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舞舞 作品

第四十一章 他不见她了

    “不了,我还是不去了。”贺静宇对南宫静说道。心里那炙热的不顾一切的感觉偷偷冷却,只剩下空落落的寂寥和茫然。他对着电梯里面的两个小孩微微一笑,笑容那么的温暖,“小朋友,替叔叔向你们的妈妈问好哦。”

    他不见她了。

    不用见了。

    或许,他再次来到b城,只为了看这个照片里长得像苏熙的女人,根本就是个错误。

    他该回去了,去到a城的,一直在等待他回去的女人身边。

    他已经习惯等待和寻找,又怎么会不知道等待与绝望是多么的痛苦?他不能让他的未来妻子也变成那样。

    她是个好女人,值得他更好的对待。

    “总裁,你不见苏经理了吗?”总经理办公室,陆川错愕的睁大双眼,问贺静宇。

    “不了。”贺静宇静静说道,“给我订最近的航班,我要回a城。”

    总统套房的房卡只有三张,一张在顾客手上,一张在负责这个套房的服务生手里,一张在经理那。南宫静昨天匆匆跑来,她的手上是没有卡的。

    门铃一直按,大约三分钟之后,才有人来开门。

    在这段等待的时间里,南宫静脸色苍白如纸。

    门打开,出来的是苏熙。她的头发微乱,眼眶红红似是哭过,嘴唇又红又肿,还破了一处,一副惨遭蹂躏过的模样,她的衣服……很皱,领口处被扯破,纵然被她捂着,但仍然遮盖不住被男人狠狠吸允过的暧昧痕迹。

    苏熙抬眼就见到南宫静,只是这时候的她已经懒得去顾虑南宫静见到她这副样子到底会不会误会,是作何感想,也不想知道为什么南宫静会带着苏梓宸苏梓轩过来这里,她只知道,如果南宫静不按门铃,如果他们再来晚一步,大概……她已经被傅越泽吃吞入腹!

    她直接一手抱起苏梓轩,用苏梓轩小小的身体遮挡住她的胸前,一手牵苏梓宸,话也不说一句,逃也似的直奔楼梯,就像是背后有恶鬼在追赶,电梯都不坐了。

    南宫静望着她仓惶远去的背影,直至消失,而后,她才轻轻推开总统套房的门,踏了进去。

    苏熙没有再带孩子去游乐园,而是打了个车坐回家狠狠洗了个澡,再换了一身衣服出来。

    虽然两个小孩不知道妈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一路上他们也感受到了苏熙的情绪低落,都乖乖的没有吵她。

    等她穿着衣服从浴室里面出来,两个孩子才纷纷放下手中的东西,跑过来围着她。

    “妈妈,你不要不开心了,轩轩今天不去游乐园了好不好?”苏梓轩以为是妈妈不喜欢去游乐园所以不开心,痛下决心,将游乐园之行划去以逗妈妈开心。

    而苏梓宸则更直接,他握着苏熙的手,将苏熙的脖子揽下来,重重在她的唇上亲了一记。

    苏熙阴霾的心情被两个儿子捂暖,眼泪一下子就掉下来了。

    她的两个儿子呀,真的是她的天使,就算是为了他们,她又怎么舍得让他们担心。

    坐在沙发上,苏熙一手搂一个儿子,拨通总经理的电话。

    陆川那里刚给贺静宇订完机票,送贺静宇到机场。

    “什么,你要辞职?”陆川眉头深锁,贺静宇站在安检门口,朝着他挥了挥手,转身走了进去。

    苏熙这头主意已定,态度坚决,说道:“陆经理,和傅先生一起去法国当随身翻译的事情,我……有私事,想告假一周,恐怕去不了了,麻烦你帮我转达一下,让他另外请一个专业翻译。辞职的事情,我半个多月以前就和你提了,真的很抱歉,当初是因为不想得罪傅先生,所以坚持留下来,既然傅先生明天就要走,那么也请你安排一下接替我工作的人选。”

    “不是这个原因,也不是不满意现在的薪水,恩,我要回a城了。”

    “谢谢陆经理。”

    挂断电话,苏熙抱着儿子亲了两口。

    “儿子,过不了多久我们就可以回a城去了哦……”苏熙摇晃着手里的电话,邀功一样的说道。

    从头到尾,苏梓宸苏梓轩都竖着耳朵听她打电话,皆高兴不已。

    “妈妈,太棒了!”苏梓轩抱着苏熙小嘴巴就凑了上来。

    “妈妈,你不去出差,那我和宸宸都不用去寄宿了。”苏梓宸搂着苏熙,满足的说道。

    “不用了,都不用了。”苏熙的心头沉甸甸,但想到能马上摆脱现在这种烦乱的生活,想想,一切都是从傅越泽出现以后才变成这样,成日担忧,终日惶惶,回a城,再也不用见到他,真是太令人开心不过!

    忽略掉心里那抹隐隐的不知名的酸痛,苏熙搂着儿子从沙发上站起。

    “走,去游乐园!”一左一右亲了自家儿子一口,“说了要带你们去玩的,怎么可以食言,说谎鼻子要变长,妈妈才不会变长鼻子!”苏熙哈哈笑道。

    苏熙以为,一切都会在这里结束。

    却没有想到,这只是一个开端,以后发生的那些一切痛侧心扉的开始而已。

    陆川是一个很好的上司,这些年,他很照顾苏熙,为苏熙大开方便之门。在接到苏熙的辞职电话以后,陆川也知道苏熙已经主意已定,也不再多加挽留。

    回a城。

    回家。

    苏熙给出的理由,也让陆川没有办法再去挽留。毕竟,谁能留得住一个想要归家的游子呢?

    他不能,换做其他任何人,都不能。

    他去傅先生那转达了苏熙因私人原因不能去法国这件事,对苏熙和傅越泽之间,他一直单纯的以为就只是顾客和贴身管家的关系,从未曾多做他想。不管傅越泽是如何的出色,但三年来,苏熙在酒店工作面对的诱惑难道还不多吗?可她从来不为所动。很多女人以酒店为跳板嫁入豪门,亦或是做了见不得人的外室。

    想当初,追求苏熙的男人何其多,不乏有钱有能力的豪门公子,全都一一被苏熙拒绝。甚至因着这样不堪其扰,刻意丑化自己。

    陆川相信苏熙,就像是相信他自己。

    话带到,傅先生脸色冷然,但他初见他时,他就是这样的表情,陆川并不觉得在听了他的话后傅先生有什么不同之处。没一会,他就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只等一个星期后,苏熙回来酒店交接一下工作,办理停职手续。

    周一,苏熙将两个孩子送去幼稚园,从幼稚园出来,一边思考着搬家的话,需要带些什么。谁知道隔着很远,苏熙就见到幼稚园门口的路旁,一辆黑色宾士停在那里。

    那是傅越泽的车。

    苏熙的心没来由的一紧。

    前些日子,她天天跟着傅越泽坐这辆车出入,不会认错。

    “苏小姐,请上车。”

    司机先生还是原来那个,他对苏熙,从来都礼貌又恭敬。

    从苏熙站立的地方,只能看到傅越泽的一双长腿。苏熙站在那里,没有动。

    昨天,傅越泽亲吻她,拥抱她,有力而又占有欲十足。他的意图很明显,如果不是南宫静按门铃,她已经深陷。起初,她明明想的是拒绝,但却在他的吻中不由自主的迷失,深陷,这个男人太危险,不是她能惹。

    况且,他有未婚妻的。

    苏熙不止一次的提醒自己。

    “苏小姐,航班就快要到时间了,请快上车吧。”

    司机先生额头冒汗,又一次催道。这不是他第一次看苏熙和傅越泽斗智斗勇,但结果都很惨烈,他心脏不太好,只祈求苏熙能快快上车,将他们送到机场,他就逃出生天。至于他们两人,爱怎样就怎样,不关他的事了。

    只是苏熙怎么可能上车呢?

    苏熙缓缓弓了一下身子,上司和下属的界限泾渭分明。

    “傅先生,想必陆经理已经告诉您,我因为私人原因请了一周的假,恐怕不能和您一起去法国,您看……”

    话都没说完,从车里伸出一只手,直接将苏熙拽了进去。

    “嘭”的一声,车门闭合。

    “开车。”傅越泽将挣扎不已的苏熙按在怀中,冷冷说道。

    傅越泽这个流氓!

    绑架犯!

    十万英尺的高空,苏熙瞪着傅越泽,心中狂乱的叫嚣。

    傅越泽却根本理也懒得理她,将她逮到飞机上以后,就开始埋头翻阅手上的文件。

    “先生,请问您还需要喝点什么?”

    又来了!

    这一幕何其熟悉!

    苏熙着恼的视线咻咻射向美丽的乘务员小姐,和六年前不同的是,她这次一点睡意也没有!

    或许是苏熙的视线实在太过渗人,又或许是英俊帅气的先生实在太过冷冰冰,这已经是她来这里的第三次,他竟然一点回应也不给,总之,乘务员小姐灰溜溜的收起托盘,终于离开这里,朝别的地方走了。

    “还是和以前一样。”傅越泽抬首,唇角微勾,他笑着叹道,根本无视苏熙的愤怒,伸手抚摸苏熙的头,像是安抚小猫小狗那样,“好了,别和那些女人生气,我答应你,除了你,我不会看别的女人的。”

    说得好听!

    不不。

    你看不看别的女人关我什么事啊!

    简直莫名其妙!

    苏熙怒。

    “不要顾左右而言他,傅先生,你不知道你已经构成非法禁锢他人限制他们人身自由的绑架罪了吗?信不信我下了飞机就去告你!”

    苏熙真是快被傅越泽的无赖行径给打败。

    她说不来,他竟然直接绑架她上飞机,她的儿子她的工作她的生活他一概不管,他到底是怎么长大,才会这样霸道强势,做什么事情都不管不顾,只凭他自己开心?

    自私!

    无理!

    苏熙眼里跳动着怒火,嘴巴也不饶人。

    “只要你能找到人受理,随你意,只要你高兴。”傅越泽微微一笑,说道。

    苏熙真是被他噎得说不出话来!

    索性不理他,扭头就往窗外望去。

    被人限制人身自由又上诉无门的人最没人权,最可怜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