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舞舞 作品

第八章 没有人会帮她

    徐州又松一口气。朋友送的?名字都不愿意透露,应该不是什么太好的朋友。这卡贺家人借给朋友,朋友的朋友也是有的,没事没事……

    他再抬头,已是笑意满满:“苏小姐,您放心吧,我们酒店绝对不会出现一房同时开给两个人这样的失误,我们是国际连锁酒店,况且您还持有我们的金卡,难道对我们这点信任都没有吗?”

    “可是……”

    苏熙也觉得这不可能,但昨天晚上出现的男人有是怎么回事?难道见鬼了?

    “没有可是,绝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徐州斩钉截铁,安抚苏熙的同时又皱皱眉表现出自己的为难:“苏小姐,除了这个疑问,您还有其他什么事吗?如果您对我们的服务有什么不满您可以随时来找我,但是我昨天晚上值晚班,才刚下班,您看……”

    苏熙牙齿咬着自己的下唇,咬得都出了血。

    还有其他什么事?

    难道说她昨天晚上和一个自己都不认识的男人过了一夜,现在想来查那个男人是谁吗?

    凭一时的冲动走到经理室,没有考虑后果。现在经理的话犹如一盆冷水迎头向苏熙兜来。

    就算查到又怎么样?

    打击报复?

    别说笑了!

    苏家经不起这样的丑闻,她苏熙,更不可以。

    在a城她早已没什么名声,说出去,有谁会信?恐怕,到头来只会得到嘲笑和讽刺吧?

    苏熙的心骤然像是被无数只针扎进去一般,千疮百孔,疼痛难忍。

    这一切,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

    苏悦儿!

    一想起这个名字,苏熙双手不自觉的紧紧握住。

    那时候她18岁,苏浩川把苏悦儿接到家里已经两年。历来作风正派的苏浩川竟然有私生女,而且这个女儿比苏熙小不了两岁,苏熙的妈妈受不了打击,缠绵病榻不到]

    苏悦儿踩到倒下的画架子,一个不稳,向后栽去,“啊!姐姐!”,她只来得及惊声大呼。阳台的护栏不高,苏悦儿踩滑直接倒了下去,只听巨大的“嘭!”的一声。

    苏熙吓呆了,震惊的望着自己的手,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她只是怒极了嘴上说而已,却不是故意。

    “苏熙,你在干什么?!”这时候,年司曜不知从哪里冒上来,狠狠打了苏熙一巴掌,打得苏熙的头偏了过去,脑袋嗡嗡作响。

    “熙熙,我……”打完年司曜就愣了,迷茫的双眼里满是震惊,怔怔的望了望他自己的手,再望了望同样惊得不知所以的苏熙,这是他第一次打她。打断了她这十八年来对他的爱,打断了两人十八年来的所有情谊。

    苏悦儿是头着地,救护车走后,苏熙倒回去看了,那里的地面被鲜血染成红色,即使被佣人们用水洗了,也没有洗得干净。

    医生说有可能成为植物人,一辈子就那样了,醒不过来。

    苏熙当天就被苏浩川从苏家送到了法国,一个星期后,可能会变成植物人的苏悦儿醒了,再过两年,苏悦儿和年司曜的订婚宴,马上就要举行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