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眼 作品

第六十章 命魂

    走到学校门口,欧阳漓忽然停在了门口,将我拉到了身后,殊不知我最不愿意去的就是欧阳漓的身后,因为我总觉得有双眼睛在我身后看我,像是趴在我身上一样。

    但此时我也顾不得去看身后了,面前的人就有些不对劲。

    我进来是翻墙进来,欧阳漓是怎么进来我还没来的及问,但他既然带着我来到学校的门口,想必就是要从门口出去。

    而门口的门卫也从门卫室里面走了出来,只不过门卫身后却跟着一只无头女鬼,之所以说那是一只无头女鬼,是因为女鬼只有身子,根本没有头,而此时女鬼的头竟提在门卫的一边手里。

    长长的头发漆黑的如墨汁熏染一样,一张脸刷白如雪,双眼爆瞪出来,笑吟吟的嘴唇留着口水。

    “把我的头还给我,还给我!”女鬼开口说话的时候口水直流,我马上拉紧了欧阳漓的手,感觉有些不对,女鬼好像比以前我见过的鬼都要强大,身上的气息越发的阴重。

    害怕被伤害,我便朝着欧阳漓的身后缩了缩,欧阳漓回眸看了我一眼,转过脸身上的寒气瞬间喷发而出,而这次,我明显感觉欧阳漓身上的寒气比在后上看见僵尸鬼的时候强大许多。

    不知道是欧阳漓于强自强,还是说欧阳漓也快要醒了。

    “把我的头还给我,还给我!”对面的女鬼一个劲的要人还头,我还以为欧阳漓会怎么对她,其实只是把我拉到一边朝着女鬼走了过去。

    女鬼的头微微动了一下,爆瞪出来的眼珠子朝着我和欧阳漓看着,跟着我们的脚步转动,我们走她的眼珠子就动,看的人着实心里一阵阵的激灵。

    我正看她,她的头竟然一下脱离了门卫的手,只朝着我飞了过来,于是我变吓得手足无措起来,一把将欧阳漓给搂住了。

    欧阳漓的手也极快,一把搂着了我的身体,我埋头不敢看女鬼要干什么,而欧阳漓已经将我牢靠的搂在了怀里,不等我多想,只听见啊的一声哀嚎,咔嚓一声,等我在去看,欧阳漓姿势抬起一只手便将女鬼飞过来的头颅一把捏碎。

    鬼本身就没有血,所以我也没看到什么东西,只看见女鬼的头渣飞落满地,头发也飘得到处都是。

    在看欧阳漓的手上,也没看到什么脑浆之类不干净的东西。

    但女鬼的头虽然是碎了,身体却还在门卫的身后,也因此门卫的神志始终不清。

    但女鬼的头一碎,身体马上要跑,我哪里给她时间跑,马上闭上眼睛,用念力把她给收了。

    没了头,那只无头女鬼连哀嚎都没有,便给我收了起来,在看周围,除了一缕即将消散的黑烟,其他什么都没有。

    门卫也一下晕倒在了地上,我弯腰看看,人没死便不去管了。

    欧阳漓搂着我看了一眼,目光落在我正抬起来看的黄花梨木珠串上面,一颗眼睛又抬了抬眼皮,跟着便闭上了。

    差不多了,我便朝着外面走,这才离开欧阳漓的怀里,但离开了学校欧阳漓还是拉着我的手,许是他也担心周围还会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所以也不敢太大意。

    看看时间刚好过了子夜十二点钟,我和欧阳漓又去了一趟后上,走上去差不多用了两个小时,下来又用了两个小时,等我们下来,也就要天亮了。

    天亮古玩街上的游魂野鬼也都躲得不见踪影了,等我和欧阳漓到了阴阳事务所里面,基本上也看不见什么东西了。

    正要进门,棺材铺的那边房门呼嗒的一声,我便朝着棺材铺那边看了一眼,棺材铺的门板还没开,但我明明听见有什么动静,好像有人开门进去了。

    看看没人我便转过头来,许是我这一夜折腾的太累了,产生幻听了。

    欧阳漓进去,我便也跟着进去了,但一进了阴阳事务所我便觉得有些不对劲,好像是有什么东西进了阴阳事务所里面。

    站在阴阳事务所的门口我便没怎么动弹,欧阳漓看我没进去,他便也没进去。

    看了一会,我回头看看瓷娃娃,瓷娃娃也没什么反应,于是我便走了进去。

    进门叶绾贞和宗无泽已经回来了,四个人见面叶绾贞便跟我说,鬼魂越来越多了,而且很多鬼魂已经开始结队在城里闹事,要我们一定要多加小心。

    其实叶绾贞和宗无泽他们给我和欧阳漓安排的任务已经算是简单的了,难度的都给他们自己去了。

    我倒是也不担心什么,只是整夜的不睡觉出去,着实有些累的慌。

    “贞贞我饿了,想吃饭。”看看桌上的饭菜,我和叶绾贞说完便去吃饭了,叶绾贞也跟着我一块吃饭,但今天老头和半面都没出现,要不是还没回来,就是早早回来回去休息了。

    但我刚刚把饭吃下去,就觉得不对劲,好像是有个什么东西进来了,就在我身边坐着,但我又看不见他,于是我变紧张起来,想起刚刚进来时候的异常,头皮一阵阵发麻。

    而此时欧阳漓和宗无泽也都走了过来,我看到欧阳漓马上站了起来,走到他身边躲在了他身后。

    我感觉那个东西就在我和叶绾贞的身边徘徊,但我又实在不知道他在那里,只好先躲起来再说。

    就在我躲起来的时候,我马上感应到了那个东西,果然就在叶绾贞的身边坐着。

    我拉了一下欧阳漓,欧阳漓马上会意,便朝着叶绾贞看。

    “怎么了?”叶绾贞还问我们,我马上吞咽了一口唾液,担心那个东西已经上了叶绾贞的身。

    毕竟刚刚桌上只有我和叶绾贞两个人,我身上没有,那肯定就是在她身上,周围根本我也感应不到什么,我却感应得到有个东西坐在我身旁,那要不是叶绾贞,还会是谁?

    正待我狐疑的时候,宗无泽拿出罗盘看了一眼,阴值无限量的转了起来,宗无泽眉头深锁,朝着叶绾贞看去:“别动,坐在那里。”

    原本叶绾贞要起来,但是现在她也不敢起来了,反倒是坐在椅子上面十分的僵硬,似乎也感应到了什么。

    “师兄,他在摸我的手。”叶绾贞说,说话的时候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我们大家也是一阵的吃惊,感情是只色鬼。

    “朋友,你应该不是来害我们的,何不出来看看,有什么要我们帮忙的,我们帮就是的,何必要装神弄鬼的,我们师兄妹要是有什么得罪的地方,我们低头认错,绝不含糊。”

    宗无泽一边说一边用罗盘在周围找那只鬼,我不免有些鄙夷,叶绾贞都说了那只鬼在摸她的手,宗无泽还到处找。

    自后宗无泽才朝着叶绾贞的身边走,而且已经确定了那只鬼就在叶绾贞的身边坐着。

    “你是……”

    刚坐下宗无泽的脸色便忽然变了,而此时我也若隐若现的看见了那只坐在叶绾贞身边,真抬起手摸叶绾贞手,半透明的鬼,看见那只鬼的阵容,不由的脱口喊了出来:“半面。”

    “半面?”叶绾贞第一时间整个人惊叫出来,跟着朝着身边若隐若现的半透明鬼魂看去。

    欧阳漓微微蹙眉,但是却始终不发一言的站着。

    “出事了,老头和半面一定是出事了,半面先回来了,老头还在路上,欧阳,小宁,你去棺材铺和香烛店看看,我先收了半面的命魂,晚了就来不及了。”

    听宗无泽说我和欧阳漓不敢耽搁,顾不上震惊,迈步朝着阴阳事务所的外面走去,刚出了门就听瓷娃娃喊:“不好,不好!”

    于是我便心里骂他,不好你怎么早不说,就会马后炮。

    跑出去我便朝着香烛店跑,我去过香烛店,自然会朝着那边去,至于欧阳漓,他哪里都没去过,去棺材铺和香烛店自然没有区别。

    推开门我马上进去叫了两声,香烛店里依旧如故,什么人气没有,到是阴气森森,但香烛店里面住屋的房门是锁上的,所以我肯定半面是没回来过,于是便转身朝着外面走。

    我出去欧阳漓也已经出来了,看到我同样摇了摇头,说明老头也没回来。

    “你先回去,我去接应他们。”欧阳漓也不等我回答,转身便朝着老头和半面去的方向走去。

    我心想你走着去要什么时候,但一眨眼欧阳漓已经走出去很远了,我也只好转身回去阴阳事务所。

    刚刚进门天空便乌云密布,我忙着朝着阴阳事务所里面去了,见到宗无泽和叶绾贞两人把棺材铺和香烛店没人回来的事情告诉他们。

    叶绾贞哭的不行,手里紧握着一个玻璃瓶子,宝贝似的放在胸口,宗无泽眉头深锁,抬头望着阴阳事务所上的天。

    “欧阳呢?”宗无泽问我,我才想起欧阳漓出去接应老头的事情,忙着告诉宗无泽,宗无泽便朝着门口跑去,我和叶绾贞紧跟着去了外面,觉得有什么大事情要发生了一样,但我们刚刚走到阴阳事务所的门口,便给宗无泽呵斥一声,留在了阴阳事物所里。

    看着宗无泽朝着欧阳漓刚刚去的地方跑,我也顾不上提醒他要开车了,反到是可怜身旁哭的满脸泪水的叶绾贞。

    看她哭的那么伤心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劝她,毕竟这是死了人,我怎么好一句节哀顺变就把事情说过去了。

    “贞贞。”看叶绾贞难过我也不舒服,便叫了她一声,她这时候才看我,擦了擦眼泪,竟坚强起来。

    为了分散叶绾贞的注意力,我便看着她手里的瓶子问她:“这里面是什么?”

    叶绾贞却哭的很严重,告诉我瓶子里装的是半面的命魂。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