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眼 作品

第八十二章 经文所伤

    女人三十岁上下,长相清秀,但是眼神却很空洞,一看就有些不像是正常人,她要不说话还好,一说话我便想起阴阳路上的鬼魂。

    但看她不像是鬼,身上也没有阴气,我又不觉得她是只鬼了。

    女人带着帽子,穿着一身黄色的衣服,和我们说话的时候把那个开车的鬼司机给打发了。

    鬼司机回头看看我,似乎是有什么事情要说。

    女人从身上拿出两百元钱给了司机:“我朋友,打个折扣。”

    听女人说,鬼司机忙着从身上拿出了八十块钱,而后找给了女人,这才说:“怪不好意思的。”

    女人笑了笑:“都不容易,路上小心。”

    说完女人看向我们,鬼司机上了车把车子开走了。

    看着鬼司机走远女司机低头看了一眼,手里的八十块钱瞬间成了一把灰。

    欧阳漓和我相互看看,回头我们都看着地上的一滩油。

    女人拿着自己的桶,走过去蹲在地上收拾了收拾,收拾完提起桶放到一边,这才看我和欧阳漓。

    “你没有魂魄?”女人忽然朝着欧阳漓说道,欧阳漓他自己也是一阵怔愣,而我更是讶异不已。

    没有魂魄?

    人不都有三魂七魄么?怎么今天出来了一个没有魂魄的,这是怎么回事?

    欧阳漓似乎也没想到女人会这么说,但是下一刻女人看向我的时候眉头更加的深锁。

    “你怀孕了?”女人问,我便也没说什么,她既然看出我怀孕了,也一定看出我怀的不是寻常孩子了。

    果不其然,女人看了我一会,便说:“你们走吧,这里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

    女人算是下逐客令了,但我和欧阳漓都没走。

    且不说她说欧阳漓没有魂魄的事情,就是那些鬼司机留在这里也是祸害。

    看我们不走女人问:“你们要干什么?”

    “我们想要问你为什么在这里养鬼的事情。”我说着朝着四周围看,偏在这个时候,看见白天给我们加油的那个男人走了过来。

    见到我们男人也是一阵意外,但他马上又恢复了平静。

    走来男人和女人对视了一眼,而后便说:“走吧,我送你们出去。”

    女人似乎也是十分的意外,好像是对男人的做法有些奇怪,但很快又释然了。

    转身女人去做其他的事情,男人带着我们朝着来时的路走。

    欧阳漓拉着我的手,带着我朝着男人走去,一边走男人一边告诉我们。

    原来这里是通往阴间的一条阴冥路,和阴阳路还是有些不同的。

    阴阳路是阳世专门通往阴间的一条路,人死后魂魄都会从阴阳路经过,最后到达阴间。

    路上会有人在哪里等着死后之人,把人的魂魄引到阴间。

    阴冥路虽然也是一条阳世通往阴间的路,但是这条路大部分是用来给阴间里鬼魂出来时候同行的路。

    阴间有些阴魂对生前的事情,以及一些未了的心愿,想要回到阳世完成,这种情况下就形成了这么一条路。

    外面与刚刚死后的鬼魂混到一起,阴间特设了这么一条阴冥路。

    听起来其实和阴阳路没什么不同,但是区别却很大。

    阴冥路出的来,也进的去,一般阴差经常走这条路,外面抓鬼回来走这里方便,里面出来也方便,不用担心遇上什么鬼魂惊慌的撞了阴差。

    从这里出去的鬼魂阴差不管,进去的阴差也不管,出来前判官小鬼都说清楚了。

    自然鬼魂也都知道,至于出去了不愿意回来,最后被抓回来的那些,虽然到了阴间不会有什么好日子过,但也都是清楚自己犯错的鬼魂,自然也没有几只大呼小叫的。

    阴冥路最大的不同便是进出都能,而阴阳路却是有去无回。

    没走过阴阳路的人不知道,阴阳路是一条路走到黑。

    生前不做亏心事,就能顺顺当当的过了阴阳路,路上开了一片曼珠沙花,和经过奈何桥喝一碗孟婆水,直接就去投胎了,生死簿上都给你写清楚明白了。

    做了亏心事的人,阴阳路上一走,直接去了阴间,还债的还债,遭罪的遭罪,总之是没人能够出来。

    也是到今天才知道,阴阳路是有去无回的。

    不过想想也是,既然人都已经死了,还有什么必要回来。

    这么想其实也就明白了,阎王在这里弄出一条阴冥路出来,其实就是为了回家探亲的鬼魂方便。

    阴差图清净便也走这里。

    到也没什么不好,只不过我又不明白了,那些鬼司机是怎么回事?

    似乎是看出我的想法,男人便说:“他们都是误打误撞跑夜路跑的这里,一个个开车飞了一样,结果一下闯了进来,其实他们早就死了,但是他们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

    有些是接受不了已经死了,有些则是不知道。

    但他们闯进来的时候阳气未尽,是进不了阴间的,只能在这里徘徊,等到什么时候阳气尽了,自然就去阴间报到了。

    “那你们两个是干什么的,在这里干什么?”我忽然问。

    他们不是鬼,却守在阴阳路上。

    “我们是阴魂使者,专门在阴冥路上摆渡把不知道该去哪里魂魄引渡到阴间,阴冥路上不光有路,到了前面就是河,到时候我们要渡鬼魂过去。”

    “阴冥路不用鬼使者,用人?”我颇感奇怪,难道阴间没有鬼差可使唤了?

    “这条路也不是一直都开,而且这条路就在我家门口,我祖上时代都是阴魂使者,至于是什么原因我也不清楚,只是知道这是规矩,在没有下一任出现接替我们之前,我们就只能守在阴冥路上。”

    听男人说我也是越发的糊涂了,但欧阳漓都没说什么,我也不好再说什么。

    回头欧阳漓看看,我们竟然已经走到了古玩街的那条街上,但男人站着的地方分明还是另一个地方。

    “其实也只有每年七月鬼月的时候阴冥路才会打开,过了七月我们夫妻就会回到正常的生活里去,而这里也会被关闭。

    所以有些魂魄就借着这个机会出来,出来之后就到处躲藏,准备躲过了七月,就可以在外面游荡一年。”

    男人似乎是觉得自己的话多了,朝着我们笑了笑,转身便回去了。

    结果等男人一转身,我才发现眼前其实就是一堵墙。

    看人一走就出现一堵墙,我忙着走过去抬起手摸了摸,但那确实是一堵墙,而我记忆里的一条大路,此时也成了一个小巷。

    巷子不深,我和欧阳漓一眼便能看见外面,走出去不远就看见了阴阳事务所,我便也是一阵的茫然。

    古玩街还真是深藏不漏,平常看挺普通的,想不到竟有这么多的门道。

    出来我总算是喘了一口气,本来以为总算是雨过天晴了,不想欧阳漓竟突然一口血吐了出来,脸也青了一片。

    看他吐了一口血,我顿时把持不住,慌张起来,忙着问他怎么了,是不是被那些恶鬼给伤了元气。

    我哪里知道,本身欧阳漓就不是人,他会吐血是因为那些经文。

    但我也后来才知道这些,而此时欧阳漓竟眼一闭人晕了过去。

    怕他摔倒在地,我马上将他扶了起来,跟着便朝着阴阳事务所里面走去,进去宗无泽也走了出来,他竟然已经没什么事情了。

    看到我先是一阵欣喜,跟着便被我肩上沉重的欧阳漓吸引住了目光,忙着疾奔过来,一把将欧阳漓扶了过去。

    “贞贞,出来一下。”宗无泽说话扶着欧阳漓便朝着欧阳漓的房间走去,我自然是要跟着,欧阳漓出了事,我哪能袖手旁观。

    哪知道我刚刚走了几步,便听见门口瓷娃娃喊:“糟糕!糟糕!”

    给瓷娃娃一喊我便气愤起来,气不过回去踹了一脚瓷娃娃,瓷娃娃气的哇哇大叫,但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他就不说话了。

    看他不说话我转身回了阴阳事务所里面,瓷娃娃忙说:“好险,好险!”

    之后我便不再理会瓷娃娃,毕竟瓷娃娃说的都是实话,他也是为了给我们提个醒而已。

    不过既然瓷娃娃都说欧阳漓糟糕,想必伤的就很重了。

    进门欧阳漓已经死人一样躺在床上,叶绾贞此时也已经没事了,见到我还不忘关心我去了哪里。

    可此时我哪里有心情说这些,一颗心都放到欧阳漓身上了,也不等宗无泽问我,我便把我和欧阳漓去过古刹的事情和盘托出,自然我没说和欧阳漓去了后山墓室的事情。

    听我说完宗无泽奇怪起来,但他还不等说什么叶绾贞便嘴快的说。

    她说欧阳漓也不是鬼,怎么一段经文就吐了血?

    顿时我的脑门一脑门的汗,这才知道,欧阳漓根本不是被鬼伤了,而是被经文伤了。

    只不过他比坟堆下面的鬼要厉害,恶鬼听了经文都魂飞魄散了,他却熬了过来!

    得知是这样的结果,我便觉得欧阳漓实在是有些逞强了,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又是何苦。

    但看他都病了,我自然是要日夜不离的守在他身边,谁又会知道,我竟成了他的疗伤良药!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