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眼 作品

第四十七章:回到墓室

    这大半夜的,聂莹雪竟然会出现在我的寝室外面,还是什么人撞了她,她的脚扭了,要我过去扶她。

    这怎么可能?

    我转身在周围两旁看看,平常的这个时候寝室里面应该有很多鬼魂游荡才对,今天倒是十分安静。

    不知道是前段时间被满清的那只女鬼吃的太干净,还是聂莹雪她有问题,此时看十分的诡异。

    但就在此时,寝室里跑出来一帮人,特别是叶绾贞那个丫头,手里面还握着一个罗盘。

    “怎么了?”叶绾贞出来便问我,我看看她说了句没什么,此时便听见对面的聂莹雪说:“我出来去洗手间,刚刚经过你们寝室的门口,一个人便把我撞倒了,等我转身看人就不见了。

    “一个人?”宋玲最胆小了,一听聂莹雪说马上咋呼起来,结果她一咋呼把周围寝室的人也都给叫了起来。

    叶绾贞瞅准了时机,去了聂莹雪的身边,用她的罗盘试了一下,结果罗盘什么反应没有,她又退了回来。

    至于谁去扶了聂莹雪,自然不会是我。

    我和叶绾贞很快回了寝室里面,相互看了一眼各自上床把被子给盖上了,等外面的人散了,我们也都睡了。

    但这一夜我总有些心神不宁,每次闭上眼睛都是欧阳漓棺椁里的那副惊悚骇人的白骨。

    第二天早上起来叶绾贞便发现我有些不对劲,伸手摸了摸我的头,发现我已经在发高烧了。

    “小宁,你发高烧。”叶绾贞扶着我从上铺下来,让我躺在她的床上,我也不知道我是发烧了,只是有点头疼不舒服。

    其实我从小就身体好,很少生病,没想到这次竟然被吓病了。

    叶绾贞打算带着我去看医生,寝室的其他人则是认为昨天晚上我穿着内衣内裤就跑了出去,肯定是受了风寒。

    寝室的人都走了叶绾贞问我,是不是昨天晚上什么东西来了。

    “我也不清楚,我看见一个黑影,等我出去就看见聂莹雪了。”我如实说,叶绾贞便认定了聂莹雪有事,至于是不是真的有事,还要等以后考证了在说。

    叶绾贞把我带去了学校对面的一家私人诊所,进门我便看见有两只鬼正在游荡,叶绾贞说那都是别处跑来游玩的,不害人的鬼,不用管他们。

    医生说我是感冒了,给我开了点药,先喝了一杯,而后是静点。

    医院里我又昏昏沉沉的睡了一觉,刚开始睡着没什么,但睡着睡着便又去了欧阳漓的墓穴里面,我明知道自己有些害怕,还是忍不住去看了棺椁里的那具白骨,我也不知道我是想要看什么,总而言之是去看了。

    结果不看还好,一看雪白的骨头上面竟冒出鲜红的血来,特别是欧阳漓那两个空洞深不见底的眼眶里面,两行血一下冒了出来。

    结果我又被吓醒了,忽的一下从病床上坐了起来,呼呼的喘气粗气。

    叶绾贞忽的一下上来扶住了我,问我:“怎么了?是不是又做噩梦了?”

    我抬起手擦了擦脑门上的汗,朝着叶绾贞看了一眼,什么没说。

    此时我才发现,病房里还有其他的两个人,一个宗无泽,一个欧阳漓。

    此时两个人都在看我,面容各不相同,表情却没什么分别,眉头都深深的皱着,好像是遇上了什么麻烦事。

    叶绾贞扶着我躺下,我躺下了才听叶绾贞说:“一般人梦魔有可能是白天的时候胡思乱想所致,也可能是看见了什么才会梦到,但驱鬼师不一样,驱鬼师梦见什么都是有先兆的,也就是说你梦见的,很有可能是不久之后发生的事情。

    小宁,你到底梦见了什么?你说出来我们可以帮你!”

    叶绾贞坐在我身边说,我何尝不知道说出来他们会帮我,但我不能说。

    我看了她一会:“就是一副棺椁,里面是一具白骨,白骨的身上流血了,特别是他的眼睛,里面明明什么都没有,却涌出血来。”

    我朝着叶绾贞说,刻意隐瞒了我认识白骨的主人,更隐瞒了山洞的事情。

    听完我说宗无泽和欧阳漓相互看了一眼。

    “相传白骨是人生前的化身,一般人死后,魂魄都会抛弃肉体,或以鬼魂的形态四处游荡,或寄宿在其他的物件上面,随波逐流,很少有魂魄始终守在自己的白骨身旁,除非是王骨。”

    王骨?

    我看着欧阳漓,他懂得还不少。

    看我看他,欧阳漓的脸上也没点表情,想到我和他夜夜缠绵,我都病了他也没有一点表情,便想到男人果然是无情。

    不免哀叹起来,到底是个假的。

    看我欧阳漓眉头不经意的皱了皱,似有不高兴的情绪隐隐流出,但很快他又正色说:“相传这种王骨,是能修炼成气候的,一旦被有心人得到,是能操控鬼魂。

    你这时候梦见这种东西,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欧阳漓说完眉头又皱了皱,叶绾贞马上接话说:“说不定是这具骨头也遇到了什么麻烦,召唤你去帮他。”

    我看向叶绾贞,还是她说的靠谱。

    但是我现在怎么去帮他?

    而且他遇上了什么事?难道说有什么东西惊扰了他,还是说他现在遇到了大麻烦?

    对着房顶我开始发呆,但无论如何也睡不着。

    叶绾贞便提议:“要不我用法术进入你的梦境看看,帮你把他赶走。”

    听到叶绾贞说我摇了摇头:“我想睡一会。”

    我这么说几个人都不说话了,我这才安静的睡着,就在此时我听见叶绾贞和宗无泽说,有话出去要说,跟着两个人便去了外面。

    等他们走了之后,欧阳漓便坐到了我身边的地方,我睁开眼看看,又把眼睛闭上了。

    结果这次我睡着竟出奇的好,一觉从早上睡到了晚上。

    睁开眼我揉了揉眼睛,看见欧阳漓还坐在我床边上坐着,面容英俊,表情淡漠。

    医生看我醒了,进门和我们说:“已经没事了,可以走了。”

    我这才起来,看看医生,又看了一眼欧阳漓,问他:“贞贞和宗无泽呢?”

    “有事出去了。”起身欧阳漓站了起来,等着我下床穿好了鞋,两个人一起离开私人诊所。

    出了门我看看天,天也黑了。

    我正想着是去阴阳事务所,还是回学校里面,欧阳漓告诉我,今晚宗无泽和叶绾贞去后山找那只满清女鬼了,所以我们要去阴阳事务所。

    欧阳漓他要不说我还好,一说我便脸色都变了。

    欧阳漓也发现我有些不对劲,转身看我:“怎么了?”

    “没怎么。”我没说,一边跟着欧阳漓走一边心里番猜忌,难道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情?

    正在此时,我手腕上的黄花梨木珠子躁动起来,我马上抬起手握住了,珠子便不动了。

    人都是有本能反应的,这种反应只有在人感觉到了危险的时候才会激发出来,我每次都是看着珠子躁动,只有这次才抬起手握住了,说不准是真的感知到了什么。

    “你回去吧,我去后山找贞贞他们。”转身我便要走,欧阳漓明显没想到我会突然转身,我转身他还站了一会,但他并没从身后跟着我来,我便再度想起来,好歹我们是姘头,他竟然连点担心都没有。

    想到天已经黑了,我一个女生独自一人跑到后山上去,他也放心。

    就是普通的朋友,还会问上一句。

    回头看看欧阳漓没有跟来,我便也泄气了,还是有些后悔一意孤行去了后山,但来都来了,怎么也要去看看,要不我也不放心。

    上了后上也没发现什么,天黑路滑的,我这一路走的十分小心,好不容易才走到山上,左右两旁的看了看,也没看到宗无泽和叶绾贞的影子,我便拿出手机打给叶绾贞,结果手机没有信号,一个电话打不出去。

    我又大声的喊了一会,没有人回音,我才放弃找叶绾贞和宗无泽,一个人左右看看,没什么人朝着山洞口走去。

    算算日子,还有几天就进七月了,按照欧阳漓他们先前说的,阎王到了七月初一就会把那些鬼从地府里面放出来,到时候这里不知道会不会沦为众矢之的。

    走到洞口我便奇怪起来,上次来明明多出很多的山洞,怎么今天来又恢复了原貌。

    正在我奇怪的时候,我已经走进了洞里。

    进门后是一开始的那个山洞,我站在山洞的门口隐约的能看见漆黑的洞里有一个地方是有光的,我记得朝着那边走去,就是欧阳漓的墓室了,于是我便朝着那里走去。

    进去后果然到了欧阳漓的墓室里面,我特意看了一眼墓室墙壁上的那些灯,果然是还在的,而且七七四十九盏一盏不少。

    烛火摇曳,把整个墓室照射的很亮堂,加上前面那七颗宝石做的北斗七星,墓室里辉煌不少。

    墓室的正中是欧阳漓的那口红漆棺椁,看见那口棺椁我便有些心神不宁,为了确定什么,我走去了棺椁前面,踏上阶梯,站在了棺椁的前面,抬手推在棺盖上面,明明看上去很沉重,但我一推,棺盖竟真的被推开了。

    而后我便低头朝着棺椁里面看,而里面竟还是那个华丽丽的欧阳漓。

    只见欧阳漓一身大红的衣裳华丽丽的躺在里面,面容艳若桃花,墨发披肩,就连那手都洁白如玉。

    宽大的袍袖盖住他的半个身体,两只手从袖子里伸出来,交叠在腹部上面,欧阳漓还是老样子,此刻看他我才把心放下。

    松了口气我便打算离开,却听见一个人的脚步从墓室挪动了过来,这心便又悬了起来。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