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舞舞 作品

第六章 一夜荒唐

    睡梦中的苏熙受到了骚扰,不安分的扭来扭去,想要甩开这种不舒服的感觉。

    黑暗中,傅越泽的眉头微微凝起,一个翻身将她压到了身下。

    “再闹,那就都不要睡觉了!”

    傅越泽低声威胁。女人却奇异的听懂了一般,静下不动了。

    傅越泽哑然失笑,真没见过那个女人睡着了竟然也能这样的‘识时务’。可感受了一下下腹的火热,傅越泽还是决定,今天晚上不能就这么放过她。

    黑暗之下,傅越泽看不清楚她的脸,只能看到大概的轮廓,很小,但却精致,他的手撩开她的发,从她的脸上游移而过,微颤的睫毛,小巧的鼻头,她的唇很诱人,摸上去温软细滑,傅越泽倾身,将唇吻上她的。

    傅越泽的手在苏熙的身上挑起一团又一团的火,很快,苏熙身上的衣服就被解开。她的肌肤细腻柔滑,抱在怀里就像是上好的美玉,温软得让人舍不得放开。

    “恩……”苏熙觉得自己的身上像是有一把火在烧。

    怎么会……热,好热好热……

    苏熙缓缓的睁开眼睛。

    “啊!”她被压在他胸前黑乎乎的头颅吓了大跳,“你……你是谁?”嗓音沙哑,和平时的清悦毫无半点干系,哪怕是最亲密的朋友,此时听到她的声音恐怕也分辨不出。

    苏熙的头很痛很晕,这是喝酒太多外加没睡好的后遗症。

    “嘘,别闹。”傅越泽已是箭在弦上,声音带着诱哄。

    苏熙马上感受到异状。

    “不,不要。”她惊恐的猛摇头,嘶哑的嗓音让她自己都听得难受,但此刻她哪能管的了那么多?只是睡了一觉而已,睁开眼怎么……多了一个男人?!还对她……眼前的事情完全超乎她的预想。

    苏熙在傅越泽的身下猛烈挣扎,她推傅越泽的胸,身子一个劲的往后缩。

    不过一切都是徒劳。傅越泽不悦的揽住她的腰,将她往下一拉,便轻松将她拉回原来的位置。

    “安分一点!”

    苏熙尖叫一声,硬的不行只好来软的,“求求你,放过我好不好?”她低声求饶。真没想过自己会落入如此田地,不然她肯定不会来这里住,更不会半途买酒来喝。

    傅越泽却轻轻笑了,他温柔的唇舔弄苏熙敏感的耳垂,他的手挑逗她的敏感。

    “恩……”苏熙这青涩的小处女又怎么敌得过万花丛中过的调情高手,没有一会,脑袋便成了一团浆糊。

    意乱情迷间,他轻舔苏熙的唇,然后……猛的一沉腰。

    “唔!”苏熙弓起身子,痛得大叫,声音却被含在了傅越泽的口中,苏熙的神智一下清醒过来,他真的是一个可怕又难缠的男人。她注意到,她的内裤还挂在脚踝,都还没被完全卸下,就已经被他给攻入。

    “啊!”傅越泽的速度加快了,又给苏熙猛的一击,苏熙受不住的叫出声。

    “不要走神。”男人的声音又低沉又霸道,还略带愉悦的喘息。

    一夜荒唐。

    苏熙醒来的时候头疼欲裂。

    身上的异状让她猛的从床上惊坐而起,丝被滑下她赤裸的上身,又猛的被她拉起遮盖,下面胀胀的发痛,还留有被人侵入后的钝痛感。

    脑子里一闪而过昨天晚上的画面,男人和女人交缠,起伏,呻吟,愉悦的尖叫……

    男人勇猛非常,女人到最后只能哭泣求饶。

    而且还不止一次!

    最后她都昏过去了,男人还在不知疲倦的冲刺!

    “天呐……”苏熙脸色发白,浑身颤抖。抱头埋入被中,将不切实际的奢望抛诸脑后,原来这不是春梦,一切都是真的。

    那个男人是谁?

    他怎么会进入到她的房间?!  [ 首发

    难道豪御酒店的至尊服务里还包括给单身的女客送上牛郎以解寂寞吗!

    拖着疲累的身子泡在浴缸里,苏熙一遍又一遍用清水冲刷自己不再洁净的身躯。

    她的第一次……

    虽然给不了最爱的人,但也没想到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被送出去了……

    天那么黑,她甚至看不清那男人长什么模样!

    不过以她当时酒醉的程度,就算给她见到,估计现在也是记不清楚了吧。

    苏熙从行李箱里面挑出一件白色削肩连衣裙,再套上一件灰色的针织外套,这件衣服就像是她现在的心情,dang到谷底。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