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眼 作品

第五十六章:僵尸鬼死而复生

    说起这个开棺材铺的老头,这人还真是既神秘又奇怪,不过这些都跟我没关系,我只要专心巡夜就行了。

    有了第一晚的经验,第二天晚上熟悉了许多。

    欧阳漓走在我身边,手仍旧拉着我的手,此时我才发现,欧阳漓已经习惯性的把我的手拉过去了,虽然他什么也没干,但这样拉着还真有些暧昧。

    今天的鬼,比起昨天明显多了很多,但如第一晚上一样,也都是回来走亲戚的,看完大多就走了。

    有些回到家里舍不得走的,就在家里流连忘返的不想离开,也有一些干脆躲起来不出来的。

    八成是以为这样躲着就能躲一辈子,一直在家里不用走了。

    殊不知他们这样也没用,等到七月一过,阴间的黑白无常一出来,到处都是锁链子锁他们。

    不按时回去的,回去了肯定不会有好日子过。

    这些都是叶绾贞告诉我的,为这些我还觉得他们也可怜。

    这些鬼其实和小孩子差不多,被送出去了,也只有逢年过节才能回家看看,回了家不想走是必然。

    不过阴间的鬼魂也实在是太多,不早早的去投胎贪恋着阳间终归是不好。

    上半夜就这么一转眼过去,下半夜我和欧阳漓朝着学校的那边走去,人太少,要是都去看一遍,自然我们就会觉得累。

    也或许欧阳漓他不累,累的只有我而已。

    走到了学校教学楼的后面,我又忍不住朝着教学楼的上面看了一眼,隐约看见一阵阵的白色烟雾从教学楼里面冒了出来,但却没看见里面的那只满清女鬼。

    我便想,兴许是累了,不出来了。

    不然总站在教学楼的后面朝着外面看,有什么意思。

    转过身我和欧阳漓朝着另外一边走,也就是学校的前面,但刚刚走到那边,便看见一个人影从学校里面走了出来,看那个人影我还有点眼熟。

    结果没过多久那个人影便走到了学校门口,到了门口我才看清,原来是聂莹雪那个女同学。

    “小宁同学?欧阳老师!”看到我们聂莹雪一脸的意外,似乎是没想到我们会一起出现,而且还是这么晚了。

    当然,我对聂莹雪的出现也很奇怪。

    大晚上不睡觉,一个女孩在学校里面到处乱走,我总觉得这事有些说不过去。

    但看聂莹雪一脸又羞又囧的样子,我便也不说什么了,兴许她出来就是会小情人的也说不定。

    第一次我遇见聂莹雪不就是看见她和一个男同学从学校外面回学校么,而且那时候就是晚上,要不然那个男同学也不会被一只女鬼趴在身上。

    想到这些我和聂莹雪解释:“我和欧阳老师是亲戚,我晚上有点事情要出去,欧阳老师顺便送我。”

    “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真不好意思,那我先回去了,我的东西丢了,不知道丢到了哪里,白天找了一天了,晚上人少我又出来找。”

    聂莹雪的话我是不相信,至于欧阳漓信不信我也不清楚了。

    不过我和欧阳漓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总不能在这里耗下去。

    “那我们先走了。”转身我拉着欧阳漓便走了,走了一会我便拉着欧阳漓躲了起来,我想看看聂莹雪到底要做什么,大半夜的不睡觉出来找东西,鬼才相信她。

    在我看来,兴许聂莹雪已经被鬼附身了,还是一只满清女鬼。

    但是当我躲在一旁,探出头去看的时候,实在是大失所望,我竟看见先前的那个男同学从学校里面出来,出来之后就和聂莹雪抱到一块去了,明显是出来的偷情的,哪里是什么鬼上身。

    失望之后我和欧阳漓才离开,学校那边也就扔下了,却没想到等我们巡夜结束之后,还没回去休息,就听说了,学校发生了一件惨绝人寰的案子,学校里面又死了一个男同学。

    这件事情再次惊动了政府部门,也为此我们一大早刚刚回阴阳事务所,就有个上了年纪的老警察上了门。

    警察一来,就听见瓷娃娃大喊:“快闪,快闪!”

    结果阴阳事务所里面大鬼小鬼一听见瓷娃娃喊,顿时溜的不见踪影了,阴阳事务所里面瞬间闪的一点鬼气都没有了。

    等我转身,看见一个老警察正走进来,军帽上的徽章威风凛凛,把鬼魂吓得早跑了。

    警察进门看了我和欧阳漓一眼,不认识的态度扫了我们一眼,朝着也是刚刚回来的宗无泽看。

    “你们昨晚没有去学校么?”给老警察这么一问,我和欧阳漓相互看了一眼,也猜到是出了什么事情,知识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相互看看宗无泽请老警察坐下,而后才问我们昨晚有没有发生特别的事情,我和欧阳漓自然不能说看见聂莹雪偷情的事情。

    之后老警察便说学校出了一宗人命案,死的是个年轻男同学,这件事情不寻常,学校已经发生几起男同学的死亡命案了,他怀疑是鬼作怪,所以要我们阴阳事务所出面查清楚。

    “但现在是七月,我们要巡夜,我看…”宗无泽想要解释,却给老警察打住了。

    “这里是你们的地盘,我只能找你们,至于你们什么时候办我不管,我先和你们说一声,这件事算是落在你们头上了。”

    老警察说完便走了,他走后宗无泽便将我和欧阳漓叫去了他的房间里面,仔细的问了我们晚上巡夜的事情。

    我见瞒不住,这才把看见聂莹雪偷情的事情说出来,宗无泽便说这个聂莹雪不简单,要我和欧阳漓防着她,顺便查查男同学死亡的事情。

    于是,学校里死了男同学的事情便再度落在了我和欧阳漓的身上。

    初三的晚上我和欧阳漓天黑吃过饭就去了学校,先去学校的教学楼后面看了一眼,奇怪的是教学楼的后面仍旧没看到那只满清的女鬼。

    看不到我心里就犯嘀咕,老头不是说有什么东西把她镇压在教学楼里的么?那为什么这两天她都不在教学楼里面,难道说是被什么人放出来了。

    我不是很放心,便跟欧阳漓说,我们去教学楼里看看。

    反正现在教学楼里面也没人,看看也没什么。

    欧阳漓没答应我,反倒是说:“要看白天去,晚上还要巡夜。”

    欧阳漓说的倒也对,我们还要巡夜,我便也打消了晚上要去教学楼看看的事情。

    初三的晚上学校里面十分的安静,倒是古玩街上面归隐攒动,到处都是鬼魅的影子,有些是自己病死的,有些则是出车祸死的。

    鬼其实都是一个样子,黑乎乎的一团影子,但有时候生前死的难看一点的,自然就缺胳膊少腿的,走在路上又看的人心惊胆战。

    不过欧阳漓告诉我,鬼走路是顺着墙根走,所以晚上鬼走的都是道路的两边,特别是路灯的下面,要是能在大陆中央走,一般不会碰见鬼。

    其实欧阳漓就是不说,我也发现了,鬼魂都是贴着墙根走的,中间平坦的大道上面确实没有鬼魂。

    上半夜我和欧阳漓巡视完了古玩街这边,又朝着学校的后山走去,不知道怎么回事,越是靠近后山我就越是觉得周围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在到处的乱窜,至于是什么,我又说不清楚了。

    只是隐约有一阵的不舒服在我心口上面乱窜,好像是要出什么事情了一样。

    欧阳漓似乎也感到了不寻常的气息,只不过他感觉到的不如我明显,而且一边上山一边朝着两边看。

    这几天我和欧阳漓都没来后山这边,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跑来了。

    其实平时这里也有些鬼,只不过那些鬼是坐地户,所以我也不太在意,如今来了个外来的,我便觉得有些异常了。

    走了一路,山上都没发现什么异常,但到了山顶便有一个无形的压迫感迎面袭来,阴风也从四面山坡刮了起来。

    长这么大我就没见过这么刮风的天气,东南西北风一起吹,吹得人眼前一阵昏黑,吹得昏天暗地。

    风吹得越大,我越觉得不太对劲,而此时我更听见一声叠着一声的哀嚎,那些哀嚎的声音绝不是一个,但是要是更多我也听不出来有多少,只是觉得周围不干净的东西越来越多,好似被什么东西牵引,又好似被什么东西吞噬着。

    欧阳漓的手紧紧握着我的手,我抬头看他,发现此时他身上已经寒气凝结,正一阵阵的向外冒着。

    就在此时,山顶鬼火乱窜,很快便烧了起来,而此时风才小了一点,我也隐约能够看见,去往欧阳漓的山洞门口站着许多的影子,而其中的一个长得十分魁梧,此时正用蛮力朝着山洞口上撞击,只不过他那撞击着实叫人心寒,一下就好像是用人肉撞击一块石头,每撞一下,他就哀嚎一声。

    周围其他的鬼影也都朝着其他的山洞里去,只不过能看见洞口,却怎么都进不去。

    而那些鬼都不是两脚走路,走起路一条一条,两条手臂朝前伸着。

    我一看那些鬼,便脑子里窜出僵尸鬼三个字。

    想到此我还伸手摸了摸我身上,没摸到那块棺木我才放心一些,肯定不是僵尸鬼来了,我便也放心了。

    但偏在此时,那只僵尸鬼飘到了我面前,一身华丽丽的黑衣,翩然落在我身边,英俊的面容,狐媚的美人脸,不是僵尸鬼还是谁?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