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眼 作品

第五十七章 偷窥小鬼

    “宁儿!”僵尸鬼一来我便朝后退了一步,毕竟我害了他,算他仇人,还是离他远一点的好。

    不过这只僵尸鬼也太厉害了,也不知道他是什么道行,都死了这么多次了,还能活过来。

    僵尸里面,他也算是厉害的了。

    只是可惜,欧阳漓现在躺在棺材里面,不然他也只有魂飞魄散的份了。

    正所谓一物降一物,想必这就是其中的道理,僵尸鬼再厉害,也厉害不过鬼王,到底他还是输了一截。

    看我僵尸鬼就好像看的出来我在想什么一样,邪魅的眼睛媚的出水,说的那话更是叫人忍不住全身都酥了。

    “宁儿,多日不见,又皮了,看来真的是吾疏于管教了。”僵尸鬼说那话时分明言语间没什么,但我却有些忍不住想要对着他笑。

    好在身边的欧阳漓狠狠掐了我一把,我这才回过神来,不然便被僵尸鬼给糊弄了。

    抬头看欧阳漓,但见欧阳漓的脸色及其难看,八成看着我对一只鬼发笑,觉得我傻,才会掐了我一把,想必欧阳漓也是怕要不行了,剩下他一个人对付这么多的鬼孤掌难鸣。

    但此时他握着我的手,实在是疼的厉害,我便抬起另外的一只手拉了拉他的手,他这才将我的手松了松,但却一点没有要放开的意思,反倒是面对着眼前一身黑衣的僵尸鬼,一脸的冰寒。

    只是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欧阳漓并没说话,反倒是僵尸鬼,看欧阳漓越发的有些陌生。

    我便奇怪起来,难不成僵尸鬼的眼睛有问题,看不见我身边的欧阳漓和欺负他的那个欧阳漓是同一个人,即便不是同一个人,他们也长了同样的一张脸,怎么看见了就能那么平静,一点不生气的样子。

    在我看来,鬼的世界和人是不一样了,恩恩怨怨也是能一眨眼就全忘了的。

    于是我便看看欧阳漓,看看僵尸鬼,最后问僵尸鬼:“那些鬼是你的?”

    僵尸鬼被我问了一阵讶异,而后马上反应过来,转身看向山洞前面正打死侵犯的僵尸鬼们。

    “宁儿,吾是王,怎么会有这么一群乌合之众。”听僵尸鬼那话,对面那些僵尸鬼不是他的手下,那是……

    总不会是阎王爷放出来的,难不成阎王放小鬼的时候也是一批一批分门别类的,要不然怎么眼前的都是僵尸鬼。

    其实僵尸鬼说的话我并不信,但为今之计他就站在我前面,而我又没有十足的把握收了他,自然不敢多说什么。

    “那你帮我收了他们。”我想想说,僵尸鬼转身看了一眼,若有所思的笑了笑,回头看我问:“吾要是收了他们,宁儿打算怎么谢吾?”

    “谢?”我对谢这个字并不感冒,也没想到僵尸鬼会这么问我,看他满脸的期待,而对面又确实有那么多的僵尸鬼等着收拾,我自然不能说不谢他,于是我便说:“你先收拾了他们,我自然会谢你!”

    听我说僵尸鬼想也不想便答应了,轻飘飘的说了一个好字,转身便朝着那些僵尸鬼去了。

    我只见僵尸鬼呼啸着一阵黑风刮了过去,紧跟着那些僵尸鬼们便像是被什么东西降服了似的,哀嚎一声接着一声,瞬间传遍了整个后山。

    而眼前,眨眼之时刮起一阵铺天盖地的黑旋风,阴森森的让我朝着欧阳漓的身旁靠了靠,与此同时我也想起一件事,眼前的这阵风竟和我阴盛阳衰的那几天,那些鬼魂要闯进阴阳事务所的那天出奇的相似,怎么看都像是那天救了我们的那阵风。

    我便突然想起,那时僵尸鬼黑棺材上的那块棺木确实出现过一次,但却被我扔在阴阳事务所里面了。

    风停了,哀嚎声也骤然而止,再看眼前静什么都没有了。

    后山还是原来的面貌,除了多出来的那些山洞,眼前竟连一只僵尸鬼都没有了,那只棺材里爬出来的僵尸鬼除外。

    我只看到后山上的草木依旧茂密,而那只一身黑衣华丽丽的僵尸鬼就站在那些山洞的前面,此时我才顿觉不好。

    万一给僵尸鬼找到欧阳漓,欧阳漓现在正在闭关修炼,还不给他撕得粉碎。

    想到这些我大着胆子要出去,却被欧阳漓拉着便走,被他拉了两步我拉他,他也拉我。

    等我们走出去十几米了,僵尸鬼也从后面一阵阴风吹了过来。

    此时我才发现,僵尸走路也是飘得,根本就不用迈步。

    低头我看了一眼僵尸鬼的脚下,问他:“你会走路么?”

    僵尸鬼笑的一脸邪魅蛊惑:“吾为什么不会走路?宁儿又不乖了!”

    “会走路就好!”尴尬朝着僵尸鬼笑了笑,我便看身旁的欧阳漓,也不知道他是哪根筋不对劲了,今晚竟一直掐我。

    刚刚我被迷了神,他掐我也应该,怎么现在我没事,他也掐我,难不成他今晚手被蜂子蛰了?

    看我看他欧阳漓的手也不松,但他拉着我也好,免得被僵尸鬼把我叼走了。

    “宁儿,吾已经把那些鬼都收了,不知道宁儿想怎么谢吾?”我正看欧阳漓,僵尸鬼问我,我便尴尬起来,对于怎么谢他的这件事,我确实还没想好,于是我便说:“要不你先回去,等我想好了,我再告诉你!”

    僵尸鬼似是也没想到我会这么说,听我说忽地笑了出来,转瞬他便消失不见了。

    我转身忙着看了看,周围一片寂静,除了草丛中的虫鸣,便是天空的月朗星稀,到此时我才发现,天边的一轮弯月已经出来了。

    不过那小月牙看着着实可怜,我便想,也不知道欧阳漓熬不熬得过七月十五,万一他熬不住了,我是不是早早的跑路。

    欧阳漓临进棺材之前便说过,要是他七月十五还不回来,就要我躲到庙里去,想必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回来。

    就看刚刚的阵势,要是没有僵尸鬼那种强大的鬼,就凭我和欧阳漓两个人去对付那些鬼,吃亏的肯定是我们。

    倘若真的打不过,死不了被鬼占了身子,倒是件可怕的事情。

    想到韩薇薇那个人,我便心凉。

    鬼要是暴戾起来,谁说得准。

    过了今晚的这一劫,后山应该不会再发生什么事情了,我和欧阳漓也就朝着山下走去,但走到一半的路,又听见了一点风吹草动,便顺着阴气环绕的地方走过去看看,不想竟看见两个人躲在草丛里面野合。

    我第一次看见这么漂亮的女人,一上一下的,看得人两眼发直,特别是女人胸前的那两个馒头,破涛汹涌的着实惊人。

    女人没见过,看着像是本地的人,我看见她的时候,她正一脸红潮的上下起伏,双手紧紧握着身下男人的两只手。

    其实我能肯定两个人里面肯定有一个人被鬼上身了,但我不知道是怎么了,竟分辨不出哪个人是被鬼附身的人。

    站在一旁我看了看边上的欧阳漓,发现此时的欧阳漓神情淡漠,丝毫没有触动。

    于是我便想,果然是木头,看见这些也没反应。

    低头我看了一眼欧阳漓的下面,其实我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看看他是不是真的一点反应没有,不想他便生气了。

    朝着我冷不防的瞪了一眼,我便马上把脸转开去看对面的两个人了。

    正当我看,女人一下就倒了过去,男人翻身压在女人的身上,看似平平常常的,第二回合又开始了。

    我身后拉了拉欧阳漓的手,欧阳漓看我,目光微蹙。

    我便踮起脚尖在他耳边问他:“为什么刚刚满上遍野的哀嚎声,他们还在这里?”

    莫不是他们看不见么?

    八成看我踮起脚尖问他,欧阳漓也弯腰在我耳边告诉我:“人听不见鬼嚎,我们能听见,是因为你是鬼师的后人,而我借助了外力。”

    欧阳漓说的外力我当然不知道是什么,但他说的话我还是信的。

    但欧阳漓说完我还是朝着正火热的两个人看去,看那个女人享受到不行的样子,我顿觉脸红,而此时欧阳漓也一把将我的双眼蒙住了。

    出于本能反应,我还是想把欧阳漓的手拉开,但想到这种事一男一女看总归是不好,也就放弃了要把欧阳漓的拉开,手便放下了。

    只不过听着对面销魂似的声音,即便我看不见,我也能联想到。

    听了一会,我到底还是拉了欧阳漓的手,只不过他没放开,而是想先把我转向了一边,才把手从我脸上拿开。

    但我想和他说话,我要不转身我怎么和他说,谁知道他就像是长在我肚子里的蛔虫一样,知道我想要说什么,竟把他的一只手给了我,越过的我腰身,像是拦腰从身后将我抱住,又像是单纯的把手给了我。

    掌心朝上,把手平摊在我眼前。

    月光不浓,却清晰可见欧阳漓的掌心,于是我便看着欧阳漓的掌心发呆了起来。

    但身后那两人销魂的声音实在是大的不行,于是我又马上回了神,这才抬起手,一手拉着欧阳漓的手,一手伸出一根指头在上面写着我要说的话。

    “这里阴风阵阵的,到底谁是鬼?为什么我看不出来他们谁是鬼?”我写完欧阳漓的手搂在我的身前,低头便贴在了我耳边说:“他们都不是鬼,是这周围有鬼躲了起来。”

    欧阳漓一说我才知道,原来这周围还有鬼没出来。

    不过他说话就说话,也不用贴的那么近在我耳边说话,他一说话就吹出一口热气,吹得我耳根都酥了,何况他还搂贴着我,实在叫人浑身不舒服。

    但一听到他说周围还有一只鬼,我便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周围,也顾不上他在耳边干些什么了,等我找到了那只正偷偷窥探的小鬼,他也将我慢慢放开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