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舞舞 作品

第二十七章 为什么不敢自己来

    于是,被人说成是做事情有始无终的苏熙,在将客厅还原以后,就乖乖的走到卧室里的主浴室,去给贵不可言的丝毫不能得罪不能出任何差池的‘贵客’去放洗澡水了。

    届时傅越泽已经将西装外套脱掉,领带甩在床上,白色的衬衫扣子被解开几颗,胸肌微敞。

    这样的情景加上这个人,苏熙不得不想起今早的事情。

    她脸颊一热。

    暴露狂!

    花心大萝卜!

    “傅先生,您的热水放好了。”不管心里是怎样腹诽,将水放满后,苏熙走出来,态度依然恭敬的说道。

    傅越泽走过去,看都不看苏熙一眼,将衬衣脱下,随意的扔到地上。

    等傅越泽进去浴室,将浴室门关上,苏熙任劳任怨的将衬衣捡起来折好放到一边。

    心里微微叹了口气。

    看起来还有得折腾,傅越泽好像打定主意要和她耗下去,不知道今天晚上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回家。一般来说,苏熙很少会在晚上和客人共处一室,孤男寡女,黑灯瞎火……

    这也是贵宾的晚上一般都安排男服务生的原因。

    可傅越泽来头太大,他的要求他们又怎么能推辞?

    尽管无理,尽管明知是刁难,也只能硬生生的接着。

    在这时,苏熙望着窗外闪烁的霓虹,有点后悔今天早上和傅越泽对着干的冲动。

    她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怎么做起事情来还不经大脑那么冲动?

    “苏若熙!”

    想得太投入,里面的人泡好了澡走出来都没有注意到,听到苏越泽喊她,声音里面饱含不悦,苏熙这才惊醒过来。

    “是的,傅先生,请问您还有什么吩咐。”苏熙的位置是站在卧室门口,公司里面的规定,客人在的时候,客人的房间他们是不能随便进的。

    傅越泽此时正站在床尾,离她只有几步远的距离,他锐利的眸子扫向她,像是要把她全身上下包含她的想法全部看穿。

    苏熙不自禁的连呼吸都慢了几拍,被傅越泽那样的盯着,实在是压力太大。如果现在站在这里的不是她而是别人,恐怕早已经在傅越泽的盯视下拔腿就跑,夺门而出。

    “不是要进行全身按摩?”半晌,傅越泽看着苏熙垂着低低的脑袋,不太耐烦的说道,“还不过来。”

    全身按摩?

    她什么时候说要给他做这个了?!

    虽然以前南宫静的确有交代过,隔三天要给傅越泽做一次,但自从发生了今天早上的事,苏熙就再也没考虑过这件事情了好吗?!

    苏熙震惊的瞪大了眼睛,看已经躺好的傅越泽,不太敢相信。

    “不要发呆。”傅越泽不悦的回头,“精油在客厅的柜子里,拿了快点过来。”

    ……

    说话的人太理直气壮,听着的人想想拒绝的后果,最终还是……心有余悸的想反抗一下……

    “傅先生……”苏熙的声音有些迟疑,趁着傅越泽凝眉看她的时候她赶忙接着说道:“不如我让我的同事来帮你做全身按摩,我……”

    岂料这一句话就像是捅了马蜂窝,傅越泽倏地眯了双眼,他扫苏熙几眼,缓缓走过去,抬高她的下巴,声音危险低沉:“叫你的同事?你的哪个同事?”

    “就是……”在傅越泽的高压下,苏熙的心开始紊乱不堪,她壮着胆子回答,可才说两个字就被傅越泽打断。

    “苏若熙,为什么不敢自己来?”他嗤笑一声,“你在害怕?你害怕什么?”

    “只听过客人挑妓女,还从来没听过妓女挑客人,就你这副尊荣,打包送到我的床上我都不会要你,苏若熙,在我眼里,你连妓女都不如。”傅越泽甩手将苏熙放开,眼神轻蔑,语气嘲讽:“给你两个选择,第一,现在乖乖过来给我按摩,侍候好我,或许我给你一条活路;第二,现在马上从这里离开,明天从这个酒店里面消失,中国那么大,相信总有你苏若熙的容身之处。”

    二选一的题目苏熙要怎么选?

    苏熙手握成拳,忍得浑身都在颤抖。

    不能冲动。

    千万不能冲动。

    一冲动,就什么都完了。

    “傅先生,您稍等,我准备一下,马上就来。”

    强压下心中汹涌而起的愤怒,半晌,苏熙垂头,咬着牙说道。

    其实从按摩的角度来讲,还是要来男人来做会比较舒服,首先女人的力道就没男人足,体力也不够,豪御酒店要求客服人员必须要学会这项技能,但实际操作却很少,毕竟他们这是酒店,并不是按摩馆。而苏熙,根本是学的时候用功,实际操作经验为零,手生得很。

    “力道重点。”

    她忍。

    “你今天晚上没吃饭吗?”

    她再忍。

    “你到底会不会?”

    她……

    真想拿毛巾把他的嘴巴给他堵住!

    但已经见识过傅越泽的脾气到底有多坏,苏熙真是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一忍再忍,忍无可忍,还是得忍!

    渐渐,傅越泽没有再说话,闭着眼睛好似睡着了。

    苏熙手力渐轻,傅越泽也没有丝毫反应。

    时间已经午夜11点过快到12点,苏熙早已想离开这里回家去。轻轻的收回了手,苏熙将床上的被子拉过来小心翼翼给傅越泽盖上,转头开始收拾刚用过放在一旁零零散散东西。

    收拾完,苏熙不经意朝着侧面的床上看了一眼。傅越泽长得真的得天独厚,平日里那双过分凌厉的眼此刻闭着,只看到又长又翘的睫毛,鼻子高挺,唇因为才洗澡没多久的关系,是好看的蜜色,皮肤细腻光滑,连细孔都见不到,好得让女人都要嫉妒,这个人醒着的时候那样的可恶,可睡着的时候却让人连想到坠入人间的黑天使,危险又让人忍不住想靠近。

    这么迥然不同的风格怎么会集合在一个人的身上呢?

    苏熙暗自摇了摇头,转身便要走。

    “去哪儿?”没想到还没踏出脚步,一瞬间天旋地转,人已经被压到了床上。

    那个本该睡着的人,那双紧紧盯着她的眼里哪有丝毫困顿?明明清醒的可怕!

    “我还没答应,你就想走?”傅越泽问道。两个人身贴着身,唇与唇的距离,不到三厘米。

    这一切都发生得太快,苏熙完全愣住。

    “我……”

    苏熙眼神闪躲,脸倏地一红。被傅越泽紧紧密密的压着,苏熙的脑子现在已经结成浆糊。

    傅越泽却看着她不知所措的模样,眼睛越眯越小,看她的眼神越来越危险。

    没有错。

    真的很眼熟。

    难怪,从电梯里见到她第一眼明明打扮得这样丑,他竟然还情不自禁的吻了她。

    难怪,这几天无意间总是隐隐有些期待,到后面甚至有些不愉,她居然一直都没在自己周围出现。

    而今天,他竟然又因为她做出这些匪夷所思他绝不可能做的举动!为难一个女人?还是一个该死的又丑又土让人多看一眼都嫌弃的女人?!

    她真是好得很。

    竟然装做不认识他!

    那眉,那鼻,那小巧得让人忍不住想亲一口的唇,还有紧张的时候那欲盖弥彰又心虚又害怕的模样,和记忆中消失了六年的那个女人真是该死的完全吻合!

    “苏……若熙?”

    傅越泽眯着眼,一个字一个字的念道。

    眼睛只盯着眼前女人的唇,鼻,眼,不注意看绝不会发现的精致的脸,一遍又一遍,贪婪的,愤怒的,咬牙切齿。

    他的手轻轻的摸上她的脸颊,竟然微微有些发抖,甚至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

    苏熙感觉到来自傅越泽身上的隐忍的怒意还有澎湃的情感,微微僵住。

    “傅先生,请您……”傅越泽的手在她的脸上游移,轻抚,她的手上,身上,不自觉的起了一层疙瘩,他就像是在爱怜他在这世上最宝贵的珍宝,这感觉实在是让苏熙害怕。

    “你想我做什么?”傅越泽轻声问道。

    苏熙不知道傅越泽又怎么了,这种感觉太奇怪,索性将双眼一闭,用尽量义正言辞的声音大声道:“傅先生,您刚才还亲自说,对我一点也不感兴趣,您说话算话。现在请您放开我,让我回去。”

    苏熙也不费力挣扎了,多次落在傅越泽怀里的惨痛经验告诉她,挣扎是没用的!

    “呵呵……”傅越泽倾身,唇贴近苏熙的耳,温热的气息喷洒的苏熙的耳际,“苏熙,你逃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找到你,你以为我会这么容易就放过你吗?”

    他的声音实在很轻,轻得苏熙几乎快觉得自己要听不到。

    几乎。

    “你说什么?!”苏熙倏地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望向傅越泽。

    傅越泽却忽然嘴角勾起一抹再自然不过的笑容,足以融化冰雪,“苏经理,好话我只说一遍,既然你没有听见,那么今晚就得答应我陪我一起睡觉。”说罢,他的手就开始解苏熙的衣裳。

    “等等!”苏熙顿时目瞪口呆,手忙脚乱的去挡。

    “傅先生,你在干什么?你不能脱我的衣服!”

    “傅先生……”

    “傅越泽!”

    “啊,你这个混蛋!你说话不算话,把我的衣服都脱完了!我明天就辞职!我要告你强暴!”

    苏越泽脱女人的衣服干净又利落,三两下就把苏熙扒光,苏熙真是忍无可忍,再忍她就要被人直接吃干抹净尸骨都不剩了!

    傅越泽却是一直含笑,就是苏熙再怎样骂,再怎样挣扎,笑容都一直未曾停歇。反而就更加灿烂的趋势。

    他脱光苏熙,只剩下薄薄的贴身衣物,伸出双手把她搂在怀里,很紧很紧。

    “傅越泽,你放手!放手知道不知道!”

    “我不干了!我辞职!我明天就离开,傅越泽你这个王八蛋你放开我!”

    在傅越泽的怀里,苏熙仍然不放弃挣扎。王八蛋这三个字已经是苏熙匮乏得可怜的骂人词汇里苏熙想得到的最狠毒的了。

    “嘘,熙熙,不要闹。”苏熙一直在他怀里动来动去,傅越泽的双眸渐渐变得幽深。

    “不要乱叫!我有和你很熟吗?你这个混蛋,快点放开我!我只是客房服务我不是小姐,我不陪睡!傅越泽你太过分了!”

    苏熙觉得自己委屈极了。傅越泽的温柔来得这样不合时宜,却不知为何戳中了苏熙的心脏。

    她鼻子一酸,眼泪就流了下来。

    这一天里从傅越泽那受到的挫折和不公平待遇,所有极力隐忍的情绪都在这一刻爆发。 霸爱总裁强势来袭:

    “别哭。”傅越泽见她掉眼泪,眉头一皱,声音有些绷的命令。

    女人在哭的时候,最听不得的是什么?

    一是劝哄,二是命令。

    你越劝她越委屈,你越命令她越要唱反调!

    苏熙哭得更凶了……

    傅越泽眉头越皱越紧,怀里的女人哭得抽搐,他越看越烦躁。

    猛的翻身,将苏熙压在身下,用自己的骄傲顶住苏熙的柔软,他冷冷的威胁:“再哭,我现在就要了你。”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