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舞舞 作品

第二十五章 竟然跟他唱反调

    苏熙请了七天假。任总经理在电话那头急得跳脚,她也不改初衷。七天,必须七天,一天也不会多,但一天也绝不能少。不然宁愿这份工作不要。

    苏熙第一次态度这样强硬,尽管酒店异常忙碌,但总经理还是不得不给苏熙准了假期。酒店里所有认识苏熙的人都知道,孩子就是她的命,不让她照顾孩子,那就是要她的命!她真可能做出辞职不干那样别人看起来毫不可能发生的事。

    不是开玩笑,不是威胁,是事实。

    七天,对于在家享受天伦之乐的苏熙来说,实在是一个很短的数字。

    苏梓宸身上的擦伤前三天需要每天都去换药,三天以后就一周再去一次。孩子的复原能力奇佳,苏梓宸又自制力特别好,从小就能忍其他人不能忍,不能吃的绝不吃,不能碰的绝不碰,复原得超快,不到一周时间就已经活蹦乱跳,搞得苏熙有时在一旁看着都一头黑线。

    儿子聪明得过分,智商超高,书看一遍就懂,道理不用讲给他听他都已经知道。好像一切与生俱来,根本无需大人的提点指教,也难怪他视上学读书为完全浪费时间的行为,从来能躲就躲。

    面对如此优秀的儿子,有时候苏熙真忍不住想说:儿子,你长慢一点,像个小孩一点,你才五岁啊,何必搞得自己像是一个五十岁的老头。

    还好还有个苏梓轩性格天真活泼又可爱,虽然也明显比同龄人聪明很多,但苏熙已经很知足!

    七天后,苏熙正式销假上班。

    早上她早早就起床,为儿子们做了爱心早餐给他们吃了以后又把他们亲自送去上学,然后再赶公车到豪御酒店。

    “经理,你竟然在总裁来的当天请假,昨天总裁刚走,你就销假上班,我真是太崇拜你了。”李希见着苏熙,就对苏熙竖起大拇指。

    走了?

    走了就好。

    苏熙微微一笑:“一连几天服务傅先生的感觉怎样?要不要继续这项艰巨而又美好的任务?”

    苏熙不用猜也知道,总经理本来是将傅越泽交给她,结果她人还没见着就请了假,这个任务会落到谁的头上。李希不是一直对傅越泽推崇备至吗,如果她愿意,苏熙真不介意一直由她服务他。

    谁料李希却连忙摆手,把头摇得像个拨浪鼓:“别!这样艰巨的任务还是苏经理你去完成吧,我早就已经报告了总经理,今天你回来就把照顾傅先生的工作移交给你,苏经理你千万别推辞,像傅先生那样尊贵的客人,只有苏经理你才能搞定!”

    苏熙挑眉:“你不是特别喜欢他,觉得他特别帅?”

    李希:“好看是好看,但是太难搞了……经理你去试一下就知道,还有,傅先生今天起床比较晚,大概过一会就会叫客房服务,经理,待会就看你的了!”

    说完,李希一脸终于解脱的表情,迅速逃之夭夭。

    果然,只是喝杯茶的功夫,那边已经开始叫人。

    苏熙走到傅越泽的房门前,敲门三下,没反应,停顿两秒后,再将房门打开。

    客厅没人。

    房间的门是关着的。

    苏熙在考虑是不是要敲门,其实心里对里面的那个男人有一股莫名的畏惧,但既然他叫了客房服务,就说明他有需要,如果她不提醒他她已经到了,就是失职。

    两秒钟后,苏熙走到房门前,手刚抬起来,门却从内拉开。

    苏熙被惊了一跳,眼睛瞪着前面的这个赤裸的胸膛,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怎么这个男人这么不讲究?!

    洗澡就洗澡,干吗出来了,衣服却不好好穿,全身上下只围一条浴巾,这样真的合适吗?

    “怎么是你?”

    傅越泽凤眸微眯,一眼认出苏熙就是七天前电梯里的那个女人。

    这副古板至极的眼镜和倒人胃口的打扮,他这一辈子就见过一次。

    “我……”苏熙正要回答,傅越泽不耐烦的打断她。

    “去给我泡杯咖啡,不加糖。”

    说完,当着苏熙的面,就把门合上,“砰!”的一声响。

    苏熙:“……”

    这岂止是脾气差,简直就是坏到没边,连基本的尊重都没有好吗?!

    苏熙觉着傅越泽绝对是和她上辈子有仇,只要见着就准没好事!二话不说就给她个下马威,她接下来的工作要怎么展开?

    苏熙深呼吸,深呼吸,让自己尽量平静。她是一个专业的酒店服务人员,她要对自己负责,更要对客人负责。

    不过几个呼吸,苏熙已经感觉好多了,她再次抬手,敲了敲门。

    没人应。

    她不放弃。

    又敲两下……

    还是没人应。

    苏熙隔两秒,还想再敲,门倏地被拉开。

    “你活腻了吗?”傅越泽浑身上下只着一条内裤,宽肩窄臀,身材好到爆。他极度不悦的瞪视着苏熙,眼睛里面好似有火苗。

    真活腻的话也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了。

    暴露狂!

    苏熙在心里腹诽,心里早在敲门的时候已经做好应付一切状况的准备,眼观鼻,鼻观心,对眼前见到的一切直接无视。她声音听起来刻板不失柔和又职业化十足:“傅先生,南宫小姐走前有交代,说早上的时候一定不能给您喝咖啡,请问您需要什么早餐,我现在就去给您准备。”

    傅越泽眯了眯眼,“我说,给我泡一杯咖啡。”

    南宫静说的?

    就连南宫静自己,也从来管不着他头上。这个无知的女人,又凭什么以为她能说服得了他?

    苏熙低头敛眉:“对不起傅先生,您不能喝咖啡,请问您需要什么早餐?”

    苏熙还真就跟他杠上了!

    其实如果是其他客人,态度坚决的要做什么或者需要些什么,他们作为服务人员,都应该尽量满足。但傅越泽实在是挑起了苏熙心里的一阵邪火,这些年被藏得滴水不漏的倔强性子被瞬间挑起,大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势头。

    “这就是你们酒店的服务?”傅越泽的声音冷了几分,至于表情,苏熙垂着头,自然是看不着,只感觉他好像又靠近了几分,强烈的危机感油然而生,苏熙甚至敏感的觉得自己的寒毛开始倒竖。强忍住后退的冲动,苏熙垂头不语。

    “与客人唱反调?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豪御的员工已经胆大成这样。”傅越泽冷“哼”一声。看她那低头敛眉小可怜的模样,那该死的熟悉的感觉又来了。傅越泽烦躁不已,他垂头看了一眼苏熙别在左胸上的铭牌,苏若熙,酒店经理。他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名字。

    “我们酒店员工的宗旨是一切为客人服务,客人的要求如果我们力所能及,都必须完成。”苏熙说话不吭不卑,语调舒缓:“所以,南宫小姐交代下来的事情我一刻都不敢忘记,您的未婚妻那样关心您的身体,傅先生您该感到高兴才是。”

    高兴?

    他一点也不!

    反而是这该死的女人不断的挑战他的底线,累积的不爽的感觉越来越浓。

    他的低血糖让他每天起床时都感觉头疼又暴躁,这个女人竟然还在这时候来挑衅他?真是不知道该让人赞叹她的勇气还是嘲弄她的愚蠢!

    看她的红唇一张一合,傅越泽不禁想起几天前将它含在嘴里的感觉,温软又娇嫩,q的就好似味道独特的软糖。双眸微眯,傅越泽勾手揽上她的腰肢,直接用唇去堵住她的。

    他绝不会承认,这几天没有再在酒店碰到她,他心里略有些连他自己都难以察觉的失望气恼。

    可这个女人这样老土又古板。

    为什么他竟然只见过一次就念念不忘甚至会兴起亲吻的冲动?

    搂着女人馥香柔软的身子,此刻的傅越泽已经放弃思考。

    “如果傅先生您觉得有什么意见,您可以……唔……”苏熙瞪大双眸,这个男人!竟然又来这一招!

    他到底是有多喜欢吻人啊?

    简直就是亲吻狂魔!

    在酒店也不过才见到两次而已,就两次都被逮到他的怀里亲吻,他不是很挑剔吗?她都打扮成这样了还能下得去口,难道是眼瞎了吗?!

    苏熙手忙脚乱的去推他。但是一个女人的力气哪里敌得过一个男人,更何况这个男人是打定了主意要教训她!

    半晌,光亲已经满足不了傅越泽,他干脆一把将她抱起,一边亲吻着,一边往房间里面走。

    苏熙见情况不妙,想逃。

    但是根本逃不脱,反而被傅越泽放倒在床上,整个身子被傅越泽压在身下。

    他赤-裸的胸膛散发着热量,让苏熙避无可避碰触他的肌肤滚烫。

    一切言语都是多余。苏熙的唇被他堵住根本开不了口,只能发出“呜呜”的呜咽声,直接被傅越泽无视。

    傅越泽喘息越见沉重,欲-望被挑起,他的唇往上,被一个东西挡着。

    眼镜?

    真碍事!

    傅越泽伸手要去摘。

    此时苏熙终于逮到空隙,用尽浑身力气将他的手一挡,挣扎翻身,连滚带爬的离开这张危险的床!

    她迅速用手扯平自己的衣服,看傅越泽要从床上站起,低声喝道:“傅先生,请自重!”

    傅越泽冷眸微眯,他眼底情-欲未退,唇色红艳湿润,看苏熙那副誓死不从的悍然模样,他勾出一抹冷笑:“你刚才不是也很享受,何必装模作样。”

    苏熙:“……”

    一时间竟然无言以对。

    她不否认她刚才被挑起了渴望,但是,她从来不是那样随便的人,也绝不希望被人当做那样随便的人!

    “傅先生,我是酒店的员工,并不是……请您放尊重一点。”

    傅越泽不吃她那一套,他从床上站起,一步一步靠近她,身无赘肉,性感犹如阿波罗。

    苏熙不自在的别开眼。

    “如果您实在难受,我……我可以帮你叫……”眼看他越来越近,苏熙被逼急了,脑子里灵光一闪,略有些结巴的道,但话刚一出口,她就被自己给震惊了。

    天,她到底在说什么?!

    真是没有底线没有原则!

    傅越泽倏地顿住,眸中犯冷。

    她说什么?

    竟然……

    好!好得很!

    他傅越泽什么时候竟然沦为被人嫌弃,需要找那种女人解决需求的男人了?

    这个女人还真是懂得怎么激怒他!

    傅越泽扔给苏熙一个手机。

    “叫里面的女人过来。”

    冷冷说道。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