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眼 作品

第五十二章:做梦救人

    听说叶绾贞被鬼缠身,我也没有什么心思去吃饭了,忙着放下手里的馒头跑去看叶绾贞。

    而此时叶绾贞的房间里面不光是宗无泽坐在哪里,一起的还有那个半面脸的。

    于是我便想,青梅竹马的缘分果然比师兄妹的情分绵长,手抓的那么紧。

    宗无泽坐在一旁看着叶绾贞,半面就坐在叶绾贞的床上,此时叶绾贞的脸色白的吓人,时不时的眉头还要皱一下,似乎是想要说什么,泛白的嘴唇动动又闭上了。

    “看来贞贞的梦里那只鬼还在缠着她。”我停下的时候宗无泽便说,听到这种话我便奇怪起了,在此时门外的欧阳漓也一起走了进来,另外还有几只鬼飘了进来。

    看了一眼我朝着叶绾贞看,叶绾贞的脸白的吓人,眉心的地方还有些若隐若现的黑,正常的人怎么会出现这种状态。

    我问宗无泽:“贞贞怎么了?”

    宗无泽看了我一眼:“被鬼缠身了。”

    鬼缠身?

    我奇怪的看了一眼,宗无泽解释:“和鬼上身差不多,不同的是有些鬼喜欢附在一个人的身上做坏事,有些则是喜欢缠住一个人做坏事。

    贞贞现在就是被鬼给缠住了,正在和对方做斗争。”

    我看不出来什么,倒是看着半面的半面脸一阵阵的难看,手紧握着叶绾贞的手。

    “我看不出来怎么搏斗。”听我说宗无泽看了我一眼,鬼缠身也分很多种,这种进入别人梦里的纠缠是厉害的一种,有些能让人在睡梦中累死过去。

    是我大意了,以为已经把他打散了,没想到他一直打的就是寄宿在贞贞身上的注意,缠上了贞贞。”

    听宗无泽说我便忧心忡忡起来,照这么说,就没办法帮助叶绾贞了。

    “没有什么办法帮贞贞么?”我心急如焚的,这么多的人,总不能看着叶绾贞就这么累死在自己的梦里。

    “贞贞眉心的那团黑,会越来越黑,黑到墨汁一样,贞贞也就气数尽了,要是平常人,还能进入她的梦里帮她,但贞贞是占卜师,拥有女巫的魔力,睡着的时候也不会松懈对自己的保护。

    除非是有一定的缝隙,贞贞是早上四点钟出生,那时候正好有一个缝隙,结果被鬼抢了。”

    听宗无泽说的很玄乎,我却有些着急:“那也不能看着贞贞死啊!”

    看我着急那个半面便朝着我吼了一句:“闭嘴!”

    给他一吼我到没什么,毕竟他也是担心叶绾贞,欧阳漓却有些不大高兴,脸上一片冰寒。

    我倒是没发现,反倒是周围的那些鬼,一个个吓得都躲了出去,我才觉得有点不对劲看了一眼欧阳漓,看他脸色不好,想必也是担心叶绾贞。

    “难道就没有其他的办法了么?”我又问,宗无泽这才说:“有倒是有,但要有这么一个人肯才行。”

    “什么意思?”我问,所有人也都看宗无泽。

    “找一个早上四点钟的人进去帮贞贞,但这时候哪里去找?何况进去了不得法就出不来了,就是找到得到,也不一定进得去。”

    “我是,我是四点钟出生的。”我忽然朝着宗无泽大声说,身后欧阳漓一把将我拉了过去,双眼目光一沉,似乎是不高兴我自高奋勇。

    但叶绾贞毕竟是我的好姐妹,我和她在一起这么久了,都是她照顾我,我怎么能看着她死。

    只不过,直到这一刻我才隐约发现,欧阳漓他对我也不是一点感情没有,起码他还是担心我的。

    “小宁,你真的是四点钟的人?”宗无泽问我,半面也马上朝着我投来希望的目光,只是不过,半面就一只眼睛看我,我实在看不出他的好坏,最多也是吓人。

    “我是早上四点钟的没错,你告诉我怎么进去,我去帮贞贞。”为了救叶绾贞我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忙着就说。

    身后的欧阳漓用力拉我了一下,说了我一句:“胡闹。”

    胡不胡闹的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只要能救叶绾贞就行了,所以我也没回头看欧阳漓。

    宗无泽此时才觉得有些为难,看了我一会,才说:“要是你和贞贞斗不过这只鬼,搞不好是要把你也搭进去的,因为在这段时间里面,你和贞贞会陷入一样的状态,贞贞是在自己的梦里,你却是在你自己的梦里,还有贞贞的梦里,你想好了么?”

    宗无泽似乎也有些担心,但我已经下了决定,为了叶绾贞绝对不能打退堂鼓。

    而身后的欧阳漓却紧紧拉着我的手臂不肯放开,这时我才看他,正看着他阴沉的脸,半面朝着我说:“你要是回不来,我给你赔命。”

    “你的命赔不起。”欧阳漓忽然说,窗外一群鬼叽叽喳喳议论起来。

    半面的半边脸一阵阵发白,我只好看这欧阳漓说:“我一定好好回来,这样你能放心了。”

    听我这么说都以为我和欧阳漓有什么,实际上我们什么都没有,欧阳漓其实就是比其他人多关心我了一点。

    说完我才转身问宗无泽:“接下来我要干什么?”

    “你去贞贞的身边躺着,我会教你入梦诀,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念,想着进去贞贞的梦里,就进的去,进去之后我们就没办法在联系了,除非是有人能叫的醒你。

    进去之后你记得要马上去找贞贞,和贞贞把事情说清楚,我怀疑现在贞贞还不知道自己已经陷入了梦里,只要贞贞和你能够醒过来,我们就有办法把那只鬼抓住。”

    宗无泽说的这么清楚,我也已经明白,便马上躺下了。

    躺下前我看了一眼欧阳漓,欧阳漓面色如雪站在床前,虽然他不说话,但我知道,他也是关心我的,于是我便朝着他笑了笑。

    “小宁,进去之后你驱鬼师后人的身份将不复存在,血也不能帮你,你要千万小心。”

    “换句话说就是你和普通人一样。”半面提醒我,我看了他一眼:“放心吧,我会把贞贞带回来。”

    说完话我躺在床上把眼睛闭上了,宗无泽告诉我要深呼吸五次,而后跟着他念一诀,我便按照他教我的念了两遍,两边之后我便进入了梦里。

    一开始我看见一片漆黑,什么都没有,但很快我听见两个人说话的声音,其中的一个好像是叶绾贞,另外一个是男人。

    我朝着声音的地方看去,隐约能够看见一点光亮,我便朝着那边走去。

    走到了一片开阔的地方,竟到了一处房子的门口。

    我在周围看了两眼,街道很宽敞,房屋也都很漂亮,房子门口还停着两辆车子,但就是没有人,显得死气沉沉。

    这里大概就是叶绾贞的梦里了,我要马上找到她才行。

    “你是何方妖孽,马上给我现形。”正想着,叶绾贞的声音传到了耳中,但很明显,叶绾贞的声音有些虚弱,我忙着朝着声音的源头看去,发现就在面前的别墅里面,于是我连敲门都没有推开门走了进去。

    此时眼前的场景是一个空旷的院子,叶绾贞正站在墙边上,而她面前就站着一只年轻的男鬼。

    看那只男鬼的穿着,绝对不是普通人,应该是有钱人家的少爷。

    那只鬼此时的样貌十分的清爽干净,嘴角噙着笑,但我总觉的他笑的有些诡异,看了哪里不舒服。

    “贞贞。”我忽然叫了一声,男鬼和叶绾贞都朝着我看了过来,我便马上跑了过去,趁着男鬼还不注意,在叶绾贞的耳边小声解释,叶绾贞不可思议的看着我:“小宁,这怎么可能。”

    我就知道叶绾贞不一定会信我,于是我便掐了她一下,结果叶绾贞一点没觉得疼,这时候才大惊失色,脸上一阵阵的白。

    “遭了。”叶绾贞忽然明白过来,看她的样子我总算放心一些了。

    想她是明白过来了,现在只要两个人一块醒过来就行了。

    只不过怎么醒过来却难住了我,而且对面的那只鬼正饶有兴趣的看着我,这说明他现在对我很感兴趣,不见得会放了我们两个。

    于是我便想,走一个是一个,先把叶绾贞给送回去再说。

    “贞贞,你信我么?”我朝着叶绾贞问,叶绾贞朝我坚定不移的点了点头,其实我想说,我都不相信我自己。

    看叶绾贞点头,我马上在叶绾贞的耳畔说想办法到楼上去。

    叶绾贞抬头看看,也不问我为什么上去,马上拉着我朝着楼上跑去,男鬼好似不在意似的,从后面跟了上来,不紧不慢的速度越发叫人心惊胆战。

    这楼是三楼,一看就是很高的那种,要是现实中,掉下去就是摔不死也残废了。

    等我和叶绾贞跑到了楼上,已经无路可跑的时候,叶绾贞才问我:“小宁,你要干什么?”

    我这时候才看向叶绾贞说:“贞贞,你别怪我,我要不害死你,你就要害死我,你去吧。”

    说完我抬起手不等叶绾贞从震惊中明白过来,抬起手推了她一把,她也没防备,啊的一声大叫,人就朝着楼下栽了下去。

    我心唯一庆幸的就是这里是梦里,要不然我以后要做多少个噩梦了。

    害人的事从来都没做过,想必做过的人心里都不会好过。

    我朝着下面看去,叶绾贞在落地之前就消失了,我便放心了,叶绾贞肯定是摔醒了。

    问题是我,怎么办?

    总不能我也从楼上跳下去,叶绾贞是被惊吓给吓醒了,换成是我,什么都明白,可不见得能醒!

    转身我朝着男鬼尴尬一笑,本打算和男鬼好好商量,兴许他能放我一马,却不想,我还不等说,男鬼已经飘到了我面前,朝着我啊的一声大叫,结果我便被吓了过去,眼一翻便过去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