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舞舞 作品

第三十四章 傅先生,你比女人还八卦!

    “我刚才表现得怎么样?”会议整整开了三小时,出了会议室,苏熙迫不及待的问傅越泽,她实在是太畅快,尽管会议已经结束,她的心里依然激动澎湃,原来做口译竟然是这么有意思的事,被巨大的满足自豪感冲昏头的大脑的苏熙出门便问傅越泽,欲向他求表扬。

    话出口了,苏熙才觉得不妥,笑脸微僵。

    “还不错。”傅越泽眼里带着笑,嘴角扬起,事实上,从会议里他看了那份邮件过后,他的心情犹如坐过山车,狂风骤雨转晴不过一瞬间。

    什么?

    她没听错吧?!

    傅越泽竟然表扬了她?

    或许是潜意识里并不认为会得到傅越泽的回答,所以当傅越泽真正的给予正面的赞美时,苏熙瞪大了双眼,有点不能相信。

    “你这么厉害,你老公应该很优秀吧?”傅越泽话锋一转,用谈论天气一样随意的语气问道。

    老公?

    苏熙又傻了……

    她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自己嫁掉!

    “我……”苏熙觉得有必要解释解释,但是和傅越泽谈自己的私人问题,这感觉真的很怪异!

    “你平时工作那么忙,经常不回家,难道你老公不介意吗?”没等苏熙回答,傅越泽又问。

    “这个……”

    “你上次说你有两个小孩,我看你好像根本没时间带他们,都是你老公在家带吗?”

    苏熙:“……”

    干嘛一直老公老公老公个不停啊!

    苏熙真的败了!

    傅越泽怎么也这么八卦?完全不像他!

    每听傅越泽多问一句,心虚就多一点,她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心虚!其他都没关系,听到家里两个宝贝都是她传说中的‘老公’带,没一点半点她的功劳,她真的忍不住了!

    喂,说其他都可以,但为什么要扯小孩?从小到大,都是她手把手带大,多少心酸多少眼泪,儿子是她的,全是她的!根本跟其他男人没半点关系好不好!

    真是叔可忍婶不可忍!

    “我没有结婚我没有老公,你不要再一直问问问不停了。”被惹恼的苏熙又一次忘记今天早上才发过的誓言,狠狠瞪犹自气定神闲的傅越泽一眼,态度恶劣:“我的儿子是我一个人的,跟男人没任何的关系!别人家的家事你问那么多,傅先生,你不觉得你比女人还八卦吗?”

    说罢,她转身就想走。

    她再也不要再在这里待下去了!傅越泽简直莫名其妙!

    “呵呵……”

    在这种愤怒时刻,竟然还听到傅越泽的笑声。

    苏熙猛的回头,看傅越泽笑得欢快极了。眉眼弯弯的,丝毫没有掩藏他的开心,真是该死的帅呆!

    苏熙眯了眯眼,猛然想起自己的举动很不合时宜,她竟然又和傅越泽对着干?怎么就这么冲动呢!心里暗暗有些后悔。但看傅越泽心情竟然这样好,想想这几天的相处,不得不说,这傅越泽的笑点和怒点都是这么与众不同,实在看不惯他这么开心,或许是潜意识里面感觉到傅越泽此刻对她莫名其妙的纵容,她骂了他,他居然没有发火,居然还很开心,多么的奇怪?苏熙恶从胆边生。

    她一步步走近到傅越泽面前,傅越泽带笑的眼一直看着她,看得她心虚虚的。

    “傅先生,我这次帮了您,晚上我不回家的话,我两个孩子没人照顾,我很担心。今天晚上我能否请假?不不,我的意思是,和您朝夕相处了两天,我发现您根本没有要带贴身管家的必要。还是和以往一样,两人换班轮值为您服务,可好?”

    此时不问更待何时?趁热打铁!

    傅越泽听苏熙说完,似笑非笑:“苏经理,你是不是以为做好了一次翻译,就可以用来当做筹码来和我谈条件?”

    事实上她是这样想的没错啊!

    但是她怎么可能承认?她又不傻。

    “不是的,傅先生。”苏熙摇头否认:“我只是觉得我能力不够,不足以胜任这份工作,或许两个人会比较好。”

    “哦?”傅越泽笑:“想我答应也不是不行,但是……”傅越泽看向苏熙,闭口不言。

    “但是什么?”苏熙看事情有望,傅越泽却不说下去了,心里着急,问道。

    “先说点好听的来听听。”傅越泽说。

    好听的?

    “傅先生,其实我很早以前就知道您了,一直听说您长得超帅为人又特别好,我前几天终于见到您,果然和传言中的一模一样,傅先生,前两天是我不对,我不该和您作对,您就大人大量原谅我吧?傅先生您为人这样好,肯定不会放在心上的,对不对?”

    苏熙第一次发现她竟然可以谄媚到这种地步!谄媚之余还不忘道歉和解。

    原来她还有这种天分!真是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被苏熙夸得身心愉悦。

    其实即使苏熙不主动开口,他也是要和她和解的,但是这话她自己说出来,不是更好了吗?

    傅越泽微微一笑,看苏熙那碍眼的黑框眼镜都觉得傻傻的透着可爱。

    “回去照顾小孩是可以,但是除了你,我并不需要其他任何人。”傅越泽说道:“每天我会让司机开车送你回去,第二天早上再接你过来,但是白天你还是必须乖乖待在我身边,这样的答案,你满意吗?”

    满意吗?

    必须满意啊!

    比想象中好太多!她顶多以为她能争取到更多的假期照顾儿子而已,现在只除了白天上班时间,晚上都是她和儿子们的,和以前一模一样,有什么值得挑剔?

    至于晚上傅越泽有没人照顾……

    关她什么事啊!

    苏熙点头,笑容满满:“谢谢傅先生,傅先生您人真好。”

    原来傅越泽喜欢听好话,那她就多说一点,反正只要张嘴就可以,又不要钱!

    此刻的苏熙已经完全视曾经的她看得无比重要的脸面为无物。

    面子是什么?

    能当饭吃吗?

    并不能。

    还是回家带两个儿子要紧!

    她却不知道,傅越泽已经为了她洒了个大大的网,只等她乖乖落网,日后任由她百般挣扎依然无法逃脱,只能在那个名为傅越泽的网里痛苦不已,慢慢窒息。

    她也不知道,他从来不喜欢听好话,只是因为说的这个人是她,他才爱听而已。

    “总裁,这是苏小姐的个人资料。”吃过午饭回到办公室,特助将今天早上傅越泽打电话下午就要的资料呈上。

    “恩。”傅越泽接过,特助退了下去。

    这份资料比早上贺静宇发到他邮箱里,用手机看的那份个人简历要详尽很多。

    从苏熙到b城以后,怀孕产检,生下双胞胎,在家带孩,钱用完到酒店工作,遭遇骚扰,人际关系,医疗记录,等等一切,甚至附上各个阶段的照片。

    只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特助便交上这样一份内容丰富的资料来,效率不可谓不高。

    傅越泽垂眸,一页一页的翻看,苏熙就在总裁办公室之外,她这些年吃了不少苦,却活得这样坚强。她本是苏浩川的女儿,千金大小姐,却租住在一个七层的旧楼里,没有电梯,没有空调,她本该尽享优越的物质生活,却为了孩子,放弃了一切,做起服务别人这样低贱的工作。

    傅越泽手里拿起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两个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孩子对着镜头,一个别扭不耐烦的酷着小脸,一个脸上漾着甜甜的笑容。

    傅越泽双眸微眯,这两个孩子,他好像在哪里见过?

    正在这时,傅越泽的私人电话响起。

    他的私人电话只有鲜少几个人知道,他接通,里面传来贺静宇的声音。

    “越泽,你今天早上让我查的人……”贺静宇的声音听起来有点迟疑,“简历你看过了吧?”

    傅越泽一愣,贺静宇今天早上传资料给他以后,他就没和他再联系,他打电话过来,就是为了问这件事?

    “已经看过了。”傅越泽说道,想起昨天发生的一切,他都为自己的莽撞和怒火中烧莫名感到好笑,手按太阳穴接着便说:“本来我还以为她已经结婚,看到你发的简历才知道我误会了。”

    他当时听她说话以后,早就已经气得理智全无。

    那份个人简历,配偶栏上面明明白白写着两个字——未婚。

    “你和她才刚认识吗?”电话那头,贺静宇又问。

    傅越泽不由得眉头一皱,今天贺静宇是怎么回事?竟然会对这种事情感兴趣了?

    不过对于贺静宇,他也没什么好隐瞒:“几年前就已经认识了。”只是被她跑掉。说起来,和贺静宇的遭遇还有点相似,同样是看中的女人跑掉,也同样是六年前。

    “她以前就叫这个名字?”贺静宇早上从电脑里面调出苏熙的资料以后,就一直发愣到现在,连午餐都没去吃,简历上只有一张小小的三寸照片,可被他放在心里八年的女人,贺静宇怎么可能不认得?除去那副眼镜,把头发放下,完完全全和她一模一样。

    苏熙。

    苏若熙。

    只一字之差。

    是她吗?

    会是她吗?

    这个问题一直在贺静宇的脑子里面来来回回,让他不能思考。

    最终抵不过内心的煎熬,他给傅越泽打了电话。

    “你问这个干什么?”男人独有的占有欲让他们对一切窥觑自己女人的男性生物报以敌意,敏感的察觉到贺静宇语气里的不对劲,傅越泽没有直接回答,皱眉反问道。

    那头,贺静宇落寞的低低一笑,“那个我找了六年的女人,她和这个女人长得很像。”

    他的手轻轻在那张一寸照片上摩挲,缓慢而轻柔。

    这个女人,没有结婚,但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虽然长得像,名字也像,但她怎么可能是她呢?他不过是太想念她,太想再见她,才会随便见到一个像她的人,都那样激动不已。

    “哦?”傅越泽眉目微拧,那个女人对贺静宇是怎样的存在,没有人比身为他至交好友的他更清楚。

    “她叫什么名字?”傅越泽问道。

    “苏熙。”贺静宇叹一口气,终于将深深埋在心里隐瞒了六年的名字告知:“她的名字叫苏熙,和你查的这个女人,只差了一个字。”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