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舞舞 作品

第三十二章 这是我的私事

    长久以来的作息已经形成规律。

    凌晨六点气的事情,最好不要再自作主张。

    傅越泽本来气闷未消,可苏熙询问的看他,又让他心里涌起一股舒畅。遂点了点头,“去吧。”用格外开恩一般的语气说道。

    看着苏熙领着刘畅然离开的背影,傅越泽目光沉沉。

    将苏熙搂在怀里是那样的舒服,身心愉悦的满足感只有在苏熙的身上才感受到。他又怎么可能将她放开,再一次让她逃离他的身边?让她去到另一个男人的怀里,和除他以外的男人共度一生,光想想就让他嫉妒得发狂。

    结婚又怎样?

    有孩子又怎样?

    他只是要她而已,他对她兴趣那样浓厚,让他自己都感到惊讶。他不会放开她,直到他厌倦她为止。

    苏熙拿着门卡,给刘畅然另外开了一间房。

    “刘小姐,您就在这里等您的助理吧,如果没什么事,我先离开了,傅先生那里还需要人服务。”苏熙说道。

    “苏经理,你喜欢泽吗?”刘畅然却答非所问,她看向苏熙,就像是要将苏熙看穿一样,摇摇头,又说:“不,不止是喜欢那么简单,你爱他吗?你爱泽吗,苏经理?”

    苏熙眉头微蹙。

    喜欢?

    爱?

    傅越泽?

    哈,别说笑了!

    “刘小姐,如果您没有别的问题的话,请容我先行离开。”她真的不想再应付这些客人们的无理,一个傅越泽已经够让她心力交瘁。

    “苏经理,你不要逃避我的问题,你还没回答我。”刘畅然此刻却不依不饶。

    “对不起,刘小姐,私人问题我有权不予回答。”苏熙说罢,礼貌微笑一下,转身欲走。

    “苏经理,你别再装了,就算你不说,我也知道答案是什么。昨天晚上我看到泽进你的房间,凌晨的时候才出来。你现在看我的笑话,以后,你的下场也和我一样。”刘畅然在苏熙的身后说着,嘴角浮起冷笑,语气不无讥讽:“泽的未婚妻南宫静,你见过她吧?听说几天前她和泽一起来的b城,她那样厉害,可不是你一个小小的酒店经理就能应付的人。”

    南宫静?

    她厉害不厉害,和她苏熙又有什么关系。

    苏熙真是被这些人古怪的脑回路给逼笑,怎么不过几天时间,这些客人们都不约而同莫名看她不顺眼,做些为难人的事情?相较而言,以前那些要求多多举止奇怪,但都对她还算客气温和的客人们是多么的可爱?

    苏熙转头,端起职业化的笑容:“刘小姐,我的私事就不需要您为我来操心了,谢谢您那样关心我,感激不尽。”

    说罢,苏熙朝她点了下头,转身便走。

    “你!……”没想到苏熙这样难缠。刘畅然一个字呛在喉咙里不上不下,只能眼睁睁看着苏熙离开。

    昨天晚上傅越泽进了她的房间凌晨才出来?

    打电话让服务生将刘畅然的早餐送至刚开好的房间里,在两个房间之间的短短的路程中,苏熙的脑子里一直反复回荡着这个问题。

    “傅先生,请问您早餐想吃点什么?”

    回到总统套房,苏熙又变回专业管家,好似昨天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态度恭敬,语气亲切。

    傅越泽正在看财经报纸,闻言抬头看她一眼。

    “意大利面,煎蛋,起司面包。”

    说罢,又继续看报。

    傅越泽态度很冷淡,但苏熙心中微松一口气。这才是正确的顾客和服务人员相处的模式,真不知道前两天她怎么会将事情弄得那样糟糕。

    傅越泽这样的男人,绝对不能对着干,要顺毛捋。

    她不是一直都很清楚的吗?前两天竟然头脑发热和他作对,所以昨天才尝尽了苦头,以后一定要更顺从他才行。

    期望能顺利度过这一个月,一切都会变好的。

    “是的,傅先生。”心绪渐宽,觉着自己找着了和傅越泽相处之道的苏熙转身去点餐。她却不知,傅越泽早已打定主意,不再过分为难她,必定要将她留在他的身边,直到……直到很久以后。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