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眼 作品

第五十一章:鬼缠身

    老头来了便打量我和欧阳漓,先是看着我,后去看欧阳漓。

    老头还问了一句奇怪的话,他问欧阳漓:“你小时候是不是大病了一场,三天三夜都没活气?”

    欧阳漓看着老头,想了想:“是有这么一回事。”

    “那就难怪了,我说你身上阴气怎么这么重,感情是在阎王殿走了一回的人。”

    老头说完去宗无泽的院子里喝茶,周围一群鬼忙着围了上来,坐下陪着老头喝茶。

    我们这几个人相互看看,我转身先回了学校里面。

    这两天我可真的有点累了,回去打算休息。

    叶绾贞听说我要回去,也跟着我回了学校,但再我看来,叶绾贞八成是害怕见到那个半面脸的男人。

    回到学校我和叶绾贞倒头就睡,宋玲一个劲的问我们,是不是和男同学约会去了,要不然怎么这么累。

    叶绾贞就没好气的白了一眼宋玲:“你见过和男同学去约会累成这个德行的么?张张脑子好不好?”

    看来叶绾贞的心情确实是不好,要不然说话也不会这么冲了。

    宋玲也挺委屈的,听叶绾贞吃了枪药似的说话,也不理叶绾贞了,反过来跟我说。

    “小宁,你们干什么去了?”宋玲趴在我的上铺问,我虽然累了,但看她趴在我的上铺也不舒服,就和她说:“没什么,我病了,叶绾贞不是陪着我去打针了么?你都忘了,叶绾贞太累了,你也不要生气。”

    听我说宋玲才离开,但她离开后坐在她的床上说了两句话,引起了我和叶绾贞的注意,两个人都睁开了眼睛看她。

    “我听说前天晚上有个人被鬼吓疯了,我是想提醒你们,晚上的时候别出门。”吓疯了?

    我和叶绾贞几乎同时朝着宋玲看去,寝室里其他的人好像是早就知道的这件事情,并没有人在意。

    叶绾贞看看我,我从上铺朝着宋玲问,叶绾贞刚刚那样对宋玲说话,现在当然要我问了。

    宋玲平时就爱说,要不她也不会我和叶绾贞一回来就和我们说有人被鬼吓疯了。

    “怎么回事?”听我问宋玲抬头看我说:“隔壁的小琴你知道吧,就是长得挺娇小的那个,说是病了,我就去她家看她,结果她疯疯癫癫的,一会说是有几个人来看她了,一会说是都走了还留下一个,晚上在她床上住。

    她妈妈怕人知道,不让我说,但又说晚上就出去了一会,回来就这样了,说起话颠三倒四的,我看她们母女都被吓得不轻。”

    宋玲这张嘴是一点不严实,人家都说是不要说了,她还是管不住的说。

    听完我看了一眼下铺的叶绾贞,两个人也没说什么,睡了一觉晚上起来叶绾贞说她肚子疼,要去医院看看,疼的受不了了。

    我和宋玲说明天帮我们请假,估计是不一定回来了,之后两个人才去学校的外面,趁着天还没黑回了趟阴阳事务所的那边。

    进门叶绾贞就把学校里听来的事情告诉了宗无泽,宗无泽坐在椅子上面愁眉不展的,抬头看看我和叶绾贞两个人。

    叶绾贞说像是这种事,一次这么多的鬼一起出现的还很少,既然是有几只鬼去过那里,那里一定是个暂时的聚点,说不定还会有其他的鬼过去。

    所以宗无泽打算自己亲自去一趟,至于我们另外的四个人,分成两组,每人一个角落,分开行事。

    我和欧阳漓负责学校和后山,以及学校对面的一条街上面。

    宗无泽说学校里相对安全,而且阴阳事务所和棺材铺以及香烛店里面都有鬼魂,真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也有人帮我们,毕竟我们的道行不深,也只是初入这一行。

    而后老头和半面负责城南一整片,宗无泽和叶绾贞负责的自然是她们要去的那边,城北一片。

    分工明确之后,我和欧阳漓便出门口,说是出门,其实就是在古玩街上转悠。

    平时没发现,此时才知道,到了晚上古玩街上挨家挨户的都黑着灯,九点钟不到,灯就都黑了。

    为此,我和欧阳漓走在街上,也着实是有些发憷。

    出来没有多一会,我忙着把欧阳漓的手拉住,欧阳漓像是早知道一样,都没有看我一眼。

    而此时我也实在是有点害怕,管不了那么多,只好紧紧握着欧阳漓的手。

    上半夜没感觉到什么,偶尔一两只鬼魂从眼前经过,看看我们便走了。

    到了下班晚上风吹的有些冷了,我就朝着欧阳漓的怀里缩。

    按照我和欧阳漓的路线图,我们必须要到学校里面去看看,但此时的学校大门紧闭,想进去谈何容易,我们也只是绕着学校转了一圈,感受了一下学校里面有没有鬼气。

    学校前面都还好,唯独绕到了背对着学校教学楼的哪里,我就有点觉得不对劲。

    朝着教学楼上面望去,总觉得教学楼上面飘着灰蒙蒙的烟雾,但要是仔细的看,又什么都看不见了。

    我觉得奇怪,便站在教学楼的后面看了一会,欧阳漓也停下看着我。

    吱吱的两只老鼠飞快的从教学楼的后面跑了出来,我忙着去看,顺便朝着欧阳漓的怀里躲了过去。

    我虽然不是很害怕老鼠这种动物,但是它要突然跑出来,还是叫人一阵阵的防备。

    欧阳漓也没有躲开,我朝着他躲,他就将我抱紧了。

    与此同时我总觉得头上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在看我和欧阳漓,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结果竟真的看见了那只满清女鬼。

    女鬼十分大家闺秀的样子站在教学楼的后面一个窗户上面,窗户里面有白光透出来,四周围正有白色的烟雾飘出来。

    我忽然的一紧张,惊呼了一声:“是她。”

    欧阳漓紧跟着抬头跟着我去看,结果那只满清女鬼擦了擦嘴角便不见了,而周围也恢复了漆黑一片。

    我的心骤然一沉,有些害怕了。

    我总感觉,那只满清的女鬼是为了我而来的,她就是想要害我。

    有了这个想法,这一晚上我都有些浑浑噩噩的,欧阳漓拉着我的手,一路上给我擦了几次汗。

    天快亮了,我们也有些累了,至于后山那个地方,一是没有人住,二是我们白天刚刚回来,也就没打算去,况且天都亮了,就是有鬼也都回去休息了,我们也就没有过去。

    回了阴阳事务所,其他的人还都没有回来,我也是倍感身心疲惫,和欧阳漓分开便回了自己住的那间屋子,进去了便去床上躺下了。

    不想刚刚睡着就去了欧阳漓的房门口,眼前的亮光有些刺眼,我抬起手挡了挡,知道可能和天亮有关,也没去理会,只是朝着欧阳漓的房门看了一眼,房门便自动的开了。

    门里欧阳漓正在洗手洗脸,我进去他回头看我。

    我打着哈欠看着他,身后的门关上我便朝着他的床铺上走去,不管他想干什么,我都要睡觉了。

    上了床我朝着里面躲了躲,也不问欧阳漓是不是愿意钻到被子里去了。

    没过多久欧阳漓从床下走过来,坐到了床上,低头看着我,把手抬了起来,我睡得有些迷迷糊糊,听他问:“累了?”

    我嗯了一声,也没说别的,欧阳漓沉默了一会从床下上来,衣服脱了脱钻到了被子里面,靠了上来。

    我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发现他已经脱了衣服,也没说什么,蹭了蹭脸贴了上去。

    “衣服脱了睡,这么睡不舒服。”欧阳漓说着推了我一下,我困得不行,根本没有考虑,也没回答。

    欧阳漓便将我的衣服裤子给脱了下去,脱完了他便翻身到了我的身上,趁着我睡觉的时候亲了我,结果没有多久,我便一声叠着一声的嘤咛起来,叫唤的声音一声比一声浪,一声比一声大。

    都说是做梦的时候才是真的自己,想必我此时就是挺真实的我,要不怎么叫的那么大声。

    听我叫,欧阳漓怕是给人听见似的,突然封住了我的嘴,一阵缠绵式的热吻瞬间袭来。

    我睁了睁眼睛,迷迷糊糊的看着欧阳漓,怎么感觉这个就是白天的欧阳漓,摸他都是热的。

    见我全身抽搐,欧阳漓一把将我抱了过去,裹上被子用力抱在了怀里,足足等了我几分钟我才不动了,呼吸也慢慢平缓,这时候欧阳漓亲了亲我的肩膀,将我收紧了。

    抬起手我摸摸欧阳漓出汗出到水洗的手,这才安心睡过去。

    等我一觉睡醒了,也到了第二天的十点多钟了,肚子饿,我才从从床上起来,结果去了外面才知道,叶绾贞今天早上才跟着宗无泽回来,根本没起来做饭。

    叶绾贞不做,我去做,要不没饭吃都要饿肚子。

    绕到厨房我准备做饭,欧阳漓也来了,看见我直接走了过来,站在我身后问我:“怎么起来了?”

    欧阳漓这话问的挺奇怪的,回头我看了他一眼:“贞贞没来做饭,今天我做,你出去,等我做好了叫你吃饭。”

    听我说欧阳漓才出去,饭好了我去叫欧阳漓吃饭,却听那群鬼躲在阴暗处说起叶绾贞的事情,这才知道,叶绾贞被鬼缠上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