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眼 作品

第五十九章 盯人的眼睛

    说来宗无泽的阴阳事务所里就一处洗澡的地方,我一直也没进去过,不过听叶绾贞说,宗无泽这里最干净的两个地方就是浴室和洗手间了,那是任何鬼魂都不能踏足的地方,不然给宗无泽知道了,也只有魂飞魄散的份了。

    开始我始终不明白,但到了浴室门口我总算是明白了。

    浴室的门上贴着两张黄纸符,就这两张纸符也够要大鬼小鬼魂飞魄散的了,还用得到宗无泽么?

    推开浴室的门进去,我忙着洗了个澡,洗干净了马上出来把衣服穿上,吹了吹头发走了出来。

    我本来还以为门口没人,结果一出来就看见欧阳漓站在外面了,看他我还奇怪起来,他怎么在外面?

    “我去洗洗,你去吃饭,吃了饭就走。”大概欧阳漓也觉得身上不干净吧,毕竟来了这里这几天,谁都没洗过澡,看我去洗澡他想洗也都正常。

    于是我便转身去吃饭了,坐下了才知道,欧阳漓还没吃。

    我忙着吃了两口饭,欧阳漓没多久出来,看他头发还没擦干,我把手里的包子给了他一个,要他先吃着,别到时候他一口不吃就要走,到了外面大半夜的可没地方给他去买,饿肚子的可是他自己。

    见我送过去的包子,欧阳漓都没伸手接过去,低头张开嘴咬了一口,顿时我跟被咬了手似的,一脸的雪白,看怪物的看欧阳漓。

    别是他昨天晚上的事情还记得,要不他怎么和我这么亲密。

    明明自己拿过去能吃,却咬了我的一口,不知道他是抽风了呢。

    正当我心惊胆战的时候,欧阳漓吃完了嘴里的包子低头又把剩下的半个吃了,但这次他的嘴唇明显含着我的手指离开,我便全身酥酥麻麻起来,甩了甩手背到了身后。

    欧阳漓没看到似的,吃完了一个包子,把手里擦头发的毛巾放下,伸手又拿了一个,吃完便拿了一张纸巾擦着手朝门外走。

    欧阳漓都走了,我自然是不能留下,马上便跟了出去。

    不想刚走出门口,就听门口的瓷娃娃大喊:“好玩,好玩!”

    回头我看了眼瓷娃娃,也不知道他喊得是什么,什么好玩好玩的!

    不过瓷娃娃喊完我就莫名的看了一眼身边的欧阳漓,倒是他雷打不动的尊荣,让人不得不佩服,即便是我忽然死在他面前,许是他不会有半点反应了。

    无端端的我便摇了摇头,想起一件事问欧阳漓:“昨天后山上的那只僵尸大鬼你认识?”

    “不认识。”我没想到欧阳漓回答的这么坦荡,便更觉得奇怪起来,“既然不认识为什么放了他?”

    “他有用。”欧阳漓说,我便顿时无语,他要诚实一点说打不过僵尸鬼兴许我还能接受,此时听他这么说我还能说什么。

    不知不觉我和欧阳漓已经走到了昨天那家小鬼进去的古玩店,抬头看看那家的门面,因时间的关系,此时店门还是开着的,欧阳漓便带着我一块进去。

    门口有两个石头的狮子,看上去有些年头的东西了,一般的古玩店为了招揽客人,都会在门口放上两个有些年头的东西,这些也都不足为奇,我看了两眼便跟着进去了。

    进了门门里是各色的古玩古董,其中有些名贵的也都值很多钱,但我偏爱那些放在角落里面不起眼的,觉得往往是那些,就更是之前。

    但这家角落里面确实没什么东西,纵然是有也不值钱的大物件,也不是每件古玩都值钱。

    看我们进去,里面的女人忙着走了出来,我看了她一眼,确定就是昨天在后山上与人野合的那个,便把眼睛移开了。

    正要看向别处的时候,女人身边跟着那只昨晚跟进门的小鬼,被我一眼发现了。

    小鬼似乎是也看到了我,粉白的小脸朝着我便笑了笑,于是我便看了一眼身边的欧阳漓。

    “请问你们有什么需要的么?是想买字画,还是古玩的把件,我可以介绍给你们。”女人看上去是这家的老板娘了,而且是很会做生意的那种。

    “我们随便看看。”欧阳漓说,我便朝着小鬼看去。

    小鬼抬头看看女人,跟在女人身边一会去这里一会去哪里,没有要害女人的意思。

    转悠了一会,我和欧阳漓说没什么想买的东西,于是便朝着外面走了。

    出了门我便问欧阳漓,小鬼是怎么回事。

    “可能是回来看亲人的,但他还小,大概没想过要回去。”欧阳漓一边说一边沿着古玩街走。

    于是我便问欧阳漓:“那他要不回去,对女人有没有伤害?”

    “伤害自然是有,但是很少,只要他不起加害的心,在女人身边也没什么,有些鬼魂其实死后是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的,特别是一些小鬼,大多都以为自己是走丢了,回家只是跑了回来。”

    听欧阳漓说还是很有道理的,于是我也不在多问,跟着欧阳漓在古玩街上面走。

    今天算已经初四了,街上的游魂野鬼果然又多了很多。

    站在古玩街的一边朝着对面看去,鬼山鬼海,密密麻麻的都是鬼,好似热闹的大集市一样,走在其中便觉得有些毛骨悚然,我便把手又伸了过去,紧握着欧阳漓的手。

    我发现我对这家伙的依赖已经不是一星半点了,只要他在我身边,我便会想到让他给我遮风挡寒,知不知道我是什么心理,危难之时,我甚至想到把他推出去垫底。

    幸好他不是真正的欧阳漓,看不穿我心里想些什么,若不然我还真有些担心,他对我有了异心,把我弄死!

    古玩街一路出来都没发现什么异常,我和欧阳漓又朝着学校后面走去,学校后面今天还是没看见满清那只女鬼,我便站在教学楼的后面抬头看了一会。

    女鬼虽然不在,但教学楼的后面明显被一团白色的烟雾笼罩着,看着就会想起电影中鬼出没的画面。

    想到古玩街上鬼魂泛滥,教学楼这里却一只孤魂野鬼都看不到,便想到这只满清女鬼是多难对付,要不是那些孤魂野鬼知道这里有什么厉害的大鬼成了精,就是来了也被满清女鬼给吃了。

    要不然怎么这一路走来,干干净净的一只鬼都没能看见,想必就是这个原因。

    看了看我和欧阳漓又绕到了学校前面,因为要查学校死了一个男同学的事情,晚上我们打算进去学校看看,于是便走到了学校的前面。

    但学校前面有门卫,我和欧阳漓左思右想,打算翻墙进去。

    欧阳漓毕竟是个老师,看他华丽丽的正派样子,我当然不能让他去找翻墙的地方,好在中学时候我看见班里几个男同学翻墙过去过,自然也就有些经验。

    学校正门进不去,我便绕到了正门边上,在哪里转悠了一会,找到一个自认为不错的地方。

    于是我便吭哧吭哧,十分费劲的爬了上去,但当我爬了上去,回头看看欧阳漓,欧阳漓人竟没了。

    我正奇怪,听见身后有走步的动静,朝着学校里面看去,结果竟看见欧阳漓站在里面,脚下不稳,人便朝着学校里面的墙下翻了下去。

    翻墙本身就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翻得还是学校的墙,我自然不敢出声,心想着这下摔下去一定要摔断胳膊腿了,却没想到摔下去竟然没事,反倒还很舒服。

    低头看着,自己竟给欧阳漓抱在了怀里,但他也没站稳,人跟着就倒在了地上。

    地上是草坪,摔倒也没事,到是两个人紧贴在一起,就有些不太对劲了。

    不过垫在底下的是欧阳漓,到底摔得是他重了一些,我也没什么事,便打算起来。

    正想着起来,却给欧阳漓按在了怀里。

    “等等。”起不来我自然要看欧阳漓,他便低声在我耳边说,我以为周围出现什么异常了,自然听话的没动,就这样,欧阳漓抱着我在地上抱了一会。

    但我在周围看了很久,也没看见什么异常的东西,这才低头又看欧阳漓,看他耳根有些微微泛红,这才想,兴许是我太重了,压得他都喘不上气了。

    于是我便推了推从他身上起来,等我起来欧阳漓也从地上起来了,我这才想起他走进来我翻墙进来的事情。

    我本打算问问欧阳漓他是怎么进来的,不等问他的手已经伸了过来,一把握住了我的手,将我的手狠狠握在手里。

    有些疼,我忙着抬起手要把他的手分开,他这才松了松,看了我一眼,目光深邃如潭,俊脸肃然朝着学校里面看去。

    看他的样子四周围像是有什么东西,我也只好把手分开的事情抛到了一边,跟着他在学校里面看。

    但他看了一会似乎也没发现什么,便拉着我的手朝着男寝那边看去。

    其实我和他都知道,学校里面不太平,只不过这时候多事之秋,我们都没有什么心情理会教学楼里的满清女鬼,但又不好扔着不管,也只能过来每晚看看。

    说到底还是那些花心的男同学不知洁身自好,要是知道洁身自好,自然不会造鬼坑害。

    到了男寝前面,欧阳漓从身上拿了一把钥匙出来,打开了男寝的大门,把我带了进去。

    此时男寝里面还没有全数休息,所以我也不敢跟着欧阳漓真的在男寝的楼里晃荡,算是去敷衍了一下,看了看便离开了。

    离开前我朝着教学楼那边看了一眼,结果竟看见那只满清女鬼正站在楼梯上面看着我,看见我看她抬起手,用手上的丝巾擦了擦嘴角,而后转身便回去了。

    回头我便觉得有双眼睛一路盯着我看,吓得整个人都魂不守舍起来。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