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舞舞 作品

第七章 那个男人是谁?

    不能就这么算了。

    苏熙收拾好自己,下面又胀又疼,走两步就觉得像是被火烧了一样刺痛难忍,心情阴霾的可怕,这个城市从下飞机那一刻起,就没有一处让她感到舒服的地方。

    开门走出去,正好遇到两个年轻的女服务生推着推车,刚打扫完毕,将斜对面的门关上。

    “请问……”苏熙缓缓朝她们走过去,她们俩略带诧异的望着她。

    “请问,你们的经理室要怎么走?”苏熙轻声的问道。

    “这……”两个女孩互相对望了一眼,其中一个女孩条件反射的漾起职业性的微笑,“小姐,请问有什么能帮助您的吗?”

    苏熙抿着唇,摇头,“我只想找你们经理。”

    “经理室在二楼,从那个电梯直接下去,出电梯往左走到最后一间就是。”那个女孩以标准的带路手势指明方向。

    苏熙颔首:“谢谢。”说罢,便朝着电梯慢慢走过去。

    两个服务生默默看着苏熙走远,待她上电梯后,再转回头推车往前。

    “唉,你觉得她有什么特别?”那个一直没说话的女孩子推一推旁边的女孩,眨眨眼,问道。

    “也就那样。”指路的女孩说道。

    “不怎么样你还看她那么久?还给她指路。”女孩不信,又说:“长得超漂亮,身上有一种气质,好像能吸引人一直看一直看一样,哎呀,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了,反正我自己是女人,看到她都舍不得移开眼睛了,连背影都那么好看,我要是长成这样啊……”她双手握拳,举在胸前,眼冒星星,“少活十年也愿意了。”

    旁边的女孩嗤笑一声,“你呀,就慢慢幻想吧。”把车子推着向前走。

    女孩追上,对同伴的毒舌不以为意,反而特别兴奋的握着她的手:“早上从刚才那女人住的那个房间出来的男人你看到了没?真是帅呆了!你没看到的话绝对是你的损失。”

    同伴推车的步子停了停,不知想到了什么,脸上忽的一片红霞,“恩,看到了。”

    女孩发现新大陆一般指着她,“我说你怎么不冷不热的,尽说些刺人话,原来是嫉妒了啊!”

    “难道你不嫉妒?”

    “谁说我不嫉妒,超嫉妒啊!呜呜……”

    已坐上电梯的苏熙自然是听不到她走以后两个服务生说的话,电梯到达二楼以后,她略微顿了顿,随即坚定而缓慢的往左边的通道走去。

    豪御总经理徐州昨天晚上在酒店值了夜班,正准备回家,谁知刚走两步,门还没出,就被堵在门口。

    “小姐,请问您有什么事情吗?”服务行业总是笑脸迎人,徐州当即笑呵呵的问道。

    苏熙看眼前微胖的男人笑得像花朵一样,抿抿唇,有点难以启齿,过了两秒,最终还是开口:“我……昨天晚上住在1805号房,名牌是穹苍居,请问昨天晚上除了将它开给我,还另外开给其他别的什么人了吗?”

    1805?穹苍居?!

    徐州心中一凛,那是昨天晚上特别安排给傅少的住所,他亲自交代的。

    “小姐,如果我们酒店把房开给了您,自然不会再开给别人。”徐州脸上露出无懈可击的微笑,心中千回百转,试探问道:“您还记得昨天晚上前台的服务生为什么会安排你住进穹苍居吗?”

    当然记得。

    苏熙点头,将出门的时候特地带在身上的卡拿出:“是因为这张卡。” /~:无弹窗?@++

    徐州接过来,脸色倏地一僵,四四方方金纹镶黑边,是酒店的特别贵宾卡,只有贺家自己人才用,一般的服务生见都没见过,它和其他贵宾卡的差别只在于这黑边上有细细的银色纹路,不仔细看根本无法发现,而别的卡都没有的。

    昨天他将一张贵宾卡拿给下面的人交给安排的女人,又吩咐了前台,见卡什么都不要问,直接给房间门卡,这下可好!

    徐州看着站在他眼前的苏熙,强扯出一个笑:“请问小姐贵姓?”

    如果是贺家人,这玩笑就开大了!虽然贺家的徐州基本都认得,但难免有漏网之鱼啊!

    “我姓苏。”不过就是问个姓氏,例行公事,苏熙不觉有什么不妥,答道。

    徐州稍松一口气,又问:“请问小姐您这卡是怎么来的?”

    怎么来的?这也要问?苏熙没忘了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微微蹙眉,“我朋友送我的。”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