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舞舞 作品

第十二章 订婚宴如期而至

    “司曜哥……”一段阶梯犹如十里路,被这样万众瞩目,苏悦儿的手放置在年司曜的掌中时,脸颊已经隐隐约约有些红热。

    “悦儿,今天你真美。”年司曜眸光微闪,握紧了她的手,倾身,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得见的音量在她的耳边低声赞叹道。

    苏悦儿羞得轻睥他一眼,另一只手挽上一旁早已等候多时的苏浩川手臂,轻唤一声:“爸爸。”

    “你还记得我。”苏浩川宠溺的看她一眼,而后笑话道,“还以为你有了老公连爸爸都忘记了呢。”

    “爸爸,你明知道你和司曜哥都是我这辈子最重要的人,你还这么说。你欺负我!”苏悦儿不依的撒娇,惹来她身旁两个男人心照不宣的对视一笑。

    这边气氛温馨和睦,却不知道大厅里的许多不为人注意的角落,纷纷有人窃窃私语起来。

    “这就是苏悦儿啊,没想到,长得还真漂亮。”

    “漂亮又怎么样,还不是狐狸精的种,这苏家做事也太不讲究了,正经女儿懒得搭理,私生女的订婚宴搞得这么隆重。”

    “是呢。说起苏熙,我也见过的,以前挺乖巧懂事一孩子,真没想到……不过也真是狠得下心,听说这苏悦儿足足在医院里躺够了一年才出的院。”

    “啧啧,真可怜。”

    “可怜什么?要我爸忽然给我带个狐狸精的种回来,我哪里容得她嚣张,指不定比苏熙做得更绝呢!”

    “这时候了,苏熙都还没出现,人还在法国?”

    “老爸成了别人的,家成了别人的,未婚夫都成别人家的了,是你,你回来么?”

    “那倒也是,心都寒了……”

    “啊!不对!你说的不对!看那里!”

    “哎哎,哪里?看哪里?”

    “门口,刚刚走进来那个!你们快看,苏熙,那是不是苏熙来着?!”

    怨不得很多曾见过她的人都一眼认不出她了。

    虽然只是两年时间,但苏熙实在是变化太大,如果是两年前的她和现在的她排成排站在一起让她看,她估计都要犹豫几秒才能认出,这原来是同一个人。

    不在意外貌,在于气质。

    18岁之前她是活泼的,青春外向,朝气蓬勃,脸颊上分分钟带着笑容,自己欢喜,也让人欢喜。而两年时间,她脱去青春浮华,变得沉默,寡言,平静,深沉,以全然漠然的姿态,在她的世界中驻起厚厚的高墙。

    参加订婚宴的人出乎意料的多。

    苏熙没想到她的到来会引得那么多人的瞩目,甚至有人夸张的自动站到两边去,给她让出一条通向今日主人所在方向的道路。

    她今天的妆容非常完美,厚厚的粉底遮盖了她原本苍白没有血色的脸。这些天她又开始失眠,睡不好的后遗症就是手软脚软,整个人都轻飘飘,这两个月,她没回苏家,也不敢再去酒店,高价租了套房子,自己一个人住。

    “熙熙……”现场一片寂静。见苏熙一步步走来,苏浩川向来沉稳的脸上很是动容,双眼里好似有泪光微闪,手紧紧握住一旁苏悦儿挽着他的手。

    不过五十出头的年纪,算不上老,更何况保养有方,他和两年前一模一样。喜欢穿黑色西装搭配宝蓝领带,头发还是黝黑,细细的几条皱纹,只有在说话或者笑的时候才能看得清楚。

    苏熙在他们三人面前站定,紧抿着唇,半晌之后,才张口唤了一声:“爸爸。”

    强迫自己不去看他身边的那对璧人,但心却一点也不能平静。

    年司曜和苏悦儿是那么的深情,笑得那么开心,幸福的刺眼,她怎么可能假装自己看不到?

    苏浩川连连点头,有这一声叫唤便万事足的样子,动容道:“熙熙,今天是悦儿和司曜的订婚宴,你现在才来,我还以为……这两个月明明人在a城,怎么都不回家?难道你还在怪爸爸?”

    苏浩川的语气很真挚,神色也很激动,如果忽略掉他紧握住的苏悦儿的手的话,苏熙都快要觉得,以前那个疼她爱她的爸爸又回来了。

    苏熙刚要作答,苏悦儿抢先她一步,娇嗔着撒娇一般说道:“姐姐,你在法国待了两年,我们一家人,两年都没聚在一起了,爸爸不知道有多想你,天天念叨着你的名字,我都快要听腻了,别提有多嫉妒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