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舞舞 作品

第五十一章 故地重游

    傅越泽给她选择,她能选择拒绝吗?

    不。

    这根本就是一个命令题,而不是一个选择题。

    1805,穹苍居,她做梦都不能忘记的门牌号。晚上八点,苏熙准时出现在豪御酒店总统套房的门口。

    手中握着金色的房卡,苏熙的手颤抖着,迟迟不能刷下去。她身上的衣服还是下午时候穿的那套,回家后,她独自一个人在沙发上呆坐到出门。

    她想不通,为什么傅越泽不放过她,为什么他一定要她?

    是不是,是不是得不到的永远都是最好,她以前太不想和他有过多的牵扯,有意躲避,所以他要报复她?折磨她?那……

    她顺从了他,不久之后他就会厌倦,会把儿子还给她吗?

    尽管连自己都觉得这种想法过于天真,但苏熙还是止不住的去想。

    垂头,将手上的房卡放置在卡槽上,眼睛一闭,猛的向下一划。

    “咔哒”,门开了。

    “你来了。”傅越泽一身真丝睡衣,胸膛微裸,坐在沙发上,一手持着红酒,一手随意的翻阅杂志。听到声响抬起头来,看到苏熙,毫无意外的问道。

    苏熙直直的站在门口看着他,没有马上踏进去。

    “过来。”他也浑然不在意,朝苏熙招招手,说道。

    苏熙慢慢走至他的面前,“站近点。”他眉头一皱,又说。

    苏熙顿了顿,再向前迈了两步,傅越泽长臂一伸,便将她拉到他的腿上坐下,锁进他的怀中。

    “整天穿成这样,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苏熙还来不及惊呼,二话不说,傅越泽已经伸手摘掉苏熙的眼镜,解放掉她紧紧盘于脑后的头发。精致绝伦的俏脸露出,还有那一头又顺又黑的及腰长发。傅越泽满意的点点头,他在今天下午看到苏熙的时候就已经想这么做。

    苏熙抿着唇看向傅越泽。他其实真的很好看,也并不惹人讨厌,但是,他的手段太雷霆,他的怒火太骇人,越是被压迫威胁,越是想逃离,逃无可逃,她的心里就只剩下对他的惶惑和恐惧。

    “怎么?没话要和我说?”傅越泽微微一笑,一双臂膀揽紧苏熙,手在她的腰上摩挲。

    天知道,这些天他有多想她。

    曾经的那些女人,好像都已经对他失去了吸引力。脱光了躺到他的床上,他也没有兴趣去碰。犹如和尚一般清心寡欲的过了近一个多月,这在以前,根本是不可能发生的事。

    他想要她!

    现在,立刻,马上!

    “我……”

    苏熙想问儿子们现在在哪儿?她既然听话的来了,那么她可以去见见他们吗?

    结果才开了个头,剩下的话却被傅越泽全数吻入喉中。

    傅越泽的手急切的撕扯着苏熙的衣服,他的唇热切的吻着她的唇,狂搅,撕咬。

    “唔……”

    苏熙的上的挫败感。这样的感觉在近两个月里时常萦绕,都是怀里的女人带给他的。

    这个女人实在是太难搞,到底要怎么样,她才能顺他意?她难道就不能学学别的女人,见到他除了惊声尖叫,就是想方设法去的用尽一切方法,只为爬上他的床?

    “以后,你就住在这里。”

    这是一位城南的独栋小别墅,别墅前有一个偌大的花园。在寸土寸金的a城,特别是以富豪区著名的城南,这样大面积的独栋别墅,并不是随意就能拥有。

    但苏熙对这些却毫不在意,只在傅越泽说这句话的时候愣了下,心底闪过一丝失落,短时间内,她恐怕不能住到自己的那个尚在装修的房子那了。但很快她便掩住了情绪,踏入大门。

    “小少爷们已经睡着了。”管家站在门口,恭敬说道。二十分钟前,他接到电话,刚躺下床又起来,穿好衣物迎接。

    “他们在哪里?”苏熙着急的问道。

    管家看向傅越泽,见傅越泽点了下头,才说道:“小姐,请跟我来。”

    专门的小孩房里,划了两个房间和一个玩具室兼小书房。但两个孩子早已经习惯了吃住都在一起,因此在不大的床上,他们相拥而眠。

    苏熙轻轻的踏进去,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的走到床的旁边。

    看着孩子睡着的纯真可爱的脸,她伸手给他们掖了掖被角,眼泪又开始往下掉,她都不知道自己原来这么爱哭。

    短短一天时间而已,事情怎么会变成今天这样?天翻地覆一样。

    但无论如何,她都不会离开他们。只有他们还在她的身边,她才是活着的,下午那空荡荡的没有他们的房子,寂静得可怕,如果没有他们的陪伴,在日后,她恐怕将死于那片寂静当中。

    “妈妈,不要哭了。”

    一个小手伸至苏熙的脸颊上,小心笨戳的为苏熙擦眼泪。他身边另外一个小孩的眼睛也睁开,看着苏熙哭得湿湿的脸颊,皱起眉头。

    “你们不是已经睡觉了吗?”苏熙错愕,悲伤的情绪一下子被盖过,眼泪一下子就止住。

    “被人带到这里,又见不到你,我们哪里睡得着。”苏梓宸从床里爬出来,偎进苏熙的怀中,“你别哭了,你不知道你哭的时候的样子有多丑。”略微有点嫌弃的语气。

    儿子的毒舌,现在听在苏熙的耳朵里,都像是动人的音符,就算是被说丑,她又哪里还会有丝毫的介意?

    “妈妈,我和宸宸刚才在装睡哦。”苏梓轩两只小手牵住苏熙的,眨着眼睛,淘气又邀功一样的说道。

    看到苏梓宸苏梓轩反倒像是在安慰她,苏熙闭了闭眼,感觉自己的眼眶又热了。

    儿子在哪里都这么随遇而安,不哭不闹,把自己照顾得这么好,她这个当妈的是不是应该感到很自豪?

    可是现在此刻,苏熙却超级想哭。

    “儿子,妈妈以后再也不离开你们了。”苏熙抱着他们,将头埋到他们小小的肩膀中。

    就在这时,一股大力被迫将苏熙和两个孩子分开,不过一个呼吸间,苏熙的腰已经被结实的臂膀缠住,抬头一望,傅越泽好看的眉头皱起。

    “好了,孩子你都已经看到,是不是该去睡觉了?”

    怎么从来不见她见到他时,有那么激动?

    傅越泽没发现,他此时看两个孩子的目光都带着一丝丝的嫉妒。

    “能不能……”

    “不行!”

    残酷的剥夺了苏熙将话说完的权利,傅越泽说道。

    苏熙垮下脸,她只是想陪着儿子一起睡觉而已,她真的很不安,很不想离开他们。

    “你们两个。”傅越泽锐利的眸子看向床上的那两只,说道:“给我乖乖睡觉,谁再装睡,明天你们就会知道等待你们的惩罚是什么。”

    说罢,傅越泽揽着苏熙的腰,不顾苏熙的频频回望,强行将她带离小孩房,去了主卧室。

    看来今天晚上她还不够累,不然怎么会有精力不睡觉的从床上爬起来,坐车回别墅看孩子?

    主卧室里,呻吟喘息声不断,苏熙受到了傅越泽极其残酷而又冷血无情猛烈的对待。

    而妈妈被坏人带走的小孩房里,苏梓轩小朋友将眼睛瞪得圆溜溜。

    “宸宸,刚才,刚才的那个人,是傅叔叔吧?”

    快两个月过去,傅叔叔在苏梓轩小小的心灵中,留下的印象是不可磨灭的。

    苏梓宸酷着一张小脸,皱着眉头瞪着关过去的门板不知道在想什么,闻言,看苏梓轩一眼,说道:“没错,就是他。”

    得到肯定的回答,苏梓轩一下子就忘掉今天下午到晚上几乎一天的害怕,瞬间欢呼起来:“傅叔叔,原来这里是傅叔叔的家,宸宸,傅叔叔的家原来这么大,还有管家伯伯呢。”

    苏梓宸无奈的看他一眼,把欢呼雀跃的他拉进被窝,以免受凉感冒。

    傅叔叔的家再大,那也是傅叔叔的,真不知道他骄傲自豪个什么?

    “闭嘴,睡觉。”自己也躺进被窝里,苏梓宸说道。

    苏梓轩闻言乖乖的闭上眼睛,不过没一会,他的眼睛又睁了开来。

    “刚才我看傅叔叔搂着妈妈诶,宸宸,你看见了吗?”苏梓轩的眼睛晶晶亮。

    不过苏梓宸并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他也毫不在意,马上将刚才那个问题抛到脑后,又兴奋说道:“宸宸,你猜傅叔叔带我们来他家,是要做什么呢?会不会是他很喜欢我们俩,所以要请我们做客?”

    苏梓宸沉默了一会,才说道:“明天就知道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