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舞舞 作品

第三十三章 帮我查一个人

    “静宇,帮我查个人,尽快把资料发我邮箱。”趁着苏熙收拾房间之际,在客厅里的傅越泽站在落地窗前,打电话给贺静宇说道。

    贺静宇那边正坐在车里,准备上班,他的旁边是莫怡安。她脸上的笑容从清晨睁眼那一刻就停不下来,看贺静宇的双眼里满是柔情。

    昨夜参加酒局,贺静宇喝多了,她送贺静宇回家,结果……

    想到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莫怡安的心仍然狂跳不止,又是羞又是甜。

    她终于将完整的她交给了贺静宇,她盼着这一天,盼了近二十余年。

    “怎么?你傅越泽要查的人,还用得着我帮忙?”贺静宇握着莫怡安的手,一边微笑着说。

    “是你酒店的人。”傅越泽对贺静宇的调侃没丝毫反应,连语调都没变分毫。他已经打电话让他的人去查,但既然苏熙是豪御的员工,从贺静宇手里拿基本资料会更快一些。

    一听是他酒店里面的人,贺静宇来了兴趣,“男人还是女人?”略有些八卦的问。

    傅越泽手指抵着眉低笑了一声,有些自嘲。

    “女人。”

    一个非常难搞,需要从别的男人手里抢过来的女人。

    “你换女人如换衣服,现在竟然把主意打到我们酒店的员工头上。”话虽这么说,但贺静宇的语气里可没有半点的不悦之意,反而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笑了,“看来你对这个女人还挺用心。说吧,名字是什么?”

    这些年,傅越泽对于女人是什么样的态度,作为他的老朋友的贺静宇再清楚不过,这还是第一次他把一个女人的事情摆在他的面前,要他帮忙。举手之劳而已,他怎么可能不帮?

    “我把名字发你手机上。”

    傅越泽这边说了这句话,便不再理会贺静宇,直接挂了电话。

    这时候苏熙刚好从房间走出来。

    他朝她淡淡瞧了一眼,在手机上打了几个字,点击发送。

    “走吧,去展销会。”

    一手握着手机,一手插进口袋,傅越泽神色如往常一般漠然冷肃,踏步便走。

    苏熙在后举步跟上。

    “静宇哥,傅先生找你有什么事情吗?”豪华轿车里,贺静宇挂断电话后,莫怡安好奇的问贺静宇。

    在贺静宇向莫怡安求婚之前,莫怡安只见过傅越泽寥寥几面,甚至连话都没说过,因为傅越泽名声太盛,她习惯性的称呼他为傅先生。

    贺静宇微微一笑,“问我要酒店里一个女员工的资料。”说着,手机提示收到短信的声音响了。

    贺静宇打开一看,一条信息里面只写了一个女人的名字,其他多余的一个标点符号都无。标准的傅越泽干净利落简单粗暴的做事风格。

    “哦,是谁呢?他现在还在b城吧?那里豪御的员工我大半都熟,说出来听听,我说不定还认识呢。”

    一听说傅越泽要查一个女人,还是她待过两年的b城豪御酒店的女人,莫怡安一下子来了兴趣。

    贺静宇看着手机里的名字有点发愣,闻言转头,微微一笑:“还是我自己来吧,越泽应该不会喜欢他的私事被太多人知道。”

    “哦。”听贺静宇这么说,莫怡安心里说不出的失望。

    他不愿意和她分享他的生活。

    虽然他昨晚已经和她那样亲密,而且他们也马上就要订婚。但是许多时候,莫怡安却知道,贺静宇是把她排拒在他的生活之外的。这些日子他对她真的很好,几乎百依百顺,她说什么,他都同意,她要什么,他都会给她。但很多细节里,都透露着他对她的刻意。一切都像是在演戏,对她的好,对她的温柔,对她的笑容,那么的让她不安。

    今天早上起床,她因为终于成为他的女人心里欢呼雀跃得整晚没睡,可他睁开眼看到她躺在他身边时,眼底一闪而过的失望神色还是像锐利的尖刀一样刺中她的心脏,让她几近窒息。

    有时候她真的羡慕那个女人,能被贺静宇放在心里,那么多年。

    “不要生气,晚上我带你去吃大餐好不好?”贺静宇看出莫怡安的不愉快,诱哄着说道。

    莫怡安朝他扬起一抹笑,俏丽怡然:“今天晚上可不能喝酒了,你老喝很多酒,胃迟早喝出问题的。”关心又抱怨一样的说道。

    “好。”贺静宇眼角眉梢都是温柔,笑着说道:“都听你的。”

    “哦,还有件事。”莫怡安敲敲自己的脑袋,暗叹自己的健忘,这件事早几天就想要跟贺静宇说,结果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总是时机不对或是被她忘掉,她说道:“悦儿的爸爸六十大寿,邀请我们参加三天后的生日宴,你和我一起去好吗?”

    莫怡安知道,这些年一切有关苏家的举办的宴会,活动,贺静宇基本都不参加的。可这次是苏悦儿亲自给她发的请帖,她和苏悦儿是大学同学,苏悦儿大学毕业后就和年司曜结婚,婚礼隆重而盛大,而她则因为一直被贺静宇视而不见,太过伤心而跑去了b城。这几年,她和苏悦儿的联系一直没有断过,回a城这一年,她和苏悦儿经常相约一起吃饭逛街。

    贺静宇顿了半秒,他笑着说:“我和苏家的人不熟,就不去凑那个热闹了,免得扫你们的兴,你到时候自己去玩得开心点。”

    这还是自他们正式在一起后第一次他拒绝她的邀请。

    她真的想把他介绍给自己的朋友认识,上次干儿子出车祸,已经错过了熙熙,这次悦儿……他这样干脆的拒绝了。

    莫怡安笑着点头的同时,神色有些黯然。

    b城的展销会要开一个月,进驻的全是国际知名品牌,展销会上人声鼎沸,因主办方有效的管理,一切看起来次序井然。

    “总裁,凯文先生已经在里面等您,之前我们的合作方案基本敲定,只一些细节方面需要详谈。”

    傅越泽乘坐直达电梯,上到四楼。电梯开门,他的特别助理已经后在电梯口。

    “恩。”傅越泽朝他微微点了下头,径直往里走,苏熙紧跟他的后面一步之遥的距离。

    “如果顺利的话,凯文先生希望在这周之内能与我们签约,他定了三天后的机票回法国。”助理以傅越泽相同的频率的步调走在傅越泽身侧往后一点,接着又说。

    傅越泽没有说话,助理的表情有点着急,他直冒冷汗:“但是……”

    “但是什么?”傅越泽停步,转头看他。

    “我们的法文翻译今晨家中出了点意外,到现在还没赶过来,临时叫人恐怕也不专业……”助理头垂得比腰还低,他也是才接到电话不久,能找的人他都已经找遍,但b城他不熟悉,一时半会根本找不来会法语懂翻译的人。他已经明显感受到总裁的冷冰冰的不悦的情绪,如刺骨的寒风让他浑身发冷。

    “所以,你是在跟我说只要这场会议以后,我们就可以和凯文签约,但是现在这场会议开不下去,因为法文翻译没来?”傅越泽冷冷问道,锐利的视线直扫他身前的助理全身。

    助理躬身羞愧不语,腰弯到头都快点地。

    “你作为我的特别助理,这点小事都解决不了,其他的事我怎么能放心交给你?明天开始,你调回a城去,好好反省一下,是否还能胜任现在这个职位。”这个助理已经跟他三年,但傅越泽说话仍是毫不留情,话说完,却忽然将头转向苏熙,把苏熙看得一愣,只听他说道:“你的法语应该没全忘光吧?待会你来当我翻译。”

    话说完,也不给人说话的机会,直接就往前走了。

    苏熙都直接愣在那了。

    法语她会是会,她在法国留学了两年不是去玩玩的,而且近几年她也断断续续帮一个涉外公司和出版社翻译一些法文资料,法文书籍,但是她会法文这件事傅越泽又怎么会知道呢?就连酒店里的同事,都不知道呢!

    但也没时间给苏熙思考。

    “快点,拖拖拉拉,不要每次都让我提醒你。”前面几步之远的距离,大魔王傅越泽眉头又皱了起来,看苏熙的眼神很是不耐烦。

    苏熙心头一紧,今早才发誓一定要让他满意,这不是一个最佳的表现机会吗?做好了这件事,傅越泽一开心,就不会为难她了吧?

    毕竟她也算是帮了他,暂解他的燃眉之急。

    这么一想,苏熙心头一热,立马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快步走至傅越泽的右后侧。

    “待会你只需要将会议上双方说的话翻译一下,几项要点记下来,并不难。”进门前,傅越泽像是在给苏熙鼓励一样说道。

    不过他的声音还是冷冷的,语气还是冷漠的。

    其实这是苏熙第一次给人当面做翻译,心里确实有些紧张,结果跟她有仇一样总是看她不满的傅越泽竟然对她说出这样的话。她心头微松,抬头给傅越泽一个笑容。

    “恩,我明白了。”她会努力做好的。

    见到她忽而绽放的笑靥,傅越泽微怔了一下,“进吧。”他伸手,推开了会议室的大门。

    不得不说,在进来会议室之前,苏熙低看了自己的法语水平。

    就连傅越泽对她在会议上那专业的表现,都诧异的挑起了眉头。

    拜苏熙这几年来翻译那么多法文资料和法文书所赐,会议上一般法语中不会用到的专业名词,苏熙全部都知道,并且非常熟稔。她头脑灵活,记忆能力也很好,在前几分钟的适应之后,后面的会议进程里几乎能做到同步翻译,并且在适当理解之后只字不错的表达其意,这是很多专业的法语翻译都做不到的事情,而她一个临时拉来的救急人员竟然做到了。

    她的语调清悦和缓,语速不紧不慢,浪漫的法语从她的口中说出来,称得上是一种享受。

    会议进行过半,有一个私人邮件提醒,傅越泽拿起桌上的手机。

    总裁大人开小差,其他的人却讨论热烈,根本无一人发现。

    在看完手机邮箱里面的内容后,傅越泽将手机放下,扣至桌上。一直到会议结束,他的目光都紧紧跟随着苏熙,未曾有片刻离开。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