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舞舞 作品

第四章 谁给她的胆子?

    苏熙用行动代替了语言,即使一个字也不说,但已经够让在场的人明白她的意思。

    年司曜看向傅越泽,眼神里透着浓浓的敌意。“苏熙,跟我回家。”

    苏熙站着没有动,紧了紧抱住傅越泽的那只胳膊,而这样的举动让年司曜更加不悦。

    傅越泽淡漠地看着两人的举动,嘴角一弯露出一丝嘲讽,“有我在,她不想去的地方,谁也逼不了她。”

    听到这句话,苏熙微微一愣。虽然知道这句话是假的,但是这么霸气肯定的语气,还是让她的小心脏不由自主地颤动了一下。

    傅越泽说完这一句,低头对苏熙说道,“我们走吧。”说是询问倒不如说是称述,他揽着苏熙转身便走,样强势得不容人拒绝。从始至终,他甚至没正眼看一眼年司曜,除了他刚才握上苏熙的手。在这世上,能让傅越泽正眼瞧的人没几个,而年司曜,明显还不够资格。

    苏熙头被迫埋在傅越泽的怀中,此刻她表现得无比顺从,坐在加长的劳斯莱斯里,车子驶过年司曜所在的地方,他还在刚才那个位置,面无表情,呆呆的站着。

    车子驶离机场,即将变换车道。

    “停车!”

    苏熙大喊一声。

    司机先生明显被吓一大跳,踩下急刹,车轮摩擦地面发出尖锐的声响。

    苏熙在傅越泽骤然变色的冷视下猛的将车门打开,身子轻巧的一滑,跳了下去。

    “今天谢谢你,我们以后有缘再见。”说罢,转身就跑。

    最好永不再见。

    奔跑中的苏熙在心中默默的加了一句。

    这样尴尬又丢脸的事情她再不想遇到了。

    苏熙就这样跑掉,却不知道,因为她此刻轻率的举动,她即将遭遇此生最大的麻烦!

    明明窗外阳光明媚,此刻车中,却如腊月寒冬。

    傅越泽冰寒着俊脸,凤眸微眯,不可置信与刺骨的冷交替,双唇勾起,刻画成危险弧度。

    好,好得很。

    她竟然就这么跑掉?

    利用完他就想跑?

    傅越泽修长的手指渐渐握成拳,第一次被女人这样愚弄,好,真是太好了!

    苏熙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惹上了天大的麻烦。

    她两手空空,行李早被人提到年司曜的车上,摸遍全身只有一个随身携带的零钱包,可里面只有几张钞票,还全是欧元!

    不过幸好零钱包里还有一张卡。那是贺静宇一个月前离开法国时硬塞给她的,是豪御酒店的贵宾卡。

    豪御酒店是跨国企业,国内外闻名,贺静宇是唯一的继承人。说来也怪,以前两人都身处上流社会又年纪相仿,却只见过寥寥几面,并不熟悉,而长大后她被赶到法国,却意外碰面。他乡遇‘故知’,两人感情突发猛进,私交甚笃。

    对贺静宇自然不需要客气,苏熙在外面逛到天黑,除了填饱肚子,剩下的钱全部换成了酒,而后直接持卡踏进了豪御酒店的大门。

    酒店前台看到她的卡,抬头多看了她两眼,眼神里带着苏熙看不懂的神情。

    “有问题吗?” http://

    前台小姐随即展开招牌式微笑,“没有问题,请稍等,马上为您安排入住。”

    豪御酒店的服务果然很到位,马上就有专门的酒店管家过来带路。

    进去房里将管家打发走,苏熙四肢一展瘫在kingsize的床上。这床又软又绵,比她在法国随便垫的硬板床好太多太多,更别提那飞机上连床都称不上的靠椅,当下舒服的呻吟了一声,享受极了。

    豪御酒店的员工今天一直战战兢兢,如临大敌,光洁不染一丝尘埃的地面拖了又拖,门厅内摆放的物件包括大门被服务生们擦了又擦。上头早一个月前就下了指示,今天会有贵客光临,所有经理全都候在经理室,等待大人物大驾光临。

    晚上十时许,一辆加长款劳斯莱斯稳妥停在豪御酒店大门前,五辆同系同款同色的宾士随之缓缓停在它之后。

    豪御酒店服务人员早已站在门口,由总经理徐州带队,排作两排,躬身相迎。

    徐州更是走到劳斯莱斯门口,亲自为来人打开车门。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