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舞舞 作品

第二十六章 你不想有的是别人

    苏熙站在客厅,拿着手机愣愣出神。

    翻开通讯录,里面根本没有任何女人的名字,但却有很多编号,1号,2号,3号……一直往下,长长的好几页。

    叫一个?

    叫谁?

    傅越泽没具体说明,现在这种情况下,苏熙当然不会傻得去问。

    编号最大的,应该是最近的新欢吧?

    苏熙根据自己的揣测,拨通通讯录里最后一个号码。

    “泽,你怎么现在才打电话给我,你都不知道,这几天我想你想得好辛苦。”

    娇滴滴的撒娇声从电话里面传来,又柔又媚,销魂蚀骨。

    一听她说话,苏熙就知道自己没有打错,这个女人一定就在b城,而且和傅越泽就在几天前还见过。

    “小姐您好,我是傅先生的临时管家,请问您现在方便吗?希望您能到豪御酒店总统套房来一趟,傅先生现在也在这里。”

    苏熙冷静又客观的说完,怕那位小姐不肯来,苏熙还给出了个诱饵。

    苏熙站在客厅,拿着手机愣愣出神。

    翻开通讯录,里面根本没有任何女人的名字,但却有很多编号,1号,2号,3号……一直往下,长长的好几页。

    叫一个?

    叫谁?

    傅越泽没具体说明,现在这种情况下,苏熙当然不会傻得去问。

    编号最大的,应该是最近的新欢吧?

    苏熙根据自己的揣测,拨通通讯录里最后一个号码。

    “泽,你怎么现在才打电话给我,你都不知道,这几天我想你想得好辛苦。”

    娇滴滴的撒娇声从电话里面传来,又柔又媚,销魂蚀骨。

    一听她说话,苏熙就知道自己没有打错,这个女人一定就在b城,而且和傅越泽就在几天前还见过。

    “小姐您好,我是傅先生的临时管家,请问您现在方便吗?希望您能到豪御酒店总统套房来一趟,傅先生现在也在这里。”

    苏熙冷静又客观的说完,怕那位小姐不肯来,苏熙还给出了个诱饵。

    一听傅越泽本人也在,女人果然上钩,“啊,真的吗?”她的声音听起来不无惊喜,“我马上就来。”挂电话前,她再确认了一遍:“是三天前的那个总统套房?”

    “是的。”原来她三天前就已经来过,苏熙再次为自己的聪明抉择点个赞。

    很快,女人就到了,用时十五分钟不到。

    苏熙完全有理由相信她是用生命一样的热忱来见傅越泽。

    女人五官明艳,娇媚动人,一头大波浪卷发披散在肩上,苏熙发现,无论是南宫静还是眼前的女人,他们都有一双又直又长白嫩的美腿,无比刺激人的感官。

    废话不多说。

    苏熙伸手敲响傅越泽的房门。

    “傅先生,李小姐已经到了。”她声音清晰的说道。

    没一会,门被打开。傅越泽扫了苏熙一眼,苏熙垂头,无比恭敬。反而是站在她后面的女人,在看到傅越泽的那一刹那,脸上就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那是一种溢于言表的开心。

    “泽”她只来得及唤出他的名,就已经被他伸手带入怀中,低头索吻。

    苏熙默默的想退出去,不料才走两步,就被一个声音叫住。

    “你不要走,就站在这里,我待会还有事情要交代。”傅越泽抬头看了她一眼,将怀里的拦腰抱起。

    “嘭”的一声,门在苏熙的面前被一脚踢得关了过去。

    “啊,泽……泽……啊,恩……”

    “你好棒……好棒啊,到人家最里面去了,啊……”

    “泽……呜……饶了我,求求你,轻点……恩……冲太猛了……”

    饶是酒店里面的总统套房,也不能完全隔音。

    苏熙听着从里面很快就传出来的淫声荡语,面无表情。

    真为南宫静感到悲哀,未婚夫竟然这么花心没有节操,可以想象,以后她将过什么样的生活。

    苏熙知道,傅越泽让她一直站在门外,是想羞辱她。

    当然,这点小儿科苏熙还不放在眼里,这三年里她什么样的事情没见过。活春宫而已,有人爱演,她乐得不收门票也能听。

    但这却是工作三年来苏熙第一次有退缩的想法,傅越泽这个男人,的确太难搞定,从他的骨子里就透出一股危险,总是让苏熙靠得近一点就觉得会引火烧身。

    或许她该向总经理申请换一个人来照顾傅越泽?

    苏熙心里千头万绪,近两个小时以后,房间里面的声音终于渐渐停歇。

    又等了十来分钟,傅越泽一身睡袍从房间里面走出,他面色冷凝,丝毫没有纵情过的痕迹。发迹滴着水,刚洗过澡。

    房门被打开,扑鼻的男女交-合后的淫靡的气息,女人赤-裸趴在床上,力竭得一动也不能动。

    苏熙只在门开之时不小心看了一眼,很快就垂下头去。

    傅越泽冷冷瞧苏熙一眼,越过她走到客厅沙发上坐下。

    “给我把头发吹干。”

    他的声音低沉,声线独特,特别是在剧烈‘运动’后有一些慵懒的沙哑,假若此刻是被那些声音控们听到,恐怕要喜欢得惊声尖叫。

    苏熙伸手将房门关上,从收纳柜里拿出吹风,走到傅越泽面前,两个小时的沉淀,苏熙又变身回全豪御服务获好评最高,服务最完美的超级管家。

    傅越泽的头发比他的人好打理多了,触感柔软没有傅越泽身上一丝。

    长得不好看就算了,连打扮都不会,真的是让人多看一眼都没兴趣!

    “泽刚才把我折腾得好厉害,我要回家去休息了,拜拜。”

    知道苏熙在门外从头听到尾,她也不扭捏,姿态落落大方的朝苏熙瞧去,媚笑一下,都不用苏熙去提醒,就很自觉的自己先行离开。

    聪明的女人。

    苏熙将卧室打扫完后,再将整个房子从头到尾检查一遍,确保万无一失之后,出去关门。

    苏熙没有直接回自己的经理室,而是去了总经理室。

    没必要和傅越泽去硬碰硬。

    傅越泽对她不满,她其实心里也对傅越泽不怎么耐烦。

    想明白后,她想让总经理换一个人去照顾傅越泽的生活起居,傅越泽对女人的杀伤力太强大,或者换成男人也行。

    可是听了苏熙的请求,总经理陆川一口就回绝了她。

    “若熙啊,不是我不想给你换人,你想想,你是我们酒店最好的员工,你都不愿意去照顾,还有哪个员工敢去照顾傅先生?”在得知苏熙竟想推掉傅先生,陆川在诧异之后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而且比起那些难缠的客人,傅先生已经算很好相处,酒店把傅先生这么重要的客人交给你,是对你的信任,如果频繁换人,惹得傅先生不悦,后果恐怕是你我都承担不起的。”

    苏若熙,苏熙现在身份证上的名字。六年前她拿到自己的户口薄,又去申请了改名,中间加了个若字。

    “可是傅先生他并不喜欢我……”苏熙还想再说,陆川举手拦住了她。

    “好了,你不用再说,除非傅先生要求换人,不然我们这边是不会也不能再换人的。”陆川态度坚决。

    苏熙:“……”

    反抗不成只能被迫接受!

    通常情况下,对贵宾豪御采取的是一对二服务。白天一个人,晚上换成另外一个。苏熙值白班,晚上回家陪儿子们玩了一会,刚哄睡,被放在客厅的手机就索命一样的响起来。

    苏熙拿起一看,是她的对班,也就是被安排在晚上照顾傅越泽的顾小海打来的电话。顾小海今年二十五,是男性服务员里最优秀的员工,年底会有一个经理调走,现在他已经是内定下一任经理的人选。

    “苏经理,傅先生回来见不着你,正在大发脾气,你快点来啊……”隔着电话和好几公里的距离,苏熙都能听出电话那头顾小海已经急得不行。

    ……

    你真的确定他是因为见不着我才发脾气而不是别的?

    苏熙好想反问他一句。

    她现在已经穿上睡衣,完全不想换了衣服出门,而且还是去应付傅越泽那个魔头!

    但没办法,顾小海已经找到她头上,而且指定事情只能由她解决。苏熙再不甘心,一切还是要以工作为重。

    只是她家离豪御酒店实在有段距离,就算打出租车,除去她超快的换衣时间,也花了二十余分钟快-/;

    的确是发了好大一通火。

    地上都是原本放置在矮柜上价值好十余万的花瓷瓶的碎片,原本在茶几上的烟灰缸还有杂志等物件,也全部都乱七八糟被扫落在地上。

    苏熙沉默的走上前去,在傅越泽的冷视下,缓缓开口说道:“傅先生,现在已经是我的下班时间,我的上班时间是早上九点到下午六点。”

    傅越泽没说话。

    苏熙熬了两分钟,转身开始收拾地上散乱的物件和碎裂的瓷瓶。

    傅越泽冷冷的瞧着苏熙动作,没过一会,他站起身,朝着房间走去:“收拾完了过来给我放水,我要洗澡。”

    说罢,他停下步伐,嘴角勾出一抹笑,极是讽刺:“这应该是南宫静交代过你的事情吧?做事情怎么能有头无尾,有始无终呢?苏、若、熙。”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