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舞舞 作品

第五十章 孩子的亲生父亲

    可惜不行。

    苏熙想跑,但绝对不能那么做。

    如果遇到所有事情,都只想着逃避,那么以后的人生还要怎么过?工作就是工作,是此时必须要完成也一定要完成的任务。

    苏熙走得很慢,助理先生配合着她的速度,但即便如此,会所就只有那么大,很快,苏熙便走到门口。

    “苏小姐,请进。”

    助理一号为苏熙打开门,垂首说道。

    门打开,里面的一切映入眼帘,苏熙首先就看到那个坐在沙发上,俊美无俦犹如神袛的男人。

    看到苏熙,他幽深的眸子微眯,深邃迷人,让人无法看透。他的对面是凯文先生,凯文对未带眼镜的苏熙很有印象,却不太认得这一身过时黑色套装,脸带框架眼镜的苏熙,愣了片刻,才惊讶的笑了。

    “噢,美丽的翻译小姐,你怎么把你自己打扮成这副样子?真是浪费上帝赋予你的美貌……”这位热情的开朗又大方的法国人起身就张开双臂,想给苏熙一个大大的拥抱。

    苏熙还没回神,就已经直接被傅越泽拉至他的身后。

    傅越泽声音低沉和缓,说道:“凯文,你太热情,而我们这里的女人,都是很保守的。”

    似警告,又似打趣的用法语说。

    凯文耸了下肩膀,摊摊手,给苏熙一个颇为遗憾的笑容。

    其实说是商业会谈,不如说是一次朋友的见面来得更恰当。全程两人都直接用法语交流,闲谈各国国情,经济趋势与走向,苏熙作为翻译,实际上却是壁花一样的存在。

    不,说她是壁花,这还是抬举。她这一声的装扮,就是当壁花,别人也不要的。

    两个人聊得认真又投入,似乎已经完全忘记还有苏熙这么一个人的存在。其实根本不需要什么翻译,傅越泽和凯文两个人极为熟稔,私底下,两人是很好的朋友。苏熙站在这里仿佛一个旁观者,想走,又不能。只能硬着头皮站在一旁,听他们聊。

    大概两个多小时过去,两人终于结束话题。

    凯文先生带着满足的神色先行一步,整个房里就只剩下苏熙和傅越泽。

    “傅先生,这里大概不需要我了,那……我走了。”两个人独处的时间太过难熬,苏熙转身就想走。

    “等等。”这两个字,算是傅越泽见到苏熙两个多小时以来,首次正式对着苏熙说的话。他面色冷漠,轻启薄唇:“看了这份文件再走。”

    “啪!”的一声细响,一份文件被傅越泽扔在了他前方的桌上。

    文件?

    苏熙疑惑的看过去,又看了眼傅越泽。

    傅越泽唇角微勾,那双总是锐利的眸子里,诡秘得让人看不清楚里面到底掩藏着什么。

    苏熙的心忽的骤然剧跳,强烈的无名的恐惧感将苏熙笼罩。望着那份文件,好似那里面藏着一个看不见的恶魔。

    “这……”苏熙转头看向傅越泽,不开口,但也不动作。

    傅越泽却勾唇一笑,看苏熙好似看一个无论如何挣扎,都逃不了的猎物,洞悉她现在的想法,他缓缓说道:“没错,我是说过我会放你自由。可是……我却没有说过,如果你主动来找我,我是否会接受。”

    苏熙直接愣住,徒然将从傅越泽身上移至桌上那份文件。

    只听傅越泽又问道:“怎么,怕了?。”

    耳边响起傅越泽的轻笑声。苏熙脸色煞白。她知道傅越泽从来不会无的放矢,他说的话,要做的事,从来有理可证有据可依。

    即便有心理准备,翻开那份文件看到里面的内容的时候,苏熙还是身心俱震,心跳骤然停住。

    nda检测报告?

    苏梓宸,苏梓轩,傅越泽,配型相似度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结果鉴定——父子?!

    这,这不可能!

    绝不可能!

    苏熙猛的抬头,不可置信的看向傅越泽。

    他怎么会有这个?

    怎么可能?!

    苏熙猛然想起多年前那狂乱的一夜,她从始至终没见到正脸的男人,难道是傅越泽?不,一定不是的!

    可傅越泽就好似知道苏熙现在的所有想法,害怕与惶恐。他轻哼:“不信?”他修长的手将苏熙一只紧握着文件颤抖不已的冰凉的手握进手中,随意的把玩着。

    “白纸黑字,由不得你不信。”他说道。

    苏熙浑身僵硬,脸色瞬间白了。

    怔怔的望着他,眼泪一下子就毫无预警的向下滴落,惧怕和即将失去的恐慌盖过其他任何的感受。那种即将失去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的惶恐感,让她承受不住。

    儿子们也是傅越泽的?

    怎么会这样?

    怎么可能?

    她宁愿自己的儿子永远都只有她一个妈妈,永远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

    她是那样的自私,只想将自己的儿子据为己有,那样,他们就只是她的,她一个人的!

    可是傅越泽……

    傅越泽要和她争,她绝无半点赢得抚养权的机会。

    苏熙脑子一片空白,眼泪扑簌簌的就往下流,她自己甚至都不知道,原来,她流泪了。

    见她这般,傅越泽双眸微眯,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心中颇为恼怒的用力捏紧苏熙的手。

    “痛……”苏熙低呼一声。

    还知道痛?

    傅越泽轻哼一声,不再吓她,说道:“抚养权问题,相信不用我说你都能知道,和我争,你没任何胜算。”

    “他们是我傅家的孩子,我傅越泽的儿子,怎么能流落在外?”傅越泽盯着苏熙,又说。

    “不,不是的。”苏熙摇头,“他们不是你的儿子。”她不愿意相信。

    “相信这个问题,现在发达的科学可以给你完美的解答。苏熙,不要再挑战我的耐心。”傅越泽轻轻一用力,便将苏熙拉至他的面前:“你从来都知道的,我耐心有限。”

    “那天晚上……”苏熙咬住自己的嘴唇,不信的摇头,难以启齿:“我……是和你?”

    “要看酒店的监控录像吗?”相较于苏熙的挣扎纠结,傅越泽却十分轻松,轻笑着问。

    那两个孩子实在长得和他过分相似,在法国的时候,一天晚上,怀里搂着欢爱过后累得沉沉睡去的苏熙,他心里涌现了一股很莫名的想法,直接打电话让国内的助手取走两个小孩的dna样本。

    事实上,当他拿到dna报告,得知那两个小孩竟然真是他的儿子的时候,他也无比震惊。继续追查,他拿到了豪御酒店当年的监控录像,他没想到,那天晚上在酒店里的那个女人,竟然就是苏熙,一切是那么的巧合!震惊之后,而后便是一阵狂喜。有了这一层的羁绊,这个女人,永远都将和他牵扯不清。

    于是,多日来被苏熙急欲逃离他躲避他的态度弄得恼怒不堪的心也渐渐冷静,就像是一个猎豹狩猎自己的猎物,他追踪,等待,紧迫盯人,只等猎物入网的那一刻,雷霆一击。

    苏熙却不知道,傅越泽在背后已经预谋了这么久。

    “监控录像?”苏熙浑身一震,愣了半晌,而后摇头,“不,不用了。”

    其实,如果说苏梓宸和苏梓轩是傅越泽的孩子,相信没有一个人会不认同,因为实在长得太过相似,简直就是翻版!就连苏熙,都无法说服自己,所以在看到那份dna报告时,她才会犹如天要塌下来一般害怕震惊。

    傅越泽将她叫到这里,肯定不仅仅是为了说这一件事情,毕竟,从他的态度上来看,这份dna报告恐怕早已经存在,他却一直按捺不动。

    “你,想怎么做?”不想傅家的孩子流落在外,所以,他是要和她争取抚养权吗?特地来告知她?苏熙知道,傅越泽没那么多的空闲也没那么无聊,每天需要他解决的事情太多,这种小事他大可直接一封律师函送到她那,根本无需亲自出马。

    傅越泽把玩苏熙的手指,抬头,不甚在意的说道:“我怎么做,那就要看你了。”

    “看我?”苏熙愣了片刻。

    在这时,傅越泽勾唇一笑,那笑容美丽至极,绽放在苏熙的眼中。他伸手递出一张房卡,“就看今天晚上,你是不是会来这里了。”话说完,他站起身。

    放开苏熙,迈着修长的腿跨出,走到门口,他顿了脚步转身回头,淡淡说道:“忘了告诉你,儿子我已经让人接回家,除非得到我的同意,否则你是见不到的。”

    “也可能,今生你都无法再见到,你该知道,我说到做到。苏熙,你是个聪明的女人,应该知道做什么选择才是最正确的。”

    说完,傅越泽转身出门,一个背影都未曾留给苏熙,门闭合,他消失不见。

    苏熙僵在原地,手里捏着傅越泽刚才递给她的房卡,脸上愣愣的什么表情也没有。

    儿子?

    再也……见不到了?

    明明刚刚中午的时候,她还和他们逛街,拥吻道别的。

    两分钟后,苏熙疯了一样从会所里面奔出,伸手拦下一辆计程车,不断的催促司机,以最快的速度回去a城的住所。

    快!

    快点!

    儿子们一定还在家,一定还在家里等着她的!

    “宸宸,轩轩,妈妈回来了!”

    在包里找钥匙的手在颤抖,忙乱的扯出钥匙,却无法对准锁的插孔,好几次,终于把门打开,苏熙站在门口,大声唤道。

    “宸宸,轩轩……”

    隔两秒,苏熙又唤,这次的声音要轻了很多,生怕吓到了人似的。空荡荡,没有回应。苏熙的心骤冷,浑身僵硬,脸上毫无血色。

    “妈妈……回来了。”

    苏熙一步一步的走进去,自己和自己说话般,轻声低语道。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