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眼 作品

第二十五章 满清女鬼

    胖男人死后宗无泽带着欧阳漓专门去了一趟阴气大盛的那个地方,说是去要去善后,至于这个善后是怎么个善,我不关心也就没去多问。

    只是后来听叶绾贞说起,欧阳漓也是帮了忙,至于是怎么帮便不得而知了。

    接下来的几天学校里都算安然无事,直到那天。

    周五我们的课业不多,但是陈列室那边已经整修完毕,虽然还是老地方,但变化多少还是有。

    下课叶绾贞拉着我去看了看,进去正看着,身后一阵阴风忽的吹了进来,我回头去看,却没看见什么东西。

    其实我就是奇怪,怎么有时候我能感觉到的东西,叶绾贞就是感觉不到。

    “怎么了?”叶绾贞似乎也觉察出了不对劲的地方,回头问我。

    “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附近。”我解释,走去门口看,门口也什么都没有。

    而此时空荡荡的陈列室里面也同样什么都没有。

    “可能是我看错了。”我回答,也没有多解释,倒是叶绾贞疑神疑鬼的说:“一定是有什么东西在学校里面横行。”

    横行?

    对叶绾贞口中的这个词,我深觉得有些荒缪。

    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东西能说是横行的?何况是一只见不得人的东西。

    看了一会我和叶绾贞回去,叶绾贞说晚上有个大客户,叫我准备准备,之后便先走了,说是去找宗无泽。

    我低头看看,我真不知道我有什么好准备的。

    倒是叶绾贞,不知道又去准备什么了。

    分开我本打算回去寝室那边,不想又听见了一阵阵哭声。

    回头看又是教学楼那边。

    其实我们学校的教学楼并排的有两处,第一处是我们上课读书的这边,另外的一边就是那天我看到影子墙的那边了。

    欧阳漓自从说过不要我一个人过去的那话,我便在也没有过去过,加上这几天我也确实很忙,一方面要跟着叶绾贞她学习抓鬼的技能,一方面还要给欧阳漓写去后山的检查,确实也有些力不从心。

    说起这些,我便对欧阳漓生出一抹不快。

    我只是在后山偶遇他而已,他便要我写检查,写了两份他都不满意,还说要扣我学分。

    我的学分本身也不多,怎么舍得给他扣,只好忍气吞声给他写。

    私以为,他就算是脱胎换骨不记得我了,也该念在我和他同事一场的份上,网开一面,本身我去后山也不算是什么事情,即便是我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学校没规定,他也不该这么对我。

    摆明了,欧阳漓是公报私仇,觉得我戳破了他山上迷路的事情,脸面上过不去,给我上眼药。

    就因为写检查的事情,我把时间都给了检查,哪里还有时间出来走动,而此刻我才想起来,教学楼里面还有一面影子墙。

    我忽然有些后悔,当初忘记问欧阳漓了,到底那面影子墙里面是个什么东西,为什么会发出只有我才听的见的哭声。

    这么想,我的老毛病又犯了,忍不住朝着教学楼那边走去,一边走一边看着教学楼的门前。

    此时教学楼的门前还有一些同学老师站在哪里,人多我的胆子又大了几分。

    这么多的人,纵然是有什么,我应该也不会出事。

    心里有了这种想法,我便走的快了一些。

    结果我越是靠近,哭声便越是哀怨,哭的人一阵心烦意乱。

    快到教学楼的门口了,欧阳漓经从教学楼里走了出来,看到我目光里一抹冷淡。

    俨然,他是不喜欢我的,不然就不会一见面便横眉冷对。

    我这时才想起一件事情,欧阳漓的办公室在这里。

    “检查写好了?”走来欧阳漓便问我,我忙着说:“正在写,已经写的差不多了。”

    毕竟欧阳漓是我的班主任,我此时也不敢惹他。

    我也不过是戳穿他迷路而已,他就小肚鸡肠的要我写检查,倘若我再惹他,不知道他要怎么算计我了。

    事实上,我根本就一个字都没动过,怕他报复,我才这么说。

    “晚上之前交给我。”说完欧阳漓便走,我抬头看看天,眼看天就黑了,晚上我肯定写不完。

    迈步我追了过去,和欧阳漓说:“要不明天我交给你,今晚我们不是有任务么?”

    听我说欧阳漓停下,看了我一眼,而就在此时,明明已经不哭的哭声,此刻又哭了起来,只是这哭声我竟发现越来越近,越来越…

    下意识的我朝着欧阳漓的身后看去,竟看见一只劈头盖脸的长发女鬼,正伸长着舌头,抓着十个尖尖的指甲要抓他。

    伸手我便拉了一把欧阳漓,处于本能的反应,把欧阳漓护在了身后。

    因为用力过猛,我差点把欧阳漓拉了个跟头,我都看不见那只女鬼了,欧阳漓才站稳。

    但他刚刚站稳便问我:“什么东西?”

    我回头看了欧阳漓一眼,没回答,又朝着四周围看去,却怎么都看不到那只女鬼了。

    “奇怪?”我明明就看见了,也感觉到了两股一强一弱的阴气,怎么会瞬间便消失的丁点不剩了。

    感觉不到那两股阴气,我把欧阳漓的手也松开了。

    此时我才转身面对着欧阳漓,许是平时给他又搂又抱的习惯了,拉了他的手我也没多少的反应,倒是欧阳漓,脸色瞬间便黑透了。

    而我俨然是不清楚,他是因为我拉了他的手生气了,还是我放开他的手生气了。

    要是拉了他的手生气了,明明拉着的时候他没反抗,而且他也没生气。

    倒是我放开他的手时,他的脸便黑透了。

    就在此时,教学楼里面的灯光忽闪了一下,好像是有什么地方电源短路虚连的样子。

    我便马上看向教学楼的里面,仔细听也没听见影子墙里面有什么声音。

    觉得不对劲我忙着朝着教学楼的里面走,欧阳漓随后便跟了上来。

    临近门我突然想起欧阳漓临走时对我说过的话,不免有些担心的和他说:“我进去看看,你留在这里等我。”

    我也是好意,不想听到我说欧阳漓理都不理,迈步进了教学楼,而我也只好跟进去看看。

    进去我便去了教学楼门口正对的影子墙前面,站在影子墙的前面看。

    看我看,欧阳漓也停下跟着我看。

    “奇怪?”今天的影子墙和那天的怎么觉得哪里不一样了?

    听我说欧阳漓问我:“什么地方奇怪?”

    看他我说:“几天前我和贞贞来这里,听见这里面有哭声,现在没有了,而且什么地方不一样了,但我又说不出来。”

    听我说欧阳漓刀削如画的眉毛皱了皱,好看的桃花眼朝着影子墙上面看去。

    但他没有阴阳眼,看了一会到底是没看出什么端倪。

    抬头我看看,反倒是觉得楼上的气息不寻常。

    不知道是不是欧阳漓在我身边的关系,我突然发觉我的胆子大了许多,竟丝毫不觉害怕的朝着教学楼的楼上走去。

    看我上楼,欧阳漓便跟着我也上了楼。

    而此时我才发现,外面的天竟然已经黑了,而教学楼里面的人也忽然少的可怜,我们这一路走上来竟然一个人影都没遇上。

    欧阳漓似乎也觉得事情很奇怪,但他的胆子要比我想象的大,丝毫没有露出害怕的神情,反倒是很专注的跟在我身边。

    走了几层楼,我便觉得这楼里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在四处乱窜,而且好像跑的很慌张很急。

    “你不要离开我。”想到欧阳漓连点防御能力都没有,我便觉得他是个负担。

    但是我既然已经答应要保护他了,还收了他的玉佩,我要扔下他不管,也确实有些说不过去。

    且不说他是个鬼王,不那么容易死,就是死了,我身体里还有一块玉佩,没有了他谁帮我把玉佩取出来?

    一粒沙都能要人痛不欲生,何况是那么大的一块玉佩。

    欧阳漓可以灰飞烟灭,但我觉不能就这么死了。

    于是我便颇有担当的对他说,不想欧阳漓却脸色阴沉,丝毫不领情的把脸转开了。

    我顿觉无力,他也太不识好歹了。

    正当我腹非欧阳漓,只听身后砰的一声巨响,我马上转身过去,结果竟看见刚刚那只长发披头的女鬼狼狈的摔倒在地,此刻正拖着沉重的身体,一点点用脚蹬地向后退着。

    而长发女鬼的对面走出一只面容清秀,身着满清服饰的年轻女鬼。

    女鬼穿的是旗装,脚底下还是一双花盆鞋,也就是满清女子穿的那种高底鞋。

    走来,女鬼把手里的丝帕举起在樱红的唇边擦了擦,一抹迷离笑意浮现嘴角,白皙的小手带着两个十分精美的护甲,用丝帕小心翼翼的沾了沾,水晶一样的眸子朝着地上的长发女鬼看去,一抹清冷闪过眼底。 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

    长发女鬼摇了摇头,爬起来就要跑,结果眨眼便身体腾空,只听啊的一声尖叫,女鬼便被撕的支离破碎。

    临死女鬼爆瞪的双眼朝着我看来,似是有什么话要对着我说,嘴唇不住的颤抖。

    但还不等女鬼对我说些什么,她便魂飞魄散了。

    在看对面的满清女鬼,也只是抖了抖身上的衣襟,用丝帕扫了扫,便朝着我看来。

    只是,还不等她看来,我马上拉了一把欧阳漓的手,十分小心的说:“没人,我们走吧。”

    欧阳漓眉头皱了皱,看我似是在想着什么,我也不管他怎么想,拉起他的手便走。

    不想,正当我拉着他朝着楼梯口上走去,满清那只女鬼,哒哒的从后面跟了上来。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