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眼 作品

第四十九章 泥鬼

    转身欧阳漓进去,我这边才看向叶绾贞问,她们来了一天都干什么了,叶绾贞这才说,在这边一天都挨个的山洞找了,找过的上面都做了记号。

    我看向叶绾贞指着的那些山洞,上面果然做了记号。

    不过此时雷声大作,我只好问叶绾贞我们该怎么办,是在外面找个地方躲躲雨,还是进去山洞里面躲。

    “进去吧。”叶绾贞说着先进了山洞,我跟着也就进去了。

    山洞不是很小,里面黑漆漆的一片,好在叶绾贞有所准备,身上带着手电筒呢,进去便把手电筒给打开了。

    这时候我才发现,朝着里面走还有一个山洞的口。

    叶绾贞用手电在四周围照了照,没发现什么东西,带着我找了个地方站了一会,也没往里面去。

    大概是宗无泽也有交代,让她在外面等着,怕有危险什么的,叶绾贞才没有进去的打算。

    外面很快就下雨了,叶绾贞愁眉不展的,朝着山洞外面看了一眼,我看她忧心忡忡便问她:“贞贞,你怎么了?”

    叶绾贞这才看向我说:“马上就七月了,各处的鬼魂都开始躁动起来,还没到七月就开始雷雨遍布,这说明今年的七月会招来很多的鬼魅。

    每年只有进了七月,雨水和雷声才骤增,今年还没有进七月就开始了。”

    听叶绾贞说我便疑惑起来,越发不懂叶绾贞说的是什么,打雷下雨和七月有什么关系。

    叶绾贞也看出来了,便对我解释:“在我们看来,天上打雷闪电和天上的云层有关系,但在阴阳界里,打雷却是天上的雷神电母来了,他们是专门为了收拾妖精鬼魅来的。

    雷声越响,雨势越急,就越是说明周围有什么成气候的东西,正闹腾着要成事。”

    这样?

    难这雷声震耳欲聋的,难道说是奔着欧阳漓来的?

    不对吧,欧阳漓现在躺在棺材里面,连点气息都没有,能成什么事?

    “每年七月初一开始,阎王都会把一些鬼魅从阴间放出来,作为鬼的节日,让鬼可以像人一样回家看看,也算是特别发了善心。

    但是其中有好鬼也有坏鬼,自然就不能放任他们祸害人间。

    所以这个时候雷公电母就会纷纷出动,每当下雨打雷的时候,必然就是有什么妖精鬼怪作祟了。

    小宁,你可别看打雷的时候一个雷咔嚓一下把一棵大树给劈了,那都是意外,你要想想,怎么没有把别的树劈了。

    那是因为树上躲了不干净的东西,才给劈了!”

    越听叶绾贞说就越是玄乎,她要不说我还真不知道,雷公打雷是因为要劈鬼怪。

    “那你的意思,每年七月的雷雨天气频繁,全都是因为鬼怪多?”我追问,叶绾贞便告诉我:“不然呢,你什么时候看见大冬天的打雷了?”

    我顿时无语,冬天本来也不打雷。

    叶绾贞看看我:“其实就是因为七月是鬼节,才会这么多的雷雨天气。”

    “那今年的鬼节怎么提前了?”我问,叶绾贞回答。

    还是那个原因,今年的鬼节与往年不同,鬼界会有一场新老鬼王的交替,所以早早的很多鬼就开始摩拳擦掌起来。

    大一点的会到处吸人精气修炼,还挥洒出很多的小鬼出来祸害人。

    只有少数的鬼是躲着不出来的,就好像是阴阳事务所里的那些鬼魂,他们就属于少数。

    听完叶绾贞说我沉默了,沉默之后问她:“那要是想做鬼王的做不了鬼王呢?”

    叶绾贞看着我直翻白眼,大概她是觉得,这种时候了我还有心思问这种问题,觉得我脑子有毛病了。

    不过叶绾贞还是回答了我的:“这个不好说,有的当场就被吃了,有的则是被毁了,其实鬼王的争夺宝座也很残酷,我虽然没见过,但也听师兄说过,输了的是会很惨的。”

    这么说来,不成功便成仁,对鬼来说确实残忍了一点。

    不过这是鬼自己选择的路,成王败寇也是自己的选择,怪不得别人。

    听完叶绾贞说完了鬼王的事情,我又问叶绾贞:“你和宗无泽来这里是为了什么?就为了找那只满清的女鬼?”

    “是,是为了找她,师兄说她有可能也是一只鬼王,所以我们必须要找到她,不然等她成精,我们就收拾不了她了。”

    “成精?鬼王也能成精?”我朝着叶绾贞问,叶绾贞白了我一眼:“鬼只是鬼魂离开人体肉身的一个初始形态,之后有一个个的等级,小鬼变大鬼,大鬼变成恶鬼,厉鬼,甚至是凶鬼,最后没得变了,也就成精了!”

    “那成精是什么样子的?”我心里其实已经在想了,八成就是欧阳漓那种的,不男不女且法力高强。

    我记得我和欧阳漓成亲拜堂的时候,我就被他带到一群鬼的面前,想必那些都是小鬼,至于欧阳漓,不是成精了,也是个大鬼,厉鬼凶鬼倒是不像,我在欧阳漓的身上根本也感觉不到什么凶气。

    “成了精的我还没看见过,等师兄出来,你要是想知道,问师兄吧。”叶绾贞十分爽快的说。

    我看看她,她还有不知道的呢。

    转身我和叶绾贞都不说话了,外面的雨声也贱贱消失,雷也没有了。

    叶绾贞朝着外面看了一眼,又朝着山洞里面看看,也没出去,两个人就在山洞里面等着欧阳漓和宗无泽。

    转眼半个小时过去,叶绾贞有些着急了。

    “怎么还不出来?”叶绾贞着急的朝着里面看了一眼,我便说:“也不知道山洞里面有多深,如果深,走也要半个小时,所以我们在等一会。”

    叶绾贞看了我一眼,虽然很认同,但还是不放心的说:“我进去看看,小宁你等在这里,这个给你。”

    说着叶绾贞把原先的那个铃铛给了我,直接给我挂在脖子上面了。

    刚挂上我就看铃铛震颤了一下,叶绾贞便说我:“你身上有什么东西?”

    我低头看看,哪有什么东西。

    叶绾贞便说:“以后像是那种不干净的东西,头发什么的,谁给你也别要,放在身上也不好。”

    说完叶绾贞朝着山洞里面走去,我想要跟着,叶绾贞却让我留在洞口等。

    我看叶绾贞都进去了,也就没有跟着。

    叶绾贞没带上手电,反倒把手电留给了我,也不知道她进去黑不黑。

    我正想着,顿感山洞里面躲进一个什么东西,外面轰隆隆的一阵雷雨密集,跟着两声咔嚓咔嚓的两声雷鸣,而后洞外的雨势便急了。

    我转身朝着山洞里面看了一会,知道肯定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进来了,但却看不见他。

    就在此时,地上出现了一个个的水印子,看那些水印子,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抬头朝着正对面停下来的那个东西看着。

    我也很奇怪,我竟然看不见他。

    想起什么,我把银铃铛握在了手里,轻轻一晃,对方就显了出来,结果竟是一个穿着中山装的男人。

    男人看上去三十岁上下,长了一张还算好看的国字脸,而且此时正用他那双丹凤眼打量我。

    被他一看,我顿时有些脊背生寒,不由的在心里埋怨起叶绾贞,也不把我带上。

    “你看得见我?”对方明显是只鬼,他身上虽然滴答着水,但衣服却没湿。

    听他问我也没说话,和一只鬼说话太没意思了。

    我紧握着铃铛,等着叶绾贞他们回来,结果还没等着他们回来,男鬼已经朝着我走了过来,似乎他想要靠近我的意思。

    我忙着向后退了一步,警告他:“不要过来了,不然我会伤害你。”

    我顿觉自己的话语有些奇奇怪怪,好像我很担心伤害到男鬼,而事实上我只是有点害怕他而已。

    虽然我能收拾一两只小鬼,但宗无泽也说过,我看不见的鬼,就是修炼成气候了。

    而这种鬼,想必我不一定收拾的了。

    见我防备,男鬼笑的越发诡异:“我们能在这里相遇,就说明你我有缘,你不用怕,我是不会伤害你的!”

    男鬼话落,洞外咔嚓一个闷雷,吓得男人脸上一阵苍白,而就在此时,我也朝着山洞里面走去,打算去找叶绾贞他们。

    谁知到刚刚转身,男鬼便朝着我猛扑了过来,我感觉身后一阵冷风袭来,异常凶狠,手心便出了汗,而我的手腕上面一拳黄花梨木的珠子也嗡嗡作响起来,从来我也没听见珠子这么大的动静。

    结果男鬼一把抓了上来,但下一刻手被烫到了一样,又猛劲缩了回去,只听嗷的一声,吓得我都抱住了脑袋。

    等我转身去看,男鬼一下便成了黑乎乎的一个人影。

    我看他就像是看动物园里的黑猩猩一样,那样子着实有些可怖,吓得我忙着后退了两步。

    与此同时,黄花梨木里面竟钻出三只鬼来,只是那鬼长得实在是难看,矮巴巴的像是几个泥人似的,一个脸上一只眼睛的,两个脸上两只眼睛的。

    三个东西身上流泥巴似的,滴滴答答的掉着泥巴,只是他们掉在地上的泥巴,不等看清又没有了。

    他们就护在我的面前,中间一个,两边各一个。

    那样子着实恐怖,而对面的那个人,俨然没想到我还带了三个帮手在身边,站在哪里眉头皱了半天才冷哼了一声。

    “你到底是什么人?”男人问我,我也想回答他,不过我被眼前的三只东西给吓得不轻,都没看清眼前三个东西是怎么出来的,只是觉得从我手腕的黄花梨木里面一闪,就出来了。

    难不成是我黄花梨木里面出来的?

    低头我看去,果不其然,此时的黄花梨木手串上面,有两颗眼睛已经消失了。

    我呆呆的注视着面前的三个东西,这这是什么?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