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舞舞 作品

第四十三章 他要惩罚她!

    下午是另外一场商谈,结束的时候已经五点半。

    “傅先生,您慢走。”将傅越泽送至车前,苏熙说道。傅越泽待会还有一场晚宴,女伴已经在餐厅等待他一起共进晚餐。

    今天中午在车上的一番拷问之后,傅越泽就把她扔在了脑后,除非必要的交谈,多一眼也不看她。其实她对傅越泽真的没那么重要,傅越泽随时随地都能找到女人作陪,多她不多,少她不少。

    傅越泽进车以后,车门关闭,很快,车子便驶离了。

    苏熙望着远去的车影,直到它转弯不见,才轻吐一口气。

    胸口微闷,却又像是松一口气的感觉,很是矛盾。

    从包里摸出电话,苏熙拨通今天才存的电话号码。

    “师兄,在哪个餐厅?”

    “好,马上来。”

    晚餐的时候,王玺和苏熙聊了很多读书时候的事,那时苏熙整个人阴霾又抑郁,她到法国的大学才一周,就已经掀起狂潮,国外友人对这个中国来的精灵一样的美人赞叹不已,她却浑然不知,成天冷着一张脸,不言不语,话基本都不说一句。很长时间,大家都不知道这个一来就挤掉上届校花荣登榜首的中国冷美人语言能力是不是已经丧失?

    苏熙却一点也不以为意,依然我行我素。

    也是那时候,高一届的贺静宇出现在她的面前,给她温暖,给她包容,在她人生的最低谷,给她最温柔的安慰。

    就连苏熙自己也不知道,如果在法国那两年,没有遇到贺静宇,她会变成什么样。

    可能,她已经被自己打垮,再也不复存在了吧。

    那时候的她,抑郁症已经达到彻夜难眠甚至开始自残的程度。

    “熙,你知道静宇这些年都在找你吗?”晚饭过后,两人又转战到以前学校旁的露天酒吧喝酒,这地方以前读书的时候三人常来,六年了,还是什么都没变。就连老板杰森见到苏熙时,还像是昨天才见过一样,微笑和她打招呼。

    问题终于来了。

    整晚上,苏熙感觉得出这一句话王玺已经憋了很久。

    苏熙笑笑,道:“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

    其实六年前被逐出家门那段时间,她很无助,孤身一人还怀孕,孩子的父亲是谁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其实没有想象中的坚强,很害怕。

    很长一段时间,她都很想念贺静宇。但她知道,那只是一种情感的慰藉和转移,她不爱他,就不能继续再耽误他。

    “他要订婚了,你知道吗?”苏熙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抛出了另外一个问题。

    “噢!……mygod!”王玺激动挥起双手,“静宇?你确定你说的是静宇?!我以为他这辈子都不会结婚,除非他找到……”

    王玺说到这里,桃花眼瞪得老大,怔怔的望着苏熙,把最后的那一个字很吃力的憋回了肚子里去。

    苏熙伸手将王玺和她自己的酒杯加满,“他要结婚,我们应该祝福他。”举杯而上,“来,喝酒。”

    “ok。”王玺举杯与苏熙相碰,“干杯。”

    她也没想到贺静宇的未婚妻竟然会是莫静怡。

    本来是一件很让人高兴的事情,怎么到她这里,就变成了好友最好一辈子都不要再见?

    “不醉不归!”

    “不醉不归!”

    豪气万丈拼酒的结果就是,夜半三更,一个千杯不醉的男人扶着一个醉得东南西北都快分不清的女人,举步维艰的走出音乐酒吧。

    如果不是在他问她时,苏熙还有一些些理智的在包包里面摸半天,捏了一张房卡到王玺面前晃了晃,王玺还不知道要送苏熙到哪里去。只能将她带回自己家住一晚了。

    豪御酒店总统套房。

    自己的好友在法国开的国际连锁酒店,房卡长成什么样子王玺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顺着房卡上的房号,王玺刷开总统套房的门。

    令王玺没有想到的是,总统套房内居然灯火大亮,走两步进去,王玺看到坐在沙发上的那个男人,直接就愣住。

    此时苏熙还挂在他的怀中,他的手为了支撑苏熙不跌倒,用了不小的力道,搂住她的腰肢。

    “傅先生,您……”那个脸色冷如冰的男人,王玺怎么可能不认得?这是他们集团今年最大的客户,才与他们签约了千亿大单。

    王玺看看怀里的苏熙,再看看坐在沙发上的傅越泽,怀疑自己是不是也和苏熙一样喝醉?傅先生怎么会在这里呢?!

    这明明是……明明是苏熙的住所。

    傅越泽那双冷冽的眸子,如刀一样锐利的视线直直朝他们射来,王玺浑身一颤,如芒在背。

    “恩……”此时,苏熙抱着脑袋,缓缓睁眼眼睛。她没看傅越泽,却捧着王玺的脑袋,“咦……静……静宇?”

    如果现场只有王玺在,他肯定会调侃她一下,竟然将他当成贺静宇,她到底是有多想他?虽然她已经醉了。但问题是,现在这里不仅仅只有他和苏熙!

    “静宇……唔,我,我……好想你……”更过分的是,苏熙的双手直接攀上了他的肩膀,像是在哭一般的说道。

    王玺看着沙发上的傅越泽站起身,一步一步的朝他们走近。大场面见过不少的他竟然意外的寒毛直竖,胸中提起一口气,浑身戒备。这是人遇到危险时的最直接又最真实的反应,傅越泽气场太强大!王玺hold不住了!

    “傅,傅先生……”

    刹那间,王玺有一股就地扔下苏熙,抱头逃窜的冲动。

    如果不是几年的友谊做支撑,王玺肯定会那么做的!

    只犹豫了那么一下下,傅越泽已经走到他们的面前。看到王玺怀中喝得醉如烂泥的苏熙,他嘴角微微勾起,俊美绝色到连同为男性的王玺都看得微微愣了愣,只有熟悉傅越泽的人才知道,此刻恐怕他已经愤怒到极致。

    用了十二分的力道,他伸出右手,直接将王玺怀里的苏熙拽近他怀里。

    苏熙被忽如其来的力道和坚硬的胸膛撞得头一晕。

    “傅,傅越泽?”

    醉酒的家伙,竟然认出此刻揽着她的是何许人也。

    傅越泽嘴角勾出一个冷沉沉的笑容。

    好。

    很好。

    好得很!

    这个女人竟然出去和别的男人喝酒,还喝到半夜不归喝得烂醉如泥!跟男人搂搂抱抱不说,竟然在思念贺静宇?想他?

    谁给她的胆子?!

    “我的女人……”傅越泽冰冷的视线射向王玺,“今天晚上真是承蒙关照了!”

    如果他没给她开和他同一套房?

    如果他今天晚上恰巧没有在这里?

    那这个男人和苏熙……

    一瞬间那令他怒火冲天的想法,和着今天晚上等了整晚的焦躁,恼怒,傅越泽理也懒得再理从头到尾愣在原地的王玺,直接一个躬身将苏熙拦腰抱起。

    “嘭!”主卧室的房门被他一脚踢回,发出震天的响声。

    偌大的客厅瞬间变得空荡荡只剩下王玺一人,王玺才猛的从震惊当中回过神来。

    苏熙和傅越泽?

    我的女人?!

    ohmygod!王玺真的是太震惊!

    难怪……

    难怪今天早上开会的时候傅先生一直用冷冰冰的视线看他,让他以为他不知道哪里得罪了他,惴惴不安了一整个早上!

    难怪师妹不希望他告诉静宇她在法国的消息!

    不只是静宇快要和别的女人订婚,原来她也已经和傅越泽在一起!

    不过……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傅先生好像已经订婚?

    但这种问题,在道德感薄弱男女关系混乱的王玺这里,根本就不算个问题,只小小的在脑子里闪现了一下,很快就被扔在脑后。

    男欢女爱,何必涉及太多?你爽我爽大家爽的事,天亮之后,一拍两散,有什么好纠结?

    在想通一切之后,王玺为自己的聪明机智点了个赞。

    又为自己今晚的炮灰行为默默立起几根蜡。

    惹怒傅先生,可不是什么好事。

    以后,不不,等不了以后,明天他就要找师妹问清楚!以慰藉他今天被傅先生惊吓到无以复加的脆弱的心灵。

    看看那闭合的门,听到里面形似女人哭嚷尖叫的声音,王玺默默的转身退出了总统套房。

    傅先生果然很强,那方面的能力也让人叹为观止……

    至于师妹……平时看着挺文静的一个女人,在床上,竟然比其他的女人还狂野?果然人不可貌相!

    出门后的王玺迅速拿出手机,给自己的知己红颜去了个电话相邀。良辰美景,怎可辜负?

    他却不知道,这一切的一切,其实都只是他多想。他又怎么可能知道,被怒火燃烧得几近失去理智的傅越泽抱进卧室后,苏熙受到的待遇是如何的惨无人道!

    傅越泽并未直接将苏熙抱到床上,而是转了个弯,进了浴室。

    冲水的蓬头打开,冰冷的水直接浇在苏熙和傅越泽的身上。苏熙一下子就浑身湿透,本来昏昏沉沉的脑袋一个激灵,清醒不少。

    至少能认清楚眼前站着的男人是谁。

    “啊!傅越泽!你干,干什么……”

    “撕拉!”

    苏熙的又一件衣服毁于傅越泽之手。

    很快,在傅越泽的蛮横下,苏熙衣不蔽体,近乎全身赤裸。

    “混,混蛋!……”

    苏熙喃喃骂道。她浑身都使不上力,连站都站不住,全靠着傅越泽支撑。凉水已经转热,蒸腾的热气在浴室里面发散,苏熙酒醉的脑子更热更昏更胀。

    傅越泽的大掌毫不留情的用力握上她的柔软,抚遍她的全身。

    “唔……”

    苏熙仰头,色令智昏,酒壮人胆,她也不知道到底现在在做什么,发生了什么。

    男人的坚硬抵上她的柔软,只要稍一用力,就能冲破一切,直抵进去。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