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眼 作品

第六十七章 别墅禁地

    听我喊欧阳漓将我拉倒了身后,而后朝着泳池里面看去,泳池里果然有一具女尸贴在下面。

    “她已经死了!”欧阳漓拍拍我,我这才敢小心翼翼去看一眼。

    其实看见死尸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这具死尸是我认识的人,而且这具死尸的魂魄还化成了厉鬼要害我,我便觉得她有些可怕了。

    不过听到欧阳漓和我这么说,我的心莫名的平静不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只要他对我说没什么,我便心平气和,总觉得欧阳漓的声音有种能安抚人心的力量。

    听欧阳漓说我慢慢朝着泳池里面看去,这才把韩微微的尸体看清,原来她不是沉入了泳池的下面,而是被人用铁链绑住了手脚,难怪她会沉入水底。

    因为泳池里面有水,欧阳漓也没下去看看,只是在泳池上面看了看,我便也跟着看了一会。

    也不知道韩微微死了多久了,她在泳池里面的尸体已经泡的发福,而且身体很多地方细菌滋生,已经开始腐烂,这也是为什么那天晚上我在看到韩微微的时候,她身前脸上会一片片的脱落了。

    而且还微微的头发也很长,乌黑乌黑的,在她身后飘起来,像是孔雀开屏时候的孔雀屏。

    只不过孔雀看来好看,韩微微的看来却恐怖异常。

    看了一会,欧阳漓将我的手拉了过去,在我手指上面用什么东西轻轻的刺了一下,指腹上便冒出一滴血来,跟着欧阳漓将我的手指拉到水池上方,轻轻捏了一下,一滴血从我的指腹掉进泳池里面。

    霎时一股恶臭从水池里面冒来出来,我忙不迭的把鼻子捂住,宁可不呼吸也不要闻泳池里的恶臭。

    而就在此时,水池里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水池里一池清到见底的水,恍然间成了浓稠的绿色,脏的不堪入目。

    我不由的朝着身后退了一步,跟着朝着欧阳漓看去。

    欧阳漓将我的手握住,拉着我朝着别墅的门口走去,我忙着回头看了一眼发出恶臭的水池,韩微微的身体也从泳池里面冒了出来,双眼爆瞪,四肢被从四个方向锁链锁着,一头乌黑的头发飘荡在粘稠的水池里面,身体大开好像死前要被五马分尸了似的,就是脖子上面都拴着一条铁链子。

    多看一眼我都觉得浑身颤栗,我便马上把脸转了过来。

    抬头看看欧阳漓,欧阳漓却还是那副木头似的脸,什么表情都没有。

    走到别墅门口我便隐约觉得身后有什么东西又来了,不过并不觉得可怕,反倒是想要回头看看,结果回头果然看见我和宗无泽来的那天晚上,一开始隐约看见的那两条黑色影子。

    看见我便有些意外,大白天的怎么也有鬼魂出来,难道又是两只成了精的。

    但他们都没有靠近我的意思,而是略带着期待的看着我们。

    我便朝着欧阳漓看去,顺带着问他:“他们是不是有什么事要求我们?”

    “他们是这里的主人。”其他的欧阳漓都没说,来着我便朝着别墅里面去了,门推开别墅里面是满室的尘灰,进门便闻见一股灰土味,但比起阴气还是灰土的味道比较好闻。

    楼下一层里面是待客厅,除了平常带客厅看见的东西,其他的没看见什么,但我和欧阳漓还是在楼下检查了一圈,没发现什么才朝着楼上走去,到了楼上欧阳漓带着我挨屋的看了一遍,看完却什么都没发现。

    我便又感觉了身后那两条影子跟了过来,回头看他们果然就站在我身后。

    其中一个影子看我看他,抬起手指了指楼下靠着楼梯的一面墙壁,于是我和欧阳漓又朝着楼下走去。

    就在我和欧阳漓走过去的时候,另外的一个黑影走到楼梯靠墙壁的地方站在了哪里。

    欧阳漓和我相互看看,这次我都没用欧阳漓教我,便把手伸了出去,借着刚刚还没有完全愈合的手指,捏了一滴血在墙壁上面。

    顿时墙壁上面开始裂开,从而一片片剥落,而很快墙壁上面也朝着外面倾斜,两只僵硬的手向前抓着露了出来,跟着便是一个人从里面倒了出来,因为我和欧阳漓都没去扶一把,所以那人一下就摔倒在了楼梯上面,继而滚了下去。

    跟着又有一个人从墙壁里面出来,摔倒后也滚了下去。

    欧阳漓这时候才带着我朝着墙壁里面看,墙壁后面其实什么都没有,但是墙壁上面却有一条被挣断的红绳。

    看见那条绳子欧阳漓告诉我:“红绳是道家用来拴鬼用的。”

    我狐疑,朝着欧阳漓看:“道家?”

    难不成是有道士把这里弄得乌烟瘴气?

    我正狐疑着,欧阳漓拉着我去了楼梯的下面,蹲下看了看地上的两个人。

    两个人的死相都很凄惨,像是活活被憋死,脸上的恐慌已经扭曲了,身上都被红绳绑住了,而且红绳上面有铜钱。

    看他们我便觉得可怖,也不知道是什么人把他们害成这样。

    欧阳漓起身把我的手又拉了过去,好像他要不这样拉着,便显示不出来他很在乎我似的,在我看来,他都能在外面捧着我亲,拉着手也就不算什么了。

    离开了那两具尸体欧阳漓又带着我在别墅的外面看了看,这才知道,别墅外面四周围打了一些生桩。

    所谓打生桩就是把活人活埋到地下,或者是打在墙里面,为此生祭地下的那些鬼魂。

    以前在那个有钱老板的家里看到过,叶绾贞也说过,所以我对这件事情十分的反感。

    活人怎么能用来做祭品,给鬼魂食用,这是多残忍的事情。

    别墅看着不是很大,但是有四面墙四个角,其中四面上和四个角上都打了生桩,上面还写了生辰八字,似乎是专门为了把活人的魂魄留在墙壁上面的。

    每当我和欧阳漓经过哪些地方,背后不由得阴风阵阵起来,我便会拉着欧阳漓的手紧一紧。

    都走一了一遍之后,我便想把手里的血滴一滴在墙上,把那些冤魂放出来,结果却被欧阳漓阻拦住了。

    我不明白,欧阳漓便告诉我,不是所有冤魂的魂魄都能像是他们一样,死后一直保持着干净,这里的其他冤魂早已经化成了厉鬼,害过人了!

    而鬼一旦是害过人了,就永远不能投胎做人,也只有灰飞烟灭的份了。

    想想也很可怜,但就不知道什么人在这里弄了这么一个地方,韩薇薇我一两个月前还见过她,想必那个害人的人一定还在附近,没走太远。

    欧阳漓带着我都走了一遍也没说什么,还不到晚上我们便回去了。

    在我看来欧阳漓一定是收拾不了那些鬼魂,所以才会带着我回去,毕竟他不是个驱鬼师,最多是个厉害点的鬼而已。

    离开了别墅我和欧阳漓直接回了阴阳事务所,到是经过学校后山的时候,欧阳漓竟停下来了,抬头朝着学校后上的方向看去。

    而此时的天还不黑,但是学校的后山上面竟乌云密布,黑压压的一片,压得人有些喘不过气。

    “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我问欧阳漓,欧阳漓看看我,“晚上我们去后山看看。”

    看欧阳漓神情肃然,我便也答应下来了。

    回到阴阳事务所欧阳漓把在别墅里看到的一切告诉给了宗无泽,宗无泽便说晚上过去看看,而且先打了电话给那天来找我们办事的老警察,也就是要我们帮去查学校死了男同学哪件事情的老警察。

    我问叶绾贞为什么要通知警察,叶绾贞说通知警察是为了要方便做事,只有警察把现场清理了,我们才好进去办事。

    而叶绾贞所说的清理现场,其实就是把那些尸体都弄走。

    而后她和宗无泽过去处理掉哪里的鬼魂,事情也就结束了,听叶绾贞说我也就不奇怪了,但还是有些不放心,万一他们遇到了什么麻烦便不好了,毕竟那天的虚晃鬼很是厉害,他们两个也险些丧命。

    “要不你们今晚先不要去了,等我们今晚巡视完了这边,一起过去,也有个照应。”在我看来,欧阳漓是只法力高强的鬼,有他在牛鬼蛇神都不怕他,而我身上的血关键时候也能派上一点用场,总比叶绾贞和宗无泽两个什么都没有的人强些,有我们在,就算不能制敌取胜,起码拖住对方,这么一来宗无泽也就有时间收拾那些鬼魂了。

    别墅哪里死了那么多的人,还都是被人害死,就连欧阳泽都说,哪里的鬼魂很多都化成了厉鬼。

    其中韩薇薇就是一个,我会担心也属正常,毕竟那么多的鬼魂,而宗无泽和叶绾贞只有两个人。

    但叶绾贞也说了,“不会出什么事,两只最大的都已经被收拾了,剩下的都是小鬼,要不然你们也不会那么容易回来,我和师兄今天还担心你们,哪里的阴气重,你们能安然无恙回来,足见并没有多危险。”

    叶绾贞坚持,我也不好在说什么,但还是说,等我们巡视完了就过去接应他们,两个人这才达成共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