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舞舞 作品

第三十六章 下周和我去出差

    “不要啊,妈妈……”苏梓轩哀嚎,转头看向全程安安静静一直不说话的苏梓宸:“宸宸,你快把胡萝卜拿出来啦。”

    苏梓宸抿抿嘴巴,看看苏熙,再看看胡萝卜,手是很想伸进去,但是他又不敢,有时候妈妈会很专制,特别是在吃的方面,他们两个小孩子的话根本不会听,撒娇闹脾气也没用。

    苏梓宸将头转向这里唯一可以改变妈妈决定的人,这短短的时间里,他一直在注意他和妈妈,他看出来妈妈对他很客气,甚至有点怕他,如果是他说出来的话,妈妈肯定会听的。

    苏梓宸走到傅越泽身边来,决定先化‘敌’为友,临阵倒戈:“叔叔,你喜欢我们的妈妈对吧?如果你帮我们把胡萝卜放回去,我和轩轩都会感激你的哦。”他小声的用只有他们自己听得到的声音说道。为了个胡萝卜,苏梓宸小朋友也把自家妈妈给卖了。如果苏熙知道,她的终身幸福还没个胡萝卜重要,她肯定要无语问苍天。

    听到苏梓宸和他说的话,傅越泽诧异的挑起了眉头。

    这个小孩很聪明。

    聪明得过分,出乎他的意料。一点也不像是只有五岁的小孩,胆量极大,甚至敢跟他对视,要知道他的那些下属,到现在为止都不敢和他对视超过三秒,而他竟然做到。

    其实胡萝卜这种食物他也很讨厌吃。

    深恶痛绝。

    但他长这么大年纪,早就已经学会了隐藏和假装。不喜欢的东西,只要不作用到他的身上,直接可以无视。所以刚才苏梓轩让他帮忙求情的时候,他没有开口。

    可是这个苏梓宸……

    傅越泽一点也不拖泥带水,修长的手伸出,将胡萝卜放回原处。

    在苏熙目瞪口呆之下,傅越泽淡淡道:“胡萝卜难吃,我不喜欢吃。”

    十分的理直气壮!

    “耶!叔叔万岁!”苏梓轩高兴得大声欢呼,抱着傅越泽就重重啵了一口。

    傅越泽眉头微皱,有些嫌弃。

    小孩子的口水,真是脏。但也没有伸手去擦。

    苏梓宸看傅越泽这么利落的出手,心里也是开心的,看傅越泽都没刚才那样敌视,甚至有些欢喜。所以说,那些来自小孩子的喜欢,理由都是那么的乱七八糟莫名其妙,连智商高如苏梓宸也不例外。

    苏熙看傅越泽轻易的赢得孩子的喜欢,甚至防心重如苏梓宸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显露出接受他的痕迹,心里真是百感交集。

    瞪着被傅越泽放回原处的胡萝卜,苏熙很无语,但她又不能和傅越泽作对,也不敢!唉,她这个酒店经理当得实在是太没尊严。

    不敢将不满的情绪表露在外,心里恨恨的瞪傅越泽无数眼,感觉众叛亲离被儿子们抛弃的苏熙转身推着篮子往卖排骨的地方走。

    谁管你喜欢不喜欢啊!

    你又不在我家吃饭!

    不要这么自作主张好吗?人家家里吃什么也要管。

    苏熙在心里腹诽,为自家儿子这么容易被收买感到愤愤不已。

    接下来的日子,顺利得不可思议。几乎让苏熙以为傅越泽变了个人。他不再找苏熙的任何麻烦,相反的,出入都带她,对她礼遇有加,与法国集团的合作案中,直接让她充当翻译,对她委以重任。无论是在酒店还是在外,少了傅越泽的刻意挑刺和冷脸,苏熙游刃有余,过得十分快活。

    唯一让苏熙感到无奈的是,明明自家儿子才见了傅越泽一次,仅仅逛个超市的时间,居然念念不忘,每天都要提上两遍长得超帅的叔叔怎样怎样,问他们什么时候还能再见?

    苏熙每每都只能搪塞过去,多来几次,偶尔她看傅越泽的目光里都隐隐带着怨念。

    她才不会承认今天早上她终于被儿子口里的傅叔叔给问烦,深刻怀疑她的儿子心中的地位是不是已经下滑!

    “傅先生,您今天的早餐已经准备好,可以就餐了。”清晨,一缕阳光洒向室内,苏熙对傅越泽恭敬的说道。从前几日傅越泽知道苏熙会做饭开始,傅越泽的早餐就交给苏熙一手操办,酒店花高价聘请的名厨不合胃口,偏偏要她这个外行来显身手。

    今天是熬的粥,配上几样点心蒸蛋和水晶虾饺,苏熙不是不会美式早餐,但她向来对国内的餐点情有独钟。很奇怪的是,对于她做什么给他吃,傅越泽竟然也从未曾有过意见,都是她做什么他就吃,很是捧场。

    傅越泽坐到餐桌前,对着桌上放着的一杯牛奶,挑眉。

    “傅先生,多喝牛奶对身体好。”苏熙低头敛眉解释道。

    朝夕相处多日,苏熙对傅越泽有多讨厌牛奶这种饮品有了很深的认知,她家的儿子们不喜欢喝牛奶,傅越泽完全是升级版,他甚至不允许牛奶出现在他的视线范围,一看到就脸色冷沉,比她家的必须听妈妈话喝完牛奶的儿子们更胜一筹。

    苏熙在将牛奶摆上餐桌的时候,就已经做好看傅越泽冷脸的准备。

    奇怪的是,她却一点也不害怕傅越泽会生气,他们相处如此融洽,这在几天前还是苏熙不可想象的一件事。难道她自己也被儿子附体,胆大已经可以包天?

    谁料傅越泽却淡淡瞥了苏熙一眼,默默吃完早餐后,皱着眉将牛奶一饮而尽。喝完后马上擦拭嘴唇,那极度忍耐与不喜的表情和自家儿子说有多像就有多像。苏熙不禁看得微微愣住。

    其实傅越泽和儿子们长得像,苏熙早已经发现,只是两者之间根本不可能有任何瓜葛,苏熙便没往深里想,只是近来常常会看傅越泽看呆,举手投足总觉得在看儿子们长大后的翻版。儿子们长大后像他?这简直就是个悲剧啊!

    苏熙赶紧摇摇头,制止自己再想。

    “明天餐桌上,我不希望再出现我不喜欢的食物。”傅越泽吃了这么大的亏,怎么肯罢休?他走到苏熙的身边,伸手便勾住了苏熙的腰,将苏熙揽进怀里,不悦道:“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

    与傅越泽相处融洽,却仍然有一件事让苏熙备受困扰,那就是来自傅越泽的时不时的亲密暧昧,动手动脚!

    这个登徒子!

    苏熙早有防范,猛的一退,从傅越泽怀里逃出,“傅先生,我……”也是为你好。天天有酒宴,伤胃又伤身,早上起来还要喝咖啡,身体怎么受得了?

    只是苏熙的话还没说完,傅越泽的手机铃声已经响起。

    傅越泽拿起手机,看到来电显示后不着痕迹的瞧苏熙一眼,“喂?”一边说话,一边转身走往落地窗前。

    苏熙看傅越泽接电话,没空找她麻烦,更不会再听她解释,她乐得清闲,马上就要出门,苏熙趁着傅越泽接电话的空档,手脚麻利的开始收拾桌面。

    “你要来a城?”

    傅越泽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苏熙隐隐约约听到一点。

    “什么时候?”傅越泽的眉头微微皱起,对着电话那头的人问道。

    “恩,就这样。”

    挂断电话,傅越泽的表情已不似刚才,眉头微拧。

    苏熙将餐碟收进厨房,待会他们走后会有专人来打扫房间,洗净擦干。苏熙天天跟着傅越泽出门,很多房间打扫上的事情都是由酒店别的服务生来做。

    “走吧。”待苏熙从厨房出来,傅越泽已经准备好出门,说道。

    法国那边的合作方案已经敲定,并在昨天签约,坐在车上,傅越泽递给苏熙一张支票。

    这举动太过突然,苏熙吓一跳。

    “翻译的酬劳。”傅越泽说道。

    “这……”苏熙从开始到现在就没想过酬劳的事,有点迟疑着该不该接受。

    傅越泽挑眉,“怎么,嫌少?”冷声问。

    喂,她看都没看到底多少钱,怎么会嫌少?!

    苏熙无语了一把,人家要给她干吗不接?她辞职后要回a城新的工作还现找,孩子读书,找住的房子处处都要钱,她正愁着钱不够用呢。

    伸手接过,将支票放进随身的包包的时候,不小心瞅了一眼,20w……

    平时她接翻译的活顶多一两万,还要花个十天,我家里有两个孩子,不能出差那么久的。”

    事实上,就是出差两天她都不会愿意,更别说这一去就是一个星期。

    傅越泽早想到她会拒绝,又说道:“先别急着拒绝,和凯文的合作方案终稿是你做的翻译,这趟去法国,我不希望翻译换人,出差的酬劳是刚才给你的三倍,一周时间而已,如果同意,明天开始放你两天假陪孩子,下周一再汇合去机场。”

    三倍……

    那不就是六十万?

    只一周时间而已……

    这个诱惑对苏熙来说不可谓不大。

    六十万加上这次傅越泽给她的二十万,加点钱她可以在a城的三环附近买一套很好的房子,这样就不用租房子住,而且孩子们都可以有自己的房间了。

    八十万,对很多年前的苏熙来讲,是一个多么不屑一顾的数字。

    只是这些年过去,她已彻底的为五斗米折腰。

    “儿子……”酝酿了一天,苏熙都不知道要如何对自家儿子讲,晚饭过后,苏熙将碗筷洗好出来,苏梓宸和苏梓轩双双窝在沙发上,苏梓轩看动画片,苏梓宸作陪顺带用平板电脑看财经新闻。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