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舞舞 作品

第三十章 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放过你?

    这个女人,这么无情。永远比他跑得更快,走得更远。

    那种他用尽全力也无法触及的感觉,让他感到挫败不已。心里灼灼燃烧的愤怒让他想要毁灭一切触目所及的东西,包括——她!

    “苏若熙,你好得很。”

    竟然敢给他结婚?生了两个孩子?

    以前的账他都还没跟她算,竟然给他跑路了,一跑就是六年。

    现在人出现了,竟然是已婚,还跟着两个娃!

    哪个男人的种?

    想到这六年来,她每天晚上躺在另外的一个男人怀里,做尽全天下男女之间能做的,最亲密的事。

    他嫉妒得快要发狂,恨不能将眼前的女人撕成碎【修改男主知道女主之前怀孕这一细节】片!

    “苏熙,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放过你?你未免想得太简单。”傅越泽眯着眼,看苏熙如看这世上最大的仇人,声冷刺骨的道。

    他刚才叫她什么?!

    苏熙的手被他握得难受,脸色已煞白,但耳朵还是敏感的听到关键词。

    “傅先生,你……喊我什么?”

    难道,他已经认出了她。苏熙想起了昨晚,他好像也是这样叫过她,她的本名,只有六年前认识她的人,才知道的。

    “先放开我好吗?”傅越泽冷看她,不作答,但她的手真的好痛,就像是要断掉了一样。

    苏熙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惹怒他,竟让发这样大的火。

    真是莫名其妙!

    傅越泽瞧她脸色发白,嘴唇发抖,浑身因为疼痛而缩成一团,冷冷一笑。

    如扔弃一个赃物一般甩开她的手,“苏若熙。”他笑,那笑容看起来是那般的讽刺,“这难道不是你的名字吗?”

    男人脾气犹如七月的天气,时阴时晴,特别是脾气古怪如傅越泽。

    她惹不起!只好垂头,缩在车后座的角落,尽量减少存在感,以免惹人厌。

    傅越泽却凤眸微眯,眼神冰冷,声音嫌弃。

    “停车。”他冷声道。

    司机先生早已经被后面的动静吓得手脚冰冷,浑身发颤,傅越泽只轻轻一喊,司机先生就浑身一抖,猛踩刹车。

    车子没丝毫的过度,骤然停下,车是顶级名车,性能卓绝,纵然是这样猛烈的急踩刹车,车内的人也只因惯性微微颠簸了一下,但司机先生自知因过于紧张犯下大错,脸色全白。

    谁料到傅越泽却根本瞧也不瞧他。

    “你,坐到前面去。”他转头,对缩成一团的苏熙说道。

    接下来,傅越泽全程无视苏熙,对待苏熙如空气。

    傅越泽开会,她在隔壁等候室的沙发上罚坐;会议开完,傅越泽一言不发抬腿就走,苏熙反应过来,匆匆跟上,他已走远;傅越泽吃饭,她如侍女一样站在他的身后,等下午三点傅越泽与合伙人签约的空档,匆匆奔下楼买个面包啃两口。

    被傅越泽这样无视,无疑是极其丢脸的,如果他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那么,他的目的已经达到。

    苏熙的无事可做和傅越泽对待她的无视甚至可以称之为恶劣的态度,全程引来很多人探究的视线。

    苏熙无奈,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触及了傅越泽的哪个雷点,他讨厌她,却要求她必须待在他视线可及的范围,不让她走。

    但撇开其他的不谈,苏熙终于知道傅越泽为什么能将他的商业王国发展壮大,他还这样的年轻,刚满三十岁,却在短短几年里,将之发展到无人可与之匹敌的地步,让人仰望之余只能叹服。他的工作非常忙碌,时间安排得满满当当,他思路清晰,要求严格,智商之高常人非能比拟。四个特助都都无法跟上他的思维,他不得不时常停顿,留给他们思考。

    工作上的他无疑是严谨而又认真的。浑身的气势无敌,只淡淡的一瞥,就能让犯错的年长他近二十岁的下属吓得瑟瑟发抖。

    尽管这两日苏熙对他的评价已经降到负分以下,但这么一天跟下来,苏熙在还是不得不对这样的他另眼相看。

    “上面这个人,打电话给她,让她准备好,晚上8点到凯悦参加慈善晚宴。”

    工作狂傅越泽在下午五点召开会议,七点才结束。出来以后,便直接扔了一张纸条到苏熙的身上。苏熙接过来一看,纸条上面写了一个全国人民群众只要家里有电视都认识的耳熟能详的名字。影视圈最当红的女星刘畅然。

    这是一天来傅越泽交给苏熙的第一个工作。

    苏熙已经闲得发慌,有事情做,当然不会推迟,拿着纸条心里甚至涌起一股欣喜的感觉。

    虽然只是打个电话,但闲得发霉的感觉着实太让人不爽!

    傅越泽走在前面,一转头就见到苏熙对着纸条唇角微勾,显然是在笑。

    该死的她真的一点也不在乎他!他让她打电话给别的女人,她竟然这样高兴!

    在一干同他一起出来,但皆走在他之后的下属们诧异的目光之下,傅越泽调转头来,直直走到苏熙的面前,扯掉她手上的字条,看也不看直接扔给旁边的人。

    “这个电话你来打。”他冷冷说道。

    说罢,毫不拖泥带水,转身就走。

    一干人瞪大眼睛,看看傅越泽挺直的背,再看看脸色骤然变白的苏熙,再白痴的人都看出来他们的总裁是故意的,皆被他的举动给惊呆!投以苏熙同情的视线。今天早上开会的时候他们被总裁狠批了一顿,刚才又被骂得体无完肤,但相较这个打扮老土的女人,据说还是豪御酒店的经理,至少他们的总裁除了公事上严厉,在其他地方从来不会给他们这样的难堪。

    晚上八点,车子准时抵达凯悦。

    不管在哪里,傅越泽总是所有人瞩目的焦点。

    刘畅然比他早到几分钟,已经站在门外等。各路记者对着她拍个不停,对她要等的人怀抱强烈而好奇的揣测。

    当真相揭晓时,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凉气,看着挽住傅越泽手臂温婉微笑的刘畅然,望着镜头里面的一对璧人,闪光灯就像是被喊了暂停键一般,刚才还对着刘畅然疯狂拍照的记者们不约而同的在傅越泽跨下车的瞬间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大家的心里都很是失落,来人不管是谁,和当红的刘畅然搭在一起,明天的头版头条都有了,但为什么这个人是傅先生呢?

    他们……不敢啊!

    上头明确的给过指示,谁都可以出现在报纸上,唯独傅先生不可以。

    只能眼睁睁看着刘畅然挽着傅越泽的手臂,一步一步往里走去。

    唉,算了算了,头版头条只能待会晚宴以后再抓抓,看能不能抓到更好的料了,实在不行,就把刘畅然今天穿的香奈儿礼服与时装周里模特穿的模样拿出来评价一番,聊胜于无。

    记者同志们的心里各种催悲各种哀嚎。但这些都与苏熙无关。

    像这种程度的慈善发布会,能惊动傅越泽来参加,那么,他们这些随行人员都是不能随便进的。

    趁着司机先生去停车,苏熙下车以后就到街对面填饱肚子。

    不到二十分钟,便到地下停车室门口与司机先生汇合。那里不止站了司机先生一个,还有很多人,大部分都是司机,还有一些贴身助理。

    他们这种随从人员其实很悲剧的,小部分时间在路上,大部分时间都在等待。

    “苏小姐,您坐。”司机先生穿得光鲜,西装笔挺,长得也敦厚,笑起来嘴角还有浅浅的酒窝,为人和善得很。

    他是傅先生到b城来,公司临时调派给傅先生的司机,姓陈。

    苏熙现在的工作是服务行业,能在跨国酒店里广受好评,交际手腕可见一斑,很快便和众人打成一片,本来是三三两两分布的局面,很快就以苏熙为中心,围成了一个圈。

    其实除工作外,苏熙平时也不是那么的热情,但她在这边辞掉工作以后,最多再过两三个月,她就要回到a城,苏家怎样了?年家怎样了?a城曾经的上流圈现在都发生了些什么样的变化。

    虽然这些都已经与她再无任何关系,但她却抑制不住心里的好奇。

    六年了,她躲了六年,回a城,她绝对不会再去找那些曾经的‘熟人’,但她也不能对他们一无所知,不是吗?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b城的交流会里,来了许多a城的人,这些随行人员的小道消息,反而是最真实可靠的。

    “所以说,现在苏家已经是年司曜在当家了吗?”

    苏熙好奇问道。

    不知不觉聊了近一个小时,他们其中的好几个人都是从a城过来,跟的又是有钱有势的主人,对a城的那些事知之甚深。

    “可不是,年司曜和苏悦儿三年前结婚,后来慢慢的,苏浩川的身体就不怎么好了,人毕竟上了年纪,他对年司曜可器重得很,事情基本都交给年司曜打理,越来越少管公司的事,现在已经很少见到他。”其中一个人说道。

    另外的人点头,一人却摆手,说:“这苏家的事情啊,其中乱的很,可说个三天三夜都说不完,豪门恩怨,哪里有看起来的这么简单。”

    他一副你们都太单纯的表情。 =-/;

    其他人不约而同白了他一眼,他急了,害怕别人都不信他,辩驳道:“我说的都是真的,你们别不信。苏家有两个女儿,除了苏悦儿,还有另外一个,而且人家那个才是正室原配生的女儿,这苏悦儿不过是苏浩川和外面的女人生的,而且年司曜本来不是和苏悦儿一对,是苏悦儿从那个手里抢过来的!”

    “啊?”大家眼睛都瞪大了,不约而同发出惊呼,豪门隐秘真是太劲爆太复杂,他们一般人真是看不懂瞧不穿啊!

    唯独苏熙,没想到会忽然扯到她的头上来。说不出心里的感受,都过去六年了,再大的事情也烟消云散了,如今坐在这里当八卦一样的听,反而心里觉得很坦然,好似说的根本不是她自己似的。

    “而且那个女儿还是被逐出家门的呢。”在众人目瞪口呆之际,苏熙也来爆了个料。

    话说出来了,竟然感觉超爽快。

    完了完了,她从来都不知道她还有这么一个兴趣爱好,竟然喜欢和人聊自己的八卦,还自带自黑功能!

    她这样是不是也太变态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