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舞舞 作品

第三十八章 我来是因为一个女人

    “苏小姐?”南宫静疑惑的看向苏熙,又看了看傅越泽,他们两人认识?

    难怪……那孩子喊泽傅叔叔。

    南宫静又看向苏熙身侧的两个小孩,他们和泽长得这样像……

    傅越泽嘴角微勾,看向南宫静,“你们也见过的,你还让她每天早上给我准备一杯牛奶。”

    “啊!”听傅越泽这么一提醒,南宫静愣了,不信的看向苏熙,“苏经理?你是豪宇酒店的……苏小姐?”

    她印象里面的苏经理古板又老土,哪里有一丝半点眼前女人的气质与美丽。

    被傅越泽戏弄一般的灼热目光打量得身形微僵,苏熙微微一笑,落落大方:“是的,南宫小姐,我们曾经在酒店有过一面之缘。”她的态度谦恭却不卑微。她所在的行业是服务性质,被很多人瞧不起。但这些年在儿子面前,她从来都把握分寸,待人遇事不过分热切,但也不会太拒人于千里。

    “傅叔叔……”

    这时,苏梓轩不甘被冷落,在苏熙的怀里,又一次望着傅越泽巴巴唤道,声音有点可怜兮兮。

    傅叔叔那天抱了他很久呢,除了妈妈,他从来也没被人这样抱过,但是现在他长大了,妈妈抱他会累,他很乖,会自己走路都不让她抱的。

    苏梓轩挣脱苏熙的怀抱,跑到傅越泽面前,“傅叔叔,我好想你呢,你有没有想轩轩?”

    他张开小手,踮起脚尖上举,可即使他这样努力,他也只能到傅越泽的腰际,距离傅越泽有力的双臂很远很远。

    “轩轩!”苏熙心中骤然一紧,伸手将他捞回来自己的怀里。看到苏梓轩竟对只有一面之缘的傅越泽这般渴望,真是百味杂陈,她以商量的语气安慰道:“傅叔叔要陪阿姨逛街,我们不要打扰他们好不好?你不是很喜欢喜洋洋吗?让宸宸陪你去和喜洋洋玩好吗?”

    苏梓轩看看傅越泽,再看看苏熙,最后将视线转向一直未出声的苏梓宸,抿了抿唇,最终点了下头,“好吧。”

    最后再依依不舍的瞧傅越泽一眼,傅越泽却眯着眼直直盯着苏熙,并未看他。晶亮的眸子里闪过一丝黯然,这才牵起苏梓宸伸过来的手,转身到几步之遥的喜洋洋那处跑去。

    “没想到他们竟然是苏小姐你的孩子,苏小姐真是好福气。”见两个孩子跑远,南宫静才收回思绪,微笑说道。她的笑容完美,仿佛经过精雕细琢一般,多一分过于热情,少一分不够诚意。

    “南宫小姐您夸奖了。”对于这样的恭维苏熙已经司空见惯,微微一笑后,将头转向傅越泽:“傅先生,今天很抱歉打扰您和您的未婚妻,孩子不懂事,希望您不要放在心上。”

    这些时日缓缓积累起来的默契和熟稔在他的未婚妻当前,仿佛瞬间化成灰烬,苏熙客气又有礼。

    苏熙不由得猜想,傅越泽放她两天假,难道是因为南宫静要来,避免外人打扰?

    傅越泽眼底划过一丝不悦,双眸微眯,伸手揽过南宫静的腰肢,道:“孩子不懂事是当妈妈的过于放任,在家教方面,苏小姐还是要多费心。”

    “泽!”苏熙浑身一僵,就连南宫静也讶异于傅越泽这样重的语气,她略有些尴尬,朝苏熙笑道:“苏小姐,你不要介意,泽有时候就是……那个,其实相处以后就会知道,他人很好的。”

    “没,没关系。”苏熙连忙摇摇头。她的心从见到他二人开始,就闷闷的发胀发疼,她以为她和傅越泽关系算不上好,但至少已经可以和平共处,但现在看来,明显是她想多,傅越泽怎么会把她们这样小小的酒店经理看在眼里?分分钟把过于乐观的她抽回原型,傅越泽说出这样的话,显然一点也不在意她的感受如何,苏熙的心口越发的疼了。

    难道她生病了吗?该不会是劳累过度吧?苏熙按住自己的胸口,心脏的位置强而有力的跳动,似乎和往常也没甚不同。脑袋里闪过无数念头,一秒钟都不想在这两人的面前多待。空气沉闷,让人难受得紧。

    “今天打扰你们,在外逛了一天,时间不早,我就先告辞了。”说罢,苏熙转身就朝着两个孩子走去,背影匆匆。

    “泽……”南宫静望着苏熙越走越远,还想说点什么。傅越泽认识苏经理并不奇怪,但他怎么会认识她的儿子呢?苏经理的儿子好像很喜欢泽和泽很熟的样子?好奇怪的感觉。南宫静有很多的话想问,但面对傅越泽,却又问不出口,也不敢问出口。

    “走吧。”傅越泽直接打断她的话,压下了她所有的念头,脸色沉冷,揽着她的腰举步便走。

    一直到出了商场的大门,南宫静的头还若有似无的往回望向那个即便扎个简单的马尾也美极的女人,和她的两个长得和傅越泽过分相似的孩子。漂亮的女人放在泽的身边不安全,尽管泽的女人很多,但南宫静也绝不会想自己亲手为他多添上一个。这也是当初为什么在酒店见到正装打扮不出色甚至有点土气的苏熙时候,她感到满意,一口就答应让苏熙来照顾傅越泽的原因。

    可是……

    世界上怎会有这样凑巧的事?

    那个女人,难道真的仅仅只是一个酒店经理吗?

    摘下眼镜,她竟然这样漂亮。她和泽,以前真的毫不相识?

    “在想什么?南宫大小姐,一晚上都看你心不在焉,难道你不欢迎我,还是不开心我打扰你和越泽的二人世界?”

    晚餐过半,贺静宇端着酒杯笑着打趣。

    南宫静猛的回过神,先看了眼坐在自己身边的傅越泽,见他脸色如往常漠然,正在切牛排,对贺静宇的话不甚关心,心中才微微将提起的一口气放下。

    “怎么会?静宇你能百忙之中抽空和我们吃饭,我高兴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不开心?”南宫静笑道。她的笑容真的很美。算下来,自她和傅越泽订婚后,便认识了贺静宇,他们也算是有四年的交情,贺静宇对她有一定的了解。

    他微微一笑:“不是不满意我,那……就是不满意越泽咯?”挑拨离间这种事情,贺静宇常做,而且还是做得正大光明,一点也不掩人耳目。

    语毕,南宫静娇嗔的瞪他一眼,傅越泽放下手中的刀叉,用纸巾擦拭了嘴唇,伸手揽过南宫静的肩,直接在南宫静的耳际亲吻了一记,一双冷沉深邃的眸子静静的看向贺静宇。

    没想到傅越泽竟然会这样做,大庭广众的,南宫静俏脸微红,娇嗔喊道:“泽!”

    看他俩那样,贺静宇受不了的举高右手:“好,我错了。你们俩适可而止。”明明从来斗不过傅越泽,还要屡屡再试,越挫越勇,贺静宇从小到大,对赢一次傅越泽这件事已经有了很深的执念,即便是口头占上风这样的小事。但很遗憾,没有一次让他如愿。

    “对了,你这次来b城做什么?前阵子不是才来视察了工作,如果我没记错的话b城你上次也是第一次过吧?”南宫静好奇问道。

    贺静宇微笑的神色一顿,眼里迅速闪过一丝黯然,不自觉的将目光转向傅越泽,傅越泽脸色平静,目光沉沉,和以往也没什么不同。但贺静宇却莫名的觉得,傅越泽好似已经看穿他。

    也是,从以前到现在,他有什么能瞒得了傅越泽?傅越泽那个人,这么多年的交情他还不了解吗?从来只有他不想知道的,没有他不会知道的。

    他迅速的笑了一笑,主动招供:“我来是因为一个女人。”果然,看到傅越泽的眸子微眯,贺静宇顶住压力,“我现在只能说这么多。”说罢,他就拿起酒杯往嘴里送,装死。

    没错,他还是不能放弃,也不想放弃。即使知道不可能,他也想亲自见一见那女人。这么多年,他想她已经想得快发疯,每每夜里梦到的都是她,睁开眼,却是无尽的孤独寂寞与茫然,这个没有她的世界,他已经忍受得够久。他来,只是想见一见那个女人,即便,她只是长得像她而已。不过没关系,只要……只要长得像,见一见,也是好的。

    他没有和傅越泽争抢她的意思,但在傅越泽的冷冽的目光下,他还是缓缓的别过了头。

    南宫静听他这么一说,反倒是讶异的睁大的美目,这些年贺静宇是怎样过来的,身为傅越泽未婚妻的她很是清楚,所以,现在贺静宇说,他来是因为一个女人?

    她没听错吧?

    “你找到她了?”南宫静直接忽略掉贺静宇后面的那句话,好奇又略有些激动的问。这么多年,那个女人似乎已经成了他们这几个人心里共同的寻找。不为别的,只是好奇,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让优秀如贺静宇忍受孤独忍受寂寞,一直一直的想着她,念着她,寻找她。

    “可是如果你找到她,静怡要怎么办?你们都快订婚了。”很快,南宫静又抛出第二个问题。

    贺静宇只能苦涩一笑。

    “不,我没有找到她。”他看向傅越泽,似是保证,又似是坚定自己的信念一样说道:“她……只是长得像她而已,我只想见一见她,没别的意思。”

    南宫静失望又了解他的感受般,点点头:“这样啊。”

    这句话说完,两个男人都沉默了。不约而同的,他们都拿了酒,在空中碰了下杯,一口喝下。

    这是只属于两个男人之间的心照不宣和默契,南宫静看不懂。

    明明这两个人一起经常吃饭聊天喝酒,这次气氛怎么这样剑拔弩张?

    但再看看,这两个男人却又都和往常一样,闲适的开始聊起天来。

    南宫静觉得一定是她今天受到了刺激,想得太多。

    她为两个男人满上酒,说道:“静宇,你今天在这里等我们没和我们一起去商场真是可惜,我和泽见到一对双胞胎超级可爱的,他们的妈妈,还是你们酒店的员工哦。”

    南宫静不着痕迹的朝傅越泽看去一看,暗自打量了一下他的神色,见他没什么异样,又道:“还记得在会所门前出车祸的双胞胎吗?就是他们两个呢。”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