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眼 作品

第三十九章:幽会

    打量间那人已经走到了我面前,居高临下的看我,一边脸上遮着一块黑布,另外的一边脸冷峻非凡。

    一见他我便有种后悔来香烛店的想法。

    对方长得人高马大,身体虽然不算魁梧,但和我他还是很高大了。

    “我看看,想买点东西。”我笑了笑,他看我看得发毛,我忙着指了指那根又粗又壮的香烛,和他问:“这个要多少钱?”

    他眉头皱了皱,一边脸上的丹凤眼朝着那根又粗又壮的香烛看去,目光落在上面微微愣了一下。

    “你确定要那个?”听他问我便觉得他这个人奇怪,我有钱他还不想卖是怎么的。

    于是我便无比坚定的朝着他说:“是,我要那个。”

    听我说他这才转身走了过去,抬头看看,把香烛里面最大的那根给了我。

    倒也不贵,他跟我说十五块钱,我心想,这么大的一根,够老鬼他们吸一年了,才十五块钱,也太划算了。

    于是我大大方方的把那根又粗又壮的香烛买了回去,把钱给付了。

    我出门他还送了我,但他可没说要我常来的话,估计这种地方就和远远差不多,没有哪个人愿意常来吧。

    出了门我颇有成就的把那根又粗又壮的香烛拿了回去,香烛这个东西,其实也是很脆弱的,稍有不慎就是要碎了,我费劲买回来,不能弄碎了叫鬼笑话,自然更小心起来。

    进了门我也没看见院子里面有什么人,鬼影更是没见到一个,只听见瓷娃娃他喊:“好大,好大!”

    听瓷娃娃喊我便笑笑,带着又粗又壮的香烛去了阴暗没人的地方。

    老鬼一看我带回来的东西,忙着问我哪里来的,我便笑嘻嘻的朝着老鬼看去:“有我在,以后你们吃喝不愁了。”

    老鬼忙着拉住我:“你还是问问宗无泽和贞贞丫头,这事可不是胡闹的事,这么大的一根。”

    “不用问了,要不了几个钱。”我拉开老鬼,回去找了火机打算把香烛点燃。

    老鬼吓得鬼脸都黑了,不过我并不知道鬼害怕脸是黑的,所以并没在意,找了火机不由分说把香烛点燃了。

    点燃我才发现,院子里竟多了些不认识的鬼。

    阴暗的地方不光老鬼他们在吸食我买回来的香烛,竟还有许多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鬼。

    老鬼一边吸一边说:“快点吸,一会就出来了。”

    我看着老鬼眼睛斜了斜,也不明白老鬼说的是什么。

    但没多久,叶绾贞便从里面跑了出来,一出来就四处的找,我一看她忙着喊:“贞贞,我在这里。”

    叶绾贞朝着我看来,一看我正手握着一根又粗又壮的香烛,顿时双眼怒瞪,朝着我喊:“小宁,你疯了?”

    疯了?

    正在我困惑的时候,叶绾贞已经三步并两步的朝着我走来,到了跟前手一挥把那些鬼魂都挥散了,跟着便把香烛抢了过去,直接拿到火辣辣的太阳下面,放到水缸里面给灭了。

    跟着我就跑了过去,大概也知道我自己肯定又闯祸了,站在边上也没敢说话,只能尴尬的看着叶绾贞怒气腾腾的脸。

    哪知叶绾贞还不等骂我,先把身后阴暗处的那些鬼给骂了一顿。

    “都给我等着,看我不把你们练剑。”叶绾贞大吼,一群鬼撒腿便没了。

    把鬼骂跑叶绾贞拉着我说:“这个东西,是专门给大鬼用的,除了逢年过节的时候敬神,就是请千年老鬼的,小宁,你活腻了?”

    叶绾贞这话说的,我才多大我就活腻了。

    “贞贞,我不知道,我还以为越大的越好,就给买回来了。”听我说叶绾贞拉着我就出去了,一边走一边冷哼声连连。

    到了门外香烛店那家门口,一脚把人家的门给踹开了,把我吓得一哆嗦,有必要这么野蛮么?怪吓人的!

    “贞贞,是我自己要买的,和人家没关系。”我想想还是说,拉着叶绾贞。

    我不说叶绾贞还好,我一说,叶绾贞更气了,抬起脚哐当的一声,又是一脚踹了过去。

    这下可是好了,一会店门给人家踹坏了,我们还要给人家赔偿店门的钱。

    “贞贞,我们走吧。”拉着叶绾贞,我说什么要走,不趁着人家没发现的时候赶快走,等到人家出来了,还不抓我们现形。

    “走,他不出来我们凭什么走?”叶绾贞就跟泼妇似的,站在门口怎么拉着都不走,还气势汹汹的,一看她我都有点怕了,我抬起手摸了摸不是撞邪了。

    想想不是,她是巫师,怎么会撞邪?

    正在我想的时候,欧阳漓已经从阴阳事务所里面走了出来,正朝着我这边看,我便想,真是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

    我才犯了一点错误,就给他知道了。

    “你怎么来了?”我正朝着欧阳漓那边看,香烛店里面那个半面脸的人走了出来,我着实有点害怕这个人,阴阳怪气的,虽然他确实是个人,映着太阳光我也看过了,他有影子,但我还是觉得这人阴森森的,好好的遮着半张脸。

    “你说我怎么来了?”叶绾贞气势不减,松开了手直奔着半面脸的那个男人去了,欧阳漓走来站在我身边看着。

    我这时候才发现,叶绾贞和对方有点不同寻常的关系,只是看半面脸男人的眼神就觉得不对劲的。

    “她要买,我不能放着钱不赚。”对方说着转身回去,接过叶绾贞就跟着进去了,进去没多久两个人就打起来了,具体怎么打的没人知道,我只是知道里面弄得这个乱。

    看人打架也没什么意思,我恐怕是等到叶绾贞出来还要赔钱,她没有又跟我借,忙着转身走了。

    看叶绾贞的那个气势,应该也不至于吃亏。

    转身我便回了阴阳事务所,宗无泽既然是为了我受伤了,我当然要去看看,只是我去看的时候,不明白欧阳漓跟着我干什么。

    不过可能他也要去看宗无泽,我自然没道理拦着他不让他去,难不成许我去不许他去?

    与我和欧阳漓与叶绾贞三个人不同,宗无泽住在后院那边,有他自己专门的房间。

    我和欧阳漓过去还是要经过后院的。

    一前一后我们刚刚走过去,便听见有只大舌头的鬼在边上和另外一只大舌头的鬼嚼起舌根。

    “听说宗无泽昏迷都叫她的名字。”

    “可不是。”

    “那你说她是喜欢宗无泽,还是这个?”

    “别乱说,给她听见!”

    我气的嘴角都抽,他们都当着我的面说了,我还能听不见么?

    我看看欧阳漓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他肯定是听不见的,要是听得见也不会这幅尊荣了。

    他那么烦我,肯定是会呵斥那些鬼不要在说这些,兴许会跳出来说他对我什么意思没有的话。

    谁知道呢?

    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宗无泽的房间门口,停下我便敲了两下门。

    “贞贞么?”宗无泽问。

    “不是。”我回答,房间里安静了一会,“进来吧。”

    可能宗无泽以为只有我自己了,竟从床上坐了起来,我进门他正向后靠过去,但他抬起眼帘目及我和欧阳漓两个人,目光微微的滞了一瞬,连带着他那张还很苍白的脸,也是颜色越发的不好看起来。

    于是我便快走了几步,过去问他怎么样了,他马上朝着我说:“没事了,休息几天就好了,你们坐。”

    听宗无泽说我才坐下了,欧阳漓也坐到了一边。

    不过我们三个人对坐着,竟谁都没有话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

    于是我便问起关于鬼胎的事情,我只是奇怪,我不是驱鬼师后人么,一般的鬼见了我都避着我,怎么那只还没成型的鬼胎反倒能钻到我的肚子里去。

    结果问了才知道,原来是因为哪只鬼胎第一时间吃了我的血,这才有机会钻到我肚子里去。

    说完宗无泽便不说话了,我们三个也都无话可说,最后还是我说:“要是不舒服就躺下吧,我扶你。”

    起身我就扶了一把宗无泽,宗无泽也算配合,跟着就躺下了,我扯了扯被子给宗无泽盖上,宗无泽也显得有些累了,我这才说要走的事情。

    听我说要走欧阳漓也站了起来,俨然跟我是一起来一起走的。

    我要知道是这样,我就不和他一起来了。

    出了门我在宗无泽后面的院子里看看,听见那些鬼又开始嚼舌根了,不过嚼也只有我一个人听见,欧阳漓始终是什么都不知道,这样也省去了我尴尬。

    等我和欧阳漓出去了后院,叶绾贞也从外面回来了,但看叶绾贞那身上,是在是狼狈,竟有很多地方都被撕破了。

    雪白的肉从叶绾贞的胸口露出来了一块,许是叶绾贞太生气了,根本就没有留意到什么,气势汹汹的回了自己的房间,房门砰的一声便关上了。

    回头我看看叶绾贞的房门板,又看看身边的欧阳漓,我以为他会多看两眼叶绾贞的小胸脯,毕竟他是男人,结果……

    欧阳漓转身便走了,留下我一个人站在院子里享受三十几度的太阳烘烤。

    因为叶绾贞的心情不好,晚饭很简单的给我们做了一顿。

    宗无泽不出来吃,在病床上面就吃了,我和欧阳漓也简单的吃了一口回去休息。

    回去天也差不多就黑了,我一想到我要睡觉了就会去欧阳漓房间的事情,便有些郁闷。

    走到门口我又转了回来,想想还是去看宗无泽的好。

    转身我便去找宗无泽了,谁会想到,即便是到了宗无泽哪里,我也没耽误去和欧阳漓幽会的事情。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