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舞舞 作品

第十六章 他知道你的过去吗

    “我和他……”苏熙才说三个字,腰间的手臂却骤然收拢了不止十分,过分沉重力道让苏熙有一瞬间的窒息,看着别人眼里似乎是喜爱和亲密,但苏熙却知道,他这绝对是警告!

    “就是你们看到的这样。”

    形势比人强。好像仅仅见三次,每次都因各种缘由这样演戏,一回生二回熟,虽然她对他不了解,但从这些人的态度上来看,显然,跟这个男人作对不是什么好的选择,苏熙从善如流。

    听了苏熙的话,傅越泽嘴角浮现一个满意的笑容,就连苏浩川巴结讨好的表情,看起来也没那么的碍眼。视线扫了一下四周,有好几个熟人,看苏熙面无血色的脸,他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伸手揉揉苏熙的脑袋,宠溺般说道:“脸色这么差,不舒服?我陪你过去坐会儿。”

    好似情人间的调笑。

    姿态看起来就像是包容小女友胡闹的深情男友,引得女性同胞纷纷羡慕嫉妒不已。却只有苏熙才听出其中的威胁之意,只得顺从的点头。

    角落的沙发上,苏熙坐着仰头看着站在她面前的傅越泽,周遭是无数投向他们的目光。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苏熙压低了声音语气不善地问道。

    傅越泽的脸上依旧挂着宠溺,然而语气却略显冰冷,“利用完我就跑,你以为我傅越泽是这么容易就陪人演戏的吗?”

    傅越泽……他竟然是傅越泽!

    苏熙惊住了,如果世界上有后悔药的话,她发誓绝对不会招惹这个男人。在这里,没有人不知道这个男人的名字,也没有人不知道他所代表的权势和地位。

    “那……你想怎么样?”

    傅越泽弯下腰靠近苏熙,修长的手轻轻挑起她的下巴,语气暧昧强势,“既然游戏开始了,就只有我有权力决定游戏的结束。而在此之前,你都将是我的女人。而作为交换,我可以在这些人面前陪你演戏。”

    苏熙忍不住咬了咬下唇,她一点也不想答应傅越泽这个狗屁的条件。然而当她的目光移到不远处并肩而站的苏悦儿和年司曜时,忍不住心中一痛。

    既然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她怎么样也要把场子找回来。

    “好,我答应你!”

    听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傅越泽满意地笑了一下,英俊的容貌瞬间柔和了不少。他亲昵地拍了拍苏熙的脸颊,“这才乖。你在这儿坐一下,我一会儿过陪你。”

    说完,傅越泽直起身,转身走进后面的人群里,很快就被一群人团团围住。

    “姐姐,怕你一个人坐在这里会闷,我来陪陪你吧。”

    苏悦儿款款走到她的面前坐下,她朝人多的那方看了一眼,笑着说道:“没想到两年没见姐姐,姐姐还是那么厉害,你知道吗,姐姐你一直是我的榜样呢。”

    榜样?

    成为苏悦儿的榜样,她该骄傲吗?

    苏熙在心里冷笑一下,别过脸,看也没看苏悦儿一眼。

    苏悦儿却一点也不在意,又说道:“姐姐,这两年你在法国过得还好吧?姐姐你也真是的,何必因为我跟爸爸怄气,以前司曜哥和爸爸都对你那么好,我在一边看得又羡慕又嫉妒,你却一点也不知道珍惜,唉,你不知道你刚被送走那会司曜哥每天有多痛苦,他天天买醉,我生着病还要跑去照顾……”

    “够了!”苏熙听不下去,猛的从沙发上坐起,这动作太猛烈,苏熙感到身子发冷,头一阵晕眩,狠狠的看向苏悦儿:“苏悦儿,如果你只是想跟我说你和年司曜是如何的相爱,那就省点力气吧,我一点也不感兴趣!”

    “哦?是不感兴趣还是不敢听?”苏悦儿轻声一笑,再也不假装,看苏熙的眼神满是嘲讽,“姐姐,我太了解你了,你从来都不相信别人,只信你自己。自视甚高,被人误解了也绝不解释,看起来比谁都坚强,其实比谁都脆弱,又蠢又笨,愚不可及。就像是玻璃一样,只要轻轻推一下,哐当,就碎掉了。”

    苏悦儿白皙的手沿着桌上的玻璃杯爱怜的轻抚,倾身,凑近苏熙,用只有两个人听得到的音量又说:“可是姐姐你知道吗,我真的好喜欢你这样,如果不是因为你这样蠢,今天和司曜哥订婚的又怎么可能会是我,却不是和他青梅竹马长大的你呢?呵呵……”

    她一只手迅速抓住苏熙的,“姐姐,傅先生他知道你的过去吗?如果他知道你对司曜哥余情未了,你说,他还会要你吗?”在苏熙有所反应之前,她的另一只手轻轻往前一推。

    哐当!

    玻璃杯落地碎成片的声音惊响四座!

    “姐姐!”苏悦儿又惊又怕的缩着肩,她梨花带雨,泪水涟涟:“你就这么恨我吗?你已经有傅先生,为什么还不放过我,放过司曜哥?!”

    “你!”没想到她竟然这样做!苏熙怒不可遏,甩手要将苏悦儿推开。

    “姐姐!”可是这次苏悦儿却是使足了力气,牢牢的抓住苏熙,大声惊哭:“难道你还要像上次一样把我推倒,要了我的命吗?!两年前我差点死掉,姐姐,我是你的妹妹啊!你怎么能……为了司曜哥,这么恶毒的对我……”

    苏悦儿已泣不成声。 [^[]~]  更新快

    无数双或谴责或了悟的目光朝着苏熙射来,苏悦儿拽她的力道太猛,苏熙摆脱不开她,力气用尽,只觉得头晕目眩。

    抬头看向不远处的傅越泽,他脸色冷凝,正向她走来,不想他中途突然掏出电话,眉头紧皱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可是她好晕,好难受。

    “啊!”

    “天呐!”

    现场一片惊呼。

    失去意识前,苏熙只觉得被一双长臂拥入陌生又熟悉的怀中。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