,皱眉问道:“妈妈,我们什么时候回家?”

    ……

    苏熙一时无言。

    她要怎么告诉儿子,以后他们都会住在这里,不能再回去了呢?

    傅越泽眉头微挑,在两个孩子面前直接搂住苏熙的肩膀将她拉入怀,那双微眯的丹凤眼直直盯着苏熙看,又锐利,又危险。

    苏熙不自觉的就心脏紧缩,头缓缓垂了下去。

    “那个……”过了几秒钟,苏熙才抬头看了眼傅越泽,再看眼苏梓宸苏梓轩,艰难而迟疑的开口:“宸宸,轩轩,你们不是一直就想知道自己的爸爸是谁吗?”

    两个孩子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着她,苏熙嘴角泛起难以察觉的苦涩。

    “轩轩,你不是最喜欢傅叔叔了吗?妈妈跟你们说,你们的爸爸就是……傅叔叔。”

    说完这一句话,就好像使尽了全身的力气,语毕,苏熙垂下肩膀,咬着唇,紧紧的盯着两个儿子的表情,生怕看漏他们一丝半点的反应。

    两个孩子有多渴望爸爸,苏熙一直都是知道的。只是孩子很懂事,基本很少在她面前提。可是当妈的又怎么可能不了解自己的儿子呢?

    苏熙本以为儿子们听到傅越泽就是他们爸爸这个消息会非常的开心,却没想到开心的却只有一个,另外一个脸色变得很严肃很冷,和傅越泽简直如出一辙。甚至,苏梓宸看傅越泽的眼神隐隐带着拒绝。

    “爸爸!”在片刻的呆滞过后,苏梓轩尖叫着就跳下自己的座位,朝着傅越泽扑了过去。“爸爸,爸爸,爸爸……”

    他一点也不怀疑,也接受得很自然。嘴里叫个不停歇,仿佛要把过去六年不曾叫到的那些,都一次叫够。

    傅越泽伸手搂住他小小的身子,将他安置在怀里,任由他在他的怀里手舞足蹈躁动不已,视线却绕过他,盯着苏梓宸,挑着眉,双眼里平静无波。

    “妈妈,那我们什么时候回家?”苏梓宸眼眶微红,抿着唇别开脸,挑衅一样的,又问苏熙一次。

    这次真的把苏熙给问懵了。

    “那个……”

    “以后你们就在这里,和我住。”傅越泽截断苏熙的话,冷冷的说道。

    苏熙浑身僵了一下。

    耳边听到苏梓轩的欢呼声,她咬着牙将所有的羞耻的感觉吞了回去。

    跟他住?

    他现在还没结婚,却已经有未婚妻。

    等他结婚以后呢?

    他怎么可以理直气壮的说出这样的话来?

    这个早餐吃得食之无味。全程,苏梓轩都赖在傅越泽的怀中,傅越泽也让他这么赖着,但他脸色微冷,看得出来并不是很习惯苏梓轩这样的亲近。

    而苏梓宸,酷着一张小脸埋头安静的把自己的早餐吃完,那之后,一句话也不曾开口说。

    苏熙不明白他对傅越泽是他的爸爸这件事情到底怎么想,但上班时间马上就要到。

    “动作快点。”傅越泽等在门口,冷声催促。

    苏熙本想向公司请个假算了,虽然才上班没多久就要请假这样十分不好,可在苏熙的心中,比起工作,还是儿子重要。

    “那个……我今天不上班。”苏熙硬着头皮和傅越泽说道。

    傅越泽双眸微眯,“如果我没记错,今天是周一。”声音冷到谷底。

    “……”

    从来不善于撒谎,苏熙在傅越泽仿若洞悉一切的视线下,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我昨天那套衣服呢?我上班要穿的,没穿那衣服我不去上班。”最后,苏熙脱口而出这个蹩脚到极点的借口。

    因为一件衣服不上班?想想苏熙自己都汗颜了。

    但是很快,她的翘班计划就被戳破,管家将她昨天的一身装扮双手奉上:“小姐,这套衣服我们已经为您洗过烘干,您可以放心穿。”

    苏熙:“……”

    “儿子,乖乖待在家里,等妈妈下班哦。”最后,换过衣服后的苏熙搂着苏梓宸苏梓轩亲两口,不得不放开他们,生离死别一般,三步一回头的往一直等在门口的傅越泽那里走去。

    傅越泽皱着眉头,在苏熙走近时伸手一勾,揽住苏熙的腰肢。

    “这样溺爱,儿子交到你的手里,长大以后会变成纨绔。”冷冷说道。

    “不,不会的!”苏熙现在的神经十分的敏感,任何有关儿子的话题都能让她原地蹦起,犹如一只被针刺着,炸了毛的猫。

    傅越泽的手被苏熙挣脱,他的脸色一沉。苏熙却半点没有感觉,还在争辩着说:“他们很乖的,又聪明,我真的可以带好他们的。”

    被傅越泽盯着,苏熙的声音越来越低,肩膀越来越重,最后直接垮了下去:“傅先生,不要把我和他们分开,你答应过的,只要我听你话……”

    傅越泽的眉头越皱越深,这个女人,难道到现在还以为他是在跟她抢儿子来的?而苏熙对他的称呼,更是让他不悦的眯了双眸。

    “你刚才叫我什么?”

    “傅先……越泽。”

    被傅越泽的冷眸一扫,苏熙缩了缩肩膀,十分识时务。

    “再叫一遍。”傅越泽冷声说道。

    “越,越泽……”

    “很好,记住你现在叫的名字。”

    傅越泽揽住苏熙,往车的方向走去。

    “还有,我以后在抱着你的时候,我不喜欢你推开我。”傅越泽美丽的丹凤眼危险的眯起:“记住了,不管是什么理由,我都很不喜欢。”

    车行驶了有五分钟以后,苏熙犹不放心的猛往回看。

    傅越泽将手上的文件闭合,平静的说道:“不用担心他们,他们不会无聊,只会比你更忙碌。”

    苏熙愣了愣,终于将视线的焦点拉回到傅越泽的身上:“为什么?”

    她要上班,现在放暑假,儿子们都不用去上课,只需要在家吃喝玩乐打发时间,怎么会比她还更忙?

    “他们今天有三门以上的外语学习,还有礼仪,经济,历史,钢琴等课程,等你回到家,晚上他们还有两节交际学。”傅越泽语气淡淡的说。

    苏熙顿时傻眼,这样会不会太夸张了。

    “他们都还小……”

    傅越泽一个锐利的视线扫了过来,扫得苏熙把后面的话咽回了肚。

    “我在他们这个年纪的时候,已经会二十三种外国语,开始操作第一只属于我的个人股票,以一百万的本金,一天净赚上亿。”在苏熙越瞪越大的双眼中,傅越泽接着说道:“这样你还觉得他们还很小,什么都不用学吗?”

    纵然苏熙也出生在豪门,但苏熙还是觉得,傅越泽的世界,她们这些凡人不懂。

    难怪苏梓宸苏梓轩这样聪明,智商这样高。原来都是随了他。

    一番对话下来,苏熙终于按捺住自己担心儿子的心。苏熙心里明白,怎么样对孩子才是最好。很多她给不了他们的东西,傅越泽都可以给他们,全部一切。

    “他们都是我的儿子,以后将继承我的事业,孩子的教育问题,以后你在旁看着就好。”

    不管从哪方面来说,傅越泽都是霸道强势,只要是他决定的事,必然会得到执行。

    傅越泽给出这样的话,苏熙还能怎么说?

    其实比起继承傅越泽的事业失去童年,长大后每天忙碌的生活,苏熙更加愿意儿子成为一个没太多钱,但开心生活着的普通人。

    但自从知道傅越泽是他们的父亲的那一刻,苏熙便知道,她这个想法永远都不可能实现了。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路要走。她不能因为她是苏梓宸苏梓轩的母亲,就毫无分说的阻挡住他们前进的道路,只是……

    苏熙的胸口蓦地一痛。

    以后她的儿子,恐怕都要被人冠上私生子的不光彩的称呼。

    她自己怎么样真的无所谓,但两个孩子那么可爱又聪明,她怎么忍心给他们这么不光彩的出生?又让她怎么去和儿子们解释,和他们去说?

    前面是十字路口,车子拐个弯往前五百米,就到苏熙的公司楼下。

    “我到了,靠旁停一下车。”眼看车子就要拐弯,苏熙情急的出声说道。她实在不希望被公司里面的同事看到她被豪车送去上班。

    车子很快停下来,苏熙从车里走下去,弯腰对车里的傅越泽说:“那,我就先去上班了。”

    说完,将车门关上,苏熙转身就往公司的方向快步走。

    马上就要九点,再不快点她就要迟到了!

    傅越泽看着苏熙急匆匆的背影,微微皱了皱眉。

    “走吧。”

    半晌,他开口对司机说道。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