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舞舞 作品

第三十一章 故意刁难她

    “还有啊,那个年司曜……”可是意犹未尽啊,苏熙正欲再说,一个挺拔的身影却走至她的面前,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将她从凳上提起。

    “苏若熙,作为我的贴身管家,你们的酒店就是这样的服务态度吗?竟然转眼就不见人,需要我亲自来找。”

    抬头,就看到靠得超近的傅越泽的俊脸。他脸色沉沉,视线犹如千年寒光,冷声说道。

    年司曜!

    她都已经有老公,还对那个曾经的情人念念不忘?!

    这个三心二意,花心的女人!

    骄傲如傅越泽绝对不会承认,他现在正在为苏熙心里想着别的男人而恼怒不已。

    “我……”苏熙正要辩解。

    傅越泽厌烦一眼甩开她的手,撇开俊脸:“你不用跟我解释。”

    说罢,抬腿便走。

    真该死!

    傅越泽心里的愤怒又升级了不止一个档次。

    好不容易借由工作才平静下来一点的心情,再次濒临爆发的零界点。

    “泽,你怎么跑这里来了?我找你找了好久。”

    才刚拐了个弯,刘畅然便迎面而来,关心又略带撒娇的询问。

    傅越泽眼角的余光瞥见那个匆匆跟上来的黑色身影,才心头微松,抬手勾住刘畅然的纤细的腰肢,躬身便将唇覆上。

    火辣辣的法式热吻。

    刘畅然有些意外,但更多的是热情接受,苏熙站在傅越泽的身后不远处,正对着刘畅然,才开始刘畅然还有一些抗拒,亲吻这样私密的事情竟然遭到围观,可傅越泽既然都不介意,她这个当演员的,袒胸露乳,床戏都拍过,一个吻还怕人看吗?

    于是两个人越吻越投入,室内的气温徒然升高。

    苏熙反倒是比两个当事人还尴尬。

    不知道该走还是该留,但傅越泽刚才还对她发了火,她要是走开的话难保他又说些什么难听的话。

    只能垂头,眼观鼻,鼻观心,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场热吻终于结束。

    “走吧。”傅越泽清冷的声音里丝毫没有丁点的激动,眼里也是一番冷然寂静。

    反观刘畅然,气喘吁吁,脸颊绯红,身子全部瘫软到傅越泽的怀里,已然情动。

    “泽……”刘畅然软绵绵的靠在傅越泽怀里,这是她经历过的,最有感觉,最棒的亲吻。

    傅越泽冷淡的“恩”了一声,搂着她往凯悦的前门走去。走之前还扫了后方一眼,见苏熙在三步之远的距离紧紧跟着,才踏步而走。

    车上多了一个人,傅越泽和刘畅然在车后座调笑不已,车前座的苏熙和司机先生面无表情。

    这种时候他们也只能面无表情。

    谁让后面的两人动作太热辣太限制级,而他们却一个也得罪不起。

    车子到豪御酒店的门前停下,傅越泽搂着脸颊和嘴唇皆红艳,颈上和锁骨处比上车时多出几枚深浅不一的吻痕的刘畅然下车,他们在前,苏熙在后,一直到总统套房门口。

    苏熙上前去为他们开了门。

    傅越泽和刘畅然相拥着进去,苏熙站在门口,半晌也没有动作。

    “还不进来?”已经走到客厅的傅越泽,一个转身,皱眉说道。

    在他怀里的刘畅然没想到傅越泽会忽然转身,听出他语气里面的不悦,她跟着转回头,看着站在门口的女人。

    没什么特别,打扮古板老套,容貌也没什么出众,一时半会,看不明白傅越泽在生气什么。

    “傅先生,今天晚上您……”苏熙看一眼正在拿好奇的眼光打量她的刘畅然,在傅越泽皱眉冷视下轻吐一口气,女人在畔,说不定他一高兴就答应她了呢?苏熙说得小心翼翼:“您既然有别的事情,能否容我请个假,我家里……”有两个小孩在等她,没有看到她回家,他们不会乖乖睡觉的。

    苏熙话都没说完,傅越泽已经大跨几步将她拉进房间,“嘭!”的一声,将门甩得轰隆作响。

    “告诉你,你今晚上哪里也别想去!乖乖你在的房间里面呆着,我有需要的时候随时会叫你!”

    傅越泽拉着苏熙直接走到总统套间里专门为酒店员工准备的套间里,把她扔进去,又是“嘭!”的一声,门被傅越泽从外关上。

    “泽!”外面传来刘畅然惊吓的声音,还有小心翼翼又柔情蜜意的抚慰:“何必为了一个服务生生这样大的气,他们学历不高,素质也一般,和他们生气,只能气坏你自己。”

    没一会,传来刘畅然的惊呼:“呜,泽……”

    “不要在这里,泽……”

    “去房间啦,床上会更舒服一些……”

    “……”

    “嘭!”

    主卧的门被甩上,什么声音都消弭了,一切回归寂然。

    苏熙双手捂脸,刚才傅越泽拉她进来的时候,她摔倒了,半晌没有动弹,她缓缓坐起,靠坐在地毯上,泪水用手包裹不住,满溢而出,苏熙的肩膀不住的抖。

    委屈和屈辱像潮水一样向苏熙汹涌袭来,苏熙再也忍受不住。

    十余分钟之后,苏熙逼迫自己止住了眼泪,看看手腕上的表,已经晚上十点半。放在平时,两个小家伙已经睡着。但是苏熙却知道,今夜他们两个谁也没睡,他们肯定还在等她回家。

    苏熙用卷纸擦干自己的眼泪,又轻轻的打开门,走到外面去接了一杯水。主卧室的动静有点大,全是刘畅然似痛苦又似愉悦的呻吟,妩媚婉转,如哭如泣。

    不过这都和苏熙无关。

    苏熙冷漠得甚至连一眼也未曾看过去,她接好水便原路返回,除去接水时水流发出的必要的声响,其他一丁点的杂音,苏熙也没有发出。

    她喝水润了润喉,反复几次,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那么沙哑,听不出刚刚才哭过,这才拿起电话,拨通家里的座机。

    电话只响了一声,那边便被人迫不及待的接了起来。

    “妈妈,你在哪里,怎么还不回家?”苏梓轩的声音从电话那里传过来,苏熙紧紧捂住自己的嘴巴,她又想哭了。

    “喂,妈妈?妈妈?……”电话那头,苏梓轩不停的喊道。

    电话被苏梓宸抢了去,“妈,你今天什么时候回家?”苏梓宸问道,语气里有些担忧。

    旁边苏梓轩的声音还从听筒里传来,他被抢了电话,急得跳脚:“宸宸,你把电话给我啦,我要和妈妈说话,宸宸……”

    但电话还是牢牢的握在苏梓宸手中,在两个孩子里面,苏梓宸是绝对的占据主导地位的。

    “宸宸对不起,妈妈今天晚上要加班,回不去了。”还好是和苏梓宸说,和轩轩说这话,苏熙想到他可怜兮兮的样子,就怎么也开不了口了。

    可苏梓宸的这一关也不好过。

    “为什么?你今天不是到酒店辞职吗?怎么还加班了?”思维逻辑清晰,苏梓宸总是一语中的。

    “妈妈的领导不要妈妈辞职,要妈妈再工作一个月才能离开。”说到这里,苏熙也很黯然。她真的希望马上就离开这里地方,现在立刻马上,一刻也不要多呆。

    “哦。”苏梓宸小小年纪,竟然也叹了口气,“妈妈,那你明天一定要回来哦。”其实一天不见到妈妈,他也很想她的。

    “好的,妈妈明天一定回去。”苏熙在电话这头重重的点头,眼泪默默的流,电话那头的小人儿却都看不到。

    “好啦,宸宸!你都和妈妈说了好多了,快把电话给我,我要和妈妈说话啦!”一旁的苏梓轩不住的叫唤。

    “妈妈……”终于电话落在他的手里,他马上声音甜甜的唤了一声。

    “轩轩。”苏熙泪中带笑,问他,“今天想妈妈了吗?”

    “想了。”苏梓轩软软说道,“想了很久很久呢,妈妈你今天不回来了吗?”刚才宸宸和妈妈说话,他都听到了。

    “是啊,今天妈妈的工作好忙,要加班,所以今天回不去了。”苏熙耐心解释道。

    “哦。”苏梓轩声音失落,不过作为中国好儿子,怎么能让妈妈担心呢,他马上就振奋精神,大声说道:“妈妈,你要好好工作哦,没回来也没关系,我会和宸宸乖乖睡觉的,放心吧妈妈,我可以照顾宸宸的哦。”

    说这些话真是脸不红气不喘,很是大言不惭。

    苏梓宸白他一眼,敲了下他的脑袋,“好啦,不要一直缠着妈妈说话了,妈妈在工作很忙的,都十点半了,还不去睡觉。”

    “哦。”苏梓轩乖巧的点点头,抱着听筒又道:“妈妈,那我去睡觉觉啦,你也要早点睡哦。”隔空给了苏熙一个大大的响吻。

    电话转到苏梓宸的手里,苏梓宸说:“妈妈,家里有我,我会照顾好轩轩,明天早上会带他去上课,你不要担心家里,明天早点回来哦。”

    挂断电话,想儿子,苏熙扑到床上抱着被子又哭了一通。

    哭也是很耗体力的‘运动’,苏熙这么哭着哭着,竟然也觉得很累,洗漱都没来得及,就这么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夜已深,苏熙房间的门被人推拧开来。

    傅越泽看到穿着套装趴着睡着的苏熙,因为哭得太厉害,她的黑框眼镜早已经被她摘下随意扔到一边,一半脸颊埋在被子里,一半脸颊暴露在空气中,皮肤白皙,精致美丽。

    傅越泽薄薄的唇微抿,他走过去,看着苏熙露在外面的那半边脸颊,没有了眼镜的遮挡,完全和记忆中的她重合,就像是怎样也看不够。索性翻身上床,将苏熙的外套脱掉后搂进怀里。

    将她的整张脸都展露在他的面前,散开她的发,乌黑的垂顺长发铺散开来,他控制不住的亲吻了上去。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