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舞舞 作品

第四十二章 他只是我的师兄

    法国对苏熙来说,有她这一生最不堪的记忆。

    但也在这里,她抛却了过往,踉跄前行。

    六年,曾经她以为她可能会在这里的梧桐树下伴着落叶,过完一生。却何曾想过,这一去无返,一别经年。

    “走吧。”

    苏熙踏下飞机以后,百感交集,这些,傅越泽却是没有的。他常年各国到处飞,对这些国家早就没了别样的情绪。看苏熙越走越慢,左顾右盼之后陷入回忆,他微不可闻的皱了皱眉,伸手揽过苏熙的腰肢。

    额。

    苏熙一下子被傅越泽打回现实。

    喂!

    手往哪里放的!

    被傅越泽挟持而来,苏熙心中有怒,在飞机上全程都闭着眼睛睡觉,一句话也没和他多说。

    傅越泽说他已经安排好她两个儿子这一周的去处,可是他难道不知道妈妈莫名其妙消失,儿子们一周见不着,会担心,会哭的吗!

    事实证明,一周后她回到b城,看到活蹦乱跳玩得超high的儿子,完全证明她现在是想多,儿子这样不关心老妈的死活,她哭死的心都有……

    可现在的苏熙就是十分不想跟傅越泽合作。

    “走路就走路,不要动手动脚的!”

    苏熙挣脱傅越泽,就大步向前走去。

    她已经完全扔掉矜持和礼貌,和傅越泽讲这些,完全就是对牛弹琴!

    傅越泽到底有多霸道,多蛮不讲理,她深有体会!

    她明明已经说了不来法国,他竟然直接绑架她就走。

    昨天她差一点……

    差一点就……哼!

    傅越泽这个混蛋!有未婚妻了还和别的女人牵扯不清,找女人就找女人,但是不要打她主意好吗?!搞清楚,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她甚至都已经做好单身一辈子的准备,才不要和他们这些已经被别的女人贴上标签的男人纠缠不清。

    这女人!

    到底是谁给她的胆子?!

    手臂上的温度还有残余,可人已经走远。

    傅越泽微微皱眉,转而又想起七年前的她,他嘴角浮现出一抹笑意。

    真是像。

    她还是她,其实一点也没变。

    傅越泽出行,自然是走哪里都前呼后拥豪车接送。

    出机场,苏熙便看到大门对着的地方,迎接傅越泽的车已经候在那,司机先生恭敬在站在打开的后车座前,背脊微躬。

    苏熙也不挣扎,直接就钻了进去。

    没一会,傅越泽便坐了进来。

    苏熙紧挨着另一边的车门,和他之间隔了一人有余的距离。

    傅越泽双眸微眯,眼里划过一丝不悦,但他深知他强迫她来法国,已经令她很不满,最终按捺住了想将她扯过来拥在怀里的冲动。

    车子滑出车轨,苏熙望着倒退的景色,熟悉又陌生,一时间也忘记了她来时的不甘不愿。其实她真该再来法国一趟的,到了才知道,她有多怀念这个地方。

    既来之则安之,不过就是一周,权当故地重游了一次,还能挣钱,何乐而不为?

    ……

    去他的既来之则安之!

    谁来告诉她,为什么她会被安排在和傅越泽一个套房里?!

    美其名曰随身翻译。

    当她是傻的吗?!

    傅越泽精通多国语言别以为她不知道!私底下他和凯文先生交谈的时候她发现,他的法语简直比国语说得还流利!

    和傅越泽一个套房……她真担心傅越泽半夜变狼人,她直接就被扑倒了吃干抹净!

    傅越泽这个混蛋!

    苏熙心中郁郁,望着那抿嘴微笑得帅呆了的男人,双眼里带着不平的愤懑和怨念。

    “傅先生,请问能不能为我换一个房间?”即便是不报希望,但苏熙还是挣扎着说道:“一个单人房就行。”

    傅越泽坐在沙发上,长腿交叠,一只手置于腿上,一只手闲适的放在沙发,他没有说话,可他嘴角微扬,看苏熙的眼神似笑非笑。

    好似在说苏熙讲这句话实在太傻!

    苏熙无语。

    明明和儿子们长得超像,这张脸怎么就越看越可恶,越看越讨厌,全然没有儿子们越看越爱看的感觉!

    苏熙恨恨的瞪了傅越泽一眼,踏步转身,进了专门为她准备的傅越泽隔壁的房间,“嘭”的一声将房门合上,在傅越泽面前,她越来越难以掩饰自己的情绪,真是看着他可恶的脸都想一爪子挠上去。

    不过还好理智尚存,她忍!

    其实,做翻译对苏熙来说,真的是一件很新奇有趣的事情。她并没有将她视为一份工作,只觉得两个人在交流,沟通,而她则作为媒介,将两个人的意思完整的表达出去,促成双方的友谊与合作。

    很好玩,不是吗?

    因此,第二天随着傅越泽出门后,虽然和傅越泽两人之间不对盘,但并不妨碍她对工作的热情。

    特别是,她发现凯文先生那边的中文翻译竟然是以前在法国读书的师兄之后。

    会议空档,苏熙到卫生间去,回来后发现,师兄正在会议室的门口等她。

    这个师兄高大帅气又英俊,当初和贺静宇一个系一个年级,两人住在一个公寓里,学的是经贸,真不知道怎么会跑来当了凯文先生的翻译。

    该不会是临时拉来的吧?

    “师妹,好久不见。”王玺倚门,笑着说道。

    这师兄读大学的时候就风流倜傥,女友一个接一个,基本每天不重样,各种肤色一网打尽,看来过了这么些年,仍然本性不改。

    只是苏熙从以前就对他的桃花一样的电眼免疫。

    见他这副模样,苏熙甚是怀念,“噗嗤”一声笑了。

    “师兄,好久不见。”她站到王玺的面前,“师兄,几年不见,你风采依旧啊。”打趣道。

    王玺笑着耸耸肩,伸出长臂勾住了苏熙的肩,一双眼猛朝着苏熙放电:“师妹啊,你这一消失就六年,你不知道,师兄这心,想你想得都快要碎了。”

    “好了你!”会议室的门口人来人往,半场会议过后,谁都知道王玺是凯文的翻译,苏熙是傅越泽的翻译,结果这俩翻译原来还是认识的?勾肩搭背,关系这么好?

    看着那些人一副恍然大悟“我懂我懂”的神色走进会议室,苏熙真是哭笑不得。

    谁说这些白领精英们商业大佬们不八卦?明明八卦起来比谁都要厉害!

    苏熙挣脱王玺,瞪他一眼。

    “我这次要在法国待上一周,晚点向你赔罪好了吧?”

    和王玺之间的感情很纯粹,当初因为贺静宇的关系,两人相识,他对她很照顾,但只是朋友关系,并不涉及男女之情。

    “当然。”看着休息时间也快结束,王玺并不纠缠,公事为重。

    两人并肩走进会议室。

    “师妹,这些年静宇一直在找你,你知道吗?”苏熙要转身走到傅越泽那边去时,王玺扯了下苏熙的手,低声说道。

    ……

    苏熙的神色僵了僵,进门便感到一道锐利的视线紧盯着她不放,犹如芒刺在背,但……

    她到底还是停住了步伐,不去看坐在上座那个男人瞬间冷如冰的脸色,扯着王玺的胳膊走到一边去。

    “师兄,能不能请你……不要把我来法国的事情告诉静宇?”一句话,苏熙说得十分艰涩。

    贺静宇,她其实……一直很想念他。

    “这……”王玺挑眉,“你和静宇怎么回事?”

    这里并不是说话的好地方。

    苏熙感觉,自己再不回去原地站好的话,恐怕会被某人的视线直接洞穿,傅越泽怎样,她其实一点也不在乎,但现在会议室里很多人已经注意到他们这边,苏熙并不喜欢太受人关注。

    “晚上再和你聊。”苏熙低声说了一句,朝傅越泽走去。那人的脸色已经冷得可以结冰,看着她一步一步走近,双眸微眯。

    “玺,你和这位美丽的翻译小姐认识?”凯文先生四十出头,正是黄金年龄,笑着问站到他身边的王玺,浪漫的法国人从来不吝啬对女性的赞美之词,凯文也不例外。而王玺,确实不是专业翻译,大学毕业以后,他就进到全国百强的凯文集团,现在已经是凯文先生最受器重的助理之一。

    本来上次到中国,凯文便想让王玺跟去,可当时法国的公司出现了一点点问题,只能留这个最得力的助手在法国帮忙解决。

    “她曾经是我的梦中情人。”王玺笑着朝苏熙抛了个电眼,逗得大家哈哈大笑,纷纷调侃,看苏熙的眼神也不像是两小时前那样的单纯,而是带着亲切的笑意。

    苏熙:“……”

    这种别扭的亲近感她宁愿不要。

    这人这么爱玩,她真是被他害死!

    相较于法国那边的其乐融融,他们这边从傅越泽周身散发的冷气,足以令他们结成冰。

    车后座,苏熙才一进去,就被傅越泽拉过去牢牢锢在怀中。

    “那个男人是谁?”傅越泽冷冷问道。

    “他是谁关你什么事?”傅越泽又来这一招,苏熙郁闷得无以复加,闷声说道:“傅越泽,你不觉得你管得太多了吗?”

    她脾气已经算好,但傅越泽真是分分钟让她有暴走的冲动!扭着身子想挣开傅越泽,却被她越圈越紧,越搂越牢。

    “苏熙……”傅越泽凤眸微眯,声音危险而冰冷:“你最好不要挑战我的耐性。”

    “我和你一点……”也不熟!苏熙愤怒的说着,但抬眼见到傅越泽那冰冷至极的脸,后面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苏熙绝对不会承认,这样的傅越泽令她害怕,她……怂了。

    “那个男人是谁?”傅越泽缓慢抚摸苏熙的发,苏熙却觉得被恶魔扼住喉咙一样,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嗯?苏熙?”

    傅越泽的声音低沉冰冷,语调舒缓。听到他这样问她,她心里竟然有一丝丝的心虚和害怕。

    可是!

    她心虚什么?

    她又害怕什么?

    她很理直气壮的好吗?!

    关你什么事?苏熙想这么说。

    但最终,思及自己目前的处境,何必在这时与傅越泽作对?顺着点他,和平相处,一个星期后她就能远走高飞,再不用和他相见。现在和他置气,有必要吗?

    “他……只是我大学时候的师兄。”苏熙垂眸,低声说道。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